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再见唐绍仪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六十七章 再见唐绍仪

第六十七章再见唐绍仪 江山?美人? 王茂如一下子愣住了,真的要选择? 他问:“为什么?怎么了?”随即笑了起来,拍拍唐宝琪的头,道:“乖了,总是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他叹了口气,道:“虽然是去做边军旅长,但是咱们也不会分开太长时间的,我保证。” 唐宝琪坚定地说:“不是你做不做边军旅长,是你不要再跟着袁世凯了,我不想你被人说成是袁世凯的走狗啊。”她的眼睛中泛着泪痕,握着他的手更紧了一些。 王茂如道:“是谁这么说的?” 唐宝琪道:“还有谁?别人,别人呢。” “别人?民党吧?”王茂如情绪激动起来,“这些该死的,这些该死的人!”他站起来,挥舞着手背,“你真以为民党都是好人?你真以为孙中山是好人?你真以为他们能救中国?你太小了,你和你的同学看不清一些,看不清,你知道吗?如今中国刚刚统一,刚刚成为一个一统的国家,我们才蹒跚走路,我们的国家是经不起任何震荡的。袁大总统,固然有这样那样不对,但是只要袁大总统在一天,我们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拥有元首的国家!我承认他,是因为有他在,国家不会分裂,国家能够成为国家。你的那些同学们,真的以为孙中山是救星吗?一个抛妻弃女,一个朝三暮四,一个没有国家,一个连国土都可以卖给外国人的美国人,你居然信他?宝琪,我可以告诉你,只要有人能够带领国家统一,富强,我不管他是天使还是恶魔,我都会支持。任何人想要搞分裂,想要将中国四分五裂,都是我的敌人!如果有人能够带领中国走向一统,走向大中华一统之局面,我都死心塌地为维护中华一统而努力,而为之付出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心中却补充了下一句,如果没有,那么我将会努力成为那个带领中华走向一统,走向富强的人。 “我知道你一心为了国家,可是你想没想过?现在的那个你效忠的人,不值得你效忠啊?”唐宝琪急道。 “那你认为是圣人的那个人呢?”王茂如冷笑道,“他专门嗜好幼女,坑蒙拐骗,好大喜功,为了个人的yu望置国家的前途国家的利益于不顾!你不知道他二次革命的时候,为了争取ri本帝国的支持,甚至将整个东北划给ri本做领土了吗?他就是一个卖国贼,汉jiān!” “你胡说!”唐宝琪也气道,“你那些都是胡说。” “胡说?什么是胡说?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可以举出种种例子,但我现在不想说这些。我想说的是,关于我们,我们的未来,你是怎么想的?”王茂如盯着她的眼,认真地问:“这些正义与否,和我们的感情无关,不是吗?” 唐宝琪咬着嘴唇,也倔强地回望着他,两人看起来置起来气,好一会儿才回应说道:“我爹地来běi jing了。”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唐宝琪好奇问,唐绍仪今ri刚来,也没有住在女婿家,而是住在了六国饭店,这件事极少有人知道。 “哈哈哈,这还不简单吗?我认得你家的汽车,除非唐伯父亲自来,否则你家的汽车不会来běi jing的。只是为何不坐火车来?从天津到běi jing一路汽车难以通行啊,伯父那么大岁数,经不起如此颠簸吧。”王茂如道,“伯父来běi jing是……” “袁世凯请他做总统特别顾问,爹地准备拒绝,不过大总统说请他参与中俄蒙古谈做参考,爹地这才答应过来一下。”唐宝琪说道,“他说,他支持袁世凯做总统,但不支持他做皇帝。这次来只是来指导外交部的人谈判之外,与友人叙叙旧,告告别,爹地也决定此事之后回到广东老家去了。” “广东?”王茂如忽然问,“你们居然回广东?”他摇头苦笑道,“袁大总统是不会放唐伯父去广东的。” 唐宝琪又问:“爹地让我问你,能不能离开袁世凯?至少是不支持他的帝制?”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我想一想,如何?