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三章 毒害欧洲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三章 毒害欧洲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边和方宏信闹了一些不愉快另一边也发生了一件让王茂如添堵的事儿,中情司在追查国防总长王茂如日本使馆遇刺案过程中,一部分官员前期踊跃表现,后期甚至推诿阻拦,中情司对这批官员无可奈何。更让他们群情激奋的是有些人甚至提出刺杀王茂如一案是王茂如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目的局势希望能够挽救当初涉嫌暗害大总统孙立文的形象。 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尽管舆论权在王茂如手中,可是人之口长在自己嘴上,有些人宁可听信小道消息也不愿意相信官方解释。中国人大多爱干这事儿,所以三人成虎也是这么来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形象高大的人来说,越是有他的闲话,大家越爱传越爱编排。有些别有目的的学者专家甚至会故意扭曲编造一些新闻给名人泼脏水,以此来吸引别人对自己的眼球。(最典型的就是有学者专家在舆论上进行岳飞翻案和袁承焕翻案,一骂岳飞嚣张盖主飞横跋扈死有余辜,二骂袁承焕私通后金死不足惜,其无耻程度令人发指) 当然,这些都没法影响王茂如的形象,只是让王茂如添堵闹心而已,但是中情司报告的另一件事却让王茂如驳岸大怒了起来,甚至王茂如下令将那个惹怒他的人害死才算泄愤。 原来似乎忽然有议员弹劾起廉政公署制度,认为北方施行的廉政公署属于严重的对政府干涉的独裁制度。政府官员自然有人民监督,何须一个部门监督。该议员认为,国防军推出的廉政公署其实目的无外乎一个。军方以大义之名,对百官实时监控之实,实现独裁统治——最后这句话直指王茂如。 独裁者王茂如,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谩骂他。大概民国统一了,大家觉得民主了,自由了,自己可以享有言论自由了。我想怎么骂就怎么骂了。 王茂如冷笑不已,于是给陈希分派个任务,先帮我这个议员搞的倾家荡产。再把他给我搞的名声狼藉,最后让他死于自家人之手。这点比较困难,但是中情司的人也不是干不了,不就是栽赃陷害嘛。这也何难。 让中情司的人没想到的是。该议员父母亲戚都不在,孑然一身,除了一张嘴巴什么都没有,这下倒好,想栽赃也没法子。不过该议员有个缺点就是闲暇的时候抽几口大烟,尽管王茂如要求手下不能抽大烟,也是他管不到政府文官们,他仅仅能提倡政府官员不要吸食大烟。孙立文曾经推动政府官员新生活作风。可惜的是收效甚微。可以说孙立文和王茂如同时向政府官员吸食大烟挑战,都失败了。 中情司第七课是技术研究课。陈希委托技术研究课研制一种鸦片,让人不单单上瘾而且烟瘾极重。技术研究课室平日研究一些窃听仪器啊,电报密码什么的,对于研究鸦片还真是头一次。当然,他们中也有化学人才盛龙华,他将鸦片提纯,又与其他化学品调配,生产出了一种新型毒品。盛龙华完全没有想到,他研制的这种毒品甚至接近了后世冰毒的配方,世界上第一款近冰毒毒品在中情司技术研究课开发出来,而它的目的就是害人。 王茂如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指使会产生这么一个效果或者这么一个恶果,其实那议员说的没错,王茂如的确是一个独裁者,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不愿意被人骂成独裁者。中国想要进步,一定要国力发达,而让落后的国家能够快速发展,必须集权发展。 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中国之大,若是真的民主了,那岂不乱了套,单单是一个少数民族地方自己公投要独立,好嘛,按照民主制度来讲,不得干涉人民自愿权力,就让该地区独立?显然不可能,便如那南斯拉夫来说,一个小小的黑山公民投票,便牵连整个南斯拉夫解体。