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三章 闹掰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三章 闹掰了

恰在此时王茂如提议了国防次长的人选,王茂如提出由现任国防部海军总部分部长萨镇冰担任国防次长,获得唐绍仪的支持。国防次长一直以来都是空缺,以前王茂如中意的是蒋方震,然后题名蒋方震却遭到了民党的暗中抵制,蒋方震和王茂如本来就是一体的,王蒋组合一统中国,如果由蒋方震担任国防次长,那么民党将永无翻身可能。 所以,尽管蒋方震如今担任的是国防军副总司令一职,但国防次长却空缺下来,国务院十二个部,只有国防部和文化部没有次长。当然王茂如认为现在也没有必要提出国防次长,以免有人觊觎自己的位置弄权。但是这次王茂如前往日本生死未卜,万一出什么意外将如何交代呢?所以王茂如左思右想,想到了一个老将萨镇冰来担任国防次长,萨镇冰资历足够,且如果自己一旦出意外,北洋出身的萨镇冰一定会全力辅佐蒋方震,而不会分裂国防军。 王茂如还特地登门拜访萨镇冰,与他一叙,萨镇冰道:“担任国防次长一事非同小可,且秀帅出访日本不一定会出事。” 王茂如笑道:“我有一种预感,这次很有危机。” 萨镇冰道:“既然如此,我却之不恭了。” 王茂如道:“铭帅(萨镇冰字鼎铭),您是经历前朝的人,知道国家分裂的危害,万望你我二人不要让国家再度分裂,纵然用最激烈最暴力的手段。也要消灭分裂分子。不管这个分裂分子是你以前的什么人,纵然是亲属,可不可以。” 萨镇冰郑重地说道:“秀帅放心好了。我萨鼎铭知道轻重缓急。” 然而王茂如与唐绍仪的题名在总统府经过研究之后,给出否决建议,总统府派秘书长胡汉人告诉王茂如否定萨镇冰担任国防次长的原因很简单,萨镇冰在北洋军中资历甚高,远超王茂如。 胡汉人做作温和地笑说:“大总统也是为你着想,国防次长资历高于总长,将来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秀帅岂不闻反客为主之故?”王茂如哈哈一笑,表面未说什么,但实际已经有了打算。 王茂如将胡汉人送走之后。立即打电话给参议院院长师少阳,联合青促会参议院,复兴党参议院以及进步党参议院,提出否决总统议案。参议院有对总统决议否决的权力。这是最初在制定国会的时候赋予参议院的一项极其重要的权力。同时也是为了防止独裁政府而设立的一项重要举措。当然,一般情况下,一旦参议院达成否决总统议案,总统和国会的矛盾便会立即引起国内骚动,也会让国家形象受损。王茂如也是为了给民党一个教训,不是你当了总统,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次日下午,中南海总统府紧急接到了来此国会参议院的议案。参政院通过了否决了总统府关于否决委任萨镇冰担任国防次长的议案,萨镇冰被国会强行委任为中华民国国防部次长之人选。此举。震惊了总统府所有人,更是震惊住了北京政坛。 中国政治形势,就此突然冷了下来,热热闹闹的民国政治,因为否决总统议案的提出,突然将矛盾公开化了。与其说这是南北集团的矛盾,不如说这是民党和非民党之间的矛盾,民党主政,那么非民党官员们怎么看民党都不顺眼。 参政院否决法案成立以来,这是第一次使用,也是第一次让总统府如此下不来台,此时民党的智囊们顿时叫喊起来,说王茂如控制了议会,而在议会的一些民党党员则跳出来要弹劾王茂如。当然,弹劾王茂如不单遭到了青促会,复兴党,甚至连进步党也反驳民党的做法。 参政院以强硬手段对总统府的命令实行了否决权,让民党的人吃了一个瘪,而且民党此举还得罪了萨镇冰。萨镇冰作为老北洋,在中界地位非常高,甚至孙立文见了他都必须执弟子之礼,却被人给否决了,岂能不让他恼火。再加上一群人在他耳边痛骂民党,似的萨镇冰对民党所作所为非常气愤。 北京、上海、武汉、广州的诸多报纸,立即讨论起这个参议院否决总统议案的权力来,这种权利到底应不应该,就是看看西方国家也没有这个先例啊,怎么到了中国,由国会选出来的总统,又遭到国会的反对了呢? 民众也议论纷纷,尝到了硬堵的孙立文急的牙都疼了,他没想到的是,王茂如会用出这种招数,这不是什么阴谋,这是裸的阳谋。