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六章 无巧不成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六章 无巧不成书

祈祷上帝,不要让坏运气降临,王茂如无奈地苦笑一声,回到乌兰图雅的房间,她的姐姐们都在这里了,既然来到北京,便多逗留一些时日,同时也陪陪妹妹生产,拉近一些关系。这些姐妹之中其实王茂如都不认全,趁这个机会王茂如倒是一一认识了。只是怕是不常走动,过后不久就会忘记。 王茂如表面欢乐内心担忧,纳兰师傅的话就想是重锤一样不断地敲打着自己的心脏,他越想越怕,越怕越想。有时候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往往会将事情向最糟糕的的方向去想,他站了起来在走廊来回走着,心中烦闷之极。 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吵闹,王茂如有些烦心,便说出去抽根烟,乌兰图雅也不在乎说你赶紧出去吧。王茂如笑了笑,便走了出去,门口冯尹彬立即站起来,王茂如说你不用陪着我,我在走廊里走一走,像一些事情。 “是,师傅。” 王茂如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件事,越来越烦躁,难道一切真有宿命不成?正在想这事情,忽然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哀求说道:“医生,医生,我表弟怎么样,我表弟怎么样?”王茂如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他走到三楼的时候见到一个女孩,这不是宗鼎和宗孚育幼院的班主任温老师吗? 此时温小婉和舅舅、舅妈正在一起,舅舅扶着全身无力泣不成声的舅妈,温小婉的脸上挂满了焦急。她焦急的眼神显得茫然无助。让人生出无尽的保护,他便走了过去,不是出于什么好色。纯粹是一种对熟人的帮助和被她无助的眼神打动吧。 晁家今年可能流年不利,舅舅晁宗南刚刚被放从警察局出来不久,几番找工作,但是当对方得知晁宗南曾经就职的公司就一脸遗憾地说:“你所在的那家洋行跟参与谋杀了尚武将军,咱们可不敢雇用你。”晁宗南应聘了几家洋行都不行,他只好无奈拿出家中一些旧家当来典卖过日子。温小婉也开始每个月给家中三块银元的伙食费,暂时解了家中的燃眉之急。不至于一家人饿肚子过日子。(由于欧洲战争,导致中国的银元升职,为了应对银元升值华夏民族银行对欧输入部分白银。并全面采用了纸币取代金属币。从此之后,袁大头仅仅流通了十年便成了历史。) 但是坏运气又一次降临在晁家,表弟晁靖安有一次在学校的时候莫名的晕倒了,大家以为他是学习累了。便将他送回家。过些日子之后晁靖安感觉好多了又去上学。并且在年底考试中名列前茅。可是过年前的时候晁靖安再一次晕倒高烧,全家人急得不行,温小婉为此甚至留在了北京没有回到苏州老家。晁家人几经求医,都不知道晁靖安得了什么病,最后有人说协和医院的洋大夫们或许有招,于是晁家人便将晁靖安送到了协和医院。 北京协和医院医院的洋医生在检查完少年晁靖安的病情之后说道:“这种疾病我们也治不了。”并判断晁靖安身上的疾病是一种急性免疫力功能丧失疾病,并说这种病在西方称之为白血病,晁靖安身上患有的是白血病中的急性白血病。 晁家人还算是见多识广的家庭。可是这白血病是听都没有听说过,医生解释说了半天。晁家人只知道晁靖安得了绝症,而且命不过几天之内了。因此晁家人悲痛欲绝,温小婉便求大夫救救晁靖安,可是大夫也无能为力,这病就是绝症。 王茂如有些好奇走过去听一旁的男护士说起来,感慨一下,这白血病在百年之后都不一定能治好,如今这个年代得了这种疾病怎么可能治得好啊。 温小婉哭泣着抬起头见了王茂如,又见王茂如剃了胡子(在东京因为逃走,不得不再一次剃掉了留起三个月的胡子),记起来他。她走了过来,董淮清连忙挡在王茂如跟前,王茂如说:“我们认识,没事。”董淮清这才让到一边。 “温老师。”王茂如同情道,“我非常为你们感到难过,我知道了你们一家的遭遇,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温小婉说道:“谢谢你,嗯……尚武将军。” 