其实这个话题,不单关系到咱俩,还关系到国家,你说是不是?” “好吧。”唐宝琪也终于低下头来,不再倔强下去,不过两个人都失去谈话的兴趣。两人漫步走到琴行门口的路边,一辆车停在他们面前,车上的人摇下了车窗,王茂如看到是唐绍仪,正在冲他们招收。白顺子在车开来那一刹那,挡在王茂如身前,高二也把手伸进了怀里,王茂如拍拍白顺子的肩膀,冲高二笑了笑,说:“这是前总理我的长辈,没事。”白顺子点头,走到一旁,高二也轻松了下来,放下了手,却敏锐地打量四周。 “唐伯父您好。”王茂如行了一个晚辈的礼,“唐伯父您来běi jing了,晚辈未曾远迎,实乃晚辈失礼了。” 唐绍仪笑道:“秀盛,你也上来,我有话跟你说。” “好。” 王茂如与唐宝琪上车,汽车的空间陡然狭小了,这个时代的汽车内部空间本就不大,王茂如身材高大,后排坐着三个人,便显得狭窄了。汽车来到běi jing六国饭店,唐绍仪不yu打扰老友,便住在这里。唐绍仪打发唐宝琪上了楼,带着王茂如来到六国饭店餐厅。六国饭店是比利时人建造,来此的不是各国公干,便是国内士绅,因此六国饭店的餐厅乃是西餐厅。两个人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交了两份牛排和一点红酒,唐绍仪说:“年纪大了,总喜欢喝点红酒,对身体好。” “唐伯父身体依然健硕,怎称得上年纪大了?”王茂如笑说。 “老了,老了。”唐绍仪连连感慨,“我们都老了,都老了,哪像秀盛你,此时的běi jing,你乃风云人物。如今北洋新晋两个风头正劲的旅长,一个是唐天喜,一个就是你王秀盛。” 王茂如笑道:“唐天喜好找,只要去八大胡同,一找一个准,伯父认识唐天喜?” 唐绍仪摇摇头,笑道:“都是北洋老人了,自然认得我的这位本家,虽说同宗,唐天喜却难成大器唉……秀盛,是否还记得我家中给你看的那副地图?” 王茂如正sè道:“怎敢忘记。” “如此就好。”唐绍仪道,“如今你投身大总统,我也不阻拦你的前程,只希望你不要忘记当初的话,不要是年轻时的冲动之言。” 王茂如道:“西汉名将甘延寿、陈汤曾上疏汉宣帝,犯我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小侄不敢自比甘延寿、陈汤,却也想为国家作出努力。我知道伯父出身留美幼童,自幼接受美国min zhu制,我也希望中国是这样的一个国家,但是……现在的中国,是需要一位强有力元首出现的,结束中国分裂的状态。中国,从太平天国开始,便是已经军阀林立,八国联军攻入běi jing时期,东南军阀居然结保自安,这在任何一个拥有主权的国家简直不可思议。” 唐绍仪道:“既然你如此明了,也有自己的思想,我也不拦你,在我看来,只有实行min zhu议会制才能让一个国家强盛。”喝了一口酒,道:“未来的中国,该走何种道路,你我都不知道,只希望到了将来,秀盛千万不要逆着历史cháo流。” 王茂如道:“谢伯父提点。” 唐绍仪见他似乎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心知年轻人年纪轻轻便做了少将旅长,难免chun风得意马蹄疾,两人又闲聊了几句,王茂如听出来,唐绍仪话里话外让他不要逆流而上跟着袁世凯称帝喧闹,但这个少将旅长就是袁世凯给的,若是不跟进,便又只能碌碌无为。 吃了一些之后,唐绍仪便去休息了,唐宝琪将王茂如送到门口,两人都默默不语,锁住带着卫队开车到门口。见到自己人,王茂如忽然回头问宝琪:“宝琪,相信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我抛弃美国的事业,我抛弃富足的生活,我抛弃一切,回到祖国,就是为了尽自己的所有能力。”看着宝琪犹豫闪烁的眼神,王茂如不自觉的有些难过,宝琪也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女孩,她并非自己的玩物,两个人一定因为思想而必须分开吗?他叹了口气,道:“你保重。” 王茂如登上车,唐宝琪忽然说:“你不是说给你一些时间吗?我也需要一些时间。”

上一篇   第六十五章 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