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一章 军警冲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一章 军警冲突

费婉婷这个女孩很有现代意识,独立自主个性鲜明,绝不会凑合婚姻,为了完成父母的心愿而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她给自己定下除非寻找到真正让她不顾一切的男人才肯嫁去的目标,转眼到了二十六岁的年纪,她认为既然自己都成了老姑娘了,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要是再不找一个更好更优秀的,岂能对得起自己被人责骂嘲讽的代价?于是她就此更加心高气傲,对男人也更加挑剔起来。 这样的女孩,在百年之后何其多,那些高高在上的白领金领,美丽大方性感成熟,可就是找不到结婚的人,所遇到的人,看上眼的名花有主,看不上眼的她们认为惨不忍睹,稍微有看得上眼的对她们抛来橄榄枝,最终才发现人家是心痒难耐,采一采路边的野花而已。这就是所谓的现代剩女,作为穿越客,王茂如反倒觉得费婉婷这个民国剩女更接近百年后的人,因此和她聊得特别投机。 两人聊了半响,王茂如看时间到了晚上了,便请她去自己家吃饭,费婉婷也很想参观一下传说中的三妻四妾的生活,于是欣然赴约。王茂如便献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家中得知有一位女客人拜访,很是惊讶,因为除了不请自来的德国大使劳伦森爵士的女儿之外很少有女客登门的。王茂如告诉王鹏说这是《燕京日报》的大记者,希望采访我们家庭生活的,王鹏这才理解。还以为主子又要领女人进门呢。 刚刚收拾好东西,冯尹彬赶紧报告说北京发生要紧事了,北京的军警之间发生仇杀了。 王茂如皱着眉头问怎么回事儿。冯尹彬便一一说来。原来是北京的巡警小队长刘方子因为抓获了一个乱党牵扯出一个乱党组织,立下大功了,荣升为中队长。这刘方子便请同僚去醉花楼玩耍去了,挑了最好的姑娘陪他们。恰巧第二十六师团王承斌的部下74旅阎相文部的一个营长今夜值班戒严,这营长原来在吴佩孚手下做军官骄傲惯了,如今在阎相文手下时时刻刻都受到打压,很是不甘心。趁着这个机会拉着心腹手下去酒楼喝了一顿。结果十几个人喝多了,该旅长说我们去醉花楼玩姑娘去,你们跟着我出生入死。岂能不享受享受。 结果倒好,这十几个大兵也来到醉花楼,老鸨子只得将一些平日没人要的老妓女给他们,该营长勃然大怒。掏出手枪说今天要是看不到最好的姑娘。老鸨子你脑袋就开花。老鸨子吓坏了只好实话实说,巡警们先来的,万事讲求先来后到啊。该营长立即骂道:“什么他妈的臭巡警,兄弟们,给我打。”于是十几个大兵冲进房间,将那些睡得迷迷糊糊的巡警们一顿揍又扔了出来。 巡警们也迷迷糊糊的呢,平日里哪有人这么对他们,大家一合计。不能这么着啊,不能白挨顿揍啊。以后咱巡警的脸还往哪放。于是这二十几个人仗着人多势众一股脑地冲了上去跟军士们打了起来,二十几个巡警跟十几个喝醉酒的军士厮打,渐渐占了上风。该营长一怒之下拔枪便射,乒乒乒三枪之后,三个巡警倒地身亡。 如今的北京实行的是宵禁,大街上军队值班,听到枪声之后立即赶来封锁了醉花楼。次日经过一天审讯问明白了,便转交给了宪兵总队。宪兵总队核实之后上报给了王茂如,因此一直到下班的时候,冯尹彬才得到这份文件。 王茂如看了之后冷笑两声,道:“这北京的警察该整顿整顿了,这批警察全都开除,主要带头嫖娼的中队长关三年。” “是。”冯尹彬犹豫道,“那军队方面……”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谁开枪杀人的,枪毙,所有参与嫖娼打架的军士,一律赶出军队,剥夺士兵荣誉。”王茂如断然道,“我们国防军的名声,不能让一小撮没素质的人破坏,还有,对巡警家属要有赔偿,每个人两千银元。” “是。”冯尹彬道。 等王茂如坐到车里的时候,费婉婷还看到他依旧脸色不渝,便问道:“秀帅你这是怎么了?”王茂如艰难地皮笑肉不笑做做样子,费婉婷忍俊不禁说:“你这一笑啊,比哭还难看。” “一些小事而已。”