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六章 “没带枪”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六章 “没带枪”

“我为什么遭到袭击?那是因为民党的人没带枪。” 方宏信如此直接指向民党的言论顿时引起了国内报界一片哗然,财政总长,中国的财神爷遇袭,袭击他的还是长官中国警察部门的内务总长,顿时很多人对中国的警务产生了怀疑和抨击。一个警察头子就可以随意打人吗?那中国还有王法吗? 中国著名评论人、曾经设计中华民国国徽的士北大讲师周树人立即发表社评,抨击警察头子致国法于不顾,随后很多名人也纷纷将矛头对准了这个殴打财政总长的警察头子。当然,大多数人还是秉着看热闹的心态认为这是政府高层狗咬狗的斗争。 社会的抨击,外加议员们的弹劾,以及方宏信的言语攻击,又让民党之人陷入了一番漩涡之中,没带枪,民党之人没带枪!那么根据这个言论,如果民党的人带了枪会发生什么后果呢?民主?民党的人会给你们民主吗?他们连政府官员也敢袭击,普通民众会给你民主?王茂如其实有意躲着大总统孙立文的,他不愿意放弃这个压制民党的机会,也绝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社会各界纷纷撰写报纸批判起民党来,从而又批判起大总统孙立文来,甚至有部分进步党参议员提出弹劾大总统孙立文,说他妄图实现独裁统治——这倒是冤枉了孙立文,只是民党是一着不慎,落了一身恶名。孙立文立即派出秘书长兼发言人胡汉人对外公布处理结果。并且向方宏信道歉,同时对民众解释说此事乃是个人之举,与党派毫无关系云云。 李子文手下的刀耕笔吏们自然是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攻击孙立文和民党的机会。搞臭民党成了他们最大的心愿,如果能将孙立文搞下野那就更好了,军方办不到的事儿,我们文化部能办到。于是这些人或者暗中主使或者直接上阵痛批民党野蛮独裁,并且揪出民党重要人士的私德不堪来进行攻击。 民党中难得几个私德甚好的人,如汪兆铭,胡汉人之流。却少之又少,此举倒是弄得民党狼狈不堪,名声下降。而民党写出来的反驳文章。十有不会刊登……谁让他们没有掌握文化部呢?舆论权轻易地放弃了,就别怪人家不客气了。从当下情况看来,王茂如掌控的几个部门极为厉害地控制了民党,让民党在行动中束手束脚。 现在王茂如这才来到协和医院看看乌兰图雅母子俩。乌兰图雅看着儿子喜欢道:“秀盛。你准备给孩子起名什么啊?” 王茂如道:“让我想想。”如今他与民党争夺天下,但是他觉得孙立文没有多少天活头了,自己肯定是最后的赢家,将来天下九州必定是归他之手,于是笑道:“就叫做王宗州,天下九州尽归我手,王宗州!” 乌兰图雅道:“那小名叫什么。” “他是我的第十个孩子,十音通石。小名就叫做石头吧,好养活。”王茂如笑道。 “石头。小石头。”乌兰图雅逗弄着孩子,“小石头,以后你就是小石头了。” 小石头也不哭也不闹,咯咯笑起来,都得大家都开心不已,王茂如对那克父克母之预言再一次避籍起来,算命而已,哪有准的呢。小石头白白净净的,笑容纯真可爱,哪里会是克父克母之相,再说这小子长得像极了自己,但凡父母最喜欢的那个孩子就是最想自己的那个。宗州跟王茂如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扒下来一样,王茂如是越看越喜欢。“算了,也许纳兰师傅真说得不准,自己要是把宗州送给别人养活,自己将来可是会后悔一辈子啊。”他心中想道。 三日之后,众议院举行听证会,朱执信拒绝参加,此举更加激怒了众议院议员们,甚至连民党的部分议员也生气了。朱执信的刚烈性格岂能如此受辱,遭受几百人的斥责,因此朱执信煤油灯众议院结果出来,便向总统递交辞呈,辞去内务总长一职。 但是朱执信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他是需要向唐绍仪递交辞呈的,而不是大总统,这种越级之举给孙立文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再一次有人弹劾起来孙立文把持政府,称其为独裁者。