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六章 中国无战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六章 中国无战事

那些埋伏起来的人还都真的出来了,不过一个个被拖出来的,而且鼻青脸肿,嘴里还塞着东西说不出话来。近卫果真不愧是国防军精锐选拔出来的战士,下手稳准狠,且干净利落。这边几句对话,那边已经完事儿了,还杳无声息的。 王茂如道:“温老师,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帮你解决。” “你是……你到底是什么人?”温小婉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娇滴滴地问道。这个江南女子身上有一种特别的秀气,这种秀气与王茂如接触的北方女孩和西方女孩全然不同,我见犹怜,让男人从心底里生出一种保护欲。 王茂如被温小婉的那种秀气骤然击打了一下,愣住了,不过他很快恢复了神智,怪不得警察所长也动了心,这女孩是那种越耐看的类型。他淡淡地笑道:“我是学生家长,不希望我的孩子换班主任罢了,要说以权谋私,那边是以后好好收拾收拾三个小崽子。他们三个在家受宠溺惯了,应该吃些苦头。” “谢谢你。” 王茂如道:“放心吧,今天晚上你舅舅就能送回来。”说完也不等温小婉道谢,便转身走了,喜子鲍喜春跟在他的身后。那温小婉呆呆地看着高大走远的背影,非常吃惊于这人身上的气势。她忽然回忆了起来,这人是谁了,那日开学的时候的温文尔雅的教书先生,可是今天他身上却没了那股儒雅之气。反倒是一身的杀戮和霸气。他讲话的时候,似乎不容置疑,他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是命令。这让她有种压迫感。 这人是谁啊?能时而展现出这么许多中气质,着实不凡,温小婉想道。 晚上,舅妈,温小婉,晁靖安三人吃了窝头咸菜,坐在油灯前苦苦地等待着。温小婉什么也没说,舅妈和晁靖安深陷悲痛之中,只能长吁短叹。晁靖安忽然一拍桌子。怒道:“我长大了一定要当大官,一定要打大官,我要当官,我要当廉政公署的检察官。我要杀尽天下贪官!” 舅妈苦道:“天下贪官。你杀得完吗?唉,傻孩子,坐下吧,别说傻话了。” 这时候听到有急促的敲门声,三个人受惊站了起来,晁靖安立即抄起了两把菜刀,说道:“谁,谁?”舅妈也拎着扁担。还是温小婉说道:“现在宵禁了,应该是没有贼人敢这么大胆吧?”三个人团在一起走了过去。舅妈问道:“谁啊?” “桂枝,是我,宗南。”门外的人喊道。 “是爹。”晁靖安心欢喜地打开门闩,晁宗南见到儿子的脸,露出疲倦的笑容,然后赶紧走了进来。温小婉打眼见到外面两个穿军装的士兵立即走了,心中有了一些合算,舅妈眼圈红着泪珠儿挂在眼角,她赶紧擦了擦,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你这是……怎么脱身的?” “我被放了。”晁宗南见到妻子也不胜唏嘘,她心有余悸地说道,“老天怜见,我这一身终于清白了,终于清白了。”他苦笑不已,晁靖安有些不知所错地站在父亲身边,给父亲摘去身上的稻草皮子。 舅妈想到了什么,忽然道:“靖安,去,赶紧准备个火盆,让你爹跳跳火盆,去去晦气。” “好咧。”晁靖安欢实地跑进屋子里。 站在门内微笑的温小婉却想到了那个救了自己的家长,那个气质特别的人,他是谁呢,那么熟悉,仿佛他曾经出现过自己左右身边。按照传统,但凡出狱的遭受牢灾的,出来之后绝不能回头看,回家进屋之前要跳火盆,还要用柳条枝抽打自己。那晁宗南跳火盆,打柳枝去晦气之后,舅妈难得地让舅舅喝了一顿酒,大伙儿看天色已晚这才睡下。 温小婉回到自己的房间,点了油灯,见到自己床头贴着一张发黄的旧硬纸,那是多年以前《尚武大阅兵》的电影海报,封面上尚武将军也就是如今的国防总长尚武大元帅是那么的英姿勃发—— 等等—— 温小婉一下子坐了起来,尚武将军?他们这么像,难道……他不会是……就是尚武将军吧?她仔细回忆了一下,又将白天的那个人和电影海报的画面进行了一番对比,越看越觉得像。天啊,她捂住了嘴巴,是尚武将军救了我,救了我全家?他是王鼎王薇和王孚三个孩子的父亲。