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七章 民国体育彩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七百九十七章 民国体育彩票

孙立文的演讲尽管依旧激情澎湃,但这些官员却很不耐烦,此君讲话喜欢这种带有鼓噪性演讲。孙立文讲话的主体就是激励在做的诸位官员为国为民,为了国家的复兴,为了民族的兴盛努力奋斗云云。可是看看在座诸位,一个个都是官场上的老手人精,谁听他胡吹海聊。这些话要是面对青年人来说吧,还真能让青年人激情澎湃,可是在座诸位谁要是在能被他煽动那就是白痴了。台下的人也有人此时暗中嘲笑孙立文为孙大炮,只会嘴上说说,言而无物。 王茂如走上台后,对着话筒吹了两声,这才说道:“诸位,累了吧,举杯吧,我只说一句话,明年,也就是民国十一年,没有国家再敢把枪指在我们中国人的头上,中国无战事!中国无战争!干杯!” 因为不屑民党和孙立文,很多官员反而在王茂如讲话之后拼命地鼓起掌来,这掌声持续许久,让孙立文有些尴尬不已。难道王茂如短短十几秒的话,比孙立文长篇大论似乎更加吸引人?自然不是,真正的原因还是民国以来南北官员的权利争夺。 当然,王茂如提出的中国无战事也让很多人感动不已。 中国无战争,没有什么能比得起平安更加重要的了。民国成立之后一直战乱不休,百姓们厌战,官员们厌战,大家渴望和平,渴望国家富强的心非常强烈,现在王茂如告诉他们。中国无战事,正是点到他们心中最痒的地方了。 年终酒会结束之后的第二天,冯尹彬从甘南县回来。为王茂如详细讲述了化学武器兵工厂泄露的全过程,处理了有关责任人,重新任命了新的督办人选。此次损失大约在二十万银元左右,但是工人和研究专家的死亡难以估计。王茂如听罢之后长叹一声,只能表示无奈了,人才的损失才是最大的损失。而德国大使馆发来密电说德国毒气学专家哈勃拒绝了中国的邀请,他要全力以赴研究海水提炼黄金。但是哈勃博士对中国邀请他前往中国研究疫病防疫科研所非常感激,他说等他的科研结果出来之后,一定会来到中国。 几日之后。体育次长许兰洲忽然拜访,并带来了两个年轻人,王茂如笑问芝公何意,许兰洲说这两个年轻人是他选拔出来给王茂如做贴身保镖的武林高手。一个是燕子门李北仓的弟子。一个是民国枪王李书文的弟子,人品武艺俱佳,两人生的高大英俊,给王茂如当做左右保镖倒是特别装点门面。王茂如让李木鱼查了一下,这两人的品性纯良,的确没有任何问题,便留了下来。 倒是许兰洲随后说现在正在筹建两年后第八届巴黎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名单,但是问题是现在体育部缺少资金。财政部实在拿不出钱来,李景林和许兰洲两人愁得够呛。王茂如微微一笑道:“这件事好办。卖彩票。” “何为彩票?”许兰洲奇道。 王茂如便将后世的双色球,大乐透,七星彩等等数十种彩票的玩法做了一一介绍,许兰洲对此闻所未闻惊讶不已,道:“如此便能聚财?” 王茂如笑道:“对,这样吧,我个人先借给体育部壹佰万银元,你们筹备起来,如果赚钱了,给我两百万,如何?” “要是赔了呢?” “赔了就怪我出了个馊主意。”王茂如笑说。 许兰洲喜道:“大善,大善,筹备彩票只需要二十万足矣,另外八十万足以筹备奥运代表队。” 王茂如道:“钱给你们,随你们怎么花,我不管。” 许兰洲大笑起来,回到了体育部大楼,但见李景林正在和几个年轻人讨论着如何发展筹备中国巴黎奥运会代表队的相关事情,在座的各位都是冲着发展中国体育而来,否则也不会在这没钱没势的体育部中工作。许兰洲便说道:“我们有钱了,一百万。”众人惊讶起来,李景林更是说道:“如何?”许兰洲便与众人将了他送两个人才换一百万银元的事情,李景林赞道:“不愧是芝公,老将出马一个顶俩。” 众人对于彩票一事略有些怀疑,只是尝试性地发行了最中意中奖的五星彩十五选五,三天之后,体育部又派人在《东周刊》报纸上宣称,有人中了五星彩特级大奖,以三文钱买了一注彩票,中了一万银元。 