幸好的是孙立文以总统府不对国务院部长负责为理由,并没有接受朱执信的辞呈,方才免得被弹劾。 那六个人在迁都决议上支持民党的复兴党参议员最近也过的不好,他们事后自然遭到逐次逐个的报复。人最怕的就是站错队伍,他们所代表的是复兴党,可是他们偏偏在关键时刻背叛了复兴党——他们首先因为是复兴党人才被推举成为了国会参议院的参议员,而不是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多大的名气。中国别的都缺,缺钱,缺资源,缺教育,缺技术,就是不缺人,就是不缺当官的人。这六个人大概是被自己在参议院优异的表现冲昏了头脑,真以为自己能左右历史,忘记了自己的出身。 此举引发复兴党内的激烈斗争,复兴党党魁师少阳立即召开复兴党会议,决议以叛党之罪名开除这六人。并以叛党织之罪名,取消了这六人的参议员名额,这六人不服,参议员身份是六年一换,这才是第二年,六人决定拒绝接受开除决定。然而师少阳是参议院院长,他冷笑着提出议案,那边是背叛自己信仰和党派的人,不得代表自己的党派出现。他在参议院中声情并茂讲解,并以此向民党和进步党游说,劝说他们如果不通过这个法案的话,将来自己党派中出现叛徒,便自作自受,自缚手脚。 几经思考民党抛弃了那六个投靠与他们的复兴党叛徒,通过此议案,这份议案被称之为惩叛议案,六人羞愧难当,两人回家之后自尽身亡,另外四人中有一个郁郁而终,有一人出走国外,另两人之一车祸身亡,另一人出家做了和尚。由此可见,任何党派的叛徒都不得好下场,背叛王茂如的下场更是惨淡,王茂如没有使用卑鄙的招数惩治他们,他动用的是光明正大的手段,效果更佳。 而作为回报,王茂如给民党的就是他不插手内务部,内务部还是民党的。 随后,复兴党党魁师少阳发表了复兴党《党纲》,再一次重新确立了复兴党的服务宗旨,为华夏民族复兴而团结在以王茂如为精神领袖的复兴党旗帜下,十几万复兴党党员重新学习了一番复兴党理论。与此同时,师少阳聘请了美国人哈林.莱德森和德国人冯.克劳伊作为复兴党高级参谋,帮助复兴党拟定更加符合时代符合自己利益的党派管理方法、党派组织以及建党思想。与此同时,前总统候选人周凯凌女士也被吸收进入复兴党,在复兴党的党纲之中也因此增加了一条保障中国女性权利的要求,赢得了不少新时代独立女性的支持——当然,民国的女性没有选举权,这些女人的支持也仅限于影响她们的男人。 说起来民国选举中有一个颇为有意思的部分,也是让西方记者们惊讶不已的事情,那边是中国女性没有选举权,却拥有被选举权,周凯凌女士可以参选,但是她本身没有选票。很多西方记者得知中国的这种特殊的选票模式,都纷纷取笑不已,当然,现在大多数西方国家女性也是没有选举权的,甚至连被选举权也没有——嘲笑中国,却也只能当做笑话相互说一说这个东方奇怪的国家,却不能写在报纸上。 王茂如得知周凯凌女士加入复兴党之后大为兴奋,主动约见了她,周凯凌说她只有一个心愿,为女性争取到权力。王茂如笑说你这不是一个心愿,你这是一个种子,我没有那么大能力帮助你完成心愿,但是我能帮助你完成一些事情,例如禁止裹小脚等。 周凯凌立即说道:“这当真是极好,如何禁止?” 王茂如道:“裹小脚的女人在西方医学界中认为应该属于残疾女性,既然父母要裹小脚,将来好嫁女儿,那也就是相当于把自己家的残疾人嫁给了男方——所以,女方家要赔偿男方家残疾人抚养费。” 周凯凌惊讶道:“罚款?” 王茂如摇头道:“不是罚款,是赔偿金,国家不从中得到任何好处。罚款金额就是女方家财产的二分之一就好。” 周凯凌道:“要是两个女儿岂不是赔偿没了吗?” 王茂如笑道:“不,第一个小脚女儿带走了家里的二分之一,第二个女儿便带走了原来财富的四分之一了,第三个则带走的是原来财富的八分之一。” 周凯凌想了想,道:“如果按照这个方法,看起来似乎是很好,为了家里不会再要求女儿裹小脚,可是这里就可能引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杀女婴。”周凯凌郑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