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七章 逢凶化吉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七章 逢凶化吉

温小婉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个南方女孩,这时候却是无比的镇定和果敢,她看着王茂如笑了笑,说:“我帮你。”刚一说出口,便觉得有些暧昧,连忙又补说:“那就来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是为了救人……”说着还撸了撸袖子,露出藕白色的胳膊。 这女孩的皮肤真好,白嫩玉滑的肌肤凝脂玉白,江南水乡生就的少女,便是一举一动也显得秀气芬芳,露出胳膊的动作也显得可爱中带着一丝丝的诱惑,王茂如忽然一呆。温小婉也被自己突然撸袖子的举动吓了一跳,按说自己这是癔症了怎么了,如何忽然如此不知所措。 王茂如道:“温老师,其实不在这里抽血……” 温小婉羞红着双颊连忙又将衣服的袖子盖了回去,藏住了胳膊。 王茂如心中大骂自己一顿,这个节骨眼上还在想什么呢,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这么没有定力?便感激说道:“温老师,谢谢你帮我。” 温小婉红着脸目光有些游离说道:“你帮了我,我欠你好大人情,现在终于还上了。”她的心里有一丝丝的小骄傲,不能不说,少女怀春的时候,任何糟糕的情况都不能阻止她们的胡思乱想。刚刚王茂如目光的亵渎,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极大的刺激,仿佛全身都酥软了起来。 王茂如摇头道:“不,还是你帮助我多一些,你有什么要求。我一定会答应你。” 温小婉本来沉浸在美梦中,便要拒绝的,不过想到舅舅和舅妈的窘迫。便无奈地笑了一下。她也不矫情和虚伪,因为现在她实在是需要帮助,便说:“能帮助我舅舅,就帮帮他。” “好。”王茂如庄重地说道。 非常巧就在第二天晚上的时候,乌兰图雅忽然肚子痛得不行,宣告即将临产,医生将她推进了产房。柯兰多将王茂如挡在门外说道:“将军,这里是无菌产房,你现在不能进来。我知道你是孩子的父亲。但是请相信我们的专业。” “好的,拜托了。”王茂如说道。 乌兰图雅生产,家中的女人们都来了,连尚未痊愈的智雅也赶了过来。王茂如苦笑道:“你们都回去吧。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们都是姐妹,当然要关心地看看啊。”玉琢反驳道。 玉蝉问:“姐姐好像是挺严重的。” 王茂如叹息道:“是啊。” 玉琢奇道:“又不是第一胎,这都是第二胎了,没那么多事儿吧?” 王茂如又不能将纳兰师傅的预言说出来,说出来别人也不能信啊,而且他自己也将信将疑,但是一个临死之人说的话还是让他深深忌惮的。 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王茂如心中默念起来,他在产房门口来回踱步。而闻讯赶来的温小婉也在一旁等待。几个夫人小声指指点点,玉琢说这小妮子估计是王茂如即将新纳的小妾了,智雅气鼓鼓地瞪着眼睛。 王茂如对家里的几个老婆表示很无奈,只好隆重且正式地介绍了温小婉的身份,她因为和乌兰图雅血型相同都是罕见的熊猫血,现在在这里等着急救呢。王茂如问温小婉有没有补充体力,昨天就抽一次血了,温小婉笑着挥起拳头说:“完全没有问题,我健康得很呢。” 乌兰图雅的这次生产却不那么顺利,也许是正应了了纳兰海昇的预言,这次胎儿一直生不出来,乌兰图雅从晚上一直折腾起来一直后半夜。王茂如让几个夫人带着孩子们都回去,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大家还很焦急,不如回家明天就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几个女人合计一下也觉得是,于是大家都走了,只留下了王茂如在这里。 王茂如走到四楼的阳台上,在寒冬中抽起了一根雪茄烟,冯尹彬赶紧走过去给王茂如披上了披风,说道:“这里风大,师傅,当心。” 王茂如勉强一笑,道:“继华,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兴师动众了呢?” 冯尹彬笑道:“师傅你关心师娘理所应当,没有什么是否兴师动众,这是人之常情。” 王茂如道:“纳兰师傅在去世之前给我算过一卦,大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克我也克他娘,我担心乌兰图雅出事啊。我有种预感,一定会出事,我的预感一向很准。” 