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二章 智雅重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二章 智雅重病

次日,当王茂如等人登上老人星号战列舰向东京港码头的数万送行的中国同袍挥手再别的时候,人群中的黑龙会头目头山满愤怒不已,死伤了那么多个精英,居然还只是杀死了王茂如的替身。 此时中日双方心照不宣,日本没有追求王茂如私自离开大酒店去做什么,而王茂如也没有追求日本政府的责任。日本消防队在扑灭了酒肆的大火之后,找到了许多具烧焦的尸体,也没有找到那个他们需要的尸体。因此包括王茂如在内所有人都在心里也别希望叶南飞其实活着,其实他没有死——当然,这只是他们的愿望而已。日本消防队送来了叶南飞的遗物,十几支银亮的钢镖。 站在船头,王茂如望着欢呼的人群,手中捧着叶南飞的遗物心中百味俱全,为了自己,不知有多少人牺牲了生命。自己的命这么金贵吗?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圣人,他有时候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奸人,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他好色,他的老婆和情人各个貌美如花。他贪财,他投资的所有集团和公司,其财富值甚至是东北五省的总资产一半,也可以说出了山海关,没有王茂如涉及不到的产业和土地。他虚荣,他剽窃了很多诗人的诗,也剽窃了很多后世的歌曲来给自己添资加色。他残忍,被他直接间接处决的敌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而被他政策影响下屠杀的敌人没有三十万也有二十万。他嚣张。他逼迫孙立文,他指示国会,他间接控制着中华民国。 这样一个坏人。却需要很多人来为之奉献自己的性命,甚至抛头颅洒热血,牺牲自己在所不惜,他们为了什么呢?为了自己吗?不是,如果单单是为了王茂如这个人,他们的死是极其不值的。他们保护王茂如,是因为他此时不单单代表着一个人。还代表这一个符号,一个中国之崛起的符号。 就像是华盛顿与美国国家之精神,法国之拿破仑一样。王茂如现在是一个符号,一个不能被打垮不能死亡的符号。 王茂如再一次呼吸了一下空气,冲岸边的人挥了挥手,转身走入船舱中。大家都不太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王茂如情绪低落。不敢去打扰他。只有智雅走到了王茂如跟前安慰说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敏感心细的智雅从东京消防队送给王茂如的礼物中就知道了一些什么,再加上今天已经开船了,叶南飞这个王茂如特别喜欢的干儿子没有出现,而董淮清一脸悲怆,她明白了发生什么事。但是她没有去问,这是男人的事情,也许叶南飞是执行什么任务牺牲了吧。 王茂如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放好了叶南飞的遗物,这才说道:“好了。一切都故去了,是该展望新的篇章了。接下来我们要面对另一道难题了,就是面对你的父母。” 智雅笑了笑,有些勉强,咳嗽了起来,王茂如关心地问怎么了,智雅说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可能是坐船太久了。王茂如说正好,明天就能抵达平冢,在那休息几天吧,智雅说好。 开船以后王茂如再一次召开会议,首先对这些天在日本进行一番总结,大家此时也知道了最后一晚发生了什么,王茂如希望能够和当地华人组织了解一些相关的问题,但是遭到伏击。王茂如下达封口令,禁止讨论叶南飞的死,也禁止将叶南飞的死讯外泄。其实大家心里明白,所谓的和当地华人组织了解一些日本问题就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无非是两个。 一个是王茂如希望能够与军情处日本方面负责人仔细洽谈,二是秀帅出去泡妞找女人了,根据以往大家的经验来看,秀帅一定是找日本歌姬玩去了。 好嘛,王茂如在手下心中的形象还真是…… 在抵达神奈川县平冢市之后,王茂如等人下了船直接前往河田家,但是河田的父亲非常固执地站在门口,冷冷地说道:“你不是我的女儿了,我们五年前已经断绝了关系,现在,你是王智雅。中国人,这里不欢迎你。” 