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零三章 挑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零三章 挑衅

这种西式宴会中必不可少的就是交际花,然而在此军人诸多的时候交际花却少得可怜,传统日本女人是不抛头露面的,结果这个宴会反倒非常尴尬,一群大老爷们端着盘子走来走去。而因为中日军官之间仍然不愉快,双方也不怎么交流。日本军官不屑与中人交流,中人自然更不爱搭理日本军官。 长久这么不交流也不好,王茂如便让何应钦这个曾经留日的军官与日本人说说话,反倒让何应钦回来之后受大家的挖苦。何应钦说什么也不再主动和日本人聊天了,那边吃了闭门羹,这边还被同僚嘲笑,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一课课长高桥小藤治与副课长竹森正一对中人的傲气表示极大的气愤,更加对王茂如在门口羞辱日本的做法咬牙切齿,竹森正一说道:“课长阁下,不如我们找个方式羞辱他们一下。” “竹森君,你有什么好方法?”高桥小藤治露着坏笑忙问。 竹森正一冷笑道:“我的手下有一个军官武士,他是合和一刀流的门徒,现在担任关东军铁道守备队体操教官(相当于我军的武术教官)。前次铁道守备队被支那人枪杀,此君恨不能活吞支那人。他叫做武藤保嘉人,刀技一流,不如让他过来挑战支那人,打败并且杀几个支那人,怎么样?” 高桥小藤治想了一下记起来起来这个武藤保嘉人,不过他有些为难。因为这是武藤家族的人,在历史上武藤家族曾经作为幕府将军,作为其后裔武藤家族一直在天皇身边担任近臣。如果武藤保嘉人出事的话,他不好向国内交代啊。 竹森正一进一步说道:“课长阁下,你不会真的听书呆子的话吧?”他说的书呆子便是指关东总督山县伊三郎,此人因为是文官,很是不得关东军上下的心。而他之所以一路官运亨通,最重要的是他的父亲是日本内阁元老山县有朋,山县有朋甚至都能对日本皇太子的婚姻指手画脚。可见其作用非凡。在日本这个非常将其出身的饱受国家中,山县伊三郎是属于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而竹森正一和高桥小藤治等人都是出身普通人家或者普通武士人家。需要苦苦煎熬立下功劳才能得到晋升,所以私下里大家对他很是不齿。 高桥小藤治立即说:“好吧,不过时间恐怕来不及了吧?” 竹森正一坏笑道:“不,很快的。武藤保嘉人就在门外等候。” “哦?”高桥小藤治略带惊讶。 竹森正一道:“他听到支那人王茂如来到大连港。早早地赶过来,要和王茂如决斗,以纪念死去的铁道守备队员。” “胡闹。”高桥小藤治苦笑道,“我们现在需要在中国方面稳定下来,首先剿灭国内赤党的动乱。” “所以,我们让他过来挑战别人,即使不杀死王茂如,也要羞辱他。”竹森正一道。 “那么多劳了。” 竹森正一立即走出樱花大酒店。见到抱着武士刀冻得哆哆嗦嗦的武藤保嘉人,说道:“武藤教官。你跟我来吧,现在由你挑战中官,你敢不敢?” 武藤保嘉人说道:“给我一瓶酒,冻死我了,我才能动手。” “好。” 竹森正一带着武藤保嘉人进入宴会厅,由于这次宴会由参谋一课组织,副参谋长竹森正一带着武士进来自然没有卫兵敢拦阻。他给武藤保嘉人两瓶酒之后,走到中国代表团跟前说道:“这样很无聊是不是,不如我们做一个游戏吧?” 王茂如知道关东军肯定会弄一些手段找回面子的,不过当下也不能服了软,于是笑道:“好。”他倒要看看日本人能耍什么花招和手段来。 那日本关东都督山县伊三郎生怕出了事,于是想要阻拦,不过关东军司令河合操却说道:“无妨,宴会也要有一些生气,我们互动一下也好。” 过了一会儿喝了两瓶酒的日本武士武藤保嘉人抱着日本武士刀走到会场中央,大吼一声,说道:“我给大家表演,大日本帝国合和一刀流刀法。”大家便让开场地,让他表演。 杨度说道:“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莫非想给我们来一个鸿门宴?” “项庄舞剑志在沛公。”张毅伟说道。 李德林怒道:“小鬼子,我去陪他玩玩。” 王茂如拦住了他说道:“尚云且慢,不需要你动手。”在王茂如身后的刘云樵默默地取下背后的三节钢枪,而叶南飞也将钢镖撰在手掌中。 小日本的武艺都是实战中出来的杀招,用作表演却并不适宜,因此他表演的很快,三两刀劈完,日本诸人鼓起掌来,不过一点意思也没有。武藤保嘉人见中国人没有故障,于是说道:“我听说你们支那人有一些能吹嘘,说你们功夫有多高,我现在就向你们挑战,你们有胆子敢出来跟我比试吗?” 懂的日语的中人气得暴跳如雷,何应钦在一旁翻译说道:“他向我们挑战,而且骂我们是支那人。” “支那人?”王茂如双目精光一闪,张毅伟看在眼中心想得,这哥们必死无疑了,他太了解王茂如的这种眼神了,这是要杀人啊。 