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八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八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孙立文双手握着栅栏目视前方,心中诸多犹豫不果,忽然又想到如果是王茂如在此时会如何是好呢。他不发一声,林泰明立即下令道:“所有舰船准备,炮口对准日本天城号巡洋舰,运输船撒开!我们准备跟小日本同归于尽!” 所有人的目光盯向了孙立文,犹豫片刻,孙立文还是放弃了应聘,他叹了口气,道:“让出航道。” “大总统!”林泰明双眼通红喊道,“不能让啊!” 孙立文望着那远处徐徐开来的天城号,手指指着敌船,颤颤巍巍胸中压抑着无穷无尽的怒火,忽然“噗”一声吐了一口血出来,气晕了过去。大家连忙七手八脚将孙立文抬进了休息室,胡汉人对林泰明道:“国弱便要受气,要是在陆地上,我们拼死又如何,可是这是海面啊,我国海军……唉。” 林泰明看了看胡汉人,怒道:“我姓林的干不出来!”他拔出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众人吓坏了连忙劝阻,林泰明怒道:“海军兄弟,都他妈不是孬种,今天我的血性告诉你们,中国海军从甲午海战开始就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活。我以我血醒神州,我以我血荐轩辕!”言罢砰一枪,自杀身亡。 (注,我以我血荐轩辕是鲁迅先生的话,在此提前引用) 林泰明的自杀身亡让所有人心中一震,肇和号的海军水手和军官都疯了,副舰长卓盛林喊道:“跟日本人同归于尽!”他们开动马力。将所有炮弹都摆在了甲板上,对着天城号就冲了过去,意图与敌人同归于尽。另一艘护航巡洋舰猎人号巡洋舰见状,也加速马力,将穿上的四枚鱼雷摆好,向天城号冲了过去。 日本水兵还在等着中国人的好戏呢,没想到他们居然拼了命的冲向自己,看来真是要跟自己同归于尽,尽管日本人的巡洋舰比中国的巡洋舰大了七八倍不止。但也被他们满甲板摆满的鱼雷和炮弹吓了一跳。天城号巡洋舰日本舰长瞪着眼睛,最终说道:“让出航道,让他们通过。” 这一场中日较量。最终日本人让步而取得胜利,岸上的百姓欢呼雀跃,中国出访舰队顺利进入黄浦江航道,可是舰队中的人没有一个高兴的起来的。所有水兵都在嚎啕大哭。市民在笑。水兵再哭,不明真相的记者想要一探究竟却被告知不接受任何采访。孙立文晚上苏醒之后,得知中国舰队逼得日本天城号让出航道,非常高兴。但是得知原来是林泰明自杀身亡换取的胜利,久久不能自语。 林泰明的尸首被运送下船,国防总长王茂如在济南做出批示,林泰明军衔晋升一级为海军中将,颁发一等卫国英雄勋章。尸首运回老家福建泉州,儿孙享受英雄后裔待遇。 孙立文伤心难过林泰明的死。没有下船参加上海各界组织的欢迎晚会,在上海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继续启程赶赴欧洲了。也许是中国海军的极大勇气给了日本人当头一棒,这次日本舰队并没有为难孙立文的出访舰队,而是跟随他们走了二十海里之后,鸣三十六响礼炮致敬。所有人都明白,日本天城号巡洋舰的礼炮为谁而鸣,不是中国最高元首,而是那自杀的英雄海军舰长林泰明。 在王茂如先后巡查了苏鲁军区和闽浙军区两大军区之后,忽然得知大夫人乌兰图雅生病,王茂如不由得握紧拳头,难道那个预言真的准吗?乌兰图雅这次莫名其妙的高烧不退,让王茂如不得不乘坐飞机赶紧回到北京。准备迎接的两广军区麒麟军团长赵增福也暗中听到了王茂如家中之事,谓左右说秀帅这别的夫人生病可以不回去,大夫人生病是一定要会的。赵增福的副官吕梦熊奇道:“军座原何认为?” 赵增福笑道:“当初若不是秀帅去了蒙古公主,岂能安心让东蒙做自己的后方基地,吴佩孚岂能轻松接管蒙古?历来蒙古之防在于和亲而已,大夫人是蒙古公主,有了她北方满蒙这才能安定下来。” 吕梦熊道:“娶一个鞑子……恐怕将来有人会就此点说三道四。” 赵增福笑道:“无妨,秀帅何许人也,岂会给人这种嚼舌头的机会,那些敢于嚼秀帅舌头的,以后估计没舌头了。” 