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五章 悦笙连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五章 悦笙连阁

谁能想到,昔日那个耀武扬威当街开枪击毙大马土着的华人大少爷,现在不单单说得一口流利的北京话,为人还深沉了许多,在秀帅身边耳濡目染,见多识广了起来。他靠在一个大杨树下,拿出一根烟点着了,躲在一旁等着。 过了一会儿,育幼院的老师们也三三两两地回家了,这里的老师们收入颇高,都包了一辆车回家。而且因为是女老师,包黄包车也比较安全。李子奇便跟在温小婉这辆黄包车后面,一直跟到了南城,一直到家里的胡同口才下车。 温小婉刚一下黄包车,一个穿着灰色棉马褂的年轻人便拦住了她,抬起头摘掉帽子笑道:“温小姐,又见面了。” “你……” 这个人赫然便是那提出条件的小警员,他笑道:“温小姐,考虑的怎么样?” 沉默了一会儿,温小婉才说:“不是还有两天吗?” 小警员笑道:“对,还有两天,对了,你还有一条路,就是逃走,你可以让你舅舅死在监禁室。” “等一等,你是什么意思?”温小婉忙问道。 小警员笑道:“案子呢,快要定下来了,到底是有罪还是无罪,也就这几天了,你要是让你舅舅死呢,就走吧。” “你们……” 小警员耸肩笑了笑,道:“好了,好话讲到这里,咱们再会,明天我还回来,你要是同意的话就跟我说话。不同意的话,就不用理我。” 温小婉心中更加矛盾犹豫,她低下头。一言不发绕过小警员回家了。而在远处的李子奇也好奇起来,他转而跟着那小警员,一直到小警员走进外四警察所。 “原来是个警察,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这个人和温先生说过话之后,温先生更加不安了。”带着这个疑惑,李子奇又回到了胡同口,胡同口有老大爷大娘坐在街边闲聊。他走过去打听说这胡同有个女先生是不是住在这里。他的表弟在女先生的班上,说最近女先生愁眉不展的,他打听一下女先生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北京的老大爷老大妈热情。周到,当然也非常之爱说闲话,加上北京人爱侃爱聊,立即将晁家发生的事儿前前后后说了出来。连带着比划和猜忌。说他家可能是叛国贼也说了。李子奇打听完了之后,联想到小警察,有所觉察,这应该不是叛国贼的事件,因为真的出现叛国贼警察是管不到的,这事儿归中情司管理。也就是说,她家的事儿应该是警察局那边有人故意整人,可是目的是什么呢?勒索吧。上次北京警察整顿了一番之后,警察纪律好了很多。但是也不排除某些人装好人几天之后不想再装了,故态萌发,风头一过,他们又忍不住原形毕露了。 李子奇不动声色,回来的时候宗鼎三个小屁孩围了上来问,他说:“温老师没什么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生活琐碎,你们不需要担心了。”其实遇到这样的事他不知道跟谁报告,倒是将此事当个笑话讲给喜子听了,喜子也忿忿地说过去北京的警察更甚,现在还好一些,勒索钱财是小事,有可能还要人呢。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子奇紧锁眉头,想到能否是警察所有人见到温小婉长得漂亮,便心生歹念呢。可对于李子奇而言,他没办法救温小婉啊,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近卫队长而已。李子奇只能无奈地看着,他叹了一口气,贪污,,这个古老的国家想要崛起,不知是否重疾难返啊。 王茂如着手准备前往日本参加裕仁摄政大典之前,他与蒋方震和萨镇冰仔细研究认为中队应该稳定,暂时不要与各国交锋,但是如果交锋,一定要硬气,不能退让。同时叮嘱他们注意的是民党在军队中的影响,如果一旦出现军人参与党派,必须处死,有所怀疑者,立即抓捕送往西域看押审查。而后又与政府其他部门总长次长密谈起来,他走之后,一切以司法总长周道泰为尊,周道泰也以四十四岁年纪,成为政府中王茂如以下最有权力者。 王茂如回家的时候,智雅特地走了过来,羞涩地说道:“秀盛君,我……” “你陪我去日本吧。”