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章 裕仁遇刺变瘸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章 裕仁遇刺变瘸子

其实如果放开言论自由,那些报纸和新闻一定会挑中条约中不利于中国的一面穷追猛打,因为报纸的生存基础就是新闻,就是噱头,恰如后世一些网站上,似乎全中国不是灾难就是一样,而实际生活中,这些都是新闻而已。什么是新闻,能够引起别人猎奇心理的消息,才是新闻。 王茂如对言论的控制,尽管从某个角度来说是对自由的一种驳逆,然而对国家的进步却起到了重要的意义,更加有利于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伤口的愈合。只是如果是一个反人类的掌权者控制了言论,那么这将是一场灾难。王茂如在控制言论的时候也想过,如今国家并没有强大,暂时不宜开放,将来国力强大,自然言论将会自由。 经济能力和国家的强大,决定了国家的生存方式,多灾多难的弱国想要学习人家的民主,那只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成为世界笑话。(例如民主印度村) 然而对于中国的邻居大日本帝国而言,这一部《九国公约》的签订,实在是对日本的一个极大的侮辱,军方原本对原敬政府的不满骤然爆发出来,他们对代表日本签署《九国公约》的原敬政府恨之入骨,尤其是原敬。 在王茂如准备赴日参加裕仁皇太子担任摄政王大典之际,日本政坛突然发生地震,原来是日本首相原敬遇刺身亡了。 原敬的遇刺原因很多,直接的原因就是日本军人势力的抬头。他们不满代表民主的党政政府存在,并且希望恢复军人统治,尤其是皇权的统治。而原敬则一直致力于在日本实现真正的君主立宪制。军部则希望实现的是军国主义制度,皇族则希望实现的是皇权主义制度,日本政治其实是三方博弈的现状。 然而事实证明,皇权主义注定在日本只能当做精神支柱却不能当做主要政体,其原因就是日本长期以来一直是军国主义(幕府将军制度),军人权利超过皇权。反倒是中国,历朝历代强调皇权至上。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中央集权的皇权主义制度。于是裕仁皇太子很明智地选择了一种增加皇权的方式,那便是扶持军队中年轻人,让军队中的年轻人影响政坛。利用年轻人的那种渴望功名的决心进一步掌控权力。 实际上近些年,尤其是近四年来日本的大正天皇一直以来精神都有问题,原敬内阁四年内为这个国家做了很多努力,可以说。原敬准备实现君主立宪制的民主。逐渐展开。但是裕仁皇太子担任摄政王了,他不满于皇族只是做精神领袖,他希望能够真正的成为摄政的王者,于是,皇族希望原敬死。 而原敬政府签署了《九国公约》让日本丧失了占领中国山东和东北的绝好机会,更是得罪了日本激进党派以及军方。原本支持原敬的长老山县有朋因为干涉皇太子选妃,引发国内舆论的不满,被斥为国贼。山县有朋因此一怒之下出家为僧(日本僧人只住在寺里,其他行为和常人无异。也无需梯度,有些类似于当今的官员退休疗养)。 山县有朋的出家,让原敬在面对军方的时候没有了缓冲的余地,而且他的政府签署《九国公约》得罪了陆军部,而即将开始的《华盛顿条约》则是直接要剪除日本海军,日本海军的军官为了防止原敬肆无忌惮地“卖国”,也在对待原敬这件事上罕见地与陆军部达成了一致。 十二月六日,当日本首相火车站被火车站的铁路员一刀刺死在站台上,此举震动了整个日本的政坛和国家,这甚至是对日本宪法的挑衅。顿时,在舆论和报纸的双重压力下,尤其是有人猜测军方为了争权而暗杀了首相,更加对军方的做法不满,甚至引起了国民的抗议。在国内还有工人武装斗争的时候,原敬的死,犹如一把烈火一般燃烧了整个日本。 让裕仁皇太子没有想到的是,在日本仙台发生了工人起义,日本工人党在仙台、青叶,东根,天童,村山等北方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起义运动。