一银元一千文钱,一万银元就是一千万文,三文钱换来了一千万文,此间相差千万倍,这一次一举轰动了整个北京整个华北。三文钱,也就是两个馒头的价格,大家对于这种高利润无风险的彩票顿时感兴趣起来,纷纷投入到五星彩的购买之中。 体育部官员没想到的是彩票会如此突然大卖大获成功,转眼之间如流水一般的金钱便流入到体育部中,这也让体育部陡然之间成了暴发户。王茂如的两百万银元很快还了回来,富裕的金钱也足以让他们组建一支庞大的奥运会代表团,同时在许兰洲的主持下,于北京修建了一座国家体育场,作为中国各项运动会的主办场地。 至于那中了特等奖的人,也时不时会出现,可是从没有人看到过那些人,大家纷纷猜测这些人害怕别人打劫藏了起来,中国人讲求财不外露嘛。谁也没有意识到,这些特等奖中家到底有没有,到底是谁,时不时买彩票的为了吸引人们源源不断地投钱而制造出来的噱头。 此时有一些军人正在天津港口登船,他们是南洋华人军官,为首的就是李子奇,他本来想与袁智华一起回到南洋的,可是袁智华如今在美国,只得他一个人回去。到了天津才得知,原来有二十几个人一起回南洋,在这里李子奇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堂兄李子田,他惊叫出来,道:“堂哥。” “子奇。”李子田也颇为意外,兴奋地走了过来,兄弟二人抱在了一起。 “你怎么在这人?”两人异口同声地问,然后都笑了起来。 “二哥,你说说你怎么当上国防军的?”李子奇问道,又看看他的肩章,羡慕不已叫道:“诶哟,二哥,你现在可是上尉了。” 李子田也上下打量着他,这小子不再是家里那个纨绔子弟了,一身的军人气味,尽管没有自己身上的那种硝烟味和死人的味道,可是透着别样的精神。变了,这小子变了,李子田笑道:“你小子不也是上尉吗?” 李子奇偷笑道:“二哥,我这个上尉吧,其实就是因为一直跟在秀帅身边混出来的,真没多少用。你这上尉应该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吧?” “你小子,原来一直在秀帅身边啊。以后大有前途,大有前途啊。”李子田道:“当初我流浪回国,跑去了北方,结果被国防军选中了去了牙克石军校进修了两年,毕业之后正赶上秀帅带兵去俄国作战,我便去了俄国,九死一生回来了之后,又跟着骁帅(宫小旗字骁旌)在努尔干剿匪。”他裂开衣裳,露出胸前的伤疤和弹孔,笑道:“这一刀是跟一个老毛子游击队员拼刺刀拼出来的,这一刀是干一个老毛子娘们的时候让他划的,这一刀是跟日本人干仗的时候被割的,这个弹孔……” 李子奇惊讶地说道:“是谁打的?” 李子田郁闷地说道:“是我自己的枪走火打的,正好从我肩胛骨中间穿了过去。” “我去,吓我一跳。”李子奇哭笑不得,道:“二哥你怎么还玩自残呢。” “去大爷的自残。”李子田道,“努尔干冬天冷的出去撒尿冻掉,开枪射击,枪都不好使。你知道大伙儿平时经常用什么家伙干仗吗?” “不知道。” 李子田道:“我们青龙军团的背后一般都别着大刀斧子,最好能弄着手枪,那玩意揣在怀里好啊,贴身不容易冻着,等需要的时候开枪干仗拿出来。” 李子奇局促地碰了碰堂兄,笑道:“你怎么在努尔干还干老毛子娘们啊,这可是侮辱当地百姓啊。” 李子田小声在在李子奇耳朵旁说道:“屁,不干白不干,骁帅在努尔干实行的种族灭绝政策,干了之后再杀,你懂的啥。” “啊?种族灭绝……”李子奇惊讶不已。 李子田道:“你不知道,老毛子吧,打仗不厉害但是能玩命,而且生命力极其顽强。有一次我们抓了一个游击队员,把他两节大腿砍断了,仍在森林里,他愣是双手爬了二十里回去报告我们的驻军地。游击队员沿着他的血迹找到我们营地,差点被他们连锅端。”他指着屁股,说道:“屁股上有块肉就是被那次战斗咬掉了一块儿肉。” 李子奇摇了摇头,感慨道:“怪不得你能晋升为上尉,这是拿命换来的,二哥,我服了你了。跟你一比,我就是偷奸取巧的怕死鬼,我也就在秀帅跟前做做近卫,当当保镖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