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八章 做客大总统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八十八章 做客大总统家

果真如杨度所言,其实并没有到第二天,而是昨天晚上总统府便来了电话邀请王茂如府总统府一叙,只是王茂如陪着杨度等人去了悦笙连阁喝酒去了,回家才得知。这个电话是孙夫人宋女士打来的,颇为耐人寻味,有些事男人来做不得当,反倒是夫人交流很是恰当。宋夫人的邀请理由是去日本之后的规矩如何,尤其是日本还有很多中国朋友,如何对待等等,邀请王茂如一家去总统府吃个晚饭。只是今日算了,便邀请明日吧。 王茂如听了之后,很是遗憾明天晚上看不到郭开贞与悦笙连阁请来的文人文斗了,颇为遗憾啊。民党的人还真是有趣和鲁莽,明明约定好的规定,自己没去犯那底线,他们反倒得寸进尺了,在出国之前要是不把他们弄服帖了,指不定还以为自己多好欺负呢。 民党的人比起北洋军阀来,在政治上更加有锐气,但是有时候缺经验。当然,继承了整个北洋系的王茂如的人,既不缺少锐气,又不缺少经验,同时在自己的地盘上,这民党凭什么跟自己斗?凭借着几个想法,几个年头,几句口号?但是有一件事让王茂如隐隐约约担忧起来,他觉得有一只手在国防军内部慢慢蚕食着他的实力,更让他压抑的是这只手他看不见摸不着,更不知道幕后的主事人,这让他倍感压力。尽管他此时在国防军中如臂指使,可是总有一种警觉。这似乎是他与生俱来的一种生存危机本领一般。 也许是自己多疑了吧,王茂如心中暗暗叹息。 他晚上的时候去乌兰图雅的房间坐了一会儿,挺着肚子乌兰图雅说师傅的身体不行了。你改日去看看,王茂如惊于怎么纳兰师傅身子骨不是一向强壮吗?为何现在不行了?乌兰图雅说师傅说自己是贫贱命,受不得富贵,一富贵就一身的病。乌兰图雅又说起自己的预产期,却是明年二月底,刚刚过完年不久,将来可受罪了。 王茂如笑道:“我把整个房子都加热。以后便好了,暖烘烘的。”乌兰图雅笑了起来,两人便约好几天之后去看看纳兰师傅。 次日王茂如处理了一天公务。主要是就此次出访日本的准备以及人员结构,还有到日本之后的一系列活动进行预备工作,另外与国防次长萨镇冰就国家未来聊了很久,达成了关于国家军队对中国稳定的重要一致性。对于推荐老将萨镇冰做国防次长。王茂如也是出于安抚北洋旧军官的目的。而且并以以此作为惯例,自己一家独大对于别人而言就是一种压力,旧军官们需要一个呼吸的空间。萨镇冰尽管是一个色目人,可他早就被汉化,认同汉族大一统思想。而萨镇冰对中国做出的贡献,比起某些纯种汉族人来说要多得多,他在历史上不管是哪个党派执政,都说不出他的坏来。萨镇冰性格正直果敢。重视民生发展,同时他还注重慈善事业。在民间享有“活菩萨”之称。而另一位海军重臣,也是北洋老将刘冠雄,王茂如却没有让他来做国防次长,便是因为刘冠雄一来资历不如萨镇冰,二来他在北洋旧势力中根基太深,不好控制。 晚间受大总统的邀请,王茂如带着四夫人智雅等人来到总统府,参加了大总统孙立文的家宴,其实家宴的人也不多,孙立文,孙夫人宋女士,大公子孙可,大公子的夫人陈女士,孙立文的两个孙子国平和国强,王茂如携带的是四夫人智雅,长子宗鼎,次女采薇,三字宗孚这三个孩子。 席间大家谈笑风生,并且对智雅作为电影编剧写出那么多电影剧本表示了极大兴趣,而这次去日本,智雅还将携带很多中国拍摄的电影前往日本,进行文化甲流。孙立文赞叹道:“贵夫人实乃为中日亲善,做出巨大贡献啊。”王茂如点头笑而不语,智雅是一个接受并理解中华文化的人,但是并不是所有日本人都像智雅一样啊。 吃过晚饭佣人撤去,王茂如让智雅陪着宋夫人和大公子等人聊天,他与孙立文进了书房,两人单独密谈起来。孙立文长叹一声,道:“国难未平,何苦国人争斗?” 王茂如笑道:“总统严重了,如今国泰民安,政府官员一心为国为民,何来争斗一词?” 孙立文道:“秀盛便不要瞒我了,你我心知肚明。” 王茂如便又笑道:“大总统可是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犯人。” “此乃三国曹操所言。”