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五章 国务院打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五章 国务院打架

师少阳见王茂如双眼赫赫发亮,心中一凛,便知道王茂如肯定要开始动手了,不由得想到了他杀人如麻的方式。前一个痛骂王茂如独裁的议员吸食大烟死了——谁都知道,只是吸食大烟肯定死不了人,但是不管是哪一个法医来做鉴定都一口咬定绝对吃鸦片吸多了死亡,民党从国外雇佣的法医也是认定,这个议员就是吸食大烟死掉的。可以说,反对王茂如的人,死都死得毫无破绽。 师少阳也知道,如果王茂如一旦动手可与文官出身的官员不同,王茂如对政敌的处置方式基本上就是全家杀光斩草除根,尽管有损人格道义,但绝对不留遗憾。师少阳心中对那些墙头草报以同情,这一局民党看似搬了回来,实则失去更多。 王茂如见他的眼神,便笑道:“放心好了,这一次我会用正面的方式来解决。”师少阳没有问什么正面的方式,政治斗争,哪有正面的方式。 中国迁都其实牵扯的并不是首都的位置问题,而是政治争执问题,是民党与其他党派联盟的胜利还是王茂如所在的北方党派获胜的争执问题,而部分复兴党参议员的动摇也让参议院热闹起来。参议院总计78票,其中10票是预备票因此无效,所以只有78票,其中原本复兴党34票,青促会6票,民党18票,进步党10票,而如果在决定中正方双方票数一致,总理临时增加计算1票。 在这次提议迁都中。青促会6票全部为反对,复兴党却有6名复兴党党员选择了支持迁都,如此导致了一个前所有未的现象。那就是支持者与反对者各34票,双方打平。此时总理唐绍仪尚在美国还未回来,因此迁都一事,则就此搁置。 民党精心准备的迁都因为唐绍仪的未归而搁置,这让民党代表非常生气。甚至因为此时,国务院不得不重新召开全体总长次长会议,由众人商议此事。内务总长朱执信提出。既然总理不再,我们不如由总统投出决定性一票? 其实解决此事何如如此麻烦,直接让唐绍仪在美国发回电报表明态度就行了。何必由总统代投?真实的原因是民党深知唐绍仪一定会站在北方派系这一边。这届政府被称之为“广东政府”,总理和总统都是广东人,甚至次长们也有六个广东人,可是却没有人说是民党政府。因为这些广东人中有人就属于北方派系。例如唐绍仪。因此唐绍仪一定会反对,为了能够绕开唐绍仪,汪兆铭暗中给朱执信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财政总长方宏信立即反驳道:“你怎么不说全体都投,国务院十二个部长也一道投票多好?”迁都涉及到何种资金,现在民国政府的预算还有两亿的赤字,需要发行国债,他们倒好,提出了一个迁都来。当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方宏信这个人连王茂如提出的不合理预算都予以驳斥,更别说民党的迁都议案了。因此说起反对迁都来。就属财政部的官员们反应最为激烈。 朱执信伸出袖子便指着方宏信骂道:“你是不是故意抬杠?你说的这话是什么话?大总统何等尊贵?” 方宏信冷笑道:“既然贵党派提倡人人平等,怎么现在又说立文公尊贵了,当真好笑之极,好笑之际,这前后矛盾的事儿,也只有你们民党才能干得出来。” 朱执信担任内务总长接触警务久了,而且他在广东的时候就是军中要人,曾经担任革命军练兵处参谋长,性子比较刚烈,勃然大怒上来冲着方宏信便是一拳。方宏信虽然是买办出身,说起来祖上也读过书算是书香门第,哪想到在国务院总长会议上却闹出这么一出。这一拳直接把方宏信的眼镜给打碎了,玻璃片扎在方宏信的脸上,他那小身板便直接倒在地上。 朱执信也傻眼了,心说你怎么不躲啊,别人怎么也不拦着啊,我…… 其实大家看他俩互相争吵的距离太近,两人就坐在隔壁,想拦着都没法阻拦,好嘛,这活儿大家才反应过来。体育总长李景林尽管年事已高,对阵俄罗斯大力士的时候因年纪问题上不了,但不代表他对普通人打不过,顿时大喝一声:“贼子而敢!”便要上前揍他,那边体育次长许兰洲也是练家子,但是毕竟做过一省之长大局观更好一些,连忙拦住了李景林,道:“芳宸,住手,且看秀盛如何安排。” 