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五章 秀盛救美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五章 秀盛救美

对于神是否存在王茂如也不能说清楚,例如自己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个时代,倒是科学还是神话致使自己来到这里呢?从前他听过,其实世界是多个层面的,也许这个世界和另一个自己生活的世界就是平行的层面。那么是谁来控制这个世界呢?人类搞不清楚,于是产生了神,这个用来解释一切人类解决不了的问题。 中国古代知识非常丰富璀璨,周易、衍算、机关、天文等等,对于算卦王茂如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一方面算卦多是一种心理学和社会学的联系,二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和人生观的探讨。纳兰师傅临终之前的衍算,王茂如的确将信将疑,一方面他相信未来或许可以推测,另一方面他不相信这种神乎其神,甚至可以计算出未出生的孩子的未来。 但是可能是乌兰图雅伤心得有些动了胎气,连忙被送回了家中静养,王茂如趁机也向总统请假说妻子生病希望休息几天照顾妻子,大总统孙立文随后准许了王茂如,着让他休息三天。 王茂如因为乌兰图雅的伤心和纳兰师傅的预言导致自己心情很是不好,便说出去走一走,近卫中队长乌热松赶紧着手让人保护起他来。 王茂如感到压抑是因为这天命,难道真的由天命不成?纳兰师傅的话,给了他极大的刺激,自己是在对抗命运,还是被命运安排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位置呢?人的位置越高,偏生越是迷信这命运鬼神之类。王茂如一直以来都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但来到这个时候,是自己主宰。还是自己被主宰? 他叹了口气,让司机和李子奇看路,而他坐在车里。司机问秀帅去哪,王茂如想了想说去南城,看看老北京的雪景,放松放松一下心情。今年的北京冬季忽冷忽热,昨晚下了一场大雪。今天气温又变得暖和了,王茂如便想去看看老北京的雪景了。 如今王茂如的副官长冯尹彬去了甘南县,在他左边的是密电司李文彬。那李文彬是个一向沉稳缄默的人,不言不语的,倒是坐在前面的近卫队小队长李子奇回头说:“秀帅,三日前北京冬日打雷。你说奇怪不奇怪。烧了皇宫一角,人说连老天爷都在驱赶皇帝一家搬离皇宫。” “呵呵,是么。”王茂如淡淡地笑了笑,兴致不高没有说什么,大家看出来王茂如心情很差,便不再多言。 自从王茂如在日本领事馆前遇刺之后,原本北京宵禁已经逐渐取缔了,可是如今重新拾了起来。只是冬天太冷,士兵们每一班之需要执勤两个小时便可。这北方的天黑的早。走着走着便昏暗了,王茂如忽然想起来以前曾经去吃的那家羊肉馆来,叫做东来顺,便让司机去那里。 不过当走到一个叉路口的时候,李子奇忽然说道:“秀帅,前面有人争执。”司机和另一个近卫鲍喜春立即掏出手枪,李子奇忙道:“等等,那个人我认识。” “你认识?” 李子奇道:“那个女孩是……宗鼎少爷的老师,那个男的应该是外四警察所的警察,外四警察所把那个女人的舅舅抓了起来,估计是想逼她献出色来。” 王茂如瞪起了眼睛,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我记得她了,是个蛮不错的小女孩,怎么有这样恶劣的警察?”李子奇便原原本本地讲自己打探的消息说了起来,王茂如道:“贪官污吏,如恶疾一般腐蚀国家,可惜重疾需慢医,万事不可急。李子奇,你去解一下围。” “好咧。”李子奇下了车,便径直走了过去,插在两人之间说道:“请问你是温老师吗?” 那小警员正在劝温小婉,说道:“时间早就已经到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再也不能托了。上次你让我去求中队长,好嘛,我帮你又求了两天,这前前后后可是五天了,能帮你的我都仁至义尽帮你了。温小姐,你别让我太难做了吧?你想一想,你跟了我们中队长,那就是所长夫人,我巴结着您还来不及呢,所以我也不敢太跟您较劲。这万一以后您做了夫人,我见了您不是不好说了吗?