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中华英魂忠烈祠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中华英魂忠烈祠

李北仓颤抖地用手摸了摸钢镖,道:“这些钢镖都是他亲手打的。”他抬起头道:“小飞没丢人吧?” “他一个人就杀了二十多个日本杀手,杀伤了三十个,日本人甚至都不敢说,因为这件事日本人太丢人了。”冯尹彬说道。 “好小子,好小子。”李北仓老泪纵横地笑道,喝了一口酒,拍着巴掌说道:“好啊,当真好,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小飞可替我出了气了。我年轻的时候遇到过一个日本浪人在天津寻衅挑事,那时候刚过庚子年之乱,洋人嚣张异常。我与那日本浪人本来赢了他,可是日人耍诈,有人用钢珠暗中偷袭与我以至于我落败。此事我一直记在心里,平时也常与徒儿们说起这件事,没想到小飞却替我报了仇了。” 王茂如理解李北仓的痛苦,这小子的确是非常可惜,他附和地点了点头。冯尹彬在一旁看了看手表,小声提醒说时间到了,王茂如对李北仓说道:“李师傅,这件事上我表示非常难过,谢谢你为国家贡献了这样一个人才,可是我却没有看好他。” 李北仓沉声道:“人总有一死,或轻如鸿毛或重如泰山,罢了,罢了。” 王茂如离开燕子门后仍觉得内疚,冯尹彬劝慰道:“师傅,您别多想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叶南飞命中注定活不过十八岁,即便他今年在日本不会出事,明年也会在其他地方出事。老天要收他。谁也没有办法。” 王茂如道:“继华,你也相信宿命?” “我没有宗教信仰,”冯尹彬道。“可是发现,其实人不能没有宗教信仰,也许宗教信仰对于我们的生活不能改善质量,可是当人在低落的时候有一个信仰支撑着自己的确是一件好事。我挺相信宿命的,至少在叶南飞这件事上,让我相信其实真的有宿命这件事。” 王茂如没有说话,宿命。他想到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难道这也是宿命? 晚间的军方酒会自然少不了王茂如这个主角。这个酒会就是纯中式的酒会,摆了十几桌,军官们饮酒交流。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尤其是男人之间的相处酒桌文化更加直接。这一点不管是南方男人还是北方男人通用。只是在酒桌上也能够轻易分辨出来南方人和北方人。北方人往往是喝酒一定要满,喝酒一定要干,一口喝尽的往往是北方人,而南方男人喝酒则更讲求个情趣,因此北方人往往觉得南方人喝酒无趣不痛快,南方人又会觉得北方人喝酒就是把对方拼倒拉倒。 王茂如来之后其实大家都有些高,但至少都还清醒着,王茂如走近之后拱手道:“诸君。秀盛来晚了。” “为秀帅尽忠!”有人大声回了一嗓子,众人立即大笑起来。一同回道:“为秀帅尽忠!” “诸位,我自罚三杯。”王茂如也不含糊,走过来让人倒满三杯,对众人说道:“这自罚三杯也有个讲究,第一杯我感激所有国防军的兄弟们对我的支持,我干了!”痛饮一杯后,王茂如举起第二杯说道:“这第二杯,我敬给中人,不管是北洋军人,南方革命军还是民军,现在我们统一了,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国防军!都有一个共同的理想,保家卫国,开疆裂土,青史留名!我这第二杯,敬给中人!” 诸人鼓起了掌声来,何如飞对李德林小声说道:“秀帅讲话越来越有气势了,听了之后让人热血澎湃啊。” “所以这是为什么大家都愿意为秀帅献出性命的原因啊。”李德林感慨道,“换一个人说出这句话来一点作用没有,可是这句话秀帅说出来,就让人信服。” “这就是能力。”何如飞若有所思地笑道。 王茂如举起最后一杯,情绪激动地说道“这第三杯,我敬给这些年来跟我一起打拼牺牲伤退的兄弟们,他们没有机会享受到胜利的一切,可是我王茂如绝不会忘记!所有我王茂如的弟兄,活下来到死都有尊严,死去的家人无忧死后受万人纪念。因为比起他们来,我们就是在享受他们给我们带来的果实。我们的成功是踩在他们的尸体之上获得,他们才是最伟大的。” “好。”