大家七手八脚把方宏信扶了起来,财政次长潘傅怒道:“内务总长好厉害,这边要对自己同僚下手了。” 朱执信结结巴巴地忙道:“我是……他怎么也不躲一下啊?” 潘傅冷笑道:“谁想到你如此丧心病狂。” “你怎么说话呢?”农林总长戴传贤怒道。 “怎么?你也要来打我一拳?来来来,大不了这财政部不干了,我和子澄二人向总统请辞,民党之人居然用武力夺权,当真好笑。”潘傅也不是善茬,讽刺起人来条条是道,他在王茂如的府邸说话小心翼翼是因为王茂如是个军阀,可朱执信不是啊。 “好了,别吵了。”王茂如这才说话,他吩咐说道:“还不送医院去医治,在这里吵什么呢。”大家连忙将方宏信送到医院,不过方宏信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拦住众人,左手捂着脸右手指着朱执信道:“你可以打死我,但是休想迁都,若是迁都,我便辞去这财政总长一职!” 王茂如牵着他说道:“子澄,少说两句吧。” 会议不欢而散,诸人跟着方宏信一道去了医院,朱执信则尴尬地站在原地,他的右手也被玻璃划出了血,这会儿才发现。汪兆铭走了过去见他手也流了血,忙道:“大符兄,你受伤了,快,与我去包扎一下。” 朱执信摇摇头苦笑了起来,道:“今天之事,是我鲁莽了。” 汪兆铭无奈地说道:“大符兄万不可再次冲动了,唉,下午的时候去看望一下方子澄吧。” “真是给总统丢人了,唉。”朱执信叹道。 “你啊你,唉。”汪兆铭叹了口气,道:“要不然你去道个歉吧。” 朱执信立即否定道:“我绝不与这种人道歉,王某人的走狗!” 汪兆铭苦笑起来,这朱执信的脾气是老大。 大总统孙立文得知此事之后,惊得一跃而起,在国务院发生的这一切太过离奇,也的确出格了。他不由得惆怅起来,朱执信能文能武是他发小,对他忠心耿耿,而且还是诗人,可是他有时候难免做事冲动了一些。他知道朱执信性子也比较刚烈,让他去给方宏信道歉是不可能了,还得自己出面。等孙立文下午去医院的时候,众议员那边就有人弹劾内务总长朱执信在国务院总长次长会议上公然因财政总长方宏信反对迁都而将其殴打成重伤送入国防军第五医院抢救,如欺负同僚藐视国法,如何能做的了内务总长?的确朱执信这一次的冲动有些出格了,所有人都对他的行为感到气愤,再怎么说大家都是同僚,又都是大人物,这般市井行为岂能做的了部长?代表得了国家形象? 朱执信没想到他的一次冲动行为,给他带来的不是教训,而是彻底的失势。参议员的权力是立法权和制约总统以及总理权,可众议院拥有否决立法权以及弹劾官员的权力。众议院监督官员,参议员监督总统和总理。不过官至部长的人,基本上也不可能犯什么错误,众议院也无从说起弹劾官员。 好,现在朱执信给了不露脸的众议院一次露脸的机会,顿时众议院议员们激动不已,弹劾他娘的。而参议院中由于有六位复兴党议员临时更改了支持目标,王茂如的势力在此受挫,可是对于众议院而言,他却是掌控着绝对的话语权。只是众议院议员众多,众议院决定三日之后举行弹劾朱执信听证会,确立是否弹劾朱执信。谁都看得出来,众议院院长刘恩格原本是皖系的走狗,如今是王茂如的走狗,基本上王茂如的话在他那里都是圣旨一般,此次弹劾朱执信不是王茂如主使才怪。 当晚孙立文便知道了这个消息,他打电话给王茂如,家里人说他不在家里,国防部说他不在国防部,其实王茂如正在医院看着乌兰图雅和孩子呢,而大家明知道王茂如在北京协和医院却不告诉大总统孙立文,弄得孙立文毫无办法只能等待明天找他。 方宏信的伤其实并不重,可王茂如却觉得应该借此机会收拾一下民党,于是让方宏信驻进了第五军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禁止外人探望。仅有几个记者走进去采访,但见方宏信满脸包扎起来,仅露出一只眼睛和嘴巴,呼吸都只能依靠嘴巴,心中大为惊讶,继而愤怒不已回去连夜写出文章批判朱执信。当然,这一番表现的确是有些过了,连方宏信自己也郁闷不已,两天之后便出院了。出院后方宏信对记者说道:“我为什么遭到袭击?那是因为民党的人没带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