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九章 晁家养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二十九章 晁家养子

待其他人退出了房间,便只剩下王茂如和乌兰图雅二人,走廊中安静的可怕,仿佛有人在外面走路,走路声音都会放大很多。王茂如情绪有些低落,许久才无可奈何地对乌兰图雅道:“阿雅,是不是果真如纳兰师傅所言啊?这小子克父克母?要不然我们还是……” 乌兰图雅连忙说道:“老爷你忘记了,当初在哈尔滨还是宗州就得我们一家人的性命啊。” 王茂如苦道:“我何尝不知,可是你……唉!相生相克,克父克母,这是纳兰师傅的遗言,我也很是不想这是真的。” 过了许久,乌兰图雅想了个明白,对王茂如如而言,这个儿子或许重要,却并非那么重要非缺不可。她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孩子可以再生,可是面子却不一定会有,现在秀盛入刺珍视自己,可是自己若是坚持下去,他将如何对待自己呢?将如何对待自己的家人恩?她不能不想这么多,于是才踌躇道:“老爷,你是不是心中决定了这件事?” 王茂如犹豫许久,终于实话实说道:“是。” 乌兰图雅便苦笑道:“老爷你的子女众多,也不在乎这一个,只可惜宗州小小年纪就要离开父母。罢了,罢了,老爷你要将他送到何处?可有打算清楚?” 王茂如摇头叹道:“这点尚未考虑清楚,我想总有地方能送小石头吧。你且放心好了,即便我将他送走。我也会拼命保护他一生一世安全幸福的。” 乌兰图雅想了一会儿,忽然建议说道:“其实我倒有一个好去处。” “怎么?”王茂如问。 乌兰图雅思索后说道:“我干妹妹温小婉的舅舅刚刚失去唯一独生子,两老恐怕应老无所依。若是真送人,不如送给他们。两人的人品我听温妹妹讲过,品性俱佳,心地善良。若是小石头去了他家,定然备受呵护,受不得苦。” 王茂如想了一下说道:“倒也是个好去处,我打听一下再说。”随后王茂如让李木鱼彻底打听了一下晁宗南家里一切。包括家里几亩地,地理几头牛等等详详细细,再告诉王茂如。王茂如这才放下心来。 晚间的时候乌兰图雅找来温小婉,犹豫许久才与她说了,温小婉立即说道:“我这就回去问问舅舅舅妈。”她刚刚迈出右脚,又收了回来。有些疑惑地问道:“姐姐。为什么啊?宗州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把他送出去?” 乌兰图雅面露苦涩,道:“我师父临终之前算出,这孩子和他爹和我都相生相克,我们离不开这孩子,但是这孩子也要克着我们。留在身边,我们会被他克制,以至于越来家势越低迷,秀盛也会前途未卜。只有将他放在别人家里养大。对我们和对任何其他人都不会有伤害。我恰好听说你的表弟一事,心想着如果放在你舅舅家。他们那一家人品品性俱佳,定然能够照顾好小石头,将他视若己出。” 温小婉顿时气结,指着她半响才道:“姐姐你好糊涂,算卦算命一说,岂能信以为真?江湖骗子良多,你们……你们这样的人也相信?” 乌兰图雅道:“那人是我的师傅,是从小将我养大的师傅,断然不会骗我的。妹妹,我原本并不相信,可是现在却慢慢信了,这世界果真是冥冥中自有注定的。” “糊涂,糊涂!”温小婉愠怒,“他堂堂尚武大元帅也信这个鬼神之道?” 乌兰图雅无奈道:“在我们身上发生太多诡异之事,却不得不相信起来。” “姐姐,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巧合吗?”温小婉道,“就像是你我相识,便是一种巧合。” “所谓的巧合,也只是一种命运,你我相识也是缘于天注定啊。”乌兰图雅悲伤地说,“我不愿意让孩子离开我,为了他,我们两个人差点将命都搭进去,可是为了老爷,我岂能如此自私?” 原本温小婉心中对王茂如的印象非常高大,她心中暗恋着这个第一次让他感动的男人,柔情似水的女人更喜欢刚强烈性的汉子,反倒是女汉子们喜欢那种阴柔的男人,温小婉便是外柔内刚的奇女子。她暗中暗恋王茂如,只是这种暗恋被她掩饰的很好,然而今天发生点 事情让王茂如在她心中的形象不再那么完美了。现在她反而有些气愤,在她认为英明神武不敬天地鬼神的王茂如,怎会是一个胆小的连一个算命的先生都能忽悠欺蒙主的人,这样的人还值得做自己偶像吗? 