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三章 总统府疑现间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三章 总统府疑现间谍

这一夜王茂如便这样一面呼唤着智雅一面擦拭酒精消除高温,过了几个小时天已经蒙蒙亮起了,他有些疲惫不堪。不过此时他觉得智雅的脸色好了一些,便用温度计放置在智雅的腋下。 温度计要过一会儿才能显示,王茂如便走了出来,准备抽根烟。冯尹彬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已经醒了,站起身道:“师傅。” 王茂如打了一个哈欠,露出疲惫的笑容,说道:“你休息休息。” “师娘她……” “我觉得好多了。”王茂如拿出一根香烟,点了几次没有地点着,冯尹彬连忙帮他点着了香烟,王茂如笑道:“谢谢。” “师傅,师娘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的。”冯尹彬说道。 王茂如道:“希望如此,希望如此。”又问道:“有什么国内军情报告吗?” 冯尹彬道:“有一件,并不需要您第一时间处理,我等着您休息的时候才敢告诉你。唐生智准备去职下野了,他对部分滇系军官说他不愿在军中。” “不愿?”王茂如冷笑了一下,“苦肉计?” 冯尹彬道:“不知,不过他收拾了一番,连家都准备搬回云南老家了,看来是自觉得争不了兵权,明智地选择放弃的节奏。” 王茂如想了想,道:“还不能确定他是什么情况,但是他自动放弃兵权那是最好,如果他主动放弃。我们可以推荐他进入政府工作嘛,去做一个云南省长也行啊。”冯尹彬点了点头笑道:“师傅好计谋。”王茂如呵呵一笑,这根烟抽完了。将烟蒂仍在垃圾桶中,再一次走进病房。 当王茂如拿出智雅腋下的温度计观看的时候赫然发现温度降了下来,体温达到37.2度了。降下来了,降下来了,尽管还没有达到正常人的36.5的标准温度,可是温度的确是降下来了。他大喜过望,赶紧给智雅穿整齐衣裳跑了出去。 冯尹彬和董淮清连忙起身。王茂如道:“叫医生过来,温度降下来了。”董淮清一溜烟地跑去了,不一会儿几个穿白大褂的日本医生赶紧跑了过来。在检查了智雅之后,医生感慨道:“病人的求生非常强烈,真是一个医学奇迹啊。不过病人现在还在昏迷,她也不能动。我估计她要在长崎住院几天才好。” 王茂如激动地说道:“她没危险了吧?是吗?没有危险吧?” 医生说。温度降下来了,没有危险了。 “太好了,太好了!”王茂如激动地一个个拥抱医生,弄得这些腼腆的日本医生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众人看到一个欢喜不已的秀帅,此刻的他不再是统帅,而是一个普通的丈夫。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观察,智雅神奇地醒了过来。她的身体非常虚弱疲惫,手脚无力。王茂如搀扶着她。不过中舰在长崎只能驻军一天,晚上的时候就必须离开。王茂如对智雅说只能把你安排在长期一段时间了,智雅倔强而无力地说:“我要跟你在一起,秀盛君,你曾经对我说过,你要陪我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我生是秀君人,死是秀君鬼。我愿意上船。” 王茂如愕然道:“你都听到了?” 智雅说:“我都要放弃挣扎了,但是是你的话把我呼唤回来,你不能食言,你不能抛弃我。” 王茂如无奈苦笑起来,智雅倔强地要与他同行,这让他非常担心她的身体,只好请日本医生上船陪同他们一路同行。五天后,军舰抵达天津大沽港。抵达大沽刚之后很多人来迎接王茂如,不过王茂如拒绝了欢迎仪式,说大家不必浪费,还是把搞迎接仪式的钱用在老百姓的民生上吧,赢得了国内外的盛赞。 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王茂如便是召开国防军会议,向国防军讲述日本的情况以及中日之间的关系。同时听取这半个多月的汇报,会议结束之后蒋方震大骂了他一顿,说他在日本私自行动差点酿成大祸,给国防军带来极为严重的损失。王茂如连忙向蒋方震道歉,私自会见佐藤是他的错,他不该这么鲁莽,他表示自己的确是年纪轻不懂事。