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章 fire!!!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章 fire!!!

似乎大家都觉得中国人必败无疑了,而且很多人在给他们其中的失败者选择一个适合的泅渡地点,美国人很热情很三八啊,他们很多人还准备乘船观看这个十一月份横渡哈德逊河的“傻瓜”。 这场争论让纽约市市长约翰.福.哈伦先生也搀和进来,很多人开始卖输赢,有人三八地将这场打赌称之为驴猴斗,因为勒布朗.邓.阿芙罗是民主党的人,而猴子自然是蔑称,代表着中国人,这也是美国人对中国人的一种文化上的侮辱。 但是很多有色人种反倒是支持中国人,而来到这里参战的日本代表团也居然难得地跑到中国人人的展区说道:“拜托了诸位,一定要赢啊。”众人疑惑起来,这日本人怎么这么好心帮着中国人呢,那日本武器商人说道:“外面买你们赢是一赔三点五,买阿芙罗赢是二赔一。”气得中国代表团差点冲到日本代表团哪里砸场子,小日本这是拿中国当玩具了。随后柯阳等人才知道,原来纽约真的有地下赌场给这场赌博下赌注的。 恰此时,美国正值禁酒令期间,美国政府的不亚于民国初年了。 所谓的美国禁酒令是指从1920年1月通过的一项法令,法令中规定凡是制造、售卖乃至于运输酒精含量超过0.5%以上的饮料皆属违法。自己在家里喝酒不算犯法,但与朋友共饮或举行酒宴则属违法。禁酒令的产生原因有很多,有宗教原因。资本家原因,竞选原因等等,宗教原因是指美国人信仰的的大多数都是基督教新教。基督教新教支持禁酒,清教徒(严苛遵守基督教新教每一项规定的最虔诚基督徒们)四处宣扬禁酒,加上资本家们认为工人饮酒会耽误工作,也支持禁酒,当然,最重要,也是最根本促使国会通过该项法令的则是因为妇女运动。妇女一下子有了选举权。国家选票忽然多了一倍,这对议员们的竞选产生太大影响了,有些妇女认为酒是产生家暴的原因。而议员们为了拉拢妇女赢得选票,这才通过了该项法令。 但是禁酒令下,人民尤其是男人对酒的需求产生了一种变态的渴望,而这种渴望之下。美国黑手党崛起了。他们贿赂政府官员,警察,议员,暗中做起了买卖酒的生意,到了后来黑手党的生意越做越大,毒品走私品也开始涉及。 就像是癌瘤一般,在美国政府中越长越大,也使得美国政府非常混乱。甚至影响了美国的世界争霸计划。在中国问题上便是如此,美国政府有两种声音。一种就是占领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还有一种是认为应该巩固国家经济,先让美国度过经济危机才好。而这也是美国政府在中国问题上,一会儿极力支持,一会儿又不搭理联合日本等国家制裁中国。 黑手党旗下开设了很多赌场,赌场中有各种赌局,甚至两个人打赌这种无聊的赌局,只要有人需要,黑手党这种生意也做。 中国武器制造商和美国人阿芙罗的打赌,首先引起了诸多纽约市民的注意,随后连纽约市长也搀和其中,黑手党的赌场自然也参与其中了。 萧衍昇等人愁眉不展,不过龙二狗却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萧课长,别担心。” “龙排长,你……” 龙二狗冲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当我真的打不出这个成绩吗?” “怎么?” 龙二狗小声说道:“新加皮对我说,控制一下,决不能露出真实实力,如果有人发现我能打出三十发的成绩,他们一定会暗中破坏。他说为了以防万一,一定要小心,最好显得我特别的熊,特别瘪独子。要不然直接干过他们,他们再弄点幺蛾子咋整?” 萧衍昇连忙笑道:“不愧是战场上存活下来的战士,这脑筋转的比我快多了,我还真没注意到。” 龙二狗道:“萧课长放心好了,比这更快的我也打过。” “真的?” 龙二狗道:“要是输了,我替你游,奶奶的,我从小在辽河水里泡大的。”他搂着萧衍昇的脖子小声说道:“要不要买点儿?” “买什么?” “去赌场买咱们赢啊。” “噗……”萧衍昇怒道,“岂能赌博……等等,你说什么?去赌场买咱们赢?莫非这也是新加皮说的?” 