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四章 对日三策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四章 对日三策

孙立文详细听取后问国防部有什么对策,王茂如提出对日三点主张,第一,拉拢。尽管日本是中国的天生敌人,但是现在这个敌人太过强大,他们拥有世界第三的海军,而中国沿海线又非常长,因此中日之间一旦开战,日本可以从沿海各个地方进入中国,中国是防不胜防。所以能够暂时不予日本开战尽量不开战,这也是拉拢的原因,先将他们拉拢主之后,我国才能保持和平稳定增长。相信以中国人创造财富的能力,几年之后国力一定会超过日本。 第二点,挑拨。想要让日本无暇顾及中国,就要让日本有点事去做,做什么事情呢,那就是挑拨日本和其他各国的关系,挑拨日本国内关系,挑拨日本各地区之间的关系,最好能挑拨日本地域攻击。当然,日本也存在地域歧视,例如东京人看大阪人都是小商小贩,九州人看东京人都贪生怕死,四国人看九州人都是挖煤的黑子等等。支持日本国内势力,支持日本革命武装运动等等,从侧面削弱日本的综合国力,滞缓日本发展。 第三点,备战。尽管拉拢和挑拨,但是想要中国发展,中国必须要打一仗才能确立中国的国际地位,而日本因为是中国的天生敌人,中日之间迟早有一战。那么这一战选在什么时候,选在哪里交战,选择什么形式的开战就有说法了。日本强的是海军,中国强的是陆军。但是海军是天生的进攻兵种,如果我们防守他们进攻,中国非得被折磨死不可。所以。如果中日一战,一定是中国进攻日本,也就是说,如何将日本的“八八舰队”在他们未启动的时候消灭,成了一道需要解决的问题。 出于三点考虑,未来中日之间将有一段短暂的和平时期,而这段和平时期应该是裕仁摄政王真正登基之前。一旦裕仁登基,他一定会宣誓强硬立场。那么中日之间的这场战争一定会开战。 孙立文看了报告之后叹道:“中日何必必有一战。” 王茂如道:“中日天生敌人,我们若是要强大。就要干掉日本。如本若是需要强大,就一定会先干掉我们。” 孙立文道:“好吧,对日资料我理会了。” 王茂如摇头道:“这份资料是机密资料,还请大总统记在心中即可。” 孙立文有些愠怒。王茂如此举是严重的对他的不信任。难道他还会将这个《对日报告》给日本人不成?王茂如说道:“根据情报机构猜测,日本间谍已经混入了国务院和总统府中,因此不得不防。这里我有一份假的《对日报告》,里面涂了荧光粉,只要有人稍微动一下,荧光粉的化学性质立即改变,请大总统将这个假《对日报告》放在机密档案室。以此来检查是否有间谍进入总统府,防患于未然嘛。” 孙立文苦笑道:“你啊你。王秀盛,你可真是九尾狐再世。” 从总统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天色漆黑一片,街上的路灯时而还有不亮的。 在王茂如离开中国的这些天,他也吩咐朱淞筠帮着他给百姓们做好事,例如为灾民搭建过冬的临时帐篷,给流民送去食物,赠给北方雪灾严重的灾民慈善款等等。同时王茂如还让朱淞筠主动建立了三个慈善基金,第一个叫做天使儿童慈善基金,专门救助那些被遗弃的孩子。第二个是太古基金,专门资助那些家徒四壁但是品学兼优希望能够学得科学为国效力的年轻人。第三个基金是乐家基金,资助的是那些家庭困难的怀孕母亲,希望给这些怀孕母亲一些营养。 至于这三个基金的负责人王茂如交给了朱淞筠之后,这下朱淞筠可做的事儿便真的多了起来,只是王茂如仍然在担心,他担心两个问题,而这两个问题都与死去的纳兰师傅有关。他不知道这世界是不是真的有神仙有鬼,可宁可希望这世界真的有,这样他所做的一切,也有仙灵看到。他希望乌兰图雅平安,希望孩子平安,但是他对孩子将来克自己的说法,心中有些忌惮。 回家之后王茂如得知乌兰图雅并没有住在医院,而是在家待产,而智雅也在家中静养,同样没有去医院,这让王茂如很不高兴。 一进院子,管家王鹏便向王茂如请示说送去请北京最好的稳婆来接生,王茂如因为心中有了忌讳便不愿意乌兰图雅有任何危险,便问说北京最好的医院是哪里。王鹏哪里知道,倒是浦继这时候来探望王茂如。