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零一章 不能不去日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零一章 不能不去日本

民国十一年一月二十七日就是大年三十儿,王茂如上午结束了公务宣布除近卫团和密电司外,全体放假七天,近卫团与密电司等人年后轮休。随后他也给冯尹彬放假,冯尹彬的妹妹冯凯彬两天前特地赶来接哥哥,来到北京之后听说陆军部的八卦大楼要建成了,便让胞兄冯尹彬时间陪她逛一逛。 冯尹彬年底的时候忙的要死,便让秘书官陈布雷陪她逛一逛,这一逛不要紧,小丫头似乎有所心思。冯尹彬何等聪明的人,他立即禁足妹妹,不准她再出去,一放假便开着车直接从北京回到直隶河间老家。 大过年的,家家户户放弃了爆竹来,王茂如今天也是一家团圆,倔强的唐宝琪也带着儿女来到了北京,今年唐绍仪去了美国,否则她一定会和父亲过这个年,王茂如百般求着,才过来一家团聚。而隔壁的俄国公主塔吉扬娜也带着儿子宗宝(安德烈)来到这里陪着王茂如一起过年。 其实在外人看来,王茂如真是享着齐人之福,七个老婆外加一个如花似玉的干妹妹美咲,八个女人各个都是如花似玉,单单论长相的话,也许是唐宝琪不如其他人,但谁都知道王茂如其实最在意的就是唐宝琪。 唐宝琪的性子特,能够和她聊到一起的只有乌兰图雅和朱淞筠,乌兰图雅是心思多,作为大夫人她必须镇得住所有人,所谓恩威并重。而唐宝琪和朱淞筠老早就认识,当初都是京城名媛,只是没想到如今都嫁给了王茂如。那唐宝琪和玉琢最是相互看不过眼。虽然没有话语交锋,可是眼神交汇的时候宛如两个武林高手钢刀交锋一般,弄得王茂如郁闷异常。至于塔吉扬娜也不是没有人聊天,她和美咲两人聊到了一起,两人对欧洲宫廷音乐似乎非常欢喜,于是便用汉语聊着音乐上的事儿。 现在众人欢乐之际,只有四夫人智雅看起来有些愁眉不展。坐在角落中似乎想着什么事情,王茂如坐在她身边问:“怎么不去打牌?”智雅叹了口气,王茂如道:“年后出访。你就要回日本了,这是你四年来第一次回日本,近乡情更怯?” 智雅忽然说道:“秀盛,你可不可以不去日本?” “怎么了?”王茂如道。 智雅说道:“本来作为你的妻子。我不能干涉你的工作。可是你要知道,从我跟你在一起之后,亲身经历着你遭受多次暗杀,这其中或多或少都有日本军部的意思。你别说我怎么知道的,我是女人,但不是一个傻女人。” 王茂如道:“你的确是个聪明的女人,只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牺牲了很多。” 智雅说:“所以,秀盛。我求求你,不要去日本,我也不回去了。要是你在日本遭受暗杀,遭遇不测,我也不想活了,我和宗孚不能没有你。” 王茂如反倒是笑了,说:“别担心,我是受日本皇室和内阁双重邀请公务拜访日本,不会有事的。” 智雅立即说道:“不,秀盛,你不了解日本,在日本,军方享有特权,有时候军方可以绕开政府直接行动。” 王茂如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智雅苦笑道:“秀盛,你忘了,这都是在你的书《大国崛起之日本篇明治维新》中描述的,所有日本人都认同你的观点。” 王茂如一拍脑袋笑道:“我都忘了, 呵呵,要不是智雅你提醒我,我都忘了,唉,一晃这么多年。” 智雅哀求道:“所以,秀盛,你寻一个理由,随便寻一个理由,搪塞过去,别去日本了。” 王茂如长叹一声,苦笑起来,抚着智雅的秀发解释道:“我不去日本?我不去日本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智雅?” 智雅摇了摇头,王茂如继续说:“作为中人代表,我因为害怕不敢去拜访日本,不敢接受日本皇室的邀请拜访日本,这是给中国一记响亮的耳光啊。外国人怎么看我,国人怎么看我,怎么看待军方。将为军之胆,大家都不是傻子,你一个女人想到的,别人怎么会想不到?智雅啊,我知道你的担忧,但我不能退却,我一退,再想让别人服我,就难了。威信这种东西,打破起来很容易,建立起来太难了,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来塑造一种精神,但是破坏他只需要一天而已。” 智雅想了一会儿略有些明了,也无奈地唏嘘一声,权力和政治,身在漩涡中的人才能体会。 