蒋方震一直将王茂如视为小兄弟,见他认错态度诚恳,便语重深长劝了他一顿,王茂如因为自知自己的过错,认真聆听。最周弄得蒋方震倒是不好意思了,一个下属训领导训得够呛,做下属的也做到极致了。不过蒋方震也因此对王茂如更加信任,也唯独他能够如此款待下属。 离开国防部后,王茂如让秘书长杨度代替自己向总统府做一个简单的行程汇报,蒋方震惊讶他去干什么去,王茂如道:“去医院。” “智雅不是病好了吗?”蒋方震道。 王茂如双手一摊,道:“是我的大夫人乌兰图雅,预产期就在这几天,没办法,反正时间也晚了,明日再去总统府吧,我先去医院去。” 蒋方震道:“不可如此,秀盛此举将致总统威严于何地?” 王茂如见蒋方震态度坚决,只好无奈地说:“好吧,听你的。” 王茂如希望去医院有两个原因,第一是着急将智雅安排回北京治疗,智雅尽管肺炎好了,可是落下病根,一到其后变化便咳嗽不已,天气反常的时候也会咳嗽,她的咳嗽比什么天气预报都准。另一个让王茂如必须去医院的原因则是乌兰图雅即将临盆,老婆多了就是如此烦恼,这些都是王茂如惹下的祸,他必须承受。 只是在和蒋方震沟通之后王茂如便直接去总统府面见孙立文,家事再重要也是小事,国事再小也是大事。 在临去总统府之前,中情司李木鱼报告王茂如说今日发现有疑似日本间谍进入国务院和总统府的痕迹,一些总统府的情报很快泄露给了日本政府。但是中情司的人没办法进入总统府调查,请王茂如给予指示。总统府的确挺麻烦的,都是民党的人,如果他们出现了间谍也是不好办。王茂如想了想说:“你知不知道照片底片的原理?” “您说的是卤化银?”李木鱼问道。 “对,卤化银见光分解。”王茂如说道,“我将给大总统做一份《对日报告》,弄成两份,一份是真报告,一份是假报告,在假报告中你添加卤化银并且密封起来。我将假报告交给大总统直接放入总统府保密室,过几天之后重新检查,如果卤化银分解,则说明了总统府一定有间谍。” 李木鱼道:“即使证明了总统府有间谍,可是抓不到啊。” 王茂如笑道:“你放心,到时候大总统就会求着我们帮他抓间谍的。” 在制作好了两分真假《对日报告》后,王茂如前往总统府面见孙立文。在王茂如离开北京的这半个多月中,孙立文的民党出奇地没有任何举动。看来他临走之前给民党的几记重拳着实管用,民党老实了下来,根据内部情报得知民党的人也因为这次不成功地的争权内部起了分歧。孙立文站在了合作这一边,导致民党最终的结果就是现在大家都老实了。 当王茂如的车队抵达总统府后这才发现,孙立文居然为王茂如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庆功宴会,让王茂如有些意外,邀请的都是民国的文化名人。王茂如事先也没有接到书函说举办庆功宴会,便是穿着军装去的,让他显得有些突兀。孙立文惊讶地问了一下总统府秘书长胡汉人,胡汉人暗叫不好,送函文的秘书怎么搞下了这么一个大乌龙?胡汉人连忙问询才得知这是一场“误会”,原来那人倒也不是故意让王茂如出丑,只是出发前往国防部的时候,王茂如进城,北京城戒严迎接他归来。秘书便被耽误了三四个小时。只是这民党的秘书也忒不靠谱了,自己被耽误了之后以为一个小时就好了,时间也来得及便进了一家酒楼,一边吃点东西喝点小酒,一边听说书先生讲《三侠五义》,给忘了时间。这秘书也是民党的一届元老了,年纪比胡汉人还大,弄得胡汉人是不好说又不好骂,只得如实禀报给孙立文。 仿佛一切都阴差阳错自有安排,总统府没有给国防部来邀请电话,而是庄重地派秘书送去书函,而王茂如原本不想当天去总统府,幸好被蒋方震劝阻下来。 孙立文得知之后苦笑起来,自己手下怎么这么不靠谱啊,王茂如倒是没有介意——他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孙立文为自己举办了一个庆功宴,自己还不愿意来,幸亏是来了,否则误会更大了。 在觥筹交错之后,王茂如单独与孙立文汇报了自己的行程,他详细细地讲述了自己在日本所见所闻和与日本政府的一些交涉,并且向孙立文阐述了自己对于现任日本政府的看法,他认为,日本人现阶段并不想与我国为敌,但是他们只是现阶段不想与我国为敌而已,未来日本还是向灭掉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