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二章 政治博弈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二章 政治博弈

阿芙罗尴尬地笑了起来,伸出了手与萧衍昇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然后忽然说道:“好吧,先生,你赢得了第一单生意,我代表弗罗里达的洛赛特兵工厂,希望与你们达成协议,引入你们的轻武器系统,我觉得你们很棒。如果我们合作,我想你们的武器将稳赚不赔,因为你们的步枪进入美国要缴纳非常昂贵的关税和所得税,还有再加上运费。因此,你们标注价格尽管很低,但是你们进入美国之后其售价将是现在的四倍,而你们赚的钱却仍然是现在的价钱。因为大部分金钱全都交给美国政府了。” “去他妈的美国政府。”萧衍昇道,“不过我要和我的老板商议一下,合作和购买可不是一件事。” “好的。”阿芙罗说道,“这是对你我而言都有利的合作,希望你能够说服你的老板,这也是我对你的回报。” 萧衍昇回头对众人说道:“第一单买卖来了!” 中国人放弃惩罚对手,赢得了对手的尊重,也将对手变为了朋友,这在美国新闻界倒是头一遭。美国人才是快意恩仇,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利益至上。因此中国人的做法被很多人议论,有赞扬的,有反对的,还有很多人在报纸上的社评版面讨论起来。 当然,对于中国代表团而言,最让他们兴奋的是他们发了一笔小财,几乎人人都赚了几倍的钱,一个个到都成了小富翁。当然。柯阳司长立即对所有人下达封口令,咱们在国外赌博的事儿千万别声张,闷声发大财。几个人得瑟地跑去美国的妓院想要一窥究竟。结果让他们大失所望,人家根本就不接待黄种人。龙二狗几个人气愤不已,便要闹事,很快警察来了,这时候袁智华灵机一动,赶紧低头认错道:“ごめんなさい,ごめんなさい。”然后拉着兄弟们跑了。龙二狗问:“你刚才好像没说中国话?是你们南洋福建话吗?” “放屁!我说的是日语。”袁智华道,“大家回去千万别说啊,太他妈的丢人了。让人给赶出来了,气死我了!这丢人的事儿吧,咱们就当刚才是日本人丢人了。” “诶哟,新加皮官长。你是越来越坏了啊。”龙二狗叫道。 在中国华盛顿和约代表团刚刚与各国代表团接触的时候。中国武器制造商却赢得了一旦大生意,他们公布与洛赛特兵工厂合作,授权洛赛特民九武器生产版权,向民间销售。通过与洛赛特兵工厂合作,国防军第一兵工厂的利益增加的50%,同时不生产费用减少50%。而通过这一场比试,民九步枪重新赢得了英属澳大利亚和英属新西兰的订单,他们认为m9步枪(民九步枪)的性能和李恩菲尔德短步枪相比更胜。而且士兵们一直以来对李恩菲尔德子弹7.7mm突缘弹抱怨不停,突缘弹是步枪卡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国的m9步枪采取的是77凹缘简装弹。同时20式机枪的子弹能够与m9通用,极大地减轻了后勤压力。 而正因为国防军第一兵工厂与美国洛赛特兵工厂合作,给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信心, 能够保证武器质量和武器的产量。他们担心的不是中国人的设计,事实证明中国人的枪支设计非常完美,当两火采购部人看到之后纷纷赞不绝口,只是他们对中国人的生产能力报以怀疑。但是与洛赛特兵工厂的合作,将这些人的顾虑打消了。 萧衍昇也对林长民非常感激,要不是他当时的劝说,估计以他的性格肯定会让阿芙罗跳进哈德逊河,让他灰溜溜的滚蛋。如果真是这样,这比生意和其后的生意就不会有了。 王茂如在中国得知柯阳从美国发回来的消息,哈哈大笑,拿着电报对蒋方震说道:“看吧,看吧,咱们的小伙子,咱们的年轻人厉害啊。有闯进,有能力,有担当,有胆量啊。” 蒋方震微笑道:“好了,好了,看你乐成这个样子。”他拿着一封邀请函说道:“这是刚刚大总统交给你的邀请函,你看一下吧。” 王茂如叹了口气,苦笑起来,因为这封邀请函不是别人的,而是日本陆军大臣山梨半造代表日本政府向中国政府发出的邀请函,邀请中方代表前往日本,参加裕仁皇太子担任摄政王的仪式,同时洽谈如何解决中日之间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冲突。