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教授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七章 教授

第七章教授 仔细琢磨了一下,还是觉得生命要紧,王茂如又拿出一千两,一块卖得二十张枪照连枪带子弹,一股脑送到了他家里,花了他两千四百两银子。 历来给在中国私人办事比公家办事快捷得多,次ri礼和洋行在běi jing的经理便将枪照和枪,子弹,弹匣一股脑送到他府上。 王茂如兴奋得拿着枪和子弹,跑到郊区野外,也不管瞄得准瞄不准,玩了一天的枪,废了几百粒子弹不说,连一只兔子都没打到。之后在浦继的帮助下,从苦力市场雇了一个车夫,两个保镖,都是河北乡下人,来běi jing城里讨生活的。两个保镖一个叫锁住,一个叫二根,还是河北沧州的,练过一段时间把式。前段时间闹兵灾,沧州也没幸免于难,这俩人不是同乡,倒是因为兵灾一起跑到běi jing来了。 在běi jing一起讨生活的十几个沧州老乡,陆陆续续地找了工作,这俩人也跑到火车站与老乡们一起扛包。 但凡国人都有地区情结,这火车站扛包的也如此,扛包的分为三伙人,河北的直隶帮,山东帮还有河南帮,三伙人争斗不休。王茂如也是因为去天津乘火车,见到打架,这两个小伙子武艺不凡,便邀他们过来给自己当保镖,有吃有住,一个月四块大洋,俩人乐得够呛屁颠屁颠放弃了苦力来做了保镖。 两人实诚,对人也恭敬,知道东家是大学问家之后,更是充满了这个时代对学者的尊重。王茂如心说,我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在这里还成了大学问家了。考察了几次这两人,王茂如见这俩人心眼老实,便一人给他们一把驳壳枪保护自己安全,这俩人更是惊讶不已。东家对自己太信任了,这枪得多贵啊,在得知一把枪前后费用一百大洋之后,俩人睡觉都抱在怀里舍不得放一边。 北大开学了,作为新设立的学科,国际关系学,倒是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听讲。王茂如本以为学生不会很多,没想到开学第一节课,屋子里就满满腾腾的人,前排还坐着十几个北大的教授讲师,都是来听这个写出《大国崛起》的秀盛先生的课的。弄得王茂如第一节课就非常紧张,这都不当老师好多年了…… 王茂如讲的课是国际关系学,因为没有教材,便自己编了一本,其主旨就是国家利益,分上下两册十四章。一周四节课,两周讲一章。 今天第一章的第一节,第一章的内容就是中国外交史,历数了中国从古至今的国家外交政策。如汉朝的和亲与征讨,唐朝的汉胡融合,宋朝的岁贡,明朝的天子死社稷,清朝的闭关锁国。当然,如今是民国了,大家都不知道民国外交应该怎样,一个个纷纷翘首企盼希望得出答案。 “宋朝的岁贡,在今人看来,是一种屈辱,卑膝的外交。然而岁贡的数量对于宋朝而言,却是不足为据的,因为宋朝经济太过强大。自唐朝开始,经济的中心就由北方移向了南方,而zhèng fu的财政收入也几乎完全依赖于南方。换一个观点,就是南方的钱财一直被用于维持北方的统治。到了五代十国,各国分据。南方的国家不必再将税收用于北方,其经济状况反而好于唐代,而王室的奢侈程度也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因此从经济上说,北方的统治对南方来说是一种负担。所以宋朝虽然向辽向金乞和、称臣、纳贡,显出一副囊弱的窝囊相,但在经济上却一直保持着优势。而若考虑到唐朝时用于北方的统治费用,纳贡的负担也并不是很重的。相反,对于经济不够发达的北方来说,纳贡倒更像是对巨大贸易差值的一种补助。实事上,对于多产于南方的茶叶,大金曾对六品以上的官员发布“禁茶令”。当时的中国南北部在经济上已经成为一体,因此纳贡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一种不同形式的资金周转。若没有了这笔纳贡,则会引起北方国家的经济危机。虽然纳贡本身带有宋朝被强迫的xing质,但实质上是北方国家在经济上依赖着宋朝。另外,除了一些特殊时期的大量赔款,纳贡对宋朝来说不仅并非很大的负担,还反而成了王朝强力的糖衣炮弹,出sè完成了弱化辽金的任务,尽管宋朝人没有这种意图。