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五 重树历史第七百八十六章 (沁园春 新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五 重树历史第七百八十六章 (沁园春 新颜)

()王茂如看了看众人,大家望着他,期望他给出一个答案,为何不穷追猛打?现在是多么好的机会,民党主动挑衅之后狼狈而归,若是袁世凯在位之时,肯定会迫不及待地对其赶尽杀绝。但王茂如不是袁世凯,袁世凯的做法是赶尽杀绝,但最终却没有杀尽,反而让民党从光明正大的对战转向地下,让袁世凯头疼不已,让国家遭受连累。杨度此人的确是参谋好手,不过做大事还是有些狭隘思虑不周,王茂如淡淡地说:“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对方妥协,我们也应该及时收手,否则两方再继续对抗下去,伤及的是国家利益。” 众人先是愣了起来,然后杨度才说道:“秀帅心系国家,为国为民,国家楷模也!” 王茂如笑了笑,道:“谢谢。”便不再多说什么,大家可能更想表现一下自己,于是众人便畅所yu言,挥斥方遒,一个个真把自己当做当朝宰相了。 当然,文人嘛,自然有种指挥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觉悟,都想要做那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有人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原因是文人的胆量,他最高的想法就是做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在想,反过来,军人的最高理想却不是一人之下,而是万人之上,因此但凡造反成功的没有一个文人出身的,这也正是北宋尊重文人的原因。 这其中杨度仿佛最是能说会道,他本身就是文采出众之人,湖南人杰地灵,杨度讲话抑扬顿挫,当真把自己当成了诸葛亮一般的人物了。其实杨度的能力王茂如非常了解。这个人是一个秘书的材料,却不适合独当一面。他这个人有时候有些理想主义,若是让他独当一面则会引起乱子,而且杨度此人出错之后喜欢掩饰自己,若真让他去主持什么。当真不是好人选。但是杨度小聪明多,主意多,是个参谋的好材料,王茂如留杨度在身边,也正是利用了他的聪明和能干。而且杨度此人对民党全无好感,着实是将民党当成了死对头来看待。对待民党是“禅jing竭虑”地准备反击,恰好王茂如此时正需要他这样的人才。 除了杨度之外,其他人也畅所yu言起来,王茂如默默地听他们讲话,嘴角微微笑着。其实他心中明白他们在跟自己面前表现能力,估计今天也不是杨度请客。而是某一位政客希望表现一下,倒也乐得笑呵呵。吃了一半的时候,王茂如的副官冯尹彬走来说道:“刚刚得知,悦笙连阁明ri有好事要发生了。” “如何?” 冯尹彬笑道:“有个作家叫做郭开贞的,最近刚刚出版了一本诗集,叫做《女神》,骗了不少小姑娘的钱财。他在此看中了一个女孩。便诓骗人家女孩跟他私奔,结果被护院(打手)发现了,被抓了起来。” 众人大笑了起来,杨度问道:“这郭开贞我倒是听到过,说是新文化发起人,倡导用白话文写现代诗,听说是个无zhèng fu主义者。” 杨度的友人梁焕奎笑道:“大凡这种无zhèng fu主义者,其实最是渴望做官,若是不做官,他何必叫嚣不要zhèng fu引人注目呢。” 王茂如问道:“后来呢。” 冯尹彬道:“这家风月阁的总经理倒也有意思。没有打他没有骂他,让他跟人辩论,如是能赢得,便带走女孩,若是赢不得。便大骂三声自己是畜生,从此之后不再踏入悦笙连阁。” 王茂如惊奇道:“这家经理倒是有想法。” 杨度笑道:“的确是有想法,倒是符合了风花雪月文人雅兴,好,好,好主意。” 梁焕奎说道:“这郭开贞端的是牙尖嘴利,在ri本便有辩才之名,大概这家客栈经理想放他一马吧。” 王茂如笑道:“不管放不放人,都离不开两个字。” “哪两个字?” “炒作。”王茂如笑道,“这件事不炒作起来,不让他发酵,怎能让悦笙连阁成为běi jing第一风月场所呢?这郭开贞倒是撞到枪口上了,也亏得他倒霉,还是幸运。”他有赞叹道:“这家风月场的老板还真是一个营销高手,这悦笙连阁在běi jing也仅此一家别无二号了吧?” “那是自然。”