外面鞭炮声响起,有人在街上喊道:“过年咯!放炮咯!”几个小孩听到生意立即兴奋地跳起来,王茂如也站起来,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立即喊道:“儿子们,跟爹去放炮仗去。” “好啊!好啊!”顿时几个小孩纷纷叫嚷起来,宗鼎早就穿戴好了,宗孚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采薇本想去放炮,被母亲玉琢死死地按在身边,撅着小嘴似乎在生气,逗得周围的大人们哈哈大笑起来,五岁的宗欧也七手八脚地穿衣裳,而胖胖的宗泽显然自己穿不上衣裳,还得丫鬟帮着穿好,而宗宝(安德烈)尽管年纪小,反倒是他最是欢实,叫喊道:“等我呀,等我呀,你们丫别不带我,等我一会儿。”这小家伙倒好,来北京半年,不但学会了中国话,还学会北京骂人话了。王茂如连忙一把拽了过来,一通劈头盖脸的骂,吓得宗宝再也不敢说脏话了,眼泪巴巴的,王茂如见他可怜才放过他。塔吉扬娜远远地看着这对父子,显得特别高兴,宗宝缺乏父爱更缺乏父亲的教导,她真有些担心,见他们父子能如此相处她才感到高兴。 乒乒乓乓的爆竹声中,壬戌年到来了,王茂如放着炮竹,眼前闪过了过去一年的种种,这一年是一个疯狂的年头。在王茂如没有万全准备好的时候,国家做到了完全统一,孙立文做了总统等等,一系列事情的发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又有些战战兢兢。人是被压力推着走的,也正是因为民国十年的压力,才让他取得今天的地位。 一发礼花响起,照亮整个天空,原来是宗鼎点的,只见他带着几个弟弟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说:“明天晚上,放个更大的。” 王茂如含笑看着自己的儿女们,心中不禁开始了轻松,可是他忽然想到了乌兰图雅未出生的孩子和纳兰师傅的预言,这让他心情一下子低落下来,人生果真不能十全十美吗? 大年初八第一天上班,王茂如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在纽约的中工代表们和捷克斯柯达兵工厂达成了协议,委托斯柯达做中国20式轻机枪的欧洲生产商,向中欧东欧等国销售。不过斯柯达将其型号定为sk20式轻机枪,而与此同时捷克的布尔诺国营兵工厂发现,他们研制的zb系列轻机枪与sk20式轻机枪有很多类似的地方,而且中国人的设计更加成熟。为了避免抄袭的嫌疑,布尔诺兵工厂不得不派人找到中火商,洽谈购买专利技术的问题。专利技术自然不能销售,但是可以准其合作生产,中国出技术,布尔诺生产,每销售一支zb系列轻机枪要缴纳20%的专利费。(专利费这一点在中国仿似被人嘲笑,欧洲人还给专利费,脑子坏掉了吧,但在欧洲和北洋民国时期,专利费概念还是深入人心的。十年浩劫,破四旧,把很多好东西甚至国际通用准则都破坏了。) 斯柯达公司成立于1885年,最开始便是生产自行车的作坊,斯柯达这个词在捷克语中便是奴隶的意思,以纪念捷克王国被奥匈帝国奴役近百年。而后当捷克共和国成立,斯柯达公司扩大生产,随后生产了摩托车,此次进军军工市场也是斯柯达公司的一次大胆性尝试。 当sk20式轻机枪在欧洲大获成功后,斯柯达公司成功地将这款轻机枪推荐给了捷克国防部,甚至导致了布尔诺的zb系列机枪几乎遭到弃用。不过最后捷克最高统帅下令,捷克军队采用布尔诺兵工厂的zb系列武器,人为地破坏了斯柯达的一次最成功的商业逆袭。 不过斯柯达公司没有气馁,他们开始向邻国推销sk20式轻机枪,甚至得到了希腊政府的青睐,最终希腊、波兰和罗马尼亚三国采用了sk20式轻机枪。当然,拥有专利技术的中工自然也大赚一笔。 对于中国设计的武器进入欧洲,王茂如自然是喜不胜收,这也给他的日本之行开了一个好头。而在这之后,王茂如赴日访问团的成员也一一回来,大家商量到日本之后如何行程等等,同时准备礼物送给日本天皇以及摄政王裕仁。当然,因为日本层出不穷的暗杀暴动,也让中国政府深深担忧,尤其是国防军的军官们紧张不已。但是日本皇室为了这次隆重的庆典,向中国政府保证绝不会出现意外。这次日本皇室邀请了三十多个国家的代表,也是在为内忧外患的日本争取国际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