孙立文道,“只是曹操说的倒是前半句话,后半句话却不是他说的。” “对,曹操说的前一半。”王茂如笑道,“但是后一半却是我说的,人说性格决定命运,我自认为我的性格不够大气,做不了再高的官,为什么呢?因为我的心胸不够宽广,虽不斤斤计较但睚眦必报,秀盛也常常三省吾身,也早早地得知论起心胸宽广远远不及大总统也。” 王茂如的一番言语,倒是让孙立文摇头苦笑起来,说道:“秀盛,政府行政以和为贵啊。” “以和为贵是不假。”王茂如忽然冷道,“可是有人背地里捅刀子,这件事我不能不管。大总统,我今年三十五岁了,也许是心性不够,也许是军人对危险的一种判断。当我预判到危险即将来临的时候,我一定会首先动手。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当然,这是对敌人而言。我对朋友绝对够意思,我和你是朋友,我们是忘年交,这是不假,可是大总统却不拿我当做朋友啊。就拿赴日一事而言,您应该知道,如今国防军稳定的核心便是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的手下骄兵悍将绝不会争权,但是若是我不再了,我不敢保证中国重新变为军阀混战。日本人一直以来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就是因为我阻碍了他们入侵中国。”他随后平缓了一下语气,说道:“言谈之间多有冒犯,请大总统原谅。大总统日理万机,国事民事天下事事事操心,难免身边出现挑拨你我关系的奸佞小人。但大总统应警醒啊,北洋文官体系并非弱势,而是我在压制,若我不压制他们,他们早早便将民党排挤出政府之外了。所以我相信,有人想要对付我,这人应该出自北洋体系,而不是民党。言尽于此,大总统,属下告辞了。” 孙立文苦笑道:“秀盛何必如此动怒,此事以来,我也几经三思,然而政府初建,许多事情需要磨合待定,并非一蹴而就。原本南北两大官场强行合并到一起,政治摩擦在所难免,如果呢因此不容,可并非妙事。” 王茂如点头,说道:“大总统所言甚是。” 孙立文又道:“政府派遣你去日本其实是有所考虑的,首先,中日之间现阶段不能交战,若是交战中国必败无疑……” “此言差矣。”王茂如打断他的话说道:“日本刚刚在澳大利亚跟英国佬打了一架,现在也满身是伤,他们更不敢打。” 孙立文又道:“我知道,我们只看看中国,满目苍夷之下,工业基础薄弱,若发生战争,则将会一败涂地。因此,与日关系修好,变成了重中之重。因此派遣你去日本目的之一,便是表明中国方面此时无意于日本交火,由国防军代表政府,也表示了诚意。其次,秀盛你在日本民间威望甚高……”、 王茂如一举手,纳闷道:“等等,立文公何出此言?” 孙立文笑道:“秀盛不知?” “不知。” 孙立文拿出三本书,第一本书名为《極東悪魔》,第二本为《秀盛王毛沢東の野望として》,第三本为《危険な武術天才将軍》。他笑着说:“日本已经有人成立了研究你的学会,专门研究你的一生和你的决定对世界的影响,以及你的思想和为人处世。” 王茂如摇头道:“我的一生才渡过三分之一,三十五岁不是我的一生啊,有点儿意思。”他翻看着这三本书,发现这小日本做事还是很认真的,特地去欧洲查访了自己的历史,但是没有查访到,因此他们判断自己是中国古代某一个隐世不出的豪门后代。在日本人的眼中,似乎只有豪门才能培育出战略眼光如此之长远的人才,并且还在一一猜测,到底是中国古代哪一个豪门世族之后代。 他笑了起来,丫的,自己祖上八倍贫农,用毛老人家的话来说,自己祖上绝对根正苗红,还豪门世族,这日本人的思维就是有意思。随后他放下书本,说道:“日本人为什么要研究我,自然是为了对付我,难得他们做事如此认真执着。”他忽然气呼呼地叫道:“操他小日本大爷的,写我的传记,怎么没有给我版权费!小日本真王八犊子!” 孙立文目瞪口呆地看他居然因为版权费的问题对日本破口大骂,心里不知何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