咱们用法律来解决问题,用规则来打败规则,民党深知连反击的招数都找不到。当然,也有民党人去找众议院议员们,提出否决参议院议案法权,但是遭到众议院的反对,众议院议员们说如果不是关系到国家前途之大事,众议院议会不会轻易召开。441名众议院在北京只有两百多人,还有两百多人都回到了各自家乡去了,召开众议院会议需要多大的排场?这钱谁来出?民党来出吗?民党的钱从哪里来?贪污?还是? 孙立文坐在总统府总统宝座上,一直在思考这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一次被王茂如反将一军如此狼狈,政府很多人员因此此时对大总统产生怀疑,怀疑他的能力了。为什么他当初对袁世凯的时候能够得心应手,反倒面的王茂如有些措手不及?想了好久,还是孙夫人宋女士提醒了他,宋女士说:“中山休息一下吧,王茂如不会斩尽杀绝,他这个人做事喜欢站在正道上光明正大来做,而且还留有余手。这让他被人看来,即心慈手软,又稳操胜券。”孙立文这才想到,王茂如果真是一个懂得利用规则的人,看似光明正大的行为,实则是将这些规则掌握的极为透彻,自己按照王茂如的道向前走,只能败给他。 “我只希望他罢手吧。”孙立文叹道。 宋女士无奈道:“纵然他罢手,我们这边也不会罢手的,大符等人……唉。” “大符太过刚烈,恐生事端啊。”孙立文担忧道。 王茂如会罢手吗?当然不会了,这第一枪打响了,第二枪没理由不打响,民国十年十二月一日,财政部宣布提前将国家预算都花完了,大总统孙立文所提的改善民生的计划很好,可是有一个问题,没钱。财政部没钱给大总统的计划,民生部得不到一毛钱,除了平时的薪水之外,一毛钱都不给他们。 大总统秘书长胡汉人气呼呼地跑过来要查找账目,方宏信冷笑着说:“查找财政部的账不是你们做的事,那是内务部的事,请内务总长朱执信来。” 胡汉人很快找到朱执信,朱执信也带着人立即赶了过来,着助手要查账目。方宏信也不含糊,冷笑着让所有人将财政部这一年来的账目都搬来,好家伙,没有电脑的年代,用一本本记录的财政部账目堆满了半个房间,这要是真的查下来的话恐怕没有三周也得半个月了。 胡汉人最终无奈地说道:“你就说,财政部还有没有钱?” “有。”方宏信道,“还有一百万政府开支,用于公务员工资和政府正常开销。” “只有一百万啦?那些钱呢?”胡汉人惊讶道。 方宏信道:“这不是你该问的吧?” “我只是在了解事实,是不是有人贪墨公款。”胡汉人针锋相对道。 方宏信便让人拿出自十月十日开始到现在的财政部公款使用,孙立文做总统才两个月,却发出了二十道大总统令,这其中要花多少钱?总价花销的是一千两百万,其中盐税和其他税务,外加关税,总计才八百万,财政部向华夏民族银行借款六百万。 “那应该还有一百万呢?”胡汉人追着问道。 方宏信道:“教育基金,为保证明年我国实现初小普及教育的准备基金。” “这是为明年准备的基金?”胡汉人惊喜道,“好,好,好,现在可以用作民生部的减租减息运动了。” “对不起,这必须由国务院发出命令,总统府发出的命令属于越级,不符合规矩,我们不能执行命令。”方宏信冷笑着拒绝道。 “你……”胡汉人气得说不出话来,一甩袖子走了,朱执信也冷冷地说道:“你可知你在做什么?你在乱政府!你这是在和元首作对!” 方宏信淡淡地说道:“我记得华盛顿会议应该是各国最高元首签订,大总统既然派总理前去,我想知道他是在承认唐总理才是我国元首吗?哈哈哈哈……当真可笑至极啊。” 朱执信也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带着手下走了,临走之前朱执信回头瞪着方宏信道:“方财长,恭喜你啊,赢得现在这场。不过我要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有人撑腰就嚣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走着瞧。” “不送,敬候佳音,不要只说不做。”方宏信冷冷地说道,两人的关系原本就不好,现在彻底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