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一章 对俄策略分歧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一章 对俄策略分歧

国防军有两个对俄用兵策略,一是巩固外东北,以外西北做战略缓冲区,另一种则是将西域打造中国最坚硬的战区,给中国留出巨大的生存空间。 蒋方震支持第一种策略,他的想法是守住了远东,才守住了国家尊严,西域的运输对中队而言实在是极为苛刻。但是他认为外东北(即远东)是近五十年才失去,而对于外西北(西域)而言,中国已经失去了近百年,因此在国民心中外东北乃中国之失土,而外西北则不是。 而王茂如则支持第第二种策略,他认为对俄用兵,关键在与西域,守住了西域,就相当于守住了国门。王茂如笑道:“无论如何做出决定,我们总要给子孙后代留下领土越多越好,中国要扩张,要四面八方扩张,北至北冰洋,冬至太平洋,西至乌拉尔山,南至爪哇海,这才是中华大帝国嘛。” 王茂如的想法太过骇人听闻,蒋方震先是目瞪口呆,北至北冰洋,冬至太平洋,西至乌拉尔山,南至爪哇海,这岂止是天方夜谭,这就是上古神话嘛,他后摇头苦笑道:“秀盛,你啊你,你野心比成吉思汗还大。好了,说正经的,我认为对俄用兵的主力应该在远东,在外东北,哪里有出海口,有海参崴海港,有了海港东北经济一定能迅猛发展起来,维持外东北的统治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务实的国防政策。” 王茂如反驳道:“占领西域,威胁俄国西伯利亚大铁路。如果无法分兵远东,即保证了外东北的安全,又占领了西域。一举两得。” 蒋方震道:“西域道路何其远也,我军运输极其困难啊,后勤怎么保障?没有后勤,士兵的枪就是烧火棍!大唐如何失去西域的统治权的,就是因为没有了补给。” “大唐没有补给是因为国家历经安史之乱,毁于内乱。”王茂如道。 “秀盛焉知我军与俄军在西域作战之时没有敌人从东面入侵,你忘记日本的狼子野心了吗?”蒋方震坚持否决。并主张重东方而战略性的放弃遥远的西域,当然,他的理由非常充分。运输不利,交通落运输能力极差,难以保证后勤补给。而王茂如则认为只要占领了西域,就可以威胁俄国心脏。让俄国投鼠忌器。无法排遣重兵收复远东。他是从国家战略角度,蒋方震则是从军事角度考虑。 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杨度拿着这日本天皇遇刺报纸成瘸子的报纸来了,于是两人停止讨论齐齐地看着报纸。 读罢消息,王茂如乐得前仰后合,他一面拍沙发一面叫道:“好,好,好。这日本我是去定了,我倒要看看裕仁皇太子的衰样。这熊孩子。咋这么倒霉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了,一定要表示谴责,表示同情,诶呀我去,我真同情他。这叫做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人在昨天在看。” 蒋方震摇头笑道:“你啊你,倒像个小孩子似的,那里还是国防总长。” 王茂如道:“此时此刻,我是一个看热闹的中国人。” 蒋方震又道:“其实裕仁遇刺对我国反而不好。” “何出此言?” “裕仁代表着日本的皇权,而日本的皇权不可触犯的,历史以来日本类似于我们的周天子时期,各诸侯国同时供奉着天子,尊重天子,但是各诸侯也就是历史上的各个幕府都有自己的小朝廷。日本天皇存在千年,这样长寿的家族,纵然做了千年的傀儡,但在日本民众的心中,仍然是有非常举足轻重的地位的。在日本党政做执政官的情况下,日本皇家的尊严受到危害,这就不免让民众认为政党给不了他们安全感,间接促使日本民众再次回到渴望军人统治的年代中。”蒋方震分析说道,“而原敬的遇刺,也从侧面显示了日本国内一部分激进分子希望军政府执政的意愿。假如军政府上台之后,他们的激进思想一定会向四周扩张。日本在太平洋已经占领了诸多地盘,现在他们需要的是一块大陆,我们也就危险了。”他叹了口气,道:“如果日本丧心病狂地进攻中国,对于我国而言,空难抵挡啊。” 王茂如挥挥手道:“我们把战火燃烧到日本去,不要让战火烧到中国来。” “何其难也,何其难也。”蒋方震道。 王茂如道:“事在人为,事在人为嘛。”