王茂如笑道。 “啊?”智雅吓了一跳,道:“你说的是我陪你去日本?” “是的。”王茂如道,“此行日本,我的日语太差,必须由你做翻译啊。” 智雅激动地说道:“好,好,我这就去准备,其实……我的日语现在都忘得差不多干净了呀。” “那我就全干了呀。”王茂如笑道。 智雅笑个不停,立即准备去了,王茂如连忙拦着她说道:“还有一周呢,你着什么急啊,又不是现在走。” “我只是,我只是……要回日本了,有些激动。”智雅说道。 王茂如道:“智雅,让你放弃自己的祖国陪着我,辛苦你了。” 智雅依偎在他的怀里,轻轻地说:“你是我的男人,你就是我的天,这些都没什么,只要有你在,我才感到活着有意义。” 吃了晚饭之后,杨度约了几个人去八大胡同,效仿唐宋名家,所谓坐拥美人谈论天下。王茂如并不喜欢这些庸脂俗粉,但是这手下人都喜欢啊。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坐拥娇妻美妾,大夫人是蒙古公主,自清朝立国皇后都是蒙古女人,二夫人三夫人小门小户却传统观念极深,四夫人又是个传统而浪漫的日本女孩宁死也要跟着他,因此王茂如享尽了齐人之福。 可是齐人之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享受的,还有一个原因或许出于男人的一种心理,即妻不如妾,妾不如嫖,嫖不如偷的心里。家里的女人再漂亮,总归是家里的,看久了也心烦,大家偶然出去寻欢作乐,玩一场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是文人骚客推崇的方式。 这家悦笙连阁在北京八大胡同非常有名,尽管它刚刚建立不过三个月,但是这家老板做生意极有眼光,他们做的不是什么皮肉生意,而是卖色不卖身。说白了,在这里就是出卖爱情,让顾客体验被年轻女孩崇拜爱意的感觉。而悦笙连阁的幕后大老板不是别人,正是俄藉犹太裔中国人基里连科。话说犹太人会做生意,果真不假,基里连科是幕后老板,实际上出面的却是总经理刘木涛,刘木涛也打通了上下关系花了大价钱,才置办起这别出心裁的风月阁。 悦笙连阁刚一推出,便受到喜爱追逐风花雪月的文人墨客的追逐,而且悦笙连阁中的女人来自世界各地,有汉家女子,有旗人小姐,有蒙古少女,有朝鲜璧人,有日本女孩,有俄罗斯贵族小姐,有南亚异域风情的女郎,有西域带着面纱的美人。只要你想要的,这里应有尽有,只要你需要的,这里全权提供。 当然,前提是你有钱,有钱就能买到享受,买到爱情。 悦笙连阁还有一项别人不能理解,但是让人惊讶的却拍案叫绝的约定,所有女孩都不能陪客人睡觉,而且客人想要带走女孩,必须八抬大轿娶回家去,绝不能做一个小嫔带回家藏起来,悦笙连阁走出的女人,也绝对不能亏了身份。 王茂如听杨度讲到这个悦笙连阁,也觉得颇有有趣,于是欣然前往,杨度约的都是北京的文化名人和政客,让王茂如没想到的是,这里面还有他的岳父朱启钤。只是翁婿两人在风月场合见面,难免有些尴尬,这朱启钤是陆宗舆带来的,陆宗舆也是为了拉拢和王茂如的关系,而且他觉得男人在风月场合很是正常。也许是在日本生活的原因,陆宗舆的思想未免有点太先进了,王茂如倒是只淡淡地笑了笑,倒是朱启钤尴尬不已。 众人谈起天下大事,自然免不了奉承起来王茂如,近些天来,王茂如对民党连番反击,打得民党几乎招架不住,颇为狼狈。尤其是参议院的驳斥总统令,更是让民党颜面大损,孙立文等人不得不低调内敛起来。今天白天总统任命了云南省长,其中有两人人选,一人是云南昆明人白韵年,另一人是云南大理人艺刚,这两个人中白韵年是云南汉人,艺刚是彝族人,相比之下不管是从哪方便比艺刚都不如白韵年。而总统孙立文却以云贵军区驻守边防为借口,向王茂如问询有谁来担任,能够与军方配合好,如此低三下气便是来服软讲和。 杨度开会一笑道:“诸位,诸位,民党之人,蝇营狗苟之徒也,难成大器。今日已经投降,我等绝不能放过尔等小人,必穷追猛打乎!” “对,穷追猛打!”其他人也笑道。 倒是王茂如只是微微地笑笑,喝喝茶, 杨度道:“秀帅给大家讲两句,鼓励鼓励!” 王茂如淡淡地说笑道:“算了。” “算了?”杨度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