冯尹彬道:“师傅,算卦也未必事事都能算得到,那样其实不是神仙了吗?我觉得大师娘吉人自有天相。” 王茂如苦笑道:“我也希望如此。”又吩咐道:“明天上午军事会议之后,看看还有没有事情,没有事情的话我们去一趟燕子门,我要把叶南飞的遗物交给李师傅。” “好的。”冯尹彬道。 一个护士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推开门,冷风沿着门吹了进去,护士兴奋地说道:“将军,将军,您的妻子生了,终于生出来了。”王茂如高兴地扔了烟走了进去,问道:“我老婆没事吧?” “没事。”护士笑道,“恭喜您将军,生了个大胖小子。” 王茂如笑了起来,道:“儿子都是赔钱货,将来分家产头疼,倒是女儿好,女儿是爹娘的贴心小棉袄啊。” 冯尹彬笑道:“恭喜师傅。” 董淮清也说道:“恭喜干爹。” 王茂如连忙说道:“好,好,待会儿给你们一人封一个大红包,哈哈。”又走到温小婉跟前说道:“温老师,麻烦你了。” 温小婉笑道:“恭喜将军,一点不麻烦。” 大家正在笑着,另一个护士万分焦急地喊道:“不好,产妇大出血,快,快需要输血,需要输血!” 一瞬间,众人愣住了,王茂如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宿命论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难道这个孩子真的是克父克母吗?温小婉撸起袖子说道:“抽我的血,我在这里。”护士说:“好的,女士,请跟我来。”温小婉走到抽血房的时候回头说:“尚武将军,您是我最崇拜的人,您放心好了,我就算是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也会救您的妻子的。” 王茂如自言自语道:“难道……难道……难道真是宿命吗?”冯尹彬站在王茂如身旁默默不语,而董淮清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冯尹彬劝道:“师傅,一定会逢凶化吉的,一定会。” 王茂如道:“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抢救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温小婉甚至输了三次血,医生告诫说她再输血就会死,温小婉这才停止输血。最终,也许是王茂如这些日子里做的善事感动了上天,乌兰图雅当真逢凶化吉,抢救过来。只是乌兰图雅和温小婉都因为失血过多显得脸色苍白需要休息静养,并且沉沉睡去了,乌兰图雅甚至连孩子的面都没见到。 当柯兰多医生将孩子交给到王茂如手中之后,王茂如抱着这个眯着眼睛的小东西百般滋味在心头。小东西已经睡去了,健康得很,足足七斤八两,乌兰图雅小小的身材生出这么重的大胖小子,果真千辛万苦。她生产第一个孩子宗欧的时候才六斤五两,但这小子七斤八两,着实太重了,也险些要了母亲的性命。这是自己的孩子,这是自己的种,可是这个小子将来会克父克母。 不,我不能相信,王茂如心里说道,可他的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说道:“难道你不相信宿命吗?这是你的命,这是你的命啊。”王茂如心中天人交战,他对医生说道:“孩子放在哪里?” “等一会儿放在母亲身边。”柯兰多说道。 “嗯,我守着他们母子两人。”王茂如道。 已经是半夜两点钟了,王茂如有些累,但是更累的是他的大脑,他坐在乌兰图雅的床前,床边是包裹严实的小家伙,安静地睡觉。病房的灯光幽暗,王茂如可以看清母子二人,他仔细看着这个小孩,倒不太像母亲。老四宗欧长得很像是母亲,小模样长得很是俊俏,将来定是一个祸害女人心的少年。这小家伙不像母亲,反倒像自己多一些。王茂如看到床头立着的一面镜子,拿了过来,对比一下自己和小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灌出来嘛。 他笑了起来,放下镜子,小声说道:“小屁孩啊小屁孩,你当真是克父克母吗?可是你这么小,这么柔弱,怎么可能克父克母呢?”他一直没有睡觉,心中徘徊着这种声音,其实他也认为自己是神经过敏了,纳兰师傅的预言也未必准确嘛。 不一会儿一个非常胖的女护士进来了,她是给乌兰图雅换输液的。民国的男女很少有胖子,这年代吃胖可不容易,食品都是纯天然绿色食品,又不能胡吃海喝,女护士吃这么胖实在难得。胖护士见王茂如还没有睡觉,小声地说:“将军,您该休息休息了,您一直没休息,现在母子平安,不是很好吗?” 王茂如点了点头,说:“谢谢你,宋护士,我这个人失眠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