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章 代父出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章 代父出战

日本报纸纷纷报道了这一则消息,白川义则为父报仇向王茂如挑战云云,什么《新闻早间》、《东京晨报》、《中国日报》(此中国乃日本中部称之为中国,日本人称中国为支那)、《大阪时评》等等所有的报纸都被这则消息轰动了。日本人难得如此一致地关注这个挑战,作为中人之魂的王茂如布置如何应对呢? 现在王茂如接这个挑战书就意味着他是一个莽夫,要是不接这个挑战书就意味着他胆小如鼠,好嘛,这也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弄得王茂如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因为白川义正的挑战书,弄得中国代表团很是进退不如,连一直鬼主意频出的杨度也没了折。随后反而是参谋兼翻译之一的何应钦想了一个办法,他说挑战书借也可以,不一定非要秀帅您出战,您派遣自己的子侄代表自己出战,挑战都是平辈挑战,属下建议秀帅不如认叶南飞和董淮清两人作为子侄,这样派遣他们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出战都理所应当。总不能随意一个小子来说挑战秀帅您,您就必须接挑战书吧?他是为父报仇,咱们派的人也是为父出战啊。 何应钦这个人还是有几分能力的,否则也不会跟蒋伟光斗了那么多年,王茂如说你这是好主意,便让叶南飞和董淮清两人过来。王茂如说我准备认你们两个做我的的干儿子,不知你们可否愿意。作为全国兵马大元帅。王茂如主动认两个年轻人做自己的干儿子,谁能拒绝,两人当即表示同意。(相当于中国国防部长认一个高中生做自己的干儿子。换做任何一个年轻人恐怕也不会拒绝吧?除非他是傻子。) 董淮清十八岁,叶南飞十七岁,因此董淮清便是长兄,叶南飞便是二子,这两个小伙子非常兴奋。而后何应钦又对两人说日本人为父报仇挑战王茂如生死相斗一事,两人纷纷表示都愿意为父出战。不过董淮清名声太大,枪挑武藤保嘉人一战太过炫耀。王茂如便让叶南飞出战。 随后笔杆子杨度立即撰写回文,尚武将军王茂如接受白川义正为父报仇的挑战,但是作为长辈。王茂如为了表示对晚辈白川义正的公平,他也将派出自己的干儿子叶南飞出战。两子相斗在道义上也是公平的,白川义正想要挑战父辈的王茂如,自然也要首先经过同辈的叶南飞这一关。 当人。也没有人会考虑到为什么王茂如说他是长辈就是长辈了。白川义正今年二十八岁,王茂如三十五岁,说起长辈来倒是很勉强。可是在人民的心中和潜意识中,取得如此成就的王茂如作为长辈即理所应当了。 不过这时候白川义正就比较尴尬了,因为他的父亲的原因,他被授予男爵的爵位,而他其实是在外务省工作的,他不是军人。更不是武士,发出挑战只是为了羞辱王茂如。但是被王茂如化解之后他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接受挑战。但他也想了一个鬼主意,他提出效仿西方式决斗方式,在东京街头用手枪决斗。叶南飞也应战了,叶南飞提出的条件是对方可以用手枪,但是他用中国传统兵刃。白川义正大为兴奋,立即同意。 于是在民国十一年2月26日这一天,日本东京街头,中国武士叶南飞和日本贵族白川义正的决斗上演了,数百记者和数钱市民蜂拥而至前来观看这场“两子之战”。两人的身份所有人都知道,但是两人的经历大家都不了解,尤其是王茂如的这个干儿子,日本人称之为养子,他们没有干爹一说…… 白川义正和叶南飞两人相约背对背各自向前走数十个数然后相互射击,周遭的市民为了防止受伤,纷纷躲在汽车和马车后面观看,倒是记者们非常神勇地不知从哪里弄来了日本战国时期的藤盾竖在一旁,他们躲在后面拍照。这场面更像是一场决斗了,两人背靠着背,叶南飞道:“小日本我操你姥姥。”白川义正则说道:“支那人の地獄!” 而后两人向前走各数了十个数字后立即转身,叶南飞一个翻滚,躲过了白川义正的子弹,双手八支飞镖爆出全部射中白川义正。