龙二狗点头道:“我不能出卖他,我们是兄弟。” “你姥姥个舅舅的。”萧衍昇这个高材生也免不了爆粗口了,怒道:“合着刚才你跟我说隐藏实力不是因为防止小人暗算,而是为了买赌博啊。” “嘘……”龙二狗赶紧捂住他的嘴,左右看看,小声道:“大家都买了。” “还有谁?” 龙二狗数着道:“新加皮,我们排的所有战士,还有柯司长……” 萧衍昇一拍额头,道:“原来司长也……赌博?” “错,这不是赌博,这是玩玩而已嘛,再说用自己的军饷,也算不得赌博吧。”龙二狗道,“萧课长,俺看你也来吧,这钱不赚白不赚。” 萧衍昇一脸的正气直视着龙二狗,最终弄得龙二狗红着脸低头认错,岂料到萧衍昇直接将钱包扔给了他,说道:“要是赢不了钱,你就给我去哈德逊河游泳去。” 刚刚抵达华盛顿准备参加会议的中国代表团,惊讶地在报纸上发现了中美武器制造商之间的这一场赌博,代表团团长唐绍仪等人正在着手准备呢,惊讶地发现报纸上这场赌约。随后唐绍仪赶紧与雍星宝协商,雍星宝苦笑说他们怎么这么离谱,这件事本来是小事,但是被报纸一炒作成了中国脸面问题。唐绍仪只得派林长民前往纽约详细问询经过,林长民到纽约的时候,这场比试已经开始了,他只能跑过去加油了。 打赌当日,中国武器制造商已经与展望公园世界武器博览会组织者协商好了,双方的比赛是公平的,中国武器制造商拿出了五支民九步枪,经过赛委会的检查,这五支步枪为中国制造民九步枪,中国射击手可以在这五支步枪中任选其一。 在数百位观众和数百位记者的见证下,赛委会宣布比赛开始。 阿芙罗轻蔑地说道:“现在,如果你们认输,我可以让你们从这里(靶场)爬出去,哈哈哈哈,然后你们不用冒着寒冷横渡哈德逊河了。” 萧衍昇冷笑:“到时候你别哭就行,骄傲的大白熊。”他回头用中文说道:“二狗,准备。” “好咧。”龙二狗其实也有一点紧张,他走到展示区,要给民九步枪上弹夹,不过因为太过紧张哆嗦了几次居然没有插上,白人观众们哄笑起来。 “中国人,害怕了吧?” “中国人,从这里爬出去吧。” “中国人,你们真是黄皮猪,笨的够可以的了。” 刚刚抵达的林长民走过来,在龙二狗身边说道:“这位军官,你要是紧张了,我们怎么办?赌约是你开枪的速度,不是你能不能打中枪靶。” 龙二狗深呼吸一口气,对林长民说道:“是,长官。” 林长民走回到中国助威系,柯阳忙说道:“秘书长阁下……” “有话咱们回去再说,现在给小伙子加油吧。”林长民倒是大方地说道。 “好。”柯阳感激道。 这边厢龙二狗终于插上了弹夹,只见他啪啪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吓得大家惊呼起来,龙二狗大喊一声:“小日本,我操你祖宗!” 旁边的白人便问道:“那个中国人在说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给自己加油打气吧?” “给自己加油打气的中国话就是‘小日本我操你祖宗’吗?还真是奇怪的中文啊,以后我们给自己加油的时候,也要喊这一句。” “是的,听起来很奇怪。” “不过很酷,不是吗?” “是的,很酷。小日本我操你祖宗,我记住了。” 那边日本武器制造商气得脸都青了,有人大骂道:“巴嘎!这个支那人为什么要骂我们?他想死吗?让我一枪打死他。”旁边的人连忙拉住他,劝道:“现在不能动他,要是你动了他,别人会以为你干扰赌局,美国的黑手党会追杀我们直到死啊。”在众人劝说下,这日本武馆才气呼呼地坐了下来。 龙二狗调整了一下心态和身体肌肉之后冲萧衍昇点了点头,萧衍昇这才对计时员说道:“可以了。” “ready……fire!” “开枪!”萧衍昇生怕龙二狗听不懂英文,立即同时喊道。但实际上龙二狗只是没上过几天学,可不代表他不聪明,他不是傻子,在那老外喊着“ready”的时候,他便已经拉枪栓了,然后在“fire”的时候几乎同时开火。 龙二狗采取的是站姿开枪,这种方式开枪射击精度不高,但是设计速度更快,下面放着五排弹夹,每个弹夹中都是十发简装弹,可以方便他快速更换弹夹。由于是简装弹,后座力较小,所以曾经当过神枪手的龙二狗尽管这次为了追求快速射击导致准度不高,可是前面一百五十米处的枪靶也被他接连打中。 “乒乒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