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八章 军博会上的挑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七十八章 军博会上的挑衅

尽管这场谈判对中国代表团来说很艰难,但参加纽约国际武器博览会的袁智华、柯阳和萧衍昇等人却迎来了不一样的风光。这次纽约国际武器博览会其实召开的并不适宜,因为欧战结束之后全世界都在反思战争给人类带来的伤痛,因此才产生了限制各备的协议,这导致了世界各大武器制造商业绩下滑,美国便关闭了三十余家兵工厂。而这三年一度的世界武器博览会也是各国武器经销商为了争取生意所进的最大努力。而这次武器博览会放在了纽约市的布鲁克林展望公园内,各武器制造商纷纷拿出自己最先进的陆战武器、空战武器和海战武器,除了海军军舰外,几乎能搬来的都搬来了。 袁智华深受老长官臧浩的感染,说出场一定要阔气,建议说咱们雇佣二十辆汽车,拉着咱们的武器,前面四辆民九坦克开路,杀入会场。但是最终只顾用到了十辆汽车,远没有二十辆之潇洒,便在坦克和汽车上都竖起了国旗中华五色旗以及国防军使用的五色战旗。 不过让袁智华等人尴尬的是,当他们的车队刚刚从郊区开赴到市区的时候,吓住了纽约市民的同时也导致纽约警察跑了过来,几百个纽约警察如临大敌,他们惊讶地说:“难道中国占领美国了吗?” 当然,造成误会的原因是中国人没有与纽约警察及时沟通,也不知道这件事。袁智华立即举起手跑过去跟他们说自己是参加纽约国际武器博览会的中国武器制造商,因为来晚了,不得不快马加鞭赶赴展望公园。不过纽约警察表示坚决不能让坦克开到纽约街头。还是采购司司长柯阳见多识广,他单独和纽约市警局负责人聊了一会儿,又请他参观了自己的武器,而且还带着他进入到了民九坦克中感受一番,警察负责人立即向警员们表示,由纽约警察带着中国人的车队抵达展望公园,同时中国人的子弹全部要在纽约警察的监控之下。到了展览会场还要交给主办方。大家可以拿着枪进去,但是枪支中不允许有一发子弹。这个要求并不过分,而且对中国方面还是非常照顾的了。大家立即同意了警长的要求。 袁智华和萧衍昇忙问柯阳说怎么说服他的,还给中国这么大优惠,柯阳冷笑道:“天下乌鸦一般黑,你不给他一点好处。他岂能方便我们。” 袁智华便问给了他多少。柯阳道:“一千美元,相当于四千大洋。”其他几人惊讶不已,四千大洋在国内都能成为一个小地主了,埋下一千亩地,置办一个大宅门,如今却用来行贿纽约警察。柯阳道:“现在美国禁酒令时期,警匪一家,警察跟土匪没两样。咱们花了一千块钱,可是买了在纽约的这几个月的平安。划算,划算。你们等好消息吧,咱们去展望公园晚了,也能捞到一个好地方做展览。在美国便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就去死的第一地方啊。” 二十多个纽约的骑马警察负责带路,四辆坦克居中,十辆卡车在后,于是这幅奇怪的队伍上路了,而纽约市有坦克在大街上行走还真是头一遭,尤其是这坦克着实好看,颠覆了人们对欧洲主战坦克外形定位的那种设计理念,着实亮瞎了眼睛。 于是美国的各个记者分分拍照纪念,同时让中华五色旗在美国高高飘扬起来。 “看啊,那是什么?”一个穿着古板的灰久色西装的白人老头惊讶地指着街上驶过的中国坦克,惊讶地叫道。 “那是……那是……战车?”另一个老头也很是惊讶,两人一起转向第三个老人,因为第三个老人是美国陆军退役的军官,退役军官也惊讶道:“太神奇了,这是哪个国家设计的坦克,太神奇了。” 三个看了看国旗,不认识这个国家,便胡乱猜测道:“我觉得应该是秘鲁。” “不,应该是日本。” “日本的国旗是太阳旗,不是这种彩虹旗,我还是认为是秘鲁,因为秘鲁也是黄种人。” “秘鲁的国旗不是红白国旗吗?他们是西班牙和当地土著人的杂种后代,国旗就像是西班牙一样,绝不是彩虹旗。” 倒是老兵现多识广,说道:“这好像是中国人的国旗。” “什么?中国人?”大家鄙夷起来,“留着辫子的中国人?”