可是你再想想我们中队长压着我,我也不好办呢,实话跟你说,今天我要是办不成,周边埋伏着其他弟兄,我主张是请您的,万事您心甘情愿。可那几个小子不是这么想的,他们急着抢功劳,指不定就直接把你捆了去了,怎么着你自己看着办?对了,您筹到多少钱了?” 温小婉心如止水,她知道事情到了这般田地,自己无力挽回,只好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这个人,还算不错,罢了,罢了吧。” 小警员微微一笑,道:“得了,您现在跟我走,还是先回家说一声啊?” “我……” “请问你是温老师吗?”一个声音问道。 温小婉和小警员同时抬头,见到李子奇站在浅薄的雪地上,小警员问道:“你谁啊你?” “我的表弟是温老师班级的家长。”李子奇道。 “小个子哪儿人呢?”小警察说道,“听你口音不是北京人,哪儿来的啊?” 李子奇听他语气不善,也怒从火中烧,冷冷地说道:“你管我哪儿来的,你谁啊你。” “嘿,你大爷的。”小警员怒道。 “你大爷!”李子奇语调上升道。 小警员冷笑道:“哟,今儿神了嘿,遇到一个不怕死的嘿,信不信小爷我收拾你爹都认不出来你?” 温小婉忙道:“这位……学生家长,我是温老师,你有什么事儿吗?”她知道小警员在周围埋伏了很多人,想着帮他开脱,不过李子奇在南洋的时候就不是怕事儿的主,在秀帅跟前久了,更是不怕事儿,道:“温老师,你的事儿后说,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解决我。” 温小婉连忙拦在两人中间,对李子奇说:“你找到到底什么事儿,要是没事儿的话就走,走!” 李子奇道:“我今天来是因为我家老爷……我表叔听说您有麻烦,就想问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温小婉自然知道,其实她的麻烦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那警察所长,小警员嘴上的中队长看重了她而已,给他们多少钱都无济于事。他们要三千,要是真拿出三千银元,恐怕他们又会要五千,难填的不是这金钱,而是人心的。温小婉看着这个矮个子年轻人,说道:“不用了,我的麻烦我自己会解决,请回吧。” 李子奇吃了瘪,啧啧两声,无奈地走回到汽车旁,王茂如却下了车,笑道:“你这笨蛋,连这点儿小事儿都做不好了。” “秀帅,那女的不让我帮,怎么办?”李子奇道。 王茂如说道:“她不让你帮忙,是怕你遇到麻烦,你看看那个街角——”李子奇打眼望去,便看到几个穿着便衣的男人蹲坐在一边,凌厉地看了看他们,“这几个打手埋伏在一旁,温老师是怕你帮不上忙还吃亏。” “原来如此,刚才没看到。”李子奇道。 王茂如吩咐说道:“你带几个人去解决一下那些狗腿子,喜子跟我过去。” “好咧。”鲍喜春赶紧跟在王茂如身后,双手插在裤袋中,里面两支手枪准备好了。李子奇也从后面的卫队中叫了几个穿便衣的走了过去,准备一举收拾狗腿子们。 王茂如走了过去,他今天他没有穿军装,只是随意戴着一个棉礼帽,穿着厚厚的黑色长袍马褂,看起来好像是江湖人士一般,他抱着拳说道:“温老师,您好,小儿小女给你添麻烦了。” “诶呀我去,打了狗狗主子来了。”小警员连忙拦在温小婉前面,他刚要说话,忽然之间王茂如身后的喜子冷不丁一脚踹了过去,正中这小警员裤裆上。那小警员“妈呀”一声惨叫跪在地上,然后捂着裆部嘶喊起来。 鲍喜春的爹娘早年可是干镖行的,这小崽子从小跟父母学外家拳,单个打起来还真没几个能打得过他,十六岁的少年本来出拳就没轻没重,在王茂如身边更是跟其他人学了几招,当下便表现出来。不过说实话这一脚其实鲍喜春脚下留情了,否则就不是踹过去,而是大力撩起一脚——那小警员的两个蛋非得成蛋黄不可。小警员跪在地上痛苦嚎叫,王茂如从他身上迈了过去,看也不看毫不在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温老师,给你添麻烦了。” 温小婉捂着嘴巴惊讶不已,她甚至还对整个过程有些茫然,这事情的进展怎么就瞬息万变到这样的地步了呢? 王茂如再一次说道:“抱歉,给温老师带麻烦了。” 温小婉这才回过神来,说:“你们……你们赶紧走吧。” 地上躺着的那抱着卵子的小警员哭丧嚎叫道:“走,走的了吗?兄弟们,都给我出来,都给我出来……都给我……出……干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