中国地域之广民族之众多,若真的实现了民主,恐怕世界上又会多了三十几个国家不可。因此实现集权强权制度乃是保障国家之统一的唯一方式,便是号称最自由的美国,各加盟州真的有权利决定从美联邦中分裂出去?美国南北战争是怎么打起来的,还不是南方想要独立,北方不允许南方独立,于是美国内战响起了。按照美国的民主模式来说,美国内战就是一个标准的践踏民主的邪恶战争,最终邪恶的破坏民主的北方获胜了。 该官员没有想到自己偷偷吸的大烟已经被掉包,吸食大烟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大烟越来越有味儿,越来越欢喜,越来越过瘾,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完了。再一次众议院会议的时候,毒瘾发作当场疯癫,熟悉他的人和熟悉大烟的人都知道这是烟瘾发作,有人不齿有人不屑,有人帮他送到医院。当然他是毒瘾发作,没人会同情他,反倒是一大群人落井下石弹劾于他,而他也成为了第一位遭到众议院弹劾的众议员,不能不说这人被排斥到什么程度了。 当王茂如得知之后紧皱眉头,让人将特制鸦片拿了过来,仔细看后叹了口气,这已经不是鸦片了,这是毒品了。陈希见王茂如脸色不渝,立即说道:“属下也觉得此物品太过害人,不如我们销毁配方。” 王茂如摇头道:“不,买到日本,美国,英国,法国,除了中国以外的世界任何地方。”陈希等大眼睛,王茂如叹道:“这是害人的东西啊,果真是遗祸千年的东西,唉,我们中国人绝不能碰,中国人绝不能碰啊。”陈希哭笑不得,合着尚武大元帅的意思,这害人的东西我们不能碰,我们就买给外国人,去害外国人? 这配方被王茂如交到了张毅伟手中,张毅伟将信将疑,不过令人生产了一吨,并给其取名为逍遥粉。禁烟总局是国家公司,隶属于军方,他们尝试生产的量便是以吨位单位计算的,生产一吨逍遥粉还算是少的咧。其实禁烟总局生产的鸦片,香烟等等在全世界贩卖,可唯独日本买不进去,因为日本人很少有人碰鸦片的。日本政府宣传中国遭受鸦片之毒害之严重,使得日本人清醒的意识到鸦片害人,因此中国的鸦片难以进入日本。 张毅伟令人将这一顿逍遥粉偷偷地送到日本,以镇痛剂的名义偷偷贩卖。果真,这些逍遥粉逐渐被日本人接受,大获成功。张毅伟立即将此事上报给了王茂如,王茂如听后是大为欣喜道:“那还等什么,欧洲美洲全世界,只要不是中国——注意一下隐蔽身份,不要暴漏。”随后又悲天悯人地说道:“唉,毒品害人不浅啊,我们千万不能害自己同胞啊。” 张毅伟…… 当然,日本政府也不是傻子,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很多日本人沾染了新型毒品,并由天皇发动了一场日本国人自强的活动,远离毒品,不做东亚病夫,不做支那人一般的病人。日本人的自律性很快就在这一场活动中展现出来,张毅伟赫然发现生产出来的逍遥粉在日本卖不动了,而随着日本内乱的平息,逍遥粉的销售更是严重下滑。 为了增加毒品的销售,张毅伟随后将市场瞄准了战后的欧洲和一直安定的南美各国,战后的欧洲很多士兵身患战争综合症,而南美洲各国在欧战的时候得到了和平发展国民富足,这两个地区都有购买潜力。不过为了洗清自己的背景和嫌疑,张毅伟做了一番伪装,将销售逍遥粉的公司伪装成日本财阀下属的制药公司。 很快,逍遥粉在欧美各国大卖,大笔资金源源不断地进入到国防军的账号中,这一新兴的毒品让禁烟总局都吃惊不已,仅仅民国十二年一年就达到了一亿五千万银元。张毅伟的如意算盘也仅仅打了一年,一年之后各国纷纷宣布逍遥粉为毒品,为非法致瘾性药品,予以取缔。逍遥粉的生意从台面上,也开始转向台面下,并催生了很多黑社会分子作为二手贩子买卖。 由于国防军测绘司在全国测绘之后陆陆续续公布了一批矿业资源产地,导致很多人蜂拥而至进行抢购,国民资产纷纷入股,大有全国兴办实业之风气。国防军以技术入股,与地方政府各占百分之二十五,与商人合作,商人占股份的百分之五十,享有自主开发权利,地方政府不得干预,不得派遣官员进入矿业集团和公司。民国一统之后,地方政府几乎无利可图,取消苛捐杂税,取消路税厘金,不得私自增加税赋,这让地方政府如何生活。可是兴办矿厂实业让地方政府看到了一个发财的方法,于是各个地方政府纷纷请国防军测绘司到自己那里测绘,若是发现了矿山多好,那就没国家什么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