智雅听后悲怆欲绝昏倒过去,王茂如抱着她再一次看了看河田家,诡异地笑了笑,返回老人星号战列舰,当日启程离开日本。 智雅走后,河田大本也回到房间,自己喝起了闷酒,智雅的母亲河田清子走过来抱怨说道:“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对待自己的女儿呢?” 河田大本说道:“否则呢?我怎么做?” “你不觉得这样做对智雅来说太残忍了吗?”清子幽怨地说道。 河田大本怒吼道:“如果我的家族和王茂如的家族沾惹上关系,我们会被斥为国贼,河田家在日本将会永无出头之日,所有的人都会拒绝与我们扯上任何关系。我残忍地对待一个女儿,那是因为我要对我的其他儿子和女儿们负责。”随后他一脸的悲伤,说道:“智雅是我最爱的女儿,所有儿女中,她的学问最高,从小她就是一个学习天才,而且长大还漂亮。我甚至认为她将来能够成为河田家的女继承人,可是他嫁给的人是谁啊?她嫁给的是一个魔鬼,一个我们大日本帝国一生的敌人。你以为看到女儿悲伤我不难受吗?我难受有什么用,我要拯救家族,家族啊!” 河田大本不知道的是,智雅原本就患有的疾病,此时更加严重了。她在船上持续发起了高烧来,甚至达到了四十度。王茂如起初只是以为智雅因为难过病倒,但是当他发现智雅高烧昏迷的时候吓了一跳。船上的军医对此束手无策,护航的日本舰长得知这个情况之后,建议说停靠在岸上,这里靠近长崎,他们联系长崎的岸防部队。 王茂如看了看因发烧而昏迷的妻子,对日本舰长伊吾植胜说道:“谢谢你,我王茂如很少欠人人情,这次我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 伊吾植胜摇头道:“我不需要,智雅小姐本该是日本文化瑰宝,现在成了一个中国人,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珍惜她。她的作品很好,我很喜欢,我的妻子和女儿们也很喜欢。”在得到日本长崎岸防部队的回应之后王茂如下令舰队立即停靠在长崎港口,请长崎最有名的医生给她看病。医生检查之后慎重地对王茂如说道:“您的妻子得了肺炎,不能离开医院了,而且,我们尽量,您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彷如晴天霹雳,王茂如身体晃了又晃,冯尹彬连忙在背后扶好他。王茂如赶紧抓住医生的手说:“我求求你,一定要治好我的妻子。” 医生说:“现在要看她的求生意志了,请你做好心理准备。除了医疗退烧,还请物理退烧。” “如何物理退烧?” “给她全身擦拭酒精降温。” “好的,我来做。”王茂如立即说道。 医生给智雅打了输液之后,王茂如清退了所有人,他轻轻地掀开智雅的衣服,用酒精给她的全身上下轻轻地擦拭去烧。他一面为她擦拭酒精,一面回忆起来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说起来自己真是亏欠于她。智雅将所有的一切交给了自己,自己只是分给了她一点点爱,甚至智雅还不是他最爱的女人。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当自己即将失去她的时候才感到她的可贵。 望着她洁白无瑕的,王茂如一面擦拭着一面轻声呼唤道:“智雅,你记不记得我曾经给你写过的那首诗?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他一面轻声呵护一面说道:“其实,这句是的前两句并不是我写的,而是藏族诗人仓央嘉措写的,我只是续写了诗句。智雅,其实我很崇拜你,你知道吗?我崇拜你的才华,在你跟前其实我有些自卑,作为男人应该事事都比女人强一些,可是在某些方面我不如你。” 王茂如又叹了口气,说道:“智雅,我需要你,我离不开你,你能听到吗?你千万不能放弃,你千万不能放弃啊。你还有我,还有宗孚,想一想,我们都离不开你。你想让宗孚年纪轻轻便没有了妈妈吗?对,他是有大娘二娘三娘,可是你是他的亲妈妈,他需要一个亲生母亲啊。智雅,你醒来吧,你要是能醒过来,我答应你,我再也不找小老婆了。我也答应你,我会陪着你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我答应你,我带着你去阿尔卑斯山看星星,那里的星星最是明亮,我答应你,我一定会让河田家重新接纳你。可是你也要答应我,再困难也要坚持下来,也要坚持下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