王茂如淡淡地说道。 车子开动了,路上有些颠簸,费婉婷举着笔记本和钢笔追问道:“您如何评价大总统呢?” 王茂如笑道:“你这小记者真是连这个时间也不放过。” “那当然,本姑娘要做全中国最好的记者。”费婉婷道。 王茂如呵呵一笑,说:“大总统为国为民,堪称楷模,吾辈之偶像。”他滴水不漏地回答。 费婉婷道:“有人说,南北政府共和执政,是您全力促成,如果不是您统一了北方政府,并且以非常之魄力支持孙立文登上总统宝座,中国依旧是南北动乱之状态。可以说,您才是共和国之父。请问您赞同此观点否?” 这小妮子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王茂如装作惊讶道:“还有人这么认为,我为共和国之父?哈哈哈,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谬也,此话置千千万万浴血奋战的将士于何地啊?其实中国之共和统一最大贡献者不是我王茂如,也不是南北政客们,是谁呢?是我们四万万四千万同胞们,是他们对共和的渴求,是他们对共和之愿望,也是他们对统一的强烈追求和对内战的极度厌恶,才推动了国家统一。千万不要把人民的功劳算在我的头上,我承受不起,承受不起啊。” 费婉婷笑道:“这是不是咱们俩在唱双簧?” 王茂如道:“你觉得呢?搭档?” 费婉婷娇笑连连,更加觉得这王茂如越发有意思了,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的时候,她就危险了。费婉婷也许意识到了,也许没有意识到,她的眼睛里都是王茂如的英姿了。 到了浦贝勒府,正赶上浦继来了,右臂上还挂着白色的孝布(南方戴黑布,北方戴白布,风俗不同),却不想王茂如今天款待大记者,来的还真是不凑巧。不过费婉婷说她希望采访采访各个夫人,记录王茂如的起居生活,准备写一本关于他的小说传记,便更多从他的家人和亲朋好友那里得到消息,倒是不打扰他。王茂如便问浦继吃了没,浦继哭丧着脸说道:“吃了,吃了,哪能饿着自己呢,虽然说我大哥死了,可也不是天塌下来不是?”王茂如便说要么你过来,咱哥俩一起再喝一喝,聊一聊,女人们自己去吃。浦继说好啊,正想着跟哥哥好久没一起喝顿酒聊聊了。 王茂如便让四夫人智雅陪着费记者,没法子,这二夫人不会讲场面话,三夫人又是文静淡薄的性子,四夫人智雅倒是懂得多,不过王鹏回报说四夫人不在府上。王茂如问她去了哪里,王鹏回答说四夫人被金秀山请去了,说是今天开拍摄一部新电影,请“先生”去压阵。金秀山的电影公司总部设在哈尔滨,可以说是东北电影公司的龙头,但是随着王茂如进入中央,国防军一统全国,金秀山的电影公司也开始进京了。而金秀山这个人也挺能拍马屁,他把电影公司的名字给改了,不再叫高陵电影公司,而改称为中国梦电影公司。彼时北京有十几家电影公司,都是简单的公司规模,很多都是从外国回来的学生,扛着一台机器找三两个朋友便开了一家电影公司。这中国梦电影公司财大气粗,请的编剧都是全国文明,金秀山为了在北京电影界称霸,便请“十二郎”先生出山震一震其他电影公司。 王茂如摇头苦笑说智雅还真是顽皮,恰好七夫人朱淞筠在家,便让朱淞筠陪着费记者吃饭聊天。朱淞筠和二夫人玉琢关系不好,两人从来不同桌吃饭,这次倒好,费婉婷和朱淞筠到他的屋子去吃饭去。王茂如弄得很是尴尬,又不好在外人面前说这两个女人,只好对费婉婷说抱歉。费婉婷嘻嘻一笑,眨眨眼睛说大户人家,了解,了解。 费婉婷便去了朱淞筠的房间由她来作陪,畅聊了了起来。浦继一进来便冲王茂如眨眼睛,说:“哥给,您又想收小的了?弟弟我给您找,咱全中国最漂亮的女人,弟弟我有能力帮你找来。” 王茂如笑骂道:“滚犊子,对了,三儿,你在家吃饭了没?” “没啊,这不是来你家凑合凑合嘛。”浦继道,“家里一个个都哭丧着脸,我能吃的下去吗?看着他们都难受。” “喝点儿(小酒)啊?”王茂如笑道 “那就整点儿呗。”浦继道。 王茂如呵呵一笑便与浦继一起喝了点小酒聊起了往昔,浦继感慨道:“我大哥这一死不要紧,我阿玛也快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