吕梦熊瞠目结舌。 赵增福笑道:“秀帅此人在,便是对任何敌对人士的震慑,想要敌对秀帅的人最好三思而后行,别弄一个尸骨无存才好。哈哈哈。” 吕梦熊抹了一把汗,庆幸当初从民党中脱身当了国防军军官。 王茂如紧急回京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而他也直接秘密抵达了协和医院,医生对乌兰图雅的持续高烧也找不出原因来。乌兰图雅说自己没事,只是全身酸软而已,回家可也。不过王茂如让她还是在医院住下来,他回了家,家中人尚且不知道他回来,倒是采薇大半夜的听到好像是父亲的声音跑了出来,见到果真是,于是兴奋地跑过来说:“爹爹抱抱。” 王茂如抱起了她亲了一口说道:“小薇乖不乖?” “乖的。” “在育幼院学习好不好?” 采薇高兴地说:“温老师说,学习好不一定将来成就高,人家还是领唱员呢。” 王茂如道:“领唱员是什么?” “爹爹什么都不懂,我教你啊,领唱员就是带领全班唱歌的,主唱。”采薇眯着眼睛道,“爹爹我困了,你抱着我睡呗。” “好啊。”王茂如抱着她进了她的房间,放在床上,唱起了儿歌,不过唱得的确挺难听,王茂如自己都唱不下去了,倒是采薇赖着他的胳膊不放开,过了许久小家伙才睡着。他在女儿脸蛋上亲了一口,关上灯走出房间,见王鹏笑呵呵地站在一旁。 “主子回来了?”王鹏恭敬地笑呵呵说道。 王茂如笑了笑,王鹏还真是一个合格的管家,有这样忠心的人在自己身边,倒也是自己的福分,便道:“回来了,对了,家里都还好吧?” 王鹏立即回说:“除了我给您发急电大夫人重病外,二夫人和三夫人多安好,现在二夫人迷上了听戏,天天在收音机前停着京戏,前几日想要去大栅栏那边的好月台戏院听梅兰芳大师的京戏,被奴才劝住了。三夫人一直在学习刺绣,尤其喜爱苏绣,买了很多苏绣用的东西,还请了一位宫里的老宫女来教她苏绣。四夫人因为生病身体一直不好,辞去了外面的工作,现在在家看一些日本书,做起了家庭翻译。七夫人忙着书店的事儿,时常不在家,倒是给家里贴补了不少开销,每个月贴补一百块大洋上下。” 王茂如听后微微一笑,淞筠这个书店其实不赚钱,平日来看书的多,买书的少,能赚钱全都是因为自己委托浦继找人名着买书,其实就是捧生意。她赚的也全都是自己的钱。当然,老婆能够自食其力,有自己的事业,不再纠结与家庭里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他也觉得舒服,否则该让他头痛了。 “主子您累了吧,要不我给你揉揉头吧。”王鹏望着王茂如有些微肿的眼睛道。 王茂如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王鹏给他轻轻地按摩头部,闹钟敲响了十二下,已经是夜里十二点钟了。 “主子,大夫人的病来得蹊跷。”王鹏忽然说。 “嗯。”王茂如没说话,但是言语之间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王鹏道:“咱们伺候大夫人尽心尽力,大夫人平时身体也极好,府内除了护院金师傅就她身体最好,上马能提枪,下马脚不沾地,怎么生了少主子身体就这么差了呢。是不是冲撞什么了,要不要找大师看看?” 王茂如问道:“去哪找大师?你认识?” 王鹏道:“奴才知道一位住在北京城南三十里郭庄,叫做刘瞎子,只有一只眼,据说瞎了的那只眼是因为泄露天机遭报应了。” 王茂如笑道:“子不言鬼力乱神。” 王鹏道:“主子,这是什么意思?” 王茂如道:“就是说,不要乱传鬼神的消息。” “是,是。”王鹏立即说。 次日王茂如再一次来到协和医院,见到温小婉正在陪着干姐姐乌兰图雅,似乎在说着什么秘密,两人脸上没有开心,都是一副愁容,两人见到王茂如了之后,温小婉忙起身,王茂如摘掉了军帽交到冯尹彬手中,笑道:“温老师,你来了。” “嗯,干姐姐生病了,我自然得来,将军你不是……南下了吗?”温小婉奇怪道。 王茂如苦笑道:“还不是她病了,我才回来。” 护士一检查,温度又一次升高了,王茂如焦急地问能不能查出是什么病因,护士一脸茫然说他们查不出来。王茂如再一次疑神疑鬼了,尽管嘴上说子不言鬼力乱神,可是内心中却认定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