她憋着火气,揪着床单,又看着病床上的乌兰图雅,这个难产几乎丧命的女人,为了自己的男人甚至放弃了孩子,这个男人太自私了。她忽然站起来,气道:“姐姐,你好糊涂,你好糊涂啊。” 乌兰图雅心中悲痛但是脸上的表情非常平淡,幽幽地说道:“姐姐这辈子也许就这件事最糊涂吧。”说着便忍不住流了泪, 温小婉抓着他的手臂说道:“姐姐,你告诉我实话,是不是因为尚武将军他妻子和儿子众多,没了这个他不在乎?” 乌兰图雅道:“不是的,妹妹,秀盛他在乎,可是别人呢?你莫以为这是一个秘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家里的几个女人谁不知道,只是不说而已。若是留宗州在身边,唉……妹妹,你没有在这种大家庭生活,决计感受不到姐姐的为难之处的。” “姐姐你……”温小婉气道,“何苦呢,为什么男人要三妻四妾呢,否则姐姐你也不同这么痛苦了。” 乌兰图雅望着襁褓中的孩子,再一次忍不住落泪,温小婉不忍心看她的泪水,于是赶紧来开协和医院,乘车回到舅舅家中。 一推开门,便见到舅舅和舅妈在准备绳子往房梁上挂,温小婉吓了一跳,一把推掉那绳子,怒道:“舅舅,舅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你们疯了吗?” 舅妈一边哽咽一边说道:“舅舅和舅妈这辈子就指着靖安这孩子了,他死了,我们两个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舅舅晁宗南也一脸的死志说道:“囡囡,我们死后,你把这宅子买了吧,就当舅舅给你的陪嫁钱财。” 温小婉怒道:“糊涂,糊涂,这个世界怎么了?你们都怎么了?你们全都不正常了吗?一个要把孩子送给别人,一个为了孩子寻死寻活,你们都不正常了。” 舅妈听到她说孩子送给人,立即说道:“什么孩子?” 温小婉道:“我的干姐姐,生了个儿子,现在才不过一个月大,听了算话的妖言惑众,说这孩子克父克母,将来肯定会害着他们。我干姐姐纵然是大老婆,可是她家老爷妻妾众多,若是她执意留下孩子,少不得受到他人排挤,她的其他儿女便从此不受重视了。因此她不得不寻思将孩子送人,我干姐姐听说舅舅和舅妈没了孩子,想要托付给你们,可你们……唉!” 晁宗南听罢立即跳了起来,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干姐姐,我怎么不知道?” 温小婉道:“前些天我去医院,就是救我干姐姐一命的,舅舅和舅妈整日在家伤心难过,也没有注意到我呢。” 舅妈立即说道:“是男孩吗?” “是男孩,出生时候六斤六两。”温小婉道。 舅妈立即破涕为笑,双手合什道:“感谢菩萨,感谢观世音菩萨保佑,让我们老来得子啊。” 晁宗南立即担忧地说道:“你这位干姐姐……是正经人吗?”他担心的是万一外甥女认识的不是什么正经人,而是青楼的女子生下孽种骗自己的外甥女给自己养大,那自己岂不是养了一个野种吗?这要是说出去,晁家的脸面放在哪里啊,还不如在街上拣一个的好。 温小婉没有将自己认乌兰图雅为干姐姐的事儿跟家里人说,所以舅舅舅妈担心也属正常。他总不会对自己的舅舅和舅妈说,有个神棍忽悠尚武将军王茂如和他的妻子自己的干姐姐,说他们的儿子克父克母,以至于这两个人相信了这个老神棍,做出决定将自己的儿子送给别人吧。说出来别说自己觉得不可思议,就连舅舅和舅妈也不会相信的,堂堂上午大元帅,陆军总长,居然迷信这个宿命论之类的鬼神东西,简直就是比那乡民老太太还愚昧。她笑道:“舅舅舅妈,你们放心好了,我干姐姐绝对是正经人家,而且是大户人家。至于是谁,我且不能说,这秘密太重大了,这户大户人家也太高贵。” “高贵?”舅舅舅妈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道:“有多高贵?” 温小婉道:“比你们想象中的人高贵的多。” “难不成还是尚武大元帅的儿子啊,那是中国一顶一的高贵哦。”晁宗南揶揄道,看看小孩子的脸,忍不住喜欢,道:“别所,长得还真相是报纸上尚武大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