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二章 国防预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二章 国防预算

乌兰图雅从小被师傅带大,对师傅的尊敬自然是由骨子发出,在他看来师傅是一个博古通今的奇才。可是就是这样的奇才,却在临终之前说了这一番话,怎能让她接受。乌兰图雅哭泣道:“小宝宝是无辜的,他不会克父克母的,不会的,不会的……” 王茂如道:“我也不相信,都是假的,都是假的,纳兰师傅是骗我的。” 乌兰图雅立即说道:“师傅的挂算的是最厉害的,师傅绝对不会……”正要反驳的乌兰图雅此时突然说不出来话了,师傅的预言要是准,那么孩子就是克父克母,可是师傅若是不准,那一直以来她坚信的所有都会坍塌。师傅的话是不会错了,她一直这么认为。乌兰图雅左右矛盾,最终痛苦地哭泣起来,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师傅的话了,这是一种心中的信仰与情感的交锋,如何不让她痛楚。乌兰图雅的姐姐们也陆续回家了,陪在她身边的只有住在北京的五姐,也是高士滨的妻子,她从王茂如苦笑了一下,王茂如也只能摇了摇头。 王茂如叹了口气,说实话,他真是不愿意相信纳兰海昇的话,可是他的话仿佛像一道诅咒一样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围绕盘旋让他寝食难安。它既不愿意相信这种迷信,又觉得冥冥之中似乎天意就是如此。按照无神论的角度来说,似乎这些都是妖言惑众。但另一个解释是,王茂如怎么来到这世界的?如果王茂如是一个普通人。生活在21世纪,有个算命的对他说:“你孩子克父克母。”王茂如一定会大耳瓜子抽过去,你丫才克父克母你全家都克父克母。 可是。王茂如来到这个世界的过程就因缘巧合甚至于他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矛盾重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样来了,那冥冥之中的声音到底是什么。他从一个无神论者渐渐地开始否定了自己的世界观,这个世界应该是有主宰的吧……可是世界的主宰为什么那么残忍的对待中国呢,让中华大地人心不古,人人唯利是图,难道多灾多难的中国应该被诸神惩罚? 或许是吧。因为布尔什维克的无神论基调统治了半个世纪,或者因为如此,才让漫天诸神全都抛弃了中国。 王茂如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也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最终他长叹一口气,夫妻两人都没了主意。 “现在孩子还小,就这样吧。看看再说。”王茂如下了结论说道。乌兰图雅自然也不希望孩子离开自己的身边,于是连忙点头答应了。 不过随后的一件事让王茂如心里很不舒服,财政部方宏信也对王茂如的《壬戌年国防预算白皮书》提出了自己的异议,尽管他与王茂如是多年友谊,可是他对国防军的预算持反对意见。方宏信没有在政府反驳王茂如,而是直接道王茂如家中等着他,并且就《白皮书》中的一亿八千万预算给予逐一的压缩。而原本赵佳诚提出的还是三亿的巨额呢,早知道就提出三亿好了。也省的处处被压缩,以至于自己人方宏信也要压缩一番。 王茂如原以为方宏信一定会支持自己将中央财政投入道国防预算中来。可方宏信不单单是王茂如的战友,他还是国家的财政总长,他不单单要对军方财政收入负责,他还要对国民国家负责。因此纵然他们是朋友,也是在这个问题是,方宏信难得地站在了王茂如的对立面上。 王茂如气愤不已指着方宏信怒道:“国防不稳,国家堪忧,你这是祸国殃民!” 方宏信无奈道:“若是全部移用到军方,政府其他部门所剩无几,今年国家如何前行?秀帅,国家发展不能只看国防,还要着眼于国民社稷啊。” 王茂如道:“要是中日之间发生战争,将如何?要是中俄之间发生战争,又将如何?” 方宏信道:“中日之间绝无可能发生战争,而中俄之间发生战争,却也是小规模地区性冲突,觉不需要如此之多的资金。” 王茂如怒道:“你的意思是,我在侵吞国家资金?” 方宏信苦笑道:“秀帅为人如何我岂能不知,国家前行举步维艰,你自己掏出钱来为国家埋单,你岂能是侵吞国家资金之人。任何人这么说,打死我都不会相信。”