在他们看来,头戴贝雷帽,身穿迷彩服的这支军队处处显着诡异,但绝不可能是中国人吧,中国人都是一副大烟鬼留着大辫子的模样啊。 这次来参战的中人,人人都准备了几套军服,有冬季作战服,冬季礼服,秋季作战服,秋季礼服,可谓非常丰富。此时大家都穿着秋季作战服,也就是四色迷彩服,头上戴着贝雷帽,人人背着c2冲锋枪,脚上穿的是皮靴,而且最重要是这五十几个人各个身高都一米七五以上,穿上皮靴之后看起来人人都一米八多,这其中还要数袁智华最爱,他身高一米六八,穿上皮靴也一米七十多,因此看起来这支军队不但身材高大而且武器精良。国防军出身的士兵最先要接受的训练不是别的,就是气质训练,所有懦弱者自卑者,必须被训练为高傲的中国士兵,走路姿势,坐着的姿势,站着的姿势,必须仅限一副自信且高傲的样子。王茂如的治军要求是,宁可中国士兵自负自满而死,不能自卑退却而亡。 所以别说纽约市民不相信,就连见多识广的美国记者也不相信,这会是中人? 可答案就是中人,不由得他们不相信。 此时,四个在街上抬着电线杠的华裔忽然大声哭泣起来,他们正是民国的时候来到美国的华工,已经在美国生活了十年,骤然看到祖国的国旗和军人,顿时激动地嚎啕大哭。四个人扔掉电线杆追逐着中人的车队叫喊起来,听口音是广东口音,没一个人听得懂的。柯阳是安徽人,萧衍昇是东北人,袁智华是南亚华人但是南亚华人多半都是福建后代,只有少数广东人后代,这四个广东赴美劳工欢呼着叫喊着,大家听不懂他们说的意思,但是都明白他们的幸福。一个士兵趁机将车上多余的一面国旗扔了过去,四个人连忙捡起了国旗,挥舞起来,这才不再追逐车队,否则大家真担心他们追逐车队累死不可。 次日一早,纽约各大报纸封面便是中国坦克在美国街头游行的照片,照片中的中国坦克雄纠纠气昂昂,耀武扬威,尤其是华丽流线的造型,将同时期欧洲坦克美国坦克抛得远远地。有人在下面备注了一行字:“这才叫装甲力量!欧洲的铁皮盒子,不要拿出来丢人了!”气得欧洲武器开发商大骂纽约媒体排斥欧洲。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行程,中人的车队终于抵达展望公园,由警察负责人出面又帮他们找到了一个还算是不错的展览地点。但是在此时中国人又闹出了一个笑话,原来这里是重武器展览处,当萧衍昇将步枪和冲锋枪机关枪等武器拿出来展览的时候,保安立即阻止了他,说不允许摆放。 于是大家兵分两路,一路柯阳和萧衍昇去了轻武器区,袁智华留在重武器区。 在轻武器区,大家有样学样,但是别人都已经在这里展览一周了,中国轻武器才来到美国,幸好这个武器展览要持续一个月,毕竟现在这个时代的通信以及交通都不太方便,一些中东的酋长国家来美国要走半年以上,所以给大家一个月的展览时间。 但是当中华五色旗竖起之后,大家便带着有色眼镜望了过来,窃窃私语地讨论中国居然也生产武器?有些人好笑地说道:“我猜中国武器应该是弓箭吧?1900年的时候,他们用弓箭长矛来抵挡西方文明军队的教训,难道他们现在改进了弓箭,已经能射到两百米远了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带着嘲讽的眼神,众人走了过来。 “你们好,中国人?”一个尖脸的白人说道,“我叫做勒布朗.邓.阿芙罗,我很期待中国的武器啊。请问你们有什么武器呢?”他的语言表面上充满了客气和礼貌,但字字流露着冷嘲热讽。这就是西方人的说话方式,即便是最难听的语言也要说的优雅和礼貌,反倒是中国人充满恶意便恶语相向。 “是啊,你们有什么‘先进’武器吗?”其他人起哄道,其实今天前来观看的很多都是市民和记者以及其他同行,至于那些真正想购买军火的倒是很少,不过还有一部分人也引起了在场的军火商们的注意,那就是南美的军阀们。这次中国人武器展览原本就迟到了,而且还是第一天,甚至还没来得及布置,甚至连靶场的使用权都没有取得。很显然,大家围来都是为了看笑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