众人顿时站起来喝道。 王茂如将最后一杯洒在地上,重新坐在座位上,双手压一压说道:“兄弟们尽管喝酒聊天,不过明天参加会议的控制一下自己的酒量。”王茂如倒是耍了个滑头,最后一杯敬给死人的洒在地上,自然不用喝了,大家迷迷糊糊的被他一忽悠谁也没在意,倒是冯尹彬别着乐心说师傅这一手太有意思了。 酒宴到最后,王茂如忽然对手下说:“其实日本是我们的老师,日本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从两广赶回来的赵增福问道:“秀帅如何这般说呢?” 王茂如道:“我们现代化陆军便是从学习日本开始,我们的军队编制其实也是学习日本开始,日本身上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我们要学习他们,也要超过他们,这样才能打败他们。还有一点我们要学习的就是,日本会将为国捐躯的士兵供奉起来,将他们的招魂簿放在靖国神社中,因此日本人时时刻刻参拜这些军人。而我们国家历史以来有一个很错误的说法,叫做好男不当兵,当兵的一死就卷铺盖走人,连个名字都没有留在历史上。所以,我准备建立我们中国士兵阵亡纪念堂,取名为中华英魂忠烈祠。” 赵增福道:“这个主意好,只是忠烈祠要建立几个,建在哪里?” 王茂如道:“只建一个,建立多了反而没有主次重要,我们只需要一个士兵心中的精神信仰最终归宿。这个忠烈祠建在哪里呢,我认为应该建在华夏文明发源地,陕西。但是在陕西哪里,还需要建设司的人考察一番。” 赵增福拍手道:“好,就是远了一些,南方人跑去陕西祭奠的话,怕是一来一去都很久。” 王茂如笑道:“建在陕西有个好处,所有人到陕西的距离都一样长,对谁都公平一些。” 现在中国的版图尽管还没有恢复到清代最鼎盛时期,可是方圆地貌逐渐恢复,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收复蒙古让中国不再是一个公鸡形状。尚未收复的地方现在只有一个,便是如今英国人侵占的西藏。 对于收复西藏的问题暂时没有被提及,只有川人刘湘提起过收复西藏的问题,但被王茂如搁置在一旁暂时不予讨论。英国人将西藏视为自己下一个印度殖民地,多次与中国交涉,盖因为西藏历史一直是中国的番邦属国,西藏的僧侣们心中也认同这个宗主国。可是英国人的能量太大,而中国此时需要发展,王茂如并没有想过同时树立多个敌人,只能讲问题搁置。 中国地大物博不假,可是问题也多,总不能同时将所有问题全部处理好,事情有轻重缓急之说,现在首要的问题是解决东边的敌人。 晚上的酒会王茂如其实除了开始喝得多一些,但是随后并没有怎么饮酒,大家喝酒欢聚到了十点多了,萨镇冰说可以散了,于是大家便各自散去回家或回旅馆休息了。当然有人跑到八大胡同去,当兵的压抑久了,难免需要一个地方发泄,只要不惹是生非便好。民国并不禁止黄赌毒,从事娼妓工作虽然见不得光,可也是一种生存方式,任何国家也消灭不了这三样原始罪恶。 别说消灭了,现如今中国的所有鸦片都掌控在国防军手中,每年国防军从鸦片上获利高达几千万大洋,如何消灭?禁止鸦片?那简直就是天纸上谈兵之辈才能想到的事情,后世蒋某人曾经下令禁止鸦片,可这倒好,中国鸦片馆倒了,日本鸦片来了。日本人将鸦片制成红色药丸的外表,堂而皇之地放在日本药店里出售,美其名曰“止痛药”。而日本通过红丸每年从中国赚取数千万元,洋鸦片彻底占领中国市场,蒋某人最终只能无奈放弃了禁止鸦片的规定。对于吸大烟的烟民而言,什么国家,什么社会,什么党啊派啊,关老子什么事儿,只要有口大烟抽,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想要让国人禁止吸食鸦片,还真不是一刀切就能办到的,一刀切的做法非常有效,可这种办法是极端的方式,且会留下祸根无穷。当然,最重要的是王茂如此时还需要用大烟来支持自己的国防军资金,因此对于禁烟总局王茂如是视为自己的会下金蛋的母鸡一样看待。 索性王茂如清醒的知道鸦片的危害,因此在挑选士兵的时候一定要求国防军士兵得不吸食鸦片,政府官员不得吸食鸦片,至于寻常百姓的生活和有钱商人地主乡绅们的生活他管不着,也没有权利干涉别人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