杨度道,说到这里杨度又说道:“秀帅在běi jing熟悉了,听说秀帅老家就是běi jing的?” 王茂如道:“不是,祖上乃安徽大明军北征军隶属燕王所部,后定居běi jing。” “大明朝两百七十年,秀帅的现任也算是融入běi jing了。”杨度笑道,“倒是秀帅的běi jing话说的不好,透着关外的味道。”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我就是关外进关的,踩着清国的路线进关。” 杨度感慨道:“秀帅一路走来,皙子也曾致力研究过,吞黑龙江,并吉林,抢辽宁,逼热河,收蒙古,这一路走来当真是步步惊心啊。” 王茂如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咱们还是看歌舞吧,再说下去,就成了我一个人的舞台了。今天我们只聊风月,不讲其他了。” “对,只聊风月。”杨度审时度势笑道。 不一会儿,进来一个歌女,弹着琵琶,唱的是江南小调。杨度等几个人听得如痴如醉,王茂如倒是一句没听懂,便坐在这里透过玻璃看着窗外,月亮圆亮月光洒满大地,渐渐地有些暗了下来,原来是下雪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好大的雪,一时之间大家都打开窗子去赏雪。今年běi jing冬天还真没下过几场雪,天气冷是冷了,可就是干冷,不下雪,偶然下了几场雪都是薄薄的一层,还在人们睡觉的时候。正赶上现在下雪,可却是好时候。 王茂如等人走到窗前,杨度建议说道:“不如我们每人为这雪景赋诗一首,如何?”几个人应声说好,杨度说道:“秀盛贤弟,你先来?”王茂如笑道:“你们这是看我出丑才罢休啊。”大家笑了起来,王茂如望着雪景,有所感触,朗声道:“天地牧野,银装素裹,换尽旧颜。忆立国惜来,流离失所,乾坤一气,事非不分。朱门酒肉,乞骸何处,乱世之民岂做人?流年改,叹命运多舛,余命惶惶。吾辈肩国鼎运,尽披肝沥胆不折腰。铭李广卫青,杀尽匈奴,杨公岳飞,逐尽蕃寇,李文忠公,一腔热血换屈尊。待他时,忠烈祠前祀,炎黄傲娇!” 一首《沁园chun》后,众人寂寞无声,原本准备好的风花雪月,在这杀气面前,通通拿不出手了,便是那朱启钤眼睛一亮,鼓掌道:“好好好,气势磅礴,气势磅礴。” 杨度道:“这词名曰……” “沁园chun,新颜。”王茂如说道,随后笑道:“涂鸦之作,涂鸦之作,让诸位见笑了,见笑了。” 朱启钤问道:“秀盛对李文忠公颇为推崇?” 王茂如道:“当年大清就像是一条巨大的舰船,但是这艘舰船破旧不堪,生满蛀虫,所有很多船员都坐在船上晒太阳做梦,梦到自己曾经多么风光无限。可李文忠公就像一个清醒的修船工,他张罗着船员,四处给大清那艘破船修补。可惜的是,那艘大船的龙骨都生了蛀虫,他啊,一辈子是被压力给累死的。他一辈子忠诚于大清吗?不,他忠于的不是大清,而是中国!李鸿章啊李鸿章,他为什么不推翻大清?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只有这个国家统一才能保证中国百姓不受苦啊。方面例子,便是民国前十年的乱战,民众受苦流离失所!最后李鸿章李文忠公呢,还让大清给坑了一把,让他去马关谈判签署《马关条约》。这人是好人,但是呢,好人不一定有好报啊。乱世人如狗,盛世狗如人,唉,喝酒,喝酒,该轮到你们作诗了。” 杨度几人哪里还做的了诗了,大家都是文人,没王茂如这种睥睨天下的气势,反倒不如让他最后一个做诗词了。当然,大家不做诗还有一个原因,你现在做得好,比过了王茂如,得,前途完了。做的不好,现场的文人作诗做不过一个军人,更是丢人。这时候大家骤然想起来,人家不单单是一个军阀一个将军,人家还是现代派诗人的鼻祖,现代音乐的奠基人,而且曾经是北大教授,正不缺这个。只好无奈地摇摇头,拍马屁道:“尚武将军的沁园chun气势恢宏,我等哪敢再拿出来,岂不是露出自己小家子气了吗?” 那歌女默念了一遍之后,叹了口气,用软绵的吴语说道:“词是好词,亦有味道。” “姑娘也懂?”王茂如笑道。 歌女笑了笑不语,反倒是抱起琵琶,调试了一下,“噌楞”一声,惊得大家看着她,和之前的靡靡之音不同,这一声铿锵有力,煞是摄人心魄,大家睁着眼睛望向歌女,那歌女忽然露出浅浅的微笑,望着王茂如说:“这位客官,听小女子演唱一遍这首词如何?” ps:ps:西门涂鸦之作,诸君轻喷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