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四章 环环相扣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四章 环环相扣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四章 晁家有难 朱执信等民党官员回去之后仔细分析得出结论,这病根还出在王茂如身上,要不是王茂如给方宏信撑腰,这小子能这么硬气?而且现在民党还真挑不出人家任何毛病来,可以说跟做账的天才方宏信等人比较,民党半桶水的经济头脑根本找不出任何账务上的瑕疵。财政部早就是王茂如的天下,方宏信不单是王茂如的心腹,而且还是他最大的依靠。这个买办出身的官员,是王茂如一手提拔起来,岂能不对王茂如死心塌地? 孙立文得知之后,叹了口气,道:“且不要关系弄僵,展堂啊,你去帮我请进步党党魁梁启超先生。” “请他……” “请他来说和一下。”孙立文无奈道,“硬撑下去,国家恐将颠覆啊。” “即便颠覆,也是王茂如惹出来的。”朱执信气道。 孙立文苦笑道:“可是国家颠覆对谁有好处?对我们有好处?还是对敌国有好处?内斗总归是坑害自己国家的事儿。算了,我便放下我的一张老脸,讲和吧。” 那梁启超也乐的当一个和事佬,便充当说客找到王茂如,说起如今政府的一些不合与冲突,王茂如笑说政府一片和睦,何来冲突一说?梁启超顿时道:“秀盛,你岂能骗我这个小老头?”王茂如连说不敢,梁启超又道:“如今大总统已经放下身段,你也放下身段吧。国家政府内部不和,莫非又要发生内战不成?” “不会。”王茂如道,“军队已经统一。内战绝不会发生。” 梁启超道:“国家内斗,便宜了外敌啊。” 王茂如顿了一会儿,说道:“既然任公讲到这里,秀盛也不好说什么了,请任公放心,秀盛知道怎么做了。但是财政部的确是已经没钱了,这倒不是空口白话为难与大总统。这钱不能生出来吧。我陆军军费都用实物代替了,但凡有钱,哪有发不出军费的国家陆军啊。” 梁启超便感到总统府与孙立文等人说清了此时。而民党请来的几十位经济专家也在忙活几天之后说账务的确没有问题,国家国库已经达到五千万的赤字了,索性的是这五千万赤字欠的是国内银行的债务,也就是华夏民族银行。而华夏民族银行最大的股东就是王茂如。可以这么说。整个国家都欠着王茂如的钱,你政府怎么跟王茂如斗? 孙立文不由得苦笑起来,人家是环环相扣,自己确实寸步难行,讲和也是最好的收场吧,但是这一败也让民党极为不甘心。尤其是朱执信和李石曾等人,对王茂如更是极为不满,寻找办法准备再对付与他。 此时。我们的温小婉温老师正面临着一个选择,一个对她来说可能是屈辱。也可能是一辈子都抹不去心理阴影的抉择。她的舅舅因为涉嫌叛国罪,被抓了起来。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原本晁家一切生活都好好地,越来越美满,而表弟晁靖安在学校也成了“大人物”,舅妈逢人就说夸奖。可舅舅晁宗南供职的公司却出现了问题,原来发生在总统竞选之前的刺杀国防总长王茂如事件,杀手们的武器是从晁宗南的公司流入的。当时进货的时候是以景德镇陶泥为借口。景德镇的瓷器一直以来都显著于世,主要原因就是景德镇的陶泥是保证景德镇陶瓷烧制精妙的冠绝中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很多北方瓷器大师也常常托人去南方购买。 当然,一般人陶铸师根本不会如此大费周折购买陶泥,采购的必定是大师名家,而陶泥是全封死的,如果中间打开的话或者透气的话,里面泥土的湿度便会受到影响,因此送到被北京之后,商家根本不敢打开,便被取走了。由于是洋行,很多人不以为然,不检查便不检查了,又能出什么事情。晁宗南也认为自己没什么事儿,再说是洋人的公司做事,自己一个小打杂的记账员。 却不料这宗谋杀案其实内务部和国防部中情司一直在追查,武器的来源就是晁宗南所供职的这家洋行。这家洋行是一家比利时人开办的小洋行,中情司的人立即将洋行中所有人抓了起来,关闭了洋行,且立即向比利时大使发出照会,“邀请”这名比利时商人去国防部中情司“合作交代”情况。 