王茂如微笑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了?” 温小婉道:“知道了,其实我早就该知道的,你不该瞒着我。” 王茂如摇了摇头道:“那没什么,除去那个身份之外,我还是一个父亲。”他看了看因为悲伤无力而摇摇欲坠的晁宗南叹了口气,说道:“他也是父亲,我能理解他现在的痛苦。” 温小婉明眸善睐的双眼露出惹人怜惜的悲伤,舅妈扶着舅舅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两人双目无神,呆呆地看着前方。温小婉心中一痛,若不是王茂如就在跟前,她一定会流出眼泪来。 每家都有自己的痛苦,便是自己归为国防总长,还会陷入家庭痛苦之中,更何况小门小户,王茂如随意说道:“温老师你穿着这么单薄,这北京的冬天冷得很啊,注意一下。”协和医院的走廊有些冷,王茂如看温小婉穿的不是很厚,便关切道。 “谢谢你将军。”温小婉道,“一直想当面感谢的,年前我舅舅的事儿多亏了你了。” 王茂如道:“他们没有再来骚扰过你吧?” “没有没有。”温小婉说。 王茂如想了想忽然说:“我记得白血病有治疗的方式就是换骨髓或者血液,不过要找到基因相配的。白血病主要是体内白细胞无法杀毒消菌导致免疫力丧失,平日一点感冒对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得了白血病的病人别说一点儿感冒也能要了人的命。” 温小婉急切地说:“能治?真的能吗?” 王茂如点头道:“理论上可以的,我问问大夫。”白血病是1827年被发现的,可是一百年中也没有人能够破解得了白血病难关,当王茂如向大夫说骨髓移植之后,白人医生惊讶地叫道:“你这是在杀人,在杀人,我拒绝做这样的手术。至于你所说的骨髓配对,怎么配,什么原理,如何操作,难道你只能说出一个未知的名次就可以了吗?抱歉,全世界没有一个医生能够治愈白血病,你的理论我认为只是猜想。” 王茂如也没法跟他解释,毕竟全世界第一粒成功治愈的白血病还是发生在二战之后,现在的可以还没有达到,他摇了摇头对温小婉说明了一切。温小婉忽然问道:“是不是说,我弟弟的血液不能杀菌,只要我给他输入血液,用我的血替他杀菌就可以了?” 王茂如说道:“具体的情况,我并不了解,我是个军人,不是医生啊。” 温小婉坚定地说:“好,我就用我的血来养着我弟弟,还有舅舅,舅妈。”她赶紧对晁宗南和舅妈说起这件事,尽管两人不懂,但能挽救一分便挽救一份,王茂如哭笑不得,他只是提出一个猜想,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果断地选择了为亲人愿意尝试一下。温小婉知道王茂如能量大,于是求王茂如委托医生从他们身上输血给晁靖安,王茂如说:“你们的血型是什么?你表弟的血型是什么?” “我不知道啊。”温小婉道。 当医生将血型检测拿出来之后也吓了一跳,因为温小婉的血型居然是罕见的-ab型血液,协和医院都知道王茂如在寻找-ab血液,这个奖金担心自己的妻子产后大出血,可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眼前便有这么一位。 柯兰多医生兴奋地说:“这些好了,这下好了,我现在就去对这位女士说。” “说什么,直接绑过来呗,”从沈阳回到北京的近卫总长魏东龄直接说道,他代理担任朱雀军团长,即使地动用军演等各种手段震慑了南满铁路内的日本人,稳定了辽宁,同时动用雷霆手段扫除了一些投靠日本的土匪,将这些投靠日本人的土匪连同家人判以叛国贼斩草除根,极大地打击了一些汉奸的信心。 毛子平养了半年多的伤终于痊愈了,重新回到了岗位上,继续做朱雀军团长,而魏东龄从沈阳回来继续担任他的近卫总长,掌控近卫团,贴身近卫队,少年近卫队,近卫装甲团。魏东龄回到北京之后得知王茂如在医院中,便赶到了医院来,这才有了魏东龄建议绑架这一幕。 王茂如忍俊不禁道:“你个活土匪。”又道:“她算是我的朋友,现在全家正处于困难之际,岂能如此,我去对她讲吧。”王茂如将自己的请求与温小婉说完之后,温小婉很是爽快地答应了,她说既然自己还有作用,那便最好,自己一定会尽量帮助。柯兰多建议说今天做一次抽血,防止到那天抽血供应不足,可是现在协和医院没有血库,幸好现在是冬天,只要控制得当,血液足以保存五天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