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七章 孙立文受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七章 孙立文受辱

杀女婴,这个词传到王茂如耳朵中之后,让他非常不舒服。随即也让他想到了后世印度女婴经常被杀的惨案,他紧皱眉头,半响才说道:“还是你考虑周全,是我想当然了,好,果真是女中豪杰。我们复兴党缺乏你这样的人才啊,这样吧,你现在担任复兴党秘书长一职,同时准备在你的老家浙江宣传我们复兴党的思想。我想让你做代表浙江省的国会参议员,将来好立法保护妇女。” “谢谢尚武大元帅。”周凯凌激动地说道。 周女士离开之后杨度来了,从王茂如口中得知前后,杨度奇道王茂如何以拉拢她,须知女性没有选举权啊,王茂如诡异一笑道:“你怎知女性会一直没有选举权?要知道未来国家宪法一定会规定人人平等,既然平等了,那女性一定会获取选举权,我们这是先下手为强。” 杨度赞道:“秀帅果真好算计,如此便可在将来获取一倍的选票啊。”王茂如随即大笑起来。 时间进入到了民国十一年(1922年)三月中旬,唐绍仪在美国会见了美国国务卿弗兰克.比修斯.凯洛格,凯洛格极力推动世界和平,希望欧战结束之后,各国无战事,也希望中国表达诚意。唐绍仪对凯洛格说中国是一个渴望和平的国家,希望美国能够与中国共同发展共建和平。双方会晤之后,唐绍仪得知了国内的迁都议题,让他生气的是朱执信提议总理的决定选票交给总统来投。这是要架空他的权力啊。唐绍仪原本希望在美国多逗留一段时间,但是此情此景不得不回国了,否则他这个总理就要被架空了。 唐绍仪在洛杉矶发布通电。接受朱执信的请辞,内务总长暂时由次长覃振负责。覃振最早追随的是宋教仁,端的是民党元老级别的人,民国初年便是众议院,坚定的反袁分子,后一直担任民党中央执委会委员一职,对孙立文忠心耿耿。此人两袖清风。脾气耿直,当然,比起朱执信来说。覃振算是好脾气的了,他除了娶了两个老婆之外,个人并无任何陋习,可以说是民党的道德标兵了。那第二个妻子也是患难之交。并非他处处留情。当然,覃振此人身材不高,也并非相貌堂堂,要说他能处处留情实在是勉强的很。覃振担任代理内务总长让民党提起的心落了下来,他们担心王茂如趁机夺取内务部,可是王茂如与民党关于惩办叛徒的条件中,内务部又归还了民党。 尽管朱执信辞职了,但政府之人多对孙立文等民党不甚满意。尤其是大总统孙立文作为代表中国的最高权力者却派总理出国谈判,要么是怕死要么是当真害怕权力遗失。当真是贪权之人。国内媒体中一部分评论人开始批评其孙立文的逃避政策,中国两次出访活动,居然是国防部长和总理出访,这个总统哪去了呢? 此时颇为搞笑的是,德国魏玛共和国政府因为劳伦森计划援救了德国很多产业和工人,特地向中国政府大总统发出邀请函,邀请孙立文有时间的时候前往德国柏林出访——孙立文很是尴尬。如今孙立文正束兵秣马准备在国内大展拳脚,德国人发出了这么一条邀请,他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去,耽误他在国内的计划,不去,这是西方国家第一次邀请中国领导人出访,他若不去便是不给人家面子,那将极大损害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 尤其是王茂如出访交恶国家日本归来,而他竟然窝在国内不出国,让人看到了一个胆小鬼大总统。声音传到了孙立文耳朵里,同时他为了逃避因朱执信袭击方宏信事件给民党带来的压力,决定出访欧洲,并且向欧洲各国发出电函拜帖,很快一部分国家,如英国法国意大利等与中国有利益关系的国家回复给中国政府,总统孙立文,希望他能够访问欧洲,访问诸国。孙立文决定出访欧洲也是中国历史以来第一位最高领导人出访,代表着中国的形象,确立之后,民党很是准备一番。 