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五章 民国钢铁业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五章 民国钢铁业

整合钢铁行业,表面上是出于国家利益,实际不就是希望个人资产国有化吗?放在古代就是与民争利而已。王茂如冷笑两下,让冯尹彬准备一些资料带在身上,然后乘车赶往总统府。 大总统孙立文之所以找他协商,正是因为中国最大的三个钢铁厂,辽宁鞍山钢铁厂,辽宁本溪钢铁厂和伊春钢铁厂都是王茂如的私人工厂。这三个钢铁厂毗邻矿区,其中鞍山钢铁厂民国七年投入生产,截止到现在已经生产生铁三十四万吨,钢铁两万三千吨,本溪钢铁厂于民国八年投入生产,截止到现在生产生铁二十五万吨,钢铁一万八千吨,而伊春钢铁厂民国九年开始生产,现阶段生产生铁两万吨,钢三千吨。这三处钢铁厂也让中国的钢铁综合翻了一番,彼时汉阳钢铁厂和青溪铁厂是中国最早的两家钢铁厂,在其后出现了龙烟铁厂,威远铁厂等总计九家钢铁厂。然而这九家钢铁厂民国九年的钢铁总产量仅仅为三万吨,而在民国前朝最后一年,即大清最后一年1911年,中国钢铁总产量为九万吨,也就是说经过十年战争之后,中国钢铁业反倒是全面衰落了下去。东北地区三个钢铁厂民国九年的钢产量为三万吨,其中本溪钢铁厂产钢量最多,已经超过了汉阳钢铁厂的产量。 民国九年,中国总计向国外进口钢64万吨,而中国的钢材产量东北以及关内的总产量仅为六万吨,可以说中国的钢铁产业严重依赖国外。 大总统孙立文看在眼中急在心中。因此他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希望整合中国钢铁产业,而当初他做民国铁道部长的十万公里铁路计划,也被他给放弃了。钢铁业才是重中之重。 今天大总统叫王茂如来,就是与他商议一下,由国家出面将国防军旗下钢铁企业转移到工商部统一管理。 王茂如奇道:“这个统一管理的意思是?” “人员,资源,资金的调配。”大总统孙立文立即说道,“当然,我们也会给钢铁厂股东赔偿。” 王茂如冷笑起来。也不知是谁搞的鬼,想让私人集团国有化,这三处钢铁厂不仅仅是国防军的产业。而其中最大的股东就是自己,自己占有东北三大钢铁厂51%的股份,国防军仅占25%,其他股东占据股份24%。如今孙立文简单一句国有化就能国有化了?简直开天下之最大玩笑。 王茂如冷笑问道:“大总统准备花多少钱将这三个钢铁厂购买下来?” 孙立文道:“我让人核算过。三个钢铁厂按照现在的收益。价值七千万银元。”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七千万银元?你找谁核算的?”他站起身笑脸变成了冷脸,道:“咱们只说鞍山钢铁厂,我建设它用了五年时间,五年时间我的投入是多少?七千万?在我接手鞍山钢铁厂之前,他的价值就达到七千万了!我接手之后,每年投入一千三百万银元,三年之后。鞍山钢铁厂建成生产,两年之后。也就是现在,它的生铁和纯钢制造已经成型,只这一个钢铁厂就价值一亿七千万银元,三个钢铁厂七千万?”他一甩袖子,道:“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吧。” 孙立文等人目瞪口呆,没想到王茂如会这么估算,一旁的顾问李石曾立即说道:“秀盛先生,你的算法不单单将鞍山钢铁厂的现在价值计算进入,还将其投入与时间收益都计算进去了,岂不是违背市场规律?” 王茂如瞥了两眼孙立文身边的幕僚们,不屑而冷笑道:“将私人企业国有化岂不是更加违背市场规律?” 李石曾道:“鞍山钢铁厂所采集的铁矿石免费从国家中得来,煤矿也免费由国家供应,但是收益完全归个人,这岂不是每本的买卖吗?” 王茂如瞪了一眼李石曾,那人赶紧低下头来,道:“我们在鞍山和谁竞争,李顾问知道吗?”李石曾摇了摇头,王茂如道:“我们和日本人竞争,竞争的是什么?竞争的是鞍山地下的矿脉。”他大声道:“鞍山正在南满铁路范围之内,日本人在此设立的南满铁矿,他们每天将铁矿源源不断地挖掘出来,一车一车运走,运送到旅顺,然后装载到海船上运送到日本炼钢。我们挖掘一是为了我们,而是因为如果我们不在此挖掘,铁矿迟早被日本人全都挖完。