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七章 唐绍仪赴华盛顿谈判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七章 唐绍仪赴华盛顿谈判

禁烟总局财大气粗,再加上宁之沢人也比较聪明,这商业调查公司倒成了出卖商业情报赚钱的机构。想到了这里,王茂如打电话给张毅伟,向他询问商业调查公司如今的状况,张毅伟说商业调查公司最近一直在投入也利润回报率非常低,已经受到了禁烟总局中各个部门长官的抱怨,没有人愿意身边永远有一个烂摊子,商业调查公司也是如此。王茂如随后让他通知宁之沢来一趟,又吩咐廖志鹏。 那廖志鹏也在准备保险公司,王茂如于是将两家公司合并,合并后的公司起名为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廖志鹏做督办,宁之沢做总经理,即负责保险事业又负责商业调查,同时与中情司和中情司均有着合作关系,受军方直接指挥,也算是给联合保险加了一道双保险。拥有军方北京的联合保险很快便展现了它强大的实力,它首先接到了军队的保险订单。国防部为每一个国防军士兵购买了保险,无论在和平还是战争期间,国防军士兵为国捐躯或者意外身亡,其家人将获得一次性补贴三百块钱。 从军队中获得第一单保险生意之后,联合保险公司又开始向政府兜售养老保险,而王茂如也暗中支持,东吉省参议员王东升提议建立政府公务员养老制度,防止官员因为养老问题而不得不在任期间贪污大笔钱款,并让公务员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当然,王东升提出的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养老金制度。购买保险的形式来保证年老之后的退休金。(共和国以前是没退休金的,共和国建立之后才建立干部退休金制度,也就是现在的老人们经常说的铁饭碗。后期出现了工人退休金制度,两千年后才出现全民退休金(养老金)制度,而西方德国最早在1950年已经出现退休金制度) 不过关于使用退休见增加养老方式,有一些保守众议员立即跳起来反对,因为中华自古都是家庭子女养老模式,用退休金养老金养老,会出现“不孝”的现象。另一部分支持建立养老金的议员则反驳说退休金反而会让子女更加孝顺。因为父母身上还有退休金,这让他们在年老之后还有一笔收入,如此子女也会因为赡养的轻松而更加孝顺。 于是支持者和反对者就养老金会否促使子女不孝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而这场辩论居然传到了外界,报纸上也就养老金制度会不会让子女更加不孝加以辩论。 著名时评家北大教授周树仁先生就此观点持支持意见,并以当今欧美日发达国家都已经采取养老金制度为依据,并批评了中国以孝养老父母挟持子女。如此一辈一辈。让女子听话,导致国民越来越挺听话顺从国家性格越来越懦弱。 王茂如看了报纸笑道果真不愧是周先生,什么事情都能引申到批评国家落后方面,他放在百年之后不知道要被劳动教养多少次了。 如今中国外交政策就一个字,拖! 因为各国都想从中国身上套取利益,尽管中国快速重新统一,然而在列强的心中中国一直以来都是绵羊的角色,该拔毛的时候拔毛。该吃肉的时候吃肉。倒是德国总理对中国态度极好,在劳伦森计划的推动下。首批两千名德国人乘船前往中国,而且在顾维钧的建议下,这两千名德国人都是以家庭为单位来的,他们中有一半是德国退役军人,有一半则是中国如今最需要的机械专家,工程师,尤其是军工专家和钢铁工程师。反过来,法国对中国便不那么友好了,他们通过了一项决定,将重新审核在法国的中国劳工,并且将其中对法国贡献极低的驱逐出法国。中国驻法大使陈篆向法国政府抗议,但是中国太过弱小了,他的抗议声就像是是在大海中扔了一块石头,捡起的水花还不如法国一个贵妇人丢了一条名贵的狗影响大。 中国驻法大使陈篆无奈急电给民国政府,请民国政府出资,接这些被法国驱逐的中国劳工回国,否则他们就要被赶到大海中喂鱼。大总统孙立文随后做出指示,全力救助中国驻法同胞,并且资助了二十万银元作为船费。王茂如听后表示个人愿意出资三十万,凑成五十万,专门租船只运送中国劳工回国。