又看着静静喝茶水的杨度,忽然问道:“皙子兄,对了,昨日悦笙连阁文斗谁赢了?”蒋方震略带奇怪,王茂如便与他说明了一番,蒋方震道:“这个郭开贞在四川很有名气,有巴蜀文将之称,据传闻若不是慈禧取缔科举,郭开贞将极有可能成为四川第二位清国文状元。”王茂如笑道:“这小子竟然这样有名,真想不到啊。” 杨度放下茶杯,道:“你昨日是没有见到文斗场景,郭开贞连赢三场,杀得悦笙连阁无还手之力,最后不得不把天字号第一雅间改称鼎堂间,鼎堂是他的字。这第一局是对对子,第二局做诗赋,第三局是八股作文。悦笙连阁师爷认为郭开贞留学日本归来,定然对古文已经生僻,岂料到这小子张口即来,悦笙连阁找了五个前朝秀才,还没轮到后两个出场呢,就输了。” 王茂如大笑道:“这倒是有意思。” 蒋方震微微一笑,道:“这人才华横溢,就是品性不佳,老家四川又妻儿不说,在日本寻花问柳花光了钱,靠替民党写文章赚钱,又结交了一个日本女友,靠人家救济度日。结果他回国之后,便把日本的女友抛弃了,在上海又勾搭了几个女学生。所以这人呢,才华横溢品性不佳,不过也算得上是风流才子吧。只是未免风流过了头,喜新厌旧之人。” 杨度笑道:“百里兄对郭开贞倒是很有研究啊。” 蒋方震苦笑道:“被郭开贞抛弃的日本女人和我夫人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日本女孩来中国找他的时候,曾求助我夫人。不过我夫人为了避嫌,没有和日本方面的人有关系,只是听到了她的遭遇很是气愤,与我讲了。” 吃午饭之前密电司李文彬求见,说总统府接到了日本国内传来的道歉函,裕仁担任摄政王大典向后推迟两个月,改到明年2月份,原因是裕仁受伤。原来经过日本皇室研究,认为裕仁杵着拐棍登典有损日本国威和形象,于是向后推迟两个月。而因为韩国爱国青年的刺杀,导致大量朝鲜人在日本遭受报复,一些中国人也殃及池鱼。李文彬说中国人在日本一直以来都最受歧视,我国侨民死亡人数不详但这次至少数百人被打。 “总统方面怎么说?”王茂如问。 “没什么表示,总统府秘书说这是日本内政,我们不便干预。”李文彬道。 王茂如冷笑道:“操,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蒋方震连忙说道:“秀盛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揭露一下事实真相。”王茂如道,“让国人看看日本人如何看不起中国人的。李文彬,联系一下文化总长李子文,我下午要见他。” 中午休息的时候,有记者希望采访王茂如,并且拿的是特别通行证,冯尹彬赶紧报告说是费婉婷费大记者,王茂如笑说自己在吃午饭,让她也一道吃午饭吧。费婉婷倒是毫不客气,眉宇之间英姿飒爽,坐下来擦了擦筷子便和王茂如一道吃了起来,王茂如笑说:“你就不担心我下毒?” 费婉婷抬头笑道:“为什么要毒我?” 王茂如道:“你这小姑娘总是打扰我,就凭这一点我就不能放过你。” 费婉婷咯咯地笑道:“好吧,那你等我吃完最后一口饭,再下毒不迟,我都两天没有正经吃东西了。”王茂如奇道你怎么没吃东西,费婉婷说起这两天的经历来。原来直隶滦州煤矿发生罢工,原来是滦州煤矿是清政府花费伍佰万两银子主持开办的国家煤矿,可是民国初年,皖系为了向日本人借款,以滦州煤矿作抵押借了三百万日元。后来国防军入关之前,滦州煤矿的督办提前与日本人做好了交割手续,以至于滦州煤矿有一半成了日本的企业,另一半则掌控在国防军手中。 发生罢工的便是掌控在日本人手中的矿区,日本人压榨中国工人,并且在发放薪水工资的时候层层克扣。当然,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如果没有中国矿区工人待遇的提升,他们也不会闹起事来。滦州煤矿的中国矿区工资提升了三分之一,井下矿工由实四块银元增加到实五块五银元,且每周固定休息一天半,即周六下午和周日全天。同时,滦州煤矿将建立滦州煤矿三所煤矿初小,两所煤矿高小,一所煤矿中学,一所煤矿中专,全部对煤矿工人子女实行免费就读,甚至校服都是免费发放。 这一举动极大地刺激了滦州煤矿日本矿区的工人,工人们纷纷举行罢工活动,抗议日本人对中国工人的压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