现在呢,有人看到这三家钢铁厂有了起色,就想打他的主意了?啧啧啧……”他拱了拱手,道:“恕不奉陪!” 孙立文忙道:“秀盛不要冲动,万事不急,我找你是商讨中国钢铁业之发展,而不是谈论购买钢铁厂的。” 王茂如道:“大总统,我佩服你为国为民,但是刚刚一建国便有奸佞小人在你耳边谗言,国有化?简直可笑,凭什么私人物品要国有化?大总统以前一直主张国家要有宪法,而且推崇临时约法,我记得临时约法第五条便是规定,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也不是?”王茂如生气的最大原因是有人在这个时候,居然打起了最赚钱的东北三家钢铁厂的主意,简直禽兽不如,民族钢铁产业刚刚重新起步,便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从中获利了。 清末时期就算官僚再,可是之汉阳钢铁厂一年便能生产七万八千吨钢材,然而到了民国十年,汉阳钢铁厂才生产两万吨钢材,可见有人从中获利多少,他们不但虫蛀民族工业,还荼毒中国发展。民国之官员比起前清之官员更加肆无忌惮地贪墨,因为中国政局不稳,每一个来的官员都向赚一把就走,不赚的人都是傻子,赚了钱即便有人追究,再花些钱摆平就可以了,因此汉阳钢铁厂衰败下去了。当然,汉阳钢铁厂苦苦支撑到现在,也是因为其中有很多工人,工程师以及主管心存报国之志,并不为金钱所动,堪称楷模。 王茂如的国防军统一的时候,这些原本属于国家政府的工厂也顺理成章地在此回到政府手中,而不是并入到国防军的旗下,对于这一点王茂如是看得清的。国防军毕竟是军方,不是当年那个抢钱抢粮抢地盘的地方军阀了,抢政府的产业只会败坏军纪自掘坟墓。 孙立文见王茂如仍旧气愤异常,便屏退了其他人,苦笑道:“秀盛贤弟,你又何苦如此大动肝火?” 王茂如立即致歉道:“秀盛鲁莽了,但是国有化是在是对临时约法之公然践踏。” 孙立文也苦笑了起来,他的智囊团的确是有这个心思,并且积极劝说将东北三家钢铁厂收归国有,便如汉阳钢铁厂一般容易治理,这样全国钢铁产业集中在国家手中,便与发挥最大潜能,合理利用资源。 当然,孙立文内心的期待也是好的,也非常希望中国钢铁业能够发展。可是快速发展模式必然是那种权力集中制度,但权力集中制度又违背了临时约法,这让他非常为难。但有人进言道:“我国约法制定之目的便是为了中国之崛起,如果约法中的某一条反而对中国之崛起牵绊,我们要考虑重新修订约法。而且临时约法毕竟不是中国宪法,我们现在应该真正制定一部中华民国宪法了。” 以宪法取代临时约法,废除临时约法中阻碍中国发展之条例,变成了今日钢铁厂国有化的理论基础。然而被王茂如一顿反驳,也唤醒了孙立文对当初坚持临时约法的态度。是啊,五次护法战争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守护临时约法吗?而自己做了总统便一脚踢开临时约法吗?这将自己的过去全盘否定了啊,他立即屏退其他人的目的,就是为了重新考虑,因为人多的时候并不一定会成事,有时候人多反而坏事。 大总统孙立文将中国钢铁报告拿出来,与王茂如仔细观看了一番。看罢之后王茂如却摇了摇头道:“这个报告漏洞百出,并非专业人士撰写,反倒是一些文人写的。钢铁产业带动的不单单是钢铁产量,还有周边产业。而且这份报告上并没有对中国钢铁业未来做一番评估,这是严重的失职之处。” 孙立文问道:“未来评估?” 王茂如道:“对,民国九年,东北三家钢铁厂产钢量三万吨,生铁产量四十万吨。对比一下,钢铁与生铁的数量可以看得出,我国钢铁产业落后,严重落后。我们从科学技术,从经验,从管理,都落后于世界列强。但是这三家钢铁厂在今年上半年便已经达到了去年的总和,可以说,民国十年,东北三家钢铁厂可以将钢铁产量提高到六万吨的水平。我估计,按照现在的速度,四年之后,东北三家钢铁厂产钢量可以达到三十万吨。” 孙立文故作兴奋地说道:“好极,好极啊,秀盛你可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啊。”王茂如表面笑呵呵,心中却对他伸手自己的产业愈加不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