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八章 国防预算两亿五千万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八章 国防预算两亿五千万

姓宋的胖护士笑道:“原来尚武大元帅还有失眠的毛病,我们医院的医生能帮助你的,他们都好厉害的,需要我告诉他们吗?” “不,不需要了,老毛病。”王茂如婉言谢绝道。 胖护士又神秘兮兮地说道:“你这儿子说起来出生还真特别的。” “怎么特别?”王茂如不动声色地问道。 女胖护士的口才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做女人的八卦精神,说道:“我们接生他出来之后,就发现他一面哭着一面小手小脚乱动,差点自己扯断脐带。我接生了一百多小孩子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呢。还有啊,我给他用温水清洗的时候,看到他的背上有胎记,好像是什么图案。” “什么?”王茂如惊道。 胖护士说道:“真的,当时我想跟其他人说一下来着,不过随后您夫人就产后大出血了,我也忘了这一茬。见到您我才想起来。”护士换号了葡萄糖之后走了,不过她的话倒是让王茂如心中疑虑不已,他悄悄解开了围在婴儿身上的棉布和裹衣,然后轻轻地翻开婴儿的后背,果真见到了一个图案,第一眼王茂如便觉得这个图案,极其像是狼头。 是的,狼头,一个黑色的狼头。 王茂如又给婴儿穿好,叹了口气,坐在一旁,心中又开始了矛盾重重。他小酣了一会儿,冯尹彬叫醒他,又去国防部召开了年初计划会议第一议程。今年的国防军年初计划分为四个议程。第一议程是各部门预算报告,第二议程是各军区战备报告,第三议程是国防报告。第四议程则是国际国情与中国国防报告。原本应该是国防次长萨镇冰做会议主持人,但萨镇冰年事已高且并不太熟悉国防军体系,因此国防军副总司令蒋方震作为主持人,王茂如作为最高决策人听取报告。 其实国防部的会议很少召开,并没有三天一小会两天一大会,而是有事召开,没事自己干自己的事儿。但是年终年末两次会议必不可少,即年初的计划会议和年末的总结会议。 今年的国防军预算开销是这样的,属于参谋总部开销的全军军饷八千八百万人民币银元。属于后勤总部开销的军械以及军备费用高达一亿一千七百万,安全总部的预算是一千二百万,其他路航海航近卫宪兵军务总计达到三千八百万,国防军民国十一年的军事预算总计达到两亿五千五百万。比起去年两亿七千万的花销。今年的开销的确是少了一些。 民国统一之后。全国税收尽归国家,首先国防军掌握全国财政大权,他们统一了货币,并且通过银元重铸,暗中交易给欧洲各国,似的去年的财政收入大幅度增加,王茂如怎么也没有想到增加的会那么多,当然花销更是翻了几番。 可是财政司司长赵佳诚的报告就不那么乐观了。因为国防军将很多赚钱的地方都还给了政府,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盐税和各种商业税收。去年国防军控制盐税获利丰收,可是今年却不行了。今年国防军收入这一块包括禁烟总局,兵工厂,军工产业,华夏民族银行,各种矿业公司的分红等等,预计总收入仅仅为七千九百万。也就是说,还需要政府提供军费一亿七千六百万银元,而为了临时增加开销,方宏信建议向政府开出三亿的军事预算。 王茂如一听就不可能,三亿太多了,赵佳诚苦笑道:“三亿是太多了,可是三亿能够到手的能有多少呢?我们是狮子大开口,他们也可以讨论嘛。” 王茂如道:“你当这是菜市场买菜还带讨价还价的啊?” 赵佳诚道:“秀帅,你别不信,这份三亿的国防预算交上去,最多能得到一半,信不信?” 王茂如惊讶道:“全国统一之前,我们国防军尚且富裕的很,怎么统一之后反倒没了钱?” 赵佳诚苦笑道:“秀帅,谁让你不是总统呢?民党的人肯定会遏制我们军部啊。” 说是遏制其实是好听的说法,实际上是一种惩罚,民党的人就准备在军事预算这里跟王茂如一争高下了。年前王茂如让他们吃亏吃大了,如今总算找到机会来收拾王茂如了。第一天的会议原本是没有这么长时间,可是会议一直开到了晚上才结束。