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零二章 出访日本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零二章 出访日本

国防军并非没有想过这次出访会遇到的困难,日本皇室毕竟不同于军方,皇室的邀请和军方的敌意并不冲突,日本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军权大于皇权的国家。为了保护王茂如,负责境外的情报机构中国国防军军情司也已经花费了大量精力负责保护整个过程,同时得到了一些消息,日本军方希望给王茂如一些颜色看看,挫一挫王茂如的中方的锐气。但是日本方面却没有暗杀王茂如的意思,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了,那日本在国外的形象就太差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如果王茂如身死,美国人在华利益将受到极大的损害,连云港至新疆迪化的大铁路,可能就此中断,那美国就要至少损失两个亿美元。所以诸人认为,此次反问期间固然会发生一些事件,但是一行人性命无忧,无需紧张。 中国国防总长王茂如访问日本已经在中日媒体之间宣传了一周之久,尽管甚至很多参加过甲午战争的老兵都跑到国防部门口告诉王茂如不要去日本,可是王茂如依旧坚定不已。这是国事访问,不是私事,更不是战争,这是意志的较量。 民国十一年二月十一日,在大总统孙立文的送别下,国防总长王茂如一行人来到天津登上了国防军海岸警卫队老人星号战列舰,护卫舰有卡列河号驱逐舰,女妖号驱逐舰,海祈号巡洋舰,肇和号巡洋舰,两艘补给舰总计七艘战舰组成的访日舰队前往日本。参加日本裕仁皇太子担任摄政王登基大典。 登上了战列舰,王茂如自然要巡视一番,这次出行的舰队司令官便是老人星号战列舰舰长袁方乔。袁方乔山东荣成人。1907年考入烟台海军学堂第四届驾驶班。1917年担任海祈号大副,1920年广东革命政府海军被国防军吞并后生人海祈号舰长,随后国防军海岸警卫队总参谋长沈鸿烈为了压制闽系海军提拔了两个人担任老人星号战列舰舰长和复仇号战列舰舰长,分别是袁方乔和凌霄,其中袁方乔是山东人烟台海军军校毕业,凌霄是沈鸿烈在日本求学时候同学。 关于海军中的闽系和非闽系之争由来已久,王茂如自然早有耳闻。他的想法就是不管是闽系海军还是非闽系海军,最终海军只有一个系,那就是国防军体系。因此他的秦皇岛海军大学最终合并了烟台海军军校和福建马尾海军大学,南北海军人才最终汇聚在一个学校中,不再出现所谓的闽系和非闽系之争。当然,现阶段而言。秦皇岛海军大学的学员们还在求学。几年之内也不可能承担任何重要职务,可是假以时日必定可以取代这两伙相互扯皮的“老兵”。 王茂如再一次考察了一下老人星号战列舰,当巡查到水手房间的时候,见到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塞满了二十名水手的时候,惊讶地说道:“这里能够住二十个人?” “不,不能住二十个人。”袁方乔说道。 “可是这里有二十个床位。”王茂如道。 袁方乔说道:“可他们是二十个水手,秀帅。” 王茂如…… 出访舰队从早上开船,下午的时候便抵达了日占大连港。在此添煤补给。日本关东州都督山县伊三郎,关东军司令河合操和参谋长福原佳哉邀请王茂如到樱花大酒店。关东军为友好的中国出访团设宴款待。 随行人员立即奉劝王茂如不要去,防止关东军刺杀暗害,王茂如哈哈一笑道:“给我把大炮对准日本关东军弹药库,如果他们干刺杀我,就直接轰他娘的。”随后王茂如带领随行人员前往樱花大酒店赴宴,其实王茂如知道日本人绝不会在此时和中国发生直接冲突。日本人可能派杀手派刺客,但是绝不可能在他参加宴会的时候刺杀自己。因为日本如今正值内战时刻,国力大损,那边厢刚刚跟英国人解决完矛盾,这边厢自己国家便闹了起来。 随同王茂如赴宴的有军务总部部长何如飞,安全总部部长李德林,秘书长杨度,禁烟总局局长张毅伟,作战司长戴彰勋,交通司司长蒋伟光,军情司叶询以及各个参谋等人总计三十四人。 