初始时候余人还以为他们是对原敬遇刺的不满,因而暗中推动内阁压制军方,阻止了军政府的提前上位。信任首相经过慎重考虑,由日本内阁藏相(财政总长)高桥是清担任。 高桥是清是一个文人,也是党人,由他出任一举洗清了军部关于军人干涉政治的谣言,日本军方元老们以及皇族刚刚沾沾自喜,以为工人运动会停止下来,岂料到日本北部的工人武装斗争越演愈烈,甚至占领了仙台的军工厂,这才让日本军方警觉起来。而让日本政府无法忍受的是,日本工人党武装在攻占仙台之后向全世界宣布,日本要成为第二个苏俄,即日本成立苏维埃日本共和国,组建日本苏维埃红军,建立真正的属于人民的政府。 这啊日本政府傻眼了,原来工人党并不是单单地想争取利益,而是想改朝换代啊。 于是很自然地裕仁皇太子立即向首相高桥是清要求调集所有警察镇压,同时他下令日本的陆军和海军立即向日本北方调集,一定要肃清日本的布尔什维克分子。 就在此时,日本相对比较发达的南方也爆发了冲突,日本造船厂的工人因为薪水问题闹起了罢工和游行,而警察害怕他们也暴动,于是有人意外地开了一枪,此举引发了游行工人的愤怒,双方发生冲突,在冲突中,二十多名警察被杀身亡,四十多名工人被警察打死。而在次日,日本各地均爆发了示威活动,抗议政府对外软弱,对内残暴,要求政府下台。 而此时如果大正天皇精神正常的话,只要他一出现,日本国民长久以来养成的尊皇思想一定会安抚下来,偏偏大正天皇精神不正常了,要是让他站在皇宫前,估计大正天皇会脱裤子对国民放屁。于是为了安抚国民,裕仁皇太子决定在京都广场上演讲安抚国民。然而他这一举动,却招来了韩国独立运动的自杀式袭击,一个叫做权宗贺的韩国人将手枪绑在了裤裆中混进了会场,然后冲着讲话的裕仁皇太子大喊道:“为了三一运动死亡的数十万同胞!大韩民国万岁!” 然后权宗贺瞄着裕仁皇太子的脑袋便连开六枪。 当时权宗贺距离裕仁皇太子六十多米,手枪在这个距离上根本没有杀伤力,但有一发子弹却很准确地击中了裕仁的右腿上,还击中了裕仁的几个近卫士兵,随后权宗贺被在场的日本人乱刀分尸。裕仁皇太子受伤外加受惊过度不得不被送到医院,京都的演讲也不得不中断了,没有日本人在此死亡,权宗贺的子弹还不如打在身边能够杀死几个日本人。六十米的距离,也只是让裕仁以及卫兵们受了点皮肉伤。然而事后裕仁却感到非常不适,医生仔细检查,得知这子弹在使用之前曾经用粪水浸泡过,有细菌进入裕仁皇太子的身体内。医生建议来切除中弹部位的肌肉,不能耽误。 对日本来说,索性的是子弹击中部位不深,很快一声做好了这个手术,只是裕仁的摄政王大典上,却不得不拄拐了,同时就算是伤好了,如果慢慢走路没有影响,可走得快了便一跛一跛了。对此裕仁大发雷霆,日本是一个极其重视脸面的国家,让一个瘸子担任日本天皇继承者,有辱国体啊。日本内阁元老山县有朋当初就因为裕仁的未婚妻家族有色盲史而反对裕仁与久迩良子结婚,唯恐将来皇族有残疾出现。现在好了,皇太子成了瘸子了,这下大臣们坐不住了,尤其是山县有朋这种老人,更是坐不住,而年轻的军官们,尤其是激进派军官们则开始有意支持裕仁的弟弟雍仁皇子,而皇道派的部分军官则与雍仁关系突然密切了起来。 这一切的一切让裕仁很不安,也促使了他向日本军方的另一派系统制派靠拢,尽管统制派的政治理念是军权大于皇权,军部权力应放在皇权之上,可是皇道派向雍仁靠拢让他认为,皇位的继承要远远重视于谁来主导这个国家。(这个观点很有意思吧,慈禧宁与外贼不与家奴,裕仁宁舍皇权不舍皇位,其实这两人所做的是一模一样的事情。喜欢研究历史的同学不妨仔细研究一下日本陆军派系与皇权争夺。) 此时国防部作战会议室内王茂如正与蒋方震等人讨论明年对俄用兵一事,为了对俄用兵,今年军饷不得不用国防军占领的无主之地的土地券代替人民币,最终筹集到了一千四百万的军事物资,只等着来年开春运抵西域或者远东。其他的参谋和幕僚也集结一堂,在沙盘上做出各种推测,中俄之间如果处理,俄国将会发生什么,这是对世界局势的一种推敲,不能不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