王茂如回头对叶南飞和董淮清说道:“你们两个,谁去陪他玩一玩?” “我来!” “我来!”两人倒是争上了,不过董淮清道:“你用的是暗器,日本人怕是会说你不公平,还是我来,我用长枪。”叶南飞听他说的有道理,争不过他便说:“刘师兄请,小心一些。别看他右手持刀,但我看这小日本左手有老茧,是个左手持刀的。他是个左撇子,右手持刀只是假象。” “我懂得。”董淮清道,“他不会有机会用左手。” 王茂如对董淮清说道:“有没有把握?” “有!” 王茂如又道:“你知道你师父当初在袁世凯帐下怎么得到‘神枪’的名号吗?” “知道。” “那你去吧。”王茂如笑道。 张毅伟问道:“当初神枪李书文如何得到神枪的称号的?” 杨度是老北洋,对北洋往事自然熟悉之至,于是介绍了起来。当初袁世凯在练兵小站练兵,聘请了各国武术高手,也包括李书文的师傅黄世海。然而黄世海已经六十多岁便推荐李书文来到此间。袁世凯及众教官见他貌不惊人、瘦小枯干,扛着一杆大枪,误认为是大枪黄士海的仆人或家童。知李书文是替师傅来任教官时。众人哈哈大笑。袁世凯的卫队武道教官伊藤太郎,蔑视地对李书文说:“大大的东亚病夫。”并用小手指向下连续指点。刹那间,李书文以闪电般的速度,施枪刺壁蝇之绝技惩罚了他。众人惊愕。伊藤大怒。挥起日本长刀以泰山压顶之势朝李书文头顶猛力劈下。李书文大枪一抖,将刀崩飞,再顺势一枪“泥鳅翻花”,刺穿伊藤的咽喉,又大枪一挑,将死尸甩出演武大厅外。众人惊天动地呼。日本武道教官秋野、井上、野田见同伴被李书文刺死,齐挥刀恶狠狠地朝李书文扑来。只见李书文进出如闪电,退守如矢箭。大枪一抖如蛟龙出水,左刺右挑。顿时血肉横飞。顷刻间,三位日本武道高手的尸体都被甩出演武大厅之外。众人惊愕之时,李书文大枪一摆,刺向厅柱之蝇,蝇落而厅柱无痕。厅内立刻爆出雷鸣般的掌声。袁世凯连呼:“神枪!神枪!真乃神枪也!”从此,“神枪李书文”名冠天下。 其余年轻军官们自然不知道这武林往事,没想到神枪李书文的名号是这么由来的,纷纷感慨不已。 不过此时那日本武士武藤保嘉人却突然用结巴的汉语夹杂着日语说道:“你跟我比试也可以,但是要知道,我这把刀是杀人的刀,我的刀法也是杀人的刀法。你们刚才的笑我看得出来,你们是在嘲笑我的刀难看。可惜的是,我学的是杀人的功夫,而你们支那人的武术,却是不中用的表演。我怕我万一失手把你杀了就不好办了,不如我们写一个生死状,支那人,你干嘛?” 这小日本鬼子要是说日语的话还好,有翻译在,可是非要汉语夹杂着日语,说的汉语还是大连当地口音,一口胶东口音的东北话,以至于大家基本没听懂他在说什么。旁边何应钦连忙翻译完毕,蒋伟光也一边补充,两个翻译一起说总算是弄明白了这小日本要做什么。只见董淮清听完之后一脸的倨傲,冷笑不已说道:“正有此意,我这钢枪也是杀人的钢枪,不是来玩闹的。来,写就写。” 山县伊三郎忙说道:“这样很不好,很不好。” “不,我觉得很有意思,相比尚武将军也非常乐意看到吧?”河合操在一旁狂笑道,其他人也起哄说了起来,他们乐于见到中国人吃瘪,最好弄死一个最好。 “你说得对,我很乐意看到。”王茂如淡淡地笑道,不过他心中很是担心董淮清战败出事,他又说道:“这个宴会需要一些东西来刺激刺激,大家说是不是啊?”众将官们齐声说是,王茂如又笑道:“好,那就来一点更加刺激的,董淮清,表现好一点儿,别给中国人丢人。” “是,秀帅,擎好吧,这小日本崽子不够我塞牙缝的。”董淮清冷笑道,他慢慢地摘掉钢枪外的皮套子,将三节钢枪连接上,然后抖了抖,向地上一戳,“哗啦”一声,地板被钢枪枪尾的锥子点碎了。其余日本人也暗暗吃惊,看来这个中国人也不是一般人物呀。 “小心一些,这个支那人不一般。”竹森正一对武藤保嘉人叮嘱道。 武藤保嘉人狂妄地说道:“就像我杀死的那些支那马路大(木桩)一样,中国人即使有再多的能力,但是他们的心是软弱可欺,你放心好了,我懂得对付支那人。他面对我只能发挥百分之十的能力而已。支那人,对自己的同胞却能发挥百分之两百的能力。所以,这些卑微的微生物不配生活在地球上。”听到武藤保嘉人充满自信的话语,竹森正一高兴地点点头,其他日本军官也兴奋不已,似乎他们已经赢定了。 ps:(ps:罗伯斯皮尔说:把所有反对者都送上绞刑架。可是罗伯斯皮尔失败了,学习他的苏联最终也解题了,我只想说,以暴力来治理国家的方式,最终是行不通的。一位书友说当孙立文令王茂如代他出访日本的时候就应该干掉孙立文,可是孙立文之于民国和历史的作用超过我们现代人的想象。尽管我不喜欢他,但我不能不承认他的作用,他对于中国南北方的统一与稳定的作用无须质疑。而且孙此人身患肝癌,何须干掉他呢?一味动用暴力的方式,最终自己会被新的暴力推翻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