大家就各个部门的预算予以评估,财务司的估算师们也是加减乘除计算了很久——其实这份报告在会议召开之前已经在财务司做了一次评估了。最终得出了国防军民国十一年的军事预算至少为一亿八千万,不能比这再少——民国十一年需要进行大量的基础军事建设,同时为了准备在西域对俄作战,准备在东北对日作战等等。 当然,如果一切都是购买洋人的武器这份预算还得乘以二,幸运的王茂如一直以来都有未雨绸缪的打算,能自己生产的自己生产,不能自己是生产的引进生产,实在引进不了的就买来偷偷仿制。国家仿制算是干涉别人专利吗?孔乙己说过,读书人的窃,算是偷吗? 晚上大家直接就睡在了国防部中,这里寝室很多,王茂如倒头便睡,一直睡到次日早上七点钟。因为八点的时候第二议程,冯尹彬也希望王茂如能够多休息一阵时间,无奈这些天的确是忙碌的日子,秀帅将所有的事情都赶到了一起。 第二议程各军团代表汇报计划,其实各个军团今年的计划就是稳定,维持训练,这也是王茂如做出的要求,民国十年全国刚刚统一,民国十一年暂时不要动手——只有一个地方例外,西域。也就是说,除了白虎军团在,其他军团都仅仅是建设,而白虎军团才是备战。 白虎军团在民国十一年内要实现五个陆军师团的整编工作,除此之外,近二十万的二线部队要移民戍边在西域,他们将组建二十个屯守部队,平时为民战时为军。二十万二线民兵的移民工作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军务总部今年的开销有一部分就是在这写民兵的移民安置上。西域泰西省、安西省和新疆省的移民与东北、外东北和蒙古的移民不同,王茂如在东北等地主要是以灾民移民安置为主,由于民国没有禁枪令,这些移民这些居民身上携带着猎枪主要是防备,而西域的移民是以各地遣散的士兵为主,发放的枪支也都是军用枪支,他们是可以打仗的,在金发碧眼的中亚,尤其是宗教思想浓厚的地域,汉人的武装一定要达到遇到挑衅可以直接击毙的水平。 第二议程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下午三点就结束了,王茂如特地请萨镇冰为这些军官举行酒会,他稍晚一些时候会参加,而他下午要做的便是将叶南飞的遗物交给李北仓。 如今的燕子门俨然成了北方武林第一大帮派。当然,这和王茂如的支持分不开,王茂如没有明着只是他们什么,可是燕子门徒弟进入国防军总是能得到师兄们的照顾的,再加上燕子门帮助王茂如收容流浪儿组建了少年近卫团,也让他们水涨船高。 王茂如临时拜会李北仓,也让李北仓感到非常高兴,今年李北仓连忙说道:“大帅要是晚上没事的话,留下来吃个饭吧。” 王茂如道:“好,但是我不能喝酒,晚上还要参加活动。” 李北仓笑着说:“好咧。”便让厨房准备酒菜,他倒是酒量不凡,一面喝着小酒一面说道:“小飞在你那不错吧,我看他今天都没来,肯定是得到重用了。” 王茂如让人出去,只留下冯尹彬一个人,这才叹了口气,李北仓顿时脸色变得悲痛,难道…… “李掌门,小飞在日本为了保护我,为国捐躯了。”王茂如道。 “呛啷!”李北仓手中的银筷子掉在地上,他有些颤抖地端起酒杯想要喝酒,可惜那酒却总是东洒西洒,溅了一桌子。“小飞他……”老人家许久才说道,“他是英雄吧?” “是,他是国家英雄。”王茂如道。 身后的冯尹彬递上来叶南飞的军官证和军功章,李北仓捧在手中,打开军官证,叶南飞的一张黑白照片贴在军官证中央。李北仓老泪纵横泣不成声,过了许久李北仓止住哽咽才说道:“小飞命苦啊,我捡到他的时候他差点被狼吃了,我是从狼口中把他抢下来的。除了身上留着纸条姓叶以外,什么标记都没有。我有一次带徒弟们出去走镖遇到一个算命先生,说小飞说这孩子天生短命相活不过十八岁。我还不信,小飞这孩子在我的徒弟里并不算天资较高的,却属于最是刻苦的。他身材瘦小不适合学习拳脚,到适合学习轻功和暗器,于是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有时候甚至练习到虚脱才算。唉……”李北仓的话也侧面地说明了,叶南飞的刻苦除了源于自身的认知与努力,还源自他的偏执,或许成功者都是偏执狂吧。 王茂如将叶南飞的遗物放在一边,轻声说道:“这是小飞的遗物,他的钢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