建立辽与金的是契丹族与女真族,一个本是在草原上游牧,另一个本是在森林里狩猎采集。两个国家都抱有一个严重问题,就是如何保持原有的民族xing。契丹和女真是就连自己的文字,都在受汉族的启发才创造的,在文明上属于后进民族,对汉族悠久灿烂的文化缺乏抵抗力。尤其在是接受到进贡等经济利益后,这些原本朴素的民族过上了奢侈的生活,也因此失去了原有的野xing和力量。只是,作为结果的钱财效果并不直接意味着当事人的目的意识。关于民族自尊心,当时的契丹和女真都是极其强烈的,但这也是因为他们内心深处对自己民族落后的劣等感。而拥有先进文化的宋朝人并是没有这种来自自卑的强心剂,但并不是宋人不在意体面和名分。从历史背景考虑,岁贡虽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耻,但也并没有被宋朝人充分利用到策略中去,而由于岁贡的不体面,让宋朝人丧失的是民族自信心。” 王茂如讲到这里,喝了一口水,嗓子讲的直冒烟,休息了一下,继续说:“这恰如我们现代,国人丢的是什么?是民族自信心,如今的国人,丢的就是民族自信心。而民族自信心,则是靠国家争取,国家又是由少数人支配。当丧失民族自信心的人担当zhèng fu领导后,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个人即使再丧权辱国,也不会在意。诸位学生都是我民国之未来,诸位将来进入可能是国务院,可能是各个省厅,督军府,洋行,报社,或者是从商。然而请记住,一定记住,你们要保持一颗民族自信心,不要认为自己国家弱小而丧失对国家的期望,因为国家是我们创造出来的,而不是等出来的。好了,今天的国际关系学第一章,华夏外交史,第一节就暂时降到这里。在这里我给大家留一个作业,请诸君写一篇文章与我。内容就是宋朝拖垮辽金的手段的方法,请诸君不必困扰,畅所yu言。下节课我们来分析同学们的对错,好了,下课。” 这“下课”刚说完,铃声响起,敲钟人竟然和王茂如的时间安排如此一致,倒是让诸人笑起来。 刚一下课,王茂如便被诸多学生围了起来,大家关心的居然都是《大国崛起》中的事情,什么英国的圈地运动啊,人吃羊啊,什么德国的铁血宰相等等。王茂如不敢占用教室,便一面向外走,一面与学生聊起。一个留着齐耳短发苹果脸大大的眼睛的女孩忽然过来说:“秀盛先生,秀盛先生,给我签个名吧。”红着脸递过来一张纸,王茂如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要签名,有些窘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我字难看得很,怕是不如在中华文化中长大的你咧。”不过还是拿出自来水笔,问:“你叫什么?” “唐宝琪。”少女羞涩地说道。 “祝:唐宝琪同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业有成。”王茂如一面写,一面说道,递给害羞的唐宝琪,小丫头吐了一下舌头跑出人群,和几个北大的女学生唧唧喳喳起来,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 在之后在严复的邀请下,下了班又与几位北大的老师教授一起吃了顿饭,喝了些酒,完毕王茂如结账,其他老师不允,说是欢迎新老师该大家来负。严复老不正经地说:“你们可知秀盛买书赚多少钱,咱们今天就是吃大户,也吃不光他。”王茂如苦笑说怎么严老先生喝了酒,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自然有喜欢他的欣赏他的,也有不喜欢他的,北大的教授汤尔和就不喜欢王茂如,认为他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对于教育系统内的相互倾轧,王茂如坦然以对,这在后世都成了必然,否则他当初也不会放弃教师的行业,转而从商了。

上一篇   第六章 买枪防身

下一篇   第八章 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