总统府考虑之后回复将派遣国防总长王茂如赴日,这件事王茂如完全不知情,可以说这是一个背着王茂如做出的决定。 尽管王茂如知道,大总统孙立文在下这份回令的时候,一定是内心做了许多斗争,如今总理去了美国,陆军总长又被派去了日本,民党的人是想趁着国防军的两大头目不在国内的时候争权啊。 他冷笑地抽起了烟,说道:“百里兄,你怎么看?” “日本政府已经接受了我国总统府的回函,并且正式公布向外了贵宾名单。”蒋方震说道。 王茂如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吐了出来,将邀请函放在桌子上,想了一会儿说道:“民党的人要搞事啊。” “他们想搞事不是一天两天了。”蒋方震道,“九国谈判,只需要外交总长去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让唐总理带队去美国呢?他们想支开唐绍仪,最好唐绍仪现在在美国出海难,他们便可以名正言顺地让自己人去做总理了。” “想的倒美!”王茂如淡淡地说道,预期之间刀锋戾气更甚,政治是残酷的,残忍的,也是不容有失的,他去日本要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中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国防军的头目就是自己。 如今在民国政府座次排序的时候,第一位是大总统孙立文,第二位是总理唐绍仪,第三位就是他王茂如,而第四位则是民党的内务总长朱执信,第五位仍旧是民党的农林总长戴传贤,孙立文发起了减租减息运动,号称要做一个惠民的大总统,相应的也就提升了戴传贤的地位。排名第六的才是外交总长陆徵祥,然后是财政总长方宏信等等,王茂如的人被人为的排挤出了五名开外了。尽管这是一件小事,但是在国会会议上,王茂如也感到极不舒服,唐绍仪出访美国之后,他左右都是民党的议员,而自己的手下则坐在边边角角。此次国会会议的议题是关于国家宪法的修订,孙立文原本要求《临时约法》作为宪法,然而《临时约法》中很多规定并不符合当下国家利益,因此在国会上引起很大争议,参议员们唇枪舌战,争议不断。 王茂如一言不发,坐在那里头看着天空,身边的民党干部们小声议论着,孙立文见王茂如有些孤寂,便笑道:“秀盛怕是没想到,一个《宪法》会引起如此大波澜吧?” 王茂如嘿嘿一笑,道:“真没个头,《宪法》也不是一天两天能修订完成的,莫非以后我们一直像个傻子一样在这?” 孙立文道:“非也,今日之事全因为是《宪法》修订第一天,中央政府必须全体出席表示尊重宪法而已,以后便不需要了。” 王茂如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他没有在这里逗留多久两三个小时后,便离开了国会,他一离开,属于他派系的官员们也纷纷离开。王茂如坐上小汽车,一脸的冷笑,杨度正在车中等他,见他脸色不渝,道:“被暗算了?” “然也。”王茂如笑道。 冯尹彬在前排愤怒地将今日政府座次排列之事讲给杨度来听,杨度笑道:“民党的人,只会做这种蝇营狗苟之事。” “我们要还击一下。”王茂如说。 “什么?” “我们要还击一下。”王茂如冷冷地说道:“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了。” 杨度笑道:“这表面上是排座次的问题,实际上代表着民党在做一种试探。” 王茂如点了点头,笑道:“我明白。” 杨度说道:“要反击就要稳准狠,如今民党需要什么,就抓住他往死里打。孙立文当上总统之后,今天要干这个,明天要干那个,铺子铺的太大。干下去,需要大量的金钱,不干下去,他的脸放在哪?他缺钱,咱们就给在钱上一点颜色看看。” 王茂如笑说:“这是一击左勾拳,我还有另一击拳打过去,不把民党打吐血,他们是不会老实的。” 晚间的时候王茂如召集了财政总长方宏信和次长潘傅,再加上能出鬼主意的杨度,四人商议了两个小时,随后方宏信和潘傅离开王茂如府邸。 次日,财政部立即向各地征集盐税,以及年底商务税,与此同时交通银行的贷款也停止发放。三天之后,财政部立即向钢铁业尤其是东北钢铁也调拨了三百万银元的扶持款,随后又将七百万银元交付与国防部,用于国防军的军饷以及正常开支。 ps:ps:抱歉,家事耽误了,今天更新的较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