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重组华兴飞机厂(中秋快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六十八章 重组华兴飞机厂(中秋快乐)

第六十八章重组华兴飞机厂(中秋快乐) ps:今天是中秋节,一个团圆的ri子,希望所有的朋友,书迷,书虫,和书呆子都合家欢乐。也给在外工作而不能回家的朋友们送去祝福,驻你们早ri找到意中人,组成自己的小家。 汽车渐渐走远,王茂如忽然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即将要丢了什么一样,很是难受。汽车前排坐着司机和副官任元星,一旁是忠心耿耿的白顺子。 他在车上闷闷不乐,任元星也不说话,白顺子更是不说话,司机还不知道去哪,便在离开六国饭店门口后不知去哪了。 他第一次有点怀疑自己了,是否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却忽略了周围人的感受。他问任元星道:“凡尘,问你一个问题。” “将军您说。” “你们之前反对袁大总统是因为他向五国银行善后大借款,如今还在恨他吗?”王茂如问。 任元星何等聪明,自然是知道王茂如话里意思,他是问自己这些军官对如今挂靠在袁世凯的北洋军中有何看法,这能有什么看法,“中国陆军本就是北洋军为主体,学生们闹事无非也是因为大总统向国外借款出卖国家利益。然而,这一出又是谁闹的呢?事后学生才仔细思考,善后借款的原因是因为民党部队太多,而且五花八门,不但是民党军队,还有一些土匪,强盗,投机者。只怪那时自己太过年轻了,未免将事情看得太简单,也未免太单纯了一些。”任元星停顿了一下,说道:“大总统是国家元首,却不是国家,学生们效力的是国家,不是大总统个人。若是说效忠个人,学生认为如今大家效忠的是将军你,若不是你,我们恐怕是四散不知所踪,有的可能都上山当土匪了,就像我,估计回到老家去做革命军了。但是那革命军,却也不会重用我,因为我是保定军校出身。”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王茂如问。 任元星道:“兄弟们跟着将军您这么些时ri,早就打上了您的烙印,就想欧阳先生一样,当不再您身边的时候,没有人重用他,若是兄弟们投了别人,谁会用一个朝三暮四的人。兄弟们跟了你,便是认定将军你将来会有一个前程。跟着将军,我们几个便是将所有身家都压在将军身上了,将军将来富贵,我们便跟着有个远大前程,将军若是……我们几个便跟着将军做个家翁。” 王茂如听后哈哈大笑,道:“行,行,行!我给你们一个前程!对了,说道欧阳鹏,我才想起来,我约好他们去东来顺,却是让总理的事儿给耽误了。” 任元星道:“属下已经安排妥当。” “嗯,带我去找他们。” 欧阳鹏等人见到王茂如的时候,都在老老实实地等着王茂如,王茂如佯装生气道:“大家何必等我呢,一起吃,一起吃。罗海泉,怎么也不张罗张罗?”罗海泉尴尬一笑,也不再说话了,看起来也情绪不高,由高位跌下来任谁也不会有多大情绪。王茂如和唐绍仪吃的西餐根本没吃饱,他那么大一个个子,身体健硕,一个牛扒根本不够吃,如今倒是好了,吃咱中国自己的美食,羊肉火锅。他放下架子,其他人自然也轻松了,倒是白顺子,依旧在王茂如身旁不远处,也不吃东西,只是静静地四处jing戒。 王茂如问欧阳鹏他们有何打算,几人说不如出国看看,在飞机方面倾注两年心血,便是造飞机也都造了十架,积攒了经验,西方国家应该对飞机制造人才需要吧。王茂如笑说,你们出去干嘛,这样,我准备重组华兴飞机公司,你们呢,便重新跟我干。罗海泉,你还当经理,欧阳鹏,你还当总工程师,你们还在这儿研究飞机,也不用出国,也不用离开家人。大家齐声叫好,王茂如又道:“我给你们个任务,你们接下来制造的飞机,要能载人,飞机至少还能载一人,制作双人飞机。还有,在飞机上尝试加装机枪,哈奇开斯机枪。”几个人大吃一惊,罗海泉问:“飞机上如何装机枪?这飞机岂不是成了兵器了?”王茂如正sè道:“我预感,飞机在未来会成为战争的主要工具,不但是兵器,而且是重要的兵器。我给你们制定任务,你们需要研究出两款飞机,一款是运载飞机,能够运载更多的人,不需要加装武器。另一款是双座的战斗机,至少能开枪shè击对方,或者能从飞机上向下扔炸弹。我不问你们有没有信心,而是命令,你们必须要研制成。可能你们需要人手,你们去挖人,去北洋军南苑飞行队挖人,尤其是挖飞机技师和工人,至于飞行员,咱们有都是,少年飞行班的孩子们将来就是飞行员。” 罗海泉道:“我还是认为让孩子去学飞机,太过冒险,万一损失,你我都于心不忍。” 王茂如道:“中国不怕死人,就怕惧死之人。” 大家知道少年飞行队是王茂如的私人卫队,这些孩子不知是不是受到洗脑教育,一个个都对王茂如忠心耿耿,便不再劝说。因为飞行队重组,大家忽然有了一个方向,兴致高了起来,相互交谈着如何设计这两款飞机,这些设计员自然是有话说,王茂如便一个人在那里吃吃喝喝,酒足饭饱后握着罗海泉与欧阳鹏两人的手,道:“以后,华兴飞机厂便交给你们了,咱们这次怎么也不掺合zhèng fu间的事儿了。” 两人表示赞同,这政治稍有不慎,便是赔个jing光,比那做生意害惨。 因为心情不好,王茂如当晚吃醉了,回到家也没有理会那对俏佳人,便是看了,今ri郁闷的心情也没多大xing子。次ri一早起来,头还在疼,却感到有人服侍自己一样,一睁眼,果真见到一个俏生生的少女正再给他敷热毛巾,王茂如分不清她们姐妹,便问:“你是姐姐还是妹妹?” “奴婢是玉蝉。” 原来是妹妹,王茂如想要挣扎着起来,却感到全身无力,回忆起来,昨ri似乎喝得不多,却因为心情奇差便醉了,古人说借酒消愁,却不想借酒消愁更容易醉人。 “爷你昨天喝多了,今天发了烧,你的手下刚刚给奴婢一些药,给爷吃了。”左玉婵明亮的眼睛似乎有种魔力一般,看着那双明眸,王茂如心情似乎好了起来,没了宝琪,不是还有这对姐妹?只不过他们此时还真不是自己的,心里苦笑了一下,坐起身,道:“几点了?”

下一篇   第六十九章 整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