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四章 迁都争议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四章 迁都争议

在开发矿产资源的时候有些地方政府为了追求利益甚至主动投标给外国人,这种行为立即受到了国防军军方的严厉制裁。矿业开发的顺序是先民族商人再国家企业,最后才考虑外国人,而某些民国地方政府开发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外国人,怎能不遭受制裁?而政府对犯错官员的制裁可不是撤职后换一个地方,而是全部撤职,随后对其个人进行查账,找到他的毛病,然后罚了他一个倾家荡产。大抵那些所谓喜欢民主的人都是有钱人,最惧怕的就是集权情况下自己的不义之财流失,所以他们也是口号喊得最响亮的人。 实际上尽管民国政府表面上是孙立文在做总统,其实国家的一切行动和规划都离不开王茂如的影响,渐渐地民党的人也发现王茂如后程发力,逐渐控制着中央政权。 民党幕僚们想了各种办法,也没有一个办法能够将权力迅速夺回,不过有人倒是提了一个好办法。汪兆铭得知之后立即跑到大总统办公室,兴奋地说道:“大总统,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可以遏制王茂如的一手遮天。” “何种办法?”孙立文也为王茂如的权力膨胀而头痛不已,听闻后顿时问道。 “迁都!”汪兆铭道。 “迁都?” “对,迁都!” 汪兆铭分析道:“中华民国之首都不应定为北京,当初之所以定为北京全因袁世凯不愿南下。可如今民国一统民主治国,首都继续放在北京便有些不妥。置于北京,大家觉得有几点不妥之处。其一。北京历来为异族政权首都,历史上满清,金朝,辽国,元朝,甚至不能算汉人的燕国均定都于此,而大明朝虽然定于与北京。可大明朝乃不祥之王朝,历朝历代没有一个贤名君王,百姓民不聊生。官员贪污,历数大明王朝276年汉人国力逐渐衰弱,从开始北驱元人到最后连小小后金三次围都便可知道,明朝定都北京。乃亡国之举。不祥之地,从历史角度考虑,定都北京不可。其二,北京距离天津太近,庚子之乱,八国联军入侵仅用一周便打败近百万义和团与清军直接占领北京城,因此北京城的防御能力极差,乃易攻难守之地。如果发生国战北京必然被攻取直下,因此从防御角度来考虑。北京作为首都不妥。其三,北京周边资源极差,尤其是水资源,这对一个首都发展来说是极为不利的,而北京以北靠近长城,关外的风沙每年春秋两次刮入北京,乃至北京气候奇差无比,因此从资源发展来说,北京定都不妥。”他喝了一口水,感觉说的有点快了,休息了一下。 孙立文道:“只有这几点原因?不足以实现迁都啊,也不足以打动国会议员啊。” 汪兆铭道:“现在需要打动的不是议员,而是王茂如这个人——或者说,骗过王茂如。” 孙立文摇了摇头,叹道:“何其难也。” 汪兆铭忽然站起身,道:“难也要做下去,留在北京,我们斗不过王茂如啊。”他接着说道:“迁都南下,将首都至于中原或者南方都可以,卑职还有三个原因没有说完。” 孙立文道:“你继续说。” 汪兆铭便道:“其四,北京经济差,物资资源很大程度上由江南富庶之地供应,定都北京乃至交通运输成本增加巨大,明朝便是由此原因乃是每年凭空消耗几十万两运输费用。其五,北京旗人约占二十分之一,纵然旗人汉化,可是此地前朝之气浓厚,且八旗堕落文化盛行,狗鸡遛狗之辈甚多,这些堕落文生会会很快腐蚀民国政权。北洋政府如何堕落如此之快,因为北洋政府大部分官员办公全跑到了八大胡同烟花之地,焉能不堕落?因此,从政府廉政建设考虑,远离北京实数上策。其六,统一之后王茂如大权在握,北方官员紧密围绕在他之下,对政府干涉严重,影响极大。王茂如此人为国为民不假,可此人权力太重,误国误民之举也甚重。北京乃北方官员集中之地,定都于此乃是定都在王茂如大本营上,政府焉能不被王茂如操控?”汪兆铭的最后一条才是重点,远离北京才能远离王茂如的老巢,摆脱北方官员控制国会。 民国初建时期就定都一事早有争执,民国初年孙立文希望定都于武汉三镇的武昌,清帝退位之后出于民党多数人考虑,决定定都于南京,孙立文本人也同意定都南京。南北和谈之时袁世凯希望定都于北京,孙立文强烈反对,但是在民党内部近半人希望支持定都北京,因为定都北京才意味着国家一统。