而此时王茂如也开始了全区巡查之旅,第一个要巡查的军区便是苏鲁军区第十一军精卫军团,然后南下巡查参观驻防闽浙赣的第十军穷奇军团,进入广东后参观驻防在两广军区的赵增福麒麟军团,随后进入张作霖驻防的云贵军区,随后进入刘湘的川康军区,出川后视察两湖军区,河南军区(协防安徽),紧接着再抵达陕青宁视察唐继尧的第十三军,其后进入西域军区探望重兵防御的于此的任元星白虎军团,接下来巡查驻防蒙古的吴佩孚第四军玄武军团,从蒙古进入努尔干省参观青龙军团,随后进入东吉省巡查李品仙的第三军腾蛇军团,从东吉进入东北逐次巡查黑吉军区,辽宁军区,再入关抵达绥远参观第十六军黄龙军团,最后回到北京视察京畿戍卫部队第八军鬼车军团。 计划中随着王茂如在所有军区视察这么一圈之后,这一年也就这么过去了,每一个军区几乎仅仅能视察一周时间。而且由于天气原因在北方视察的时候必须赶在冬季之前,所以时间紧迫,为了时间上能够来得及特地调动了飞艇部队和运输机大队。 王茂如巡查军区去了,但是唐绍仪等《九国公约》谈判代表团却回来了,大总统孙立文与唐绍仪交流了半日,孙立文在得到唐绍仪并不会支持中国政府党派攻击的允诺之后,才决定出访欧洲。其实唐绍仪还带来了美国国务卿的邀请函,希望孙立文能够出访美国,很是让孙立文骄傲不已。 孙立文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出访欧洲,这个消息顿时盖过了民党的丑闻,也使得风口浪尖上的朱执信免于继续遭受攻击。随后孙立文代表中国,于天津在数十万民众的欢呼声中隆重出港,乘坐由中国政府承包下来的哥伦比亚航运公司的邮轮,在两艘中国巡洋舰海祈号和肇和号的护送下,开始了欧洲各国之旅。 此次出访欧洲,带去的是中国政府希望与欧洲各国的加深友谊的信号。而此举引发了日本的不满。骄傲的大日本帝国以为中国总统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日本,还眼巴巴地等着中国政府致函呢,结果人家跑欧洲去了,这让日本政府怎能忍受得了,一个个都气得够呛。那裕仁摄政王原本就一瘸一拐的,这次更是暴跳如雷,他秘密给日本海军参谋部传信,让他们务必给孙立文一点颜色看看。 日本海军大臣加藤友三郎得知之后,与海军参谋部商议后,立即给距离最近的日本海军第三舰队致电,让他们给中国总统一些侮辱,但不允许动武。 当由五艘舰船组成的中华民国政府出访编队路过东海海面的时候,日本第三舰队故意横穿过来,傲慢地表示日本海军在东海正常巡查,从中国舰队中间穿了过去。不得不,中国舰队不得不停车(停船)让路,此举让所有国人感到到了极大的侮辱。孙立文站在船头,任凭风浪起,怒目而视日本舰队,胡汉人小声道:“总统,不如回去吧。” 孙立文指着日人舰队怒道:“如此奇耻大辱,简直前所未闻,昔日我在日本之时日本礼遇有加,今日我为总统,日人却凌辱我国之尊严。秀盛说的对啊,日本亡我之心不死,中日之间必有一战,此战非日亡国即我亡国。” 胡汉人苦笑不已,道:“日人船坚炮利,我海战非敌也。” 回到休息舱室之后,孙立文躺在床上沉思起来,中国之发展将如何选择,几个月来,中国政府也陷入内斗之中,政府之间争权夺利互有胜负,然而却苦了百姓的期待。他长叹一口气,民党与北洋官员之间的争斗实在是在所难免,两个政治团体不同,如今强行结合在一起,至少需要几年时间磨合才是。 次日一早,出访欧洲的舰队已经即将抵达上海,胡汉人连忙报告数十万上海市民在上海外滩等待大总统孙立文。孙立文极为高兴,一旁的几个民党官员也连忙说道:“不能不接件上海市民,寒了国民的心。”舰船逐渐靠近上海,便要驶入黄浦江的时候,忽然日本天城号战列巡洋舰从黄浦江开来,直接冲向了中国舰队,在国人众目睽睽之下便要行那残暴不仁之事。 中民目瞪口呆,那天城号巡洋舰早就在此等待许久,就等着这次给中国政府一个下马威,当下日本天城号巡洋舰发出信号,说天城号体积庞大不易掉头,请中国船队让开航道。 这简直就是裸的侮辱,负责护航的肇和号巡洋舰舰长林泰明来到大总统孙立文的游轮上,激动地说道:“大总统,开战吧!这里是中国,中国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