怪不得,怪不得自己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感到那么亲切,原来她不是第一眼见到他,是每一天都在看着他。作为十八岁的少女,温小婉不是第一次梦中见到童年偶像了,可真正接触的时候居然没有认得出来。 怪不得他的孩子在丰台第一育幼院。 怪不得他可以轻松解决骚扰自己的人。 怪不得他只需要一句话就释放了自己的舅舅。 过了这么多年,他的脸上多了一些男人的成熟,多了一份男性的魅力。她想到了他的眼睛,当那双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是那么的温暖睿智,仿佛一切烦恼在他那里都迎刃而解一样。 这一夜,我们年轻的温小婉失眠了。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悲伤,逝去的人终归是逝去了,他们就像是曾经出现的画面一样,只是曾经出现,王茂如忘却了纳兰师傅去世带来的悲伤,但是他没有忘记纳兰师傅让他多做善事多做好事的叮嘱。王茂如找到北京市长夏超,向他问询北京市有多少穷人户籍,夏超说现在北京人口四百万人,八十万户。王茂如便花了自己的钱,特地从东北订购了面粉,一共是四百万斤,他令人拆分成五斤一小袋,然后通过尚武将军府的名义,免费送给北京市民每户一袋。名义就是让穷人家过个差不多的年,当然,有钱人家可以拒绝接受,这样会救济更多的穷人。 这一举动让北京百姓感激不已,这年月大家都穷,十户九穷,有钱人也只是那孤零零的不多户,王茂如的五斤面粉看起来少,但是对于一些真正的穷人,倒是解了燃眉之急。可能是做好事真的会带来好报,乌兰图雅的病渐渐地好了起来,大夫诊脉之后说并没有伤及胎气,胎儿安全无恙。这件事也让王茂如忽然觉得其实自己除了在大事上为国家着想之外,还要为普通百姓着想,自己赚了钱,就不要留给子女什么了,否则自己的子孙后代中再出现什么王天一之类的混账纨绔子弟怎么办?丢祖宗的人。 随着民国十年最后一天的来临,民国十年这个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年过去了。这一年中,王茂如率领军队统一了中国。 这一年中,国防总长王茂如发表了震惊世界的九九民族宣言。 这一年中,中华民国进行了第一次民主选举,选出了第一位合法总统孙立文。 这一年中,《九国公约》签订,中国收复了山东出青岛驻军权的全部利益,收复了山东和黑龙江铁路。 这一年中,中华民国无战事,百姓终于可以安居乐业。 大总统孙立文特地在六国饭店召开国家宴会,一来庆祝民国十年的富荣,二来展望民国十一年的美好。自然,作为政府三号人物,最有影响力的国防总长王茂如必须在此庆祝。而王茂如也坐在主桌上,一桌十人,分别是大总统孙立文,国防总长王茂如,内务总长朱执信,财政总长方宏信,司法总长周道泰等人,不过两伙人倒是分的泾渭分明,王茂如挨着孙立文坐,在他右侧是周道泰等人,孙立文的左面是朱执信等人。这次庆功酒宴并非西式那种舞会形式,而是中式圆桌宴会形式,有些类似于结婚庆典。六国饭店为了适应中国人的要求一共摆放了四十桌,每一桌坐了十个人,就这样还爆满。能够进入这次宴会的,说明都是政府之中的高官和功臣了,其中十五桌坐的都是军人,一个个穿着军装英姿飒爽。 作为庆功宴会的主持人,总统府秘书长胡汉人今天格外地兴奋,这一届政府被称之为广东政府,作为广东人的他自然格外得意和高兴。当然首先还是孙立文讲话,孙立文洋洋洒洒激昂澎湃地讲了四十分钟,下面的人先是很激动,不过随后呢,就有些累了,等孙立文讲完,王茂如被邀请上台。作为北方政治领袖,王茂如一上台,台下众多北方派官员立即整座聆听,这让朱执信很是不满,刚刚孙立文讲话的时候,北方派官员们可不是这般表现,一个个懒懒洒洒的,明显制造难背不和啊。当然,大家面和心不合惯了,上个月参议院驳回了大总统的议案就让民党好生下不来台。孙立文有些尴尬,却无能为力,随着权力越大,也随着自己接触越多,他已经不可能只是民党的总统了。便是在做民党总统的时候,他还被民党元老逼迫辞去总统之位,与王茂如缔合之后,孙立文也迫使民党放弃了斗争。但是民党党员却不这么看,这也让孙立文毫升为难,他现在就像是老鼠钻进了风箱中,两头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