白川义正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手枪掉落在地上,叶南飞冷笑一声:“小日本,小爷我今天不杀你,让你活着忍受耻辱吧。”这八支飞镖没有一支射中白川义正的主要部位,不过有一支飞镖击中了白川义正的大腿内侧,不偏不倚地将一只蛋切了下去。 此番战胜白川义正之战(两子之战)也让叶南飞名声大起,飞刀叶南飞的绰号也被国人叫了出来。不过叶南飞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倒成了一个传说。叶南飞之所以再也没有出现是因为他犯了一个致命错误,年纪轻轻的他在战胜了白川义正之后酒后狂言,暴露了王茂如的位置,几乎至王茂如于死地,为了弥补这个失误,他选择自杀身亡。 这次暗杀是王茂如在离开东京前的一夜发生,临行之前王茂如与军情处二课即对日调查课秘密会晤,尤其是王茂如非常看重的李慕含也将秘密抵达此处。王茂如对见到李慕含内心非常期待,其他知情者也寥寥无几。叶南飞作为王茂如的贴身保镖自然知道此事,只是他不知道王茂如会见与谁。可他因为战胜白川义正受到了华人团体的吹捧和邀请飘飘然起来,他与人喝酒的时候不慎走了嘴,言语之间的漏洞被有心人听了过去。当然,董淮清赶紧拉了他一下,叶南飞连忙哈哈一笑,以为没有人在意。这两个年轻人毕竟年纪小阅历不够丰富,忠心固然是忠心,可在待人经验少少了一些。 次日当晚,王茂如带着卫队来到东京一家妓院酒肆之后等待着百脸乔堪英的到来。他们一个个都化装成日本人的样子来到妓院,在外形上看来,这些人不过身材高大一些罢了,来到妓院之后只是要了两个歌姬去跳舞,并没有亵玩,也颇为有些让人怀疑的。 就在等待的时候,让王茂如没想到的是一个忽然走进来的侍酒的日本侍女在王茂如耳边低声说道:“秀帅,外面来了很多日本黑龙会的人。” 王茂如惊讶地看着他,这个侍女说道:“我是乔堪英,秀帅。” 王茂如张大嘴巴,这家伙也太……乔堪英说道:“秀帅跟我来,我带你化妆。”由于是秘密行动,王茂如身边只带了五个人,蒋伟光,叶南飞,董淮清,冯尹彬和乌热松。王茂如将其他歌女赶了出去之后,乔堪英说道:“你们其中有人将消息透露出去了,黑龙会今天上午就全东京搜查旅馆,现在越来越多的黑龙会分子赶过来,所以你们必须走。” “谁他妈透露消息的?”乌热松怒道,他看了看其他人,说:“我一直跟在秀帅跟前,你们呢?” “我是干爹的贴身侍卫,自然一直跟在干爹跟前。”董淮清说道。 冯尹彬道:“别看我,我也是。” 这时候叶南飞后悔地一拍脑袋,忽然回忆起来昨天在华人武术交流会上自己不小心说过一句话,当时自己被众人劝酒有些多,迷迷糊糊说了一句明天晚上走之前我们还要在酒馆见一个很厉害的同胞。他毕竟才十七岁,被众人捧着难免会心浮气躁且口风不严,不过他也敢作敢当,当即说道:“是我,一定是我昨天跟华人武术会喝酒的时候透露了这么个消息,一定是我,一定是我。” “你……你混蛋你!”乌热松指着他愤怒不已便要伸手去揍他,王茂如拦住了他,说道:“现在我们不要追究,我们先脱离险境再说。” 冯尹彬道:“黑龙会属于日本极左势力,他们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在中国他们就数次挑动暗杀,这一次一定会全力以赴。秀帅,我们现在走吧。” 乔堪英说道:“我们现在化妆再走,这样,我需要一个人假扮秀帅,留在这里。其他人化装成其他卫兵带着真秀帅离开,在外面有一个我们的人。我没有想到黑龙会提前得到消息,到了门口的时候我才发现黑龙会的密探。看来黑龙会已经把触角深入到华人武术会了。” 王茂如冷静地说道:“这里毕竟是日本,华人武术会虽然都是华人,不过华中中难免出几个败类走狗。”他一生之中历经了几十次危险,业已让他面对任何危及的时候淡定异常了,他关键时刻的镇定给了下属们极大的勇气。 叶南飞狠狠地给了自己两个嘴巴骂道:“都怪我,都怪我,都怪啊!” 王茂如问道:“那个人今晚来吗?” 乔堪英道:“我派人通知了他不必来了。” 王茂如这才放下心来,说道:“还好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