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三章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三章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与蒋方震聊天结束之后,王茂如放下电话,又给宪兵总队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他们自己的处理意见,即将犯事的营长交给了吴佩孚,宪兵队那边立即应允了。然后王茂如又给了阎相文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了一下他此事,毕竟这个营长是他的下属,阎相文得到王茂如的电话立即激动地说:“秀帅怎么处理,卑职全无意见。”这个人倒好,完全不关心手下死活,当然,阎相文属于湖北军,那旅长属于直军出身,两方本来就不对付,死不死关阎相文什么事。 夜深了,月上枝头,家里所有人都睡着了,可是王茂如却睡不着了。如今他虽然做了国防军总司令,掌控着全国所有军队,但是这些军队都掌控在参谋部手中,却不在他的手中,有时候他的命令必须经过参谋总部的传达。当然,他当初制定这项规定的时候,就是为了防止军官独大,形成新的军阀势力。为了避免军阀再一次产生,他以身作则首先限制自己的权力,但有时候他想要做事,未免受到掣肘。 熊掌与鱼肉不可兼得啊,王茂如摇头苦笑道。万事一好一坏正反两面,在他消灭了军阀制度之后,他也不能成为军阀了,可以说,就此,军阀制度消失了。恐怕他王茂如便是最后一个北洋军阀了,从他之后,再无北洋军阀。 可以说,军阀的特点有四,第一有独立的地盘,第二军队只听一个人。第三代表了富裕阶级,第四,因为发展必须有外国势力暗中支持。但国防军体系建立之后。尤其是军政分离,参谋制度代替长官一言堂后,军阀其实已经宣告被消灭。军政分离首先让军官没有地盘,没了底盘就没有了根基,注定只能听从中央指挥。其次为了避免地方军官培植势力,军务总部下属宣传司会在军队中监督并且实施效忠最高领袖(即王茂如)思想,从最基础的士兵抓起。而军官层面也是从军校开始宣传,军校生毕业之后尽管有小圈子小团体,但是军校毕业的军官仅忠诚于王茂如一人。这让地方军官很难培养自己的势力。消除了军阀的另一形成基础。而王茂如在军中安插的亲信时时刻刻监视着军队的一举一动,军官不得私自接触外国势力,那些犯了禁忌的,均被一一调到了西域。“牺牲”在剿匪前线了。 在王茂如看来。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消灭小团体,可小团体若是为了团队的竞争至原则于不顾,那就是反贼。恰如明朝的东林党,为了党派利益,拆毁了大明朝,致国际和民族与不顾,贪污受贿截流公款。这些人将小团体的利益看待重于国家,导致了整个大明朝的灭亡。王茂如对小团体的容忍底线就是。在战斗中,如果有小团体出现置国家于不顾。则坚决消灭之。他不允许出现国民党时期那种相互推诿,消灭异己的情况出现。现在的国防军,尽管有精锐和杂牌之分,但绝对没有中央军和地方军之差别,从军队薪酬待遇和武器后勤供应就可以看出来,王茂如的野心是掌控全国的军队。 王茂如作为最后一个北洋军阀,推动了中队现代化改革,最终消灭了军阀制度,从现在开始,北洋军阀,仅仅是一段历史。在另一个时空内,终结中阀历史的,除了民党的军队,还有日本侵略者,一个独裁者一个是侵略者,不管是哪一个成为中国统治者,中国都不会好过。如今这个世界军阀制度是被自己终结,民国也是从自己开始实现真正的一统,这一点王茂如觉得自己做的值了,便是从今天开始自己不再掌权,可是中国一统的基调定了下来,中国只要团结,外敌便不敢轻易入侵。 想到了这里,王茂如反倒有些困意,悠悠地睡了下来,梦中他梦到了后世中国人在世界上遭受的歧视,梦到广州街头二十万黑人治安问题,梦到了中华保钓勇士被日本警卫厅扭送,梦到了中国渔民被韩国水警殴打,他气愤而行,醒来之后方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王茂如长叹一声,自己任重而道远啊,也许自己就是那个撬动历史的支点,有些事情无法改变,就让他变得更好吧。 这一夜他都没有睡好,一早起来的时候全身酸痛,全都是因为昨晚的噩梦,这该死的一切。 上班后王茂如来到国防部总长办公室刚刚坐下,冯尹彬给他到了热茶还没倒满的时候,情报司司长李木鱼带来了一个消息,说几个重要“客人”来了,王茂如道:“谁?” “大韩民国临时流亡政府代表。”