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章 封帅失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章 封帅失败

由于日本摄政王裕仁登基典礼的延后,使得受邀嘉宾推迟了两个月,要到中国新年的年后王茂如才会前往日本拜访。因此王茂如也不用推迟年末的国防军总结会议,各个军区分别派遣代表或者军事长官直接来到北京参加会议,诸多将领的到来可谓让北京国防部一时之间将星闪烁赫赫生辉。 北京也因此一时之间热闹了起来,纵然如此,在宪兵司令何安定的告诫下,将军们并没有招摇过市,大家都显得很低调。若是几年前这军事会议就是八大胡同会议,倒是王茂如主军之后,军队风气面貌一新。有在北京有房子的有家的回家,没有家的住在国防军的招待所中,平日想要去八大胡同去玩一玩也得便装而行。穿着便装去八大胡同倒是不违犯军法,宪兵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兵的雄性荷尔蒙旺盛,谁也不会真的禁欲,只要不出大事便可以。这档口各地军官纷纷抵达北京,那大胡同里青楼妓院的大茶壶们和经常在北京胡同里玩闹的北京爷子们也都眼尖得很,便错开时间由得军官们,省的平白得罪了这些煞神遭一顿揍。 在王茂如的建议提名下,吴佩孚将被越级授予第一个元帅军衔。吴佩孚镇守外蒙以及西北地区,向外拓展了百万平方公里领土,对内则严厉打击分裂分子,功勋卓著。再加上九九民族宣言中王茂如下令吴佩孚收复了唐努乌梁海北部,将北方国土直接推到了贝加尔湖。恰好符合了王茂如制定的标准,即只有收复国土者才有能力称帅的规定。 因此吴佩孚也是匆匆从外蒙赶了回来,但听到只有他一个人被授予元帅军衔。而且是从上将越级(大将)直接被授予后,吴佩孚思考良久后表示不能接受——除非王茂如也晋升为元帅,并且拿出王茂如收复中东铁路和江东六十四屯为依据。 其实这也是吴佩孚手下幕僚们的建议,原本老吴是准备直不楞登就接受了的,其首席幕僚白坚武便说:“秀帅如此接受,恐怕将来难以为继。国防军统帅王总长军衔尚且是大将,若是玉帅您冒然接受了这军衔。以后国防军的大帅到底是谁?是王总长还是玉帅您?须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诸多将领之中早就认定国防军只有一个秀帅,届时玉帅将遭到各方排挤。便是玄武军团也会有人心存不满。” 吴佩孚对此颇为失望,遗憾地说:“如此我不能接?” 白坚武笑说:“玉帅功劳到了这里,若是想接也未尝不可,只是不能您一个人接。王总长尚且不是元帅啊。不如玉帅您联名推荐王总长成为第一任元帅。如此您老才坐得起这个元帅的位置,而此举当不会引起其他军团长的嫉恨。” 吴佩孚左思右想,实在是不愿意放弃称帅的这个机会,国防军的大帅与他自己以前自封的大帅以及北洋政府中的大帅称呼截然不同。国防军称帅严苛至极,除了战功之外还需要最重要的一条一定是给国家开疆裂土或者收复疆土之辈,他吴佩孚若是成了大帅,自然名垂青史了,他岂能错过。 吴佩孚不是圣人。面对美名在前,岂会如此放弃。幕僚张启煌对吴佩孚说这个联名之事最好交给刘哲来办。玉帅您本来就是直系代表,若是您联名难免有串联之嫌,若是由刘哲联系,自然一切迎刃而解。 吴佩孚觉得张启煌言之有理,岂不见第十三军九婴军团军团长唐继尧,原来滇系老大,就因为暗中串联手下被安排在陕青宁驻防,其手下权力也被参谋长游书群(原第一军团白虎军团后勤长)架空。国防军惩治人从不当面来,都是背地里下刀子,而且由于有主心骨王茂如在,国防军呼伦系(国防军老底子军官)特别团结。为了避免嫌疑,吴佩孚于是派张其锽立即找到参谋长刘哲,向刘哲建议推荐王茂如为国防军第一任大帅。 刘哲是王茂如的铁杆战友兼儿女亲家,想了之后摸摸下巴说此事可行。王茂如称帅之后,其他军官才敢军衔进一步提升,如今王茂如是大将军衔,其他军官最高是上将,也不知何时才能晋升。刘哲想明白之后自然鼎力支持王茂如军衔晋升为元帅,他立即联系了宫小旗,任元星,李品仙,魏东龄以及病中的毛子平,还有李德林和何如飞等军官,希望支持王茂如晋升为大元帅,理由是王茂如收复中东铁路和江东六十四屯。 