原来浦继住在不远处的睿亲王府了,他将睿亲王府给盘了下来,花了十万银元,一家人都搬了进去,算是王茂如的邻居。他知道王茂如回来,跟他倒是不客气,拎着两坛子十八年的绍兴女儿红跑过来,说给王茂如接风洗尘来了。 王茂如便向他打听,浦继想了想说北京最好的医院有两家,一家是国防军第五医院(第一至第四军医院分别位于齐齐哈尔、哈尔滨、长春、沈阳),另一家是美国人办的,由洛克菲勒基金提供资金创办的北京协和医院。这两家医院第五军医院一半是中医一半是西医,而协和医院全都是西医,当然,协和医院的妇科规模更大一些。但是中国人似乎更加信任中医,因此论起来还是国防军第五医院经验更足一些。 王茂如问说妇产经验足吗?浦继苦笑道:“哥给,您这话问的我的脸上直骚腥,弟弟是那种没事儿的时候盯着人家生孩子的人吗?” 王茂如笑道:“好了,我知道你不是,说话拐弯抹角的,就送协和医院了。” “您不支持本国医院了?”浦继笑道。 王茂如苦着脸道:“保险起见,保险起见。” 浦继拎起两瓶女儿红道:“哥给,来点儿?” 王茂如道:“得,你小子来了我得先陪你在陪老婆,有没有什么吃的?刚刚在总统府喝了一肚子红酒,饿死我了。” 浦继笑道:“我早就让家里人考了一只小肥羊,才八个月,娇嫩酥脆,请的大厨是前清御厨。” 王茂如道:“御厨怎么跑你家去了?” 浦继笑道:“您这话说的,御厨也要生活不是,现在皇宫里生活艰难,废帝一天吃不了什么,那些御厨早就跑的跑散的散了。咱家有钱,就该享受享受,我跟我大哥和我二哥不一样,我大哥好色如命,我二哥是无欲无求,我呢,就好交朋好友,吃点好吃的。” 这时候浦继的跟班姚全儿带着仆人抬着一只小肥羊过来了,下面还放着炭烧暖热,一旁站着一个二十岁的师傅,姚全儿说这是御厨的大徒弟,专门来侍奉的。王茂如看看姚全儿,笑道:“你小子怎么还在做老三的跟班,没混出什么名堂?” 姚全儿连忙哈腰道:“主子看您说的,俺一个做奴才的,就安安心心做奴才就好,主子有口饭吃,俺做奴才的也就有口饭吃,没别的奢求。” 王茂如摇了摇头,便与浦继吃起来,浦继吃的不多,倒是王茂如吃了许多,这嫩羊肉味道真是不错,浦继倒是个会享受的人。两人随便的聊了起来,那浦继便说自己派人去请冯尹彬来着,不过冯尹彬拒绝了自己,他说他能力不足,只想在师傅身边学习。王茂如笑说这小子不是经验不足,而是不打无把握的仗,以后必将会是一个人才,你看着吧,等你我老去了,这天下肯定有他的一份。 次日王茂如坚持之下,带着乌兰图雅和智雅来到了北京协和医院,首先安顿好了智雅,然后才到了妇产科。协和医院的妇产科主治医生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老爷们柯兰多,护士长是一个白人老大妈,倒是护士其实都是清一色的中国女护士。乌兰图雅极力反对,她坚决不同意让一个大老爷们来接生,她说宁可自己死也绝不让他接生。 好嘛,这时候乌兰图雅想到的倒是列女传了,王茂如苦口婆心地劝了起来,同时他担心她会出现意外,对医院所一定要提前准备好血液。但是在检查血液的时候意外发生了,美国医生检查出来乌兰图雅的血液是稀有的-ab血型,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且是熊猫血中极为少见的-ab血型。乌兰图雅也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稀有血型,当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血型,可是王茂如知道。 柯兰多说:“尊敬的王将军,你的担心是有必要的,如果一旦发生产妇出血的意外。其实我在欧洲求学的时候就曾经研究过血型,而-ab血型在欧洲刚刚发现不到三年,这还是因为欧战,一些拥有特殊血型的士兵在输入血液之后反而感染死亡,人们才发现了除了四种血型之外的其他血型。很幸运的是,发现-ab血型的人是我的老师,他将他的研究成果交给了我。并让我研究亚洲人的血型。我在中国一年零九个月,我发现亚洲人尤其是汉族人很少有-型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