孙立文勃然大怒,并迅速召开会议,要求民党党员必须按照党的最高领导人意志投票,任何民党党员不得提出反对最高领导人的决定票。黄兴甚至带领手枪队闯入南京参议院扬言若是参议院不通过定都南京,我便带兵直接让你们通过。便是如此,以民党组建的参议院仍然只有一半支持孙立文的决定,其余人不是反对便是弃权。其后袁世凯坚决要求定都北京,孙立文最终让步,随后民国政府才定都北京。反对定都北京者有宋教仁、章太炎、张骞、李肇甫等人,其中与孙立文同名的宋教仁反对声音最大,乃被黄兴视作眼中钉。 孙立文考虑许久,尤其是为了摆脱政府被王茂如操纵,最终下定决心决定迁都,可是迁都却不是一件小事,涉及到方方面面,孙立文也生怕一旦提出迁都反倒被人认为浪费国家财力而遭到弹劾。 随后孙立文指示民党议员提议迁都,孙立文的理想之地是南京,盖因为民党南方政府首都便是南京,可是如今作为江苏省会的南京也掌控在王茂如手中,江苏省长张骞早就脱离了民党并且与民党闹得不欢而散,迁都南京也是在王茂如的掌控之中。因此最终民党幕僚再三思考之下认为理应迁都武汉三镇的武昌,这也得到了孙立文的支持。 当民党议员提出迁都议案的时候,不管是参议院还是众议院都惊讶不已,国家刚刚一统不到一年,民党的人又出幺蛾子了? 杨度风风火火地跑到王茂如办公室一脸的嘲讽好笑说道:“民党的人也真好笑,竟然提议迁都。” 王茂如倒了一杯热茶给杨度,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笑道:“民党的这个建议很好啊,他们不活动活动怎么能证明其存在。” 杨度抱怨道:“刚刚财政部预算超支一个亿,还要发行内债,他们就要折腾了?” 王茂如淡淡地说:“这正好嘛,要不是他们民众怎么会更加厌恶他们呢。”他笑道:“孙立文的总统最多能做四年,四年之后迎接他们的不是鲜花,而是鞭炮,庆祝他们终于下野。” 杨度笑道:“我就知道一切尽在秀盛你的掌控之中。” 而晚间的时候参议院长师少阳匆匆赶来说道:“部分复兴党参议员也有迁都意愿。”王茂如惊讶道:“什么?他们疯了吗?” 师少阳叹道:“秀盛,有些党人已经腐化了,不再是几年前的复兴党员了。而且迁都不知有多少人能从中获利,民党,进步党以及部分复兴党参议员支持迁都。还有,部分党员担心青促会的崛起会导致复兴党作用大跌,更担心秀帅将来一脚踢开复兴党,毕竟青促会的精神领袖便是秀帅你,而复兴党仅仅是国防军辖区组建的党派。” 王茂如紧皱眉头,道:“进步党怎么也跟民党搞在一起了,他们不是相互不对付吗?” 师少阳道:“关于这一点我也不是很清楚。” 民族复兴党的组成是有王茂如委托马六舟组建的意图在他所在辖区进行方便统一管理的党派,他的企业对复兴党提供资金支持,而随着复兴党吸收的人员逐渐增多,党务反而越来越不纯洁,这导致了复兴党内存在着多种思想和观念。 王茂如站起来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才对师少阳说道:“复兴党如今已经不是复兴党了,很多人现在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师少阳点头道:“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则是秀帅您没有竞选总统,让这批人……” 王茂如苦笑起来,看来万事有利有弊,自己舍弃了竞选总统,换来了国家一统,然而却失去了一部分的支持。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前程甚至比国家的一统还重要,而急功近利的他们看不到快速提升的空间,继而心思百变。前些天还信誓旦旦地说忠于秀帅,转眼之间便私下里与民党勾搭成奸了。 师少阳道:“秀帅,如今这种情况怎么办?” 王茂如道:“你一个一个去找,无比让这些参议员们一定要反对迁都。” “是。” 王茂如冷笑道:“如果阻止不了,也要让这些朝三暮四的议员们暴露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朝秦暮楚如此无耻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