王茂如得知属下意愿,自己思考了之后摇头拒绝了,收复江东六十四屯和中东铁路是手下们的功劳,这一点他不能往自己身上捞。蒋方震听到王茂如拒绝称帅赞叹不已,胆说起越级授衔一事实为不妥,理应授衔授予吴佩孚大将军衔,过些年再授予其元帅军衔,否则吴佩孚官至顶级,将会将无斗志。 由于王茂如拒绝接受元帅军衔,自然呢,吴佩孚也不好意思接受授衔了,但是吴佩孚得知是蒋方震阻止了他的元帅军衔心中异常恼怒,这也为将来蒋吴冲突埋下伏笔。 国防军年终会议的时候,虽然吴佩孚的元帅军衔没有,可是还是授予了他大将军衔,与此同时授予大将军衔的还有海警总长萨镇冰,海警次长刘冠雄,路航总长陆荣廷,凤凰军团长张作霖,鬼车军团长盖天久,九婴军团长唐继尧,蛟龙军团长陈炯明。 其实从萨镇冰这些人的授勋来看,除了王茂如,所有国防军大将军衔无不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年龄,其中最年轻的陈炯明四十五岁,盖天久五十五岁,萨镇冰六十三岁,张作霖四十七岁,刘冠雄六十一岁,陆荣廷六十三岁。可以说这一次授勋很大程度上看的不是军功和军龄,而是年龄,而三位老将其实军衔提升到大将已经是最高了,至于盖天久因为能力问题没有能力指挥大兵团作战,更不可能军衔提升至元帅。这份名单中除了吴佩孚不满足之外,其他人都很满足,尤其是陈炯明,由一个地方小军阀飞身一跃成为国家大将,岂不威风。 年终会议除了给老将授衔之外各个军团负责人还报告了国防军的整编进度,其中东北五省(黑吉辽努东)四个军团业已经整编完毕,另外麒麟军团赵增福部、凤凰军团张作霖部以及玄武军团吴佩孚部已经完全整编完毕,而其余军团的整编还需要一年的时间完成。 随后国防军部又进行了军事典编统计,由于整编尚未结束如今全国共有陆军人数一百一十三万,另外二十三万人需要被裁撤或者安置,这些人去哪里是个大问题,如果安置不好,将会引发士兵哗变。不过王茂如早有了主意,这二十三万人其实最好的去出就是西域,二十三万汉族士兵进入西域之后,将极大地加强西域的汉族血统。这些人进驻西域之后相信也会成为最彪悍的汉民,他们将被允许配枪,平时为民,战时为兵。汉人的尚武精神消失从禁止携带刀剑武器开始,虽然禁止携带刀剑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大家的安全,可是也阉割了汉人的尚武精神。 除此之外,国防军在民国十年的总花销也已经核算出来,全年总计花销四点三亿银元,但是国防军本身的禁烟总局和其他部门也赚了大一笔钱,实际花销仅二点五亿银元。当然这二点五亿银元已经非常庞大了,如果不是有美国和日本的贷款撑着肯定支持不动,只是一个国防军就能够把国家吃穷了。 当然,国防军消耗其实花不了那么多钱,去年国防军的灰色收入很大程度上抵充了军费,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在统一的过程中对于无主之地以及多年未开垦的土地发放了地券。这地券不同于地契,地契是只某一块地方的产权,但是地券是指拿了这个地券就可以在无主之地上开垦,再用地券去换地契。士兵们对于地券的兴趣明显要高于银元,银元毕竟能够花销没,但是这一亩地一亩地的地券却能留给子孙后代永久,他们宁愿全都要地券也不要人民币银元了。 另外由于民国十年国防军属于建设的一年,因此很多地方开销很大,推出地券的来充当军费也实属迫不得已,相信民国十一年财政不会那么紧张了,而推出地券概念的何如飞也因此备受王茂如重视。 会议结束之后王茂如分别宴请了军官,并安排了民国十一年的行程,民国十一年国防军最重要的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西域备战俄国,第二件事便是王茂如巡视全区,届时希望各军区能够及时准备。刘哲临走的时候对王茂如说:“秀帅不称帅,众人皆无机会,还需秀帅赶紧称帅吧,兄弟们都盼着这一天呢。”王茂如笑而不语,将他送到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