比利时大使自然抗议,可是这种抗议在面对一个国防总长被刺杀的重大案情面前,又显得特别的矫情无力,于是比利时大使要求见到商人,确保他没有受到伤害。中国人还没有审讯,那会伤害他呢?而且有童六爷在,哪里还会留下伤痕呢。 晁宗南被抓之后,晁家顿时陷入了苦难之中,全家的开销都指望着晁宗南一个人,如今他被抓了生死未卜,全家又不知道怎么活了。不过晁宗南很快便被从中情司转移到内务部的北京市外四警察所了,他只是个小记账员,自然问不出什么,而且晁宗南这人胆子小的很,吓得尿了裤子,将自己所知道的的全都说了。但是尽管中情司放人了,可警察所不一定不放人啊。国防总长遇刺,那可是全国大案,警察们是有一个莫须有的线索便必须追查到底啊。 晁家出了难,温小婉只好请了假,来到外四警察所,想警察所中队长问一下何时能放舅舅出来。只是他觉得这个中队长眼熟,在哪里见过。那中队长左右而言他,也没一个消息。温小婉出来之后,便有一个小警员过来说:“小姐,你想要救出你的舅舅,其实很简单。” “什么?”温小婉急道,“怎么救?” 小警员将她拉到角落中,说道:“两条路,第一条,三天内拿出三千块钱。” “三千块钱?”温小婉捂住了嘴,惊讶道:“可是我……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啊。” “你着什么急啊,不是还有第二条路吗?”小警员说道,“第二条路,你陪我们中队长一宿。”见温小婉抬起胳膊要打他,小警员向后跳了一步,说道:“你想好了再说啊,再会了您内。” 温小婉差点咬碎了银牙,回到了家中,舅妈和晁靖安围了上来问怎么个结果,温小婉哪能说出来,于是说警察要三千大洋。这下舅妈和晁靖安也傻眼了,咱们小门小户的,院子买了顶多一百二十块大洋,便是把自己卖了也凑不齐三千大洋啊。舅妈顿时哭了起来,晁靖安气道:“我跟他们拼了!” 温小婉连忙拦住了表弟说道:“你干嘛啊?” “我跟他们拼了!” “你这是找死呢。”温小婉道,“我们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晁靖安气道:“还有什么办法啊,除非从咱家院子里挖出一坛金子来,还能有什么办法啊。” 温小婉摸着表弟的头,讷讷地像是对自己说道:“总归是有办法的,总归是有办法的……”她的内心极度的矛盾起来,好像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般,一个说为了舅舅牺牲自己,一个说为了清白不能作践自己,这让她好不矛盾。如果晁宗南一家人尖酸刻薄,于温小婉苛刻以待,温小婉倒是转身离开便可。可舅舅一家对她极为善待,当做自己女儿一般,舅妈就算有时候小心眼,但是却从不对温小婉露出来。再说天底下亲戚做到此,已经真是仁至义尽了,舅舅一家原本生活就不宽裕,温小婉来他家之后,他们当真是如自己女儿一样了。现在舅舅一家当此靖难之际,温小婉怎能不矛盾。 救人,救人,难道只有这种办法了吗? 小孩子的感觉是非常敏感的,第二天工作的时候,采薇便看到班主任温小婉闷闷不乐,说:“温妈妈(育幼院叫妈妈,不叫先生),你怎么了?” “没事的,小薇。”温小婉连忙收起了愁容。 “你一定有事的。”采薇说。 宗孚走过来,说:“温妈妈,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那边宗鼎也跑了过来,说道:“谁欺负温妈妈了,谁欺负温妈妈了,我揍他。” 温小婉看着孩子们聚了过来,心情好了不少,说道:“没事的孩子们,温妈妈什么事也没有。” 采薇拉着宗孚和宗鼎说:“温妈妈一定有为难的事,一定是,哥,三弟,你俩帮帮她呀。” 宗鼎说:“咱们怎么帮呀。” 宗孚说:“咱们求子奇哥,他一定有办法。” 放了学,李子奇伪装做三个小孩的表哥过来接孩子,三个小孩便求他帮忙,尤其是宗孚在采薇耳边说了一番之后,采薇小嘴特别会说话,求的李子奇不得不答应了他们,李子奇笑道:“好啦,好啦,我帮你们就是啦。”他先是将小孩送上车,嘱咐近卫们一定要看好少爷小姐们,采薇说:“子奇哥哥,你一定要看看温妈妈怎么了。” 李子奇笑了一下便返回了学校,他经过了四年的锻炼,早就不是那个冲动的李家少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