来到大连樱花大酒店之后,王茂如刚刚下车,关东军参谋长福原佳哉便赢了过来,用带有胶东口音的东北话笑道:“欢迎来到日本领土,尊敬的中国国防总长王茂如阁下。” 他这句话引得王茂如身后军官们的一阵骚动,大家气愤异常,脚下这片土地是中国领土,如确却割让给了日本成了日本的关东州,这怎能不让军人们感到耻辱。福原佳哉的一句话便说明了其实日本人的心中,中国还是一个战败国而已,我们可以善待你们但不尊重你们。 王茂如冷笑着回了一句:“我也很高兴回到大连港,也由衷地感谢日本朋友替我们将大连港建设的如此整洁干净漂亮,日本人真不愧是全世界最好的工人,黑龙江铁路和山东铁路,你们都做出很大贡献。” “什么!”在场的日本人也怒了,王茂如的意思更加明显,根据《九国公约》山东和黑龙江铁路全都交还给中国,日本白白辛苦了三年,他将两地铁路比作大连不单单激怒了日本人,更加表明终究有一天大连也要像两地铁路一样回到中国怀抱中。日本人听在耳中怒在心底,但是却不能表示出来,只好咬牙切齿地瞪着王茂如。 王茂如身后两个保镖时刻警惕,一个是燕子门门主李北仓几年间训练的最杰出的的弟子叶南飞,另一个则是神枪李书文的弟子刘董淮清。说起来这李书文原本和王茂如还是一对敌人,当初李书文担任许兰洲麾下武术教导长率领敢死队可是没少给王茂如造了麻烦,不过还是被王茂如的现代化军队击败。李书文一直心中不服气王茂如没有正面打败他,但是自从民国统一之后,许兰洲当了体育次长之后跑到李书文家中,请他出山担任中华武术学会会长。李书文也渐渐明白,其实他和王茂如生气不过是自己败给了他,而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败给他。 在许兰洲赞叹了一番王茂如所作所为之后,李书文叹了一口气说道:“吾为莽夫,秀盛为国士也。”因而李书文这次听说王茂如要去日本,害怕王茂如被日本人暗害,便将自己门下年纪虽轻但潜力最厚的年仅十八岁的董淮清派了出来。 李书文临行之前对董淮清说道:“此次东瀛之行,日人一定会想法设法暗害尚武将军,尚武将军为中国之颜面,你便是拼了性命,也不能让日本人伤及他半分。” 这次周围日本人产生的杀气,让董淮清怒目而睁,他冷眼忘去,随时准备将那些妄动的日本灭于手中背后钢枪之下。而燕子门人叶南飞手中两支钢镖也随时准备,燕子门三绝,轻功暗器加连环脚,叶南飞的暗器功夫比师傅李北仓更厉害,他的暗器是中指长的钢镖,身上密密麻麻挂放着钢镖,在他身上能做成一道铠甲了。叶南飞才十七岁,他从三岁开始习武,一直跟在李北仓身后,一身童子功护体,性格执拗偏激,尽管他天资不高,可是成就却是年轻师兄弟们最高的一个,武艺端地是师兄弟们中最厉害的一位。 幸而日本人尽管生气,却不鲁莽,或者说他们现在不能鲁莽,福原佳哉忽然哈哈大笑道:“总长阁下言辞还是如此犀利,不减当年啊。” “当年?” 福原佳哉道:“当年我曾经在哈尔滨有幸聆听过尚武将军的讲话,当真言辞犀利字字如叽。” 王茂如笑道:“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将军请。”福原佳哉的脸上露出日本人习惯性的礼貌笑容,很标准,显得很亲切,但是这笑容带着深深的戒备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王茂如与福原佳哉一道走进樱花大酒店,进门之后西装儒雅的关东都督山县伊三郎和一身军装的日本关东军司令河合操站在主位上,山县伊三郎伸出手来笑道:“尚武将军,欢迎你的到来。” 王茂如也赶紧与他寒暄,随后进入宴席,由于关东都督山县伊三郎曾经留学英国,归国之后一直担任贵族议员,他的身上有很重的文人气质,并且认为西方的一套都是先进的,这个欢迎酒会也是西式宴会形式。 山县伊三郎其实在关东都督这个位置并不好做,关东军司令似乎更能代表关东州的一切权威,山县这个文人被军人挟持下岂能如意?这次的安排山县伊三郎也费劲了心思希望能够拉近一些中日之间关系,毕竟关东州距离中国更近,其中百分之八十的居民是中国百姓。如果中日之间矛盾爆发,中国工人一罢工,关东州的工厂必须停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