李木鱼笑道,“不过肯能会让秀帅失望,这些人除了搞点破坏,好像没什么作用。要说暗杀嘛,韩国人是比较喜欢这种手段,但是比起咱们中情司和军情司来说,差了一大截。” 王茂如笑道:“这你不懂,咱们的人做事,尤其是针对日本的行动,总是需要一个替死鬼的,这韩国人遭受殖民统治,反抗之声从未绝迹,不让他们做我们的替死鬼,留着他们难道浪费粮食吗?” 李木鱼道:“卑职打听过他们的口风,这次他们是来求援的。” 王茂如毫不在意地说道:“寡国小民,玩不出什么花样,带他们来吧。” 韩国反日斗士金九是一个身材不高方脸小眼睛的朝鲜人,在朝鲜半岛他的名气家喻户晓,因为他是反日斗士,他是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组织的内务总长,是组织的重要负责人。这次金九代表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组织来到北京,也是经过了内心的激烈斗争,他们藏在上海法租界,就是避免受到日本人和中国警察的双重追查。 不过当中情处上海负责人雷宇(由安徽站长调任为上海站长)找到金九之后,向他们表明中国的立场之后,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总统金元凤派遣金九和申圭植来到北京,希望能够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 王茂如自然是支持他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就像是后世,尽管中国非常讨厌韩国,可是面对众生之敌日本的时候,还是与韩国保持合作的关系。王茂如对金九说道:“我们支持你们消灭韩国傀儡政府,建立一个真正的韩国朝鲜族政府。” 金九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中国国防总长,王茂如,他的话自然是一言九鼎决不食言,激动地说道:“非常感谢尚武元帅的支持。” 特派专员申圭植立即站起来问道:“请问尚武将军能够给我们什么样子的支持呢?” 王茂如反问道:“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支持?” 金九等人因为要在中国生活,在中国人中隐瞒自己的身份,防止被日本特工抓获,因此他们的中文都非常好,而且他们的中文特点就是一口东北话,他们不说自己的身份,别人不会知道他们是朝鲜人而不是中国人。金九也站起来立即说道:“我们需要资金,需要武器,需要训练场地,需要军事援助。” 王茂如点头道:“我都能够满足你们,但是……”他示意大家坐下来,才说:“这些我们都能够满足你们,只是现在你们要考虑一个问题,你们是以那种模式反对日本人。你们是以组建军队的形式和庞大的日本帝国作战,还是以小股游击队模式骚扰日本人,拖垮日本人呢?” 金九想了一会儿说道:“组建军队跟日本人作战不可能,日本军队非常强大,在亚洲他们击败了白人俄国人,已经是亚洲第一,我们组建的军队无法与他们作战。游击队作战也有些困难,朝鲜半岛地形狭窄,回转空间不足,我们只能退到中国境内。” 王茂如问:“还有没有另外一种模式呢?” 金九道:“我认为,现阶段应该慢慢组建,慢慢发展,暗中暗杀日本高级官员,而在大方向上依靠中国,如果中国战胜日本,我们韩国则有可能从日本帝国手中独立出来。所以我们的为今之计是生存下来,协助中国,然后等待时机。” 王茂如点了点头,赞扬道:“我刚刚说的话不过是在试探你们,看看你们有没有对自己的真正认知,看来你们对自己的认知非常清楚。是的,此时组建军队实在是不智之举,指挥白白牺牲你们大韩民国流亡政府的战士。我知道你们的人手在暗杀上非常厉害,你们的现任总统金元凤组织的义烈团对日本军界曾经数次进行暗杀。民国八年,韩国发生三一运动,八万要求独立的韩国人被处决杀死,五万韩国人被捕关押至今。” 提起三一运动,在场的韩国人无不咬牙切齿,金九愤怒地说道:“八万韩国人的性命,终究会逃回这一笔血债的。”申圭植更是气道:“有朝一日,我们一定会杀死所有在韩日本人。”他们的确做到了,日本战败的时候,韩国人杀死许多日本平民以泄恨,反倒是中国人救了很多日本人……当然基本都是女人,娶回家做了老婆或者童养媳。 ps:ps:上一章出现的失误,现已改正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