二十万银元也仅仅够船票的,可是从欧洲回到中国要一个月的时间,劳工们吃喝拉撒都要钱,而法国劳工最悲剧的是,当初法国政府承诺给他们的钱,在欧战之后急剧贬值,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险转来的几万法郎,几日之间仅仅能兑换几十银元,这怎能让劳工们甘心。这些工人组织过游行示威,但是在欧洲大环境下,黄种人的示威游行更像是在挑战白种人的种族优越感,很快被镇压下去。而因为游行示威,再加上法国战后经济萧条,很多中国劳工找不到工作,同等工作机会,一定会交给要求薪水更高的白人,而不是低廉的黄种人,甚至连保安运送粪水这种低贱的工作,他们也愿意交给黑人来做。因为对于白人而言,黑人更像是他们的奴隶,而黄种人更像是流浪者。 法国排华之事完毕之后,十一月间世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就是英国,法国,美国,日本,意大利,荷兰,葡萄牙,比利时以及中国在华盛顿,正式召开华盛顿会议,中国代表团团长则是刚刚就任中国总理的唐绍仪,代表团主要成员为国务院秘书长林长民,外交总长陆徵祥,中国驻美大使施肇基,财政次长潘傅,工商次长汪兆铭,新任文化部次长邱铭旗,外交部一等秘书伍朝枢以及总统顾问蔡元培等一百八十人的庞大代表团。 其中军方代表则是总参谋长雍星宝、参谋次长兼交涉司司长张奎安,采购司司长柯阳,参加宣传司二课课长王阳,近卫装甲团参谋袁智华。除了雍星宝和张奎安是代表中国政府参与华盛顿和约的谈判外,其余人来美国的目的不是华盛顿,而是参观以及参加纽约世界武器博览会。以军科司为代表的萧衍昇等人准备到美国之后去纽约向外国兜售民九步枪,民九步枪在国外的标注则是mg9式步枪,mg表示民国的意思,9代表民国九年生产。 华盛顿会议讨论一共有两个议题,其中之一就是限制各国海军军备,第二个议题就是关于中国问题,很明显,在中国加强了与美国的合作之后,美国非常希望插手中国事务,第三个议题就是关于东北亚局势安全问题和俄国问题。 事实上在此之前,各国私下已经达成了许多协议,谈判不可能是一天两天谈完,华盛顿协议虽然只召开了五个月,但是它的会议准备周期长达三年,可以说,它并不是盲目冲动的会议,而是各国就一些列问题达成的磋商结果——只是这其中最大的变数就是中国之统一。 华盛顿会议对比同期历史上最大的变数就是第三项议程,俄国的问题,因为现在俄国存在两个并列的政权,北俄国(即苏俄)和南俄国(即沙俄),尽管双方在察里津进行了大决战,可是艰苦的决战并没有一方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各国将就俄国问题进行磋商研究。 对于中国而言,本次会议讨论的重点也有三个,第一山东悬案问题,第二,收回中国关税权问题,第三,收复外东北以及外西北领土问题。其中前两项内容属于政府方面,第三项不单单属于政府,也需要国防军来洽谈。雍星宝和张奎安两人作为这方面的代表,带来了中方的态度,而有总参谋长雍星宝通晓法语和意大利语,这也让中国代表团在与其他国家交流的过程之中更加方便。军方希望能够在解决中国被俄侵占领土条约之中,为中国将来收复外东北和外西北提供国际法的支援。 中国占领外东北和外西北两年,然而国际不承认,将来必定会给中国带来很多麻烦,只有得到国际承认才能正式收复。 为了能够震撼各国,雍星宝和张奎安特地让近卫装甲团参谋袁智华带领一个排的坦克兵辖四辆民九坦克,名曰参加纽约国际武器博览会,实则炫耀武力,表明收复领土之强烈信心来了。 但是当中国代表团刚刚抵达美国的时候,华盛顿会议已经召开了一周了,众人乘船首先抵达了纽约,首先柯阳、袁智华和萧衍昇等一行五十几人下船参加武器博览会。而代表团则匆匆地赶赴华盛顿,参加会议,所幸的是此时各国代表讨论的重点是限制各国海军军备问题,这里面跟中国基本上没有关系,中国除了有两艘用于长江的内河战列舰外,真没有能打的出手的海军,基本上限制不到中国人的头上,华盛顿海军制裁和约不需要中国制裁——人家根本都没看得上中国海军,更加准确点儿地说是中国水警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