他苦口婆心地说劝道:“一亿八千万亿的军事预算着实太多了一些,如今军工企业等基础建设已经几乎竣工,不需要那么多资金投入,而军费军饷一年也不过八千万,何须如此之多呢?若是把政府需要的钱放在国内建设上多好。我支持孙立文对东北钢铁工厂的建设,便是因为这个建议是为国为民,我不支持他关于汉阳铁厂的资金支持是因为害怕公有制工厂的浪费和推诿。”他说道:“如今军费已然占据壬戌年中央政府在正预算的百分之四十,甚至远远超过了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四十。须知,北洋政府的时候最鼎盛时期军事支出仅仅占据财政收入百分之四十四,但那时是全国战乱而不是和平年代。” 王茂如道:“今年中央财政总的预算多少?” “五亿。”方宏信翻看账务说道,“财政部的估测是,民国十一年是秀帅统一中国第三年(民国九年已经实际统一,民国十年名义统一),民国十年中国财政收入比起去年统之时增加大约九千万。” 王茂如立即说道:“好,既然你说北洋政府一年军费占用百分之四十四,我便比他低,我只需要百分之三十六,你计算一下。” 方宏信立即计算出来,道:“一亿八千万银元。” 王茂如点头道:“对,子澄,这是我的底线,我的底线,国防预算不能少于百分之三十六。” 方宏信苦笑道:“据悉日本国防预算仅占政府预算的百分之十七而已。” 王茂如道:“日本国家基础设置建设完毕,而我国基础建设才刚刚就开始,岂能一概而论。” 方宏信苦笑连连,见王茂如坚持,便无奈说道:“好,既然如此,便百分之三十六吧。”随后他笑道:“秀帅,你要理解我的一切。” 王茂如道:“咱俩吵架归吵架,但是就事论事,不过跟你吵了这一家让我心里很是不舒服啊。” 方宏信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有朝一日你做总统,这百分之三十六估计都舍不得给,本届政府已经足够让路给你了。” 王茂如倒是点头道:“这一点我知道,但国家军力强大才是国家稳定的必要保障啊。” 方宏信笑道:“我以为国防部要提出三亿的军费预算呢。” “为什么?”王茂如捯饬一吃惊,赵佳诚可真是提出过,只是被他否决了而已。 方宏信道:“以此来挤压大总统的财政支配,让他的所有新政作废,打击对手——未想到秀帅没有对孙立文动手。” 王茂如笑道:“不急于一时,不急于一时,现在双方是蜜月期。” 方宏信一愣,然后所有所思地笑了起来,既然有蜜月期就要有冲突期了,其实很多北方官员原本对王茂如是属于表面臣服暗里地反对的,但是王茂如将孙立文和民党推出来做了总统执政之后,这些北方官员将矛盾反倒指向了民党。所以,将来王茂如带领军方反对民党的时候,一定是一场大爆发,他深深地预感到了这种爆发带来的破坏力量。 王茂如也在等待,他在逐渐消化,推翻孙立文固然可以,但是更重要的是,推翻孙立文之后如何消弭其他反对自己的人,这也是王茂如不愿意立即坐上那个位置的原因之一。 确立了国防预算比例后王茂如再一次回到国防部与众人进行讨论,后勤总部财政司司长赵佳诚气道:“这方宏信还是不是我们的人?还是不是我们的人?” “呵呵,相互理解一下。”王茂如劝解道。 最终大家经过了一番讨论之后还是认可了36%的国防预算比例,因为随着国家越来越稳定,中国势必会进入一个黄金发展周期,而财政支出必定大幅度增加。之后王茂如以国防部名义将国防预算占国家财政支出36%比例的要求向大总统孙立文提出议案,孙立文原则上同意,并递交给国会,国会通过了这一项议案。从此之后,国防预算占据比例就定在36%上,这也是所有和平国家中国防预算最高的。军方力量太强,孙立文和民党智囊认为能够抢夺剩余的64%的财政支出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当方宏信将财政支出总表交给孙立文之后,让孙立文非常郁闷,因为中国近代的各种赔偿就占据了财政支出的24%左右,这让他的振兴中国计划又大受折扣。而国家偿还中,近一半的偿还是还给日本政府的几项,如甲午战败赔款,山东铁路赎款,东北铁路赎款,北洋政府贷款,国防军对日大贷款等,另一半则是国防军对美国大贷款。 可以说,纵然民国一统,可仍旧内忧外患,王茂如给国人创造了一个和平的环境,却远没有达到安乐的环境。但就这一点,也让百姓们感激不已,可见中国百姓追求的着实是可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