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二章 进攻印度计划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二章 进攻印度计划

次日一早冯尹彬相斗未想就将刘厚存贿赂的全部金钱放在王茂如跟前,王茂如扫了一眼,冷笑不已,说道:“刘厚存这是自己找死啊,此人不死,天理难容。第一,国防军军官以及家属、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家属所有资产不得存入外国银行,第二,贿赂,第三向军方贿赂。” “秀帅是不是要办了他?”冯尹彬道。 王茂如道:“将来是,但不是现在。给我的贿金钱你让他直接捐给天使儿童慈善基金吧,至于给你的,你留着吧。” “师傅,我也不要。”冯尹彬道。 王茂如笑道:“你拿着,现在你是光棍一根,将来你可不是,你总要成家吧,拿着吧。” 冯尹彬道:“师傅,这钱脏,我不能拿,污染了我的眼睛没什么,要是污染了我的心,我怕洗不干净。” 王茂如再一次仔细看着自己的学生冯尹彬,好一会儿之后才赞赏地点了点头,道:“好,好,好,好小子!我没看错你,将来必有出席。” 冯尹彬道:“这些钱还是交给慈善基金吧。” “你去办。”王茂如道。 吩咐完冯尹彬之后,王茂如便和前来迎接的刘湘参观了睚眦军团,睚眦军团是整编军队,其中包括了三十七师团孙传芳部,第四十二师团刘成勋部,第四十四师团卢焘响部,其中三十七师团是原粤军和广东民党革命军整编,第四十二师团是川军本土整编。第四十四师团则是黔军整编,但是在其后陆陆续续有其他省份的士兵和军官进入,使得师团中的地方色彩逐渐淡化。 毫无疑问。这军团中战斗力最强的要属于孙传芳的师团和刘成勋的师团,至于卢焘响的部队则被完全无视了,被刘湘派到了西康地区防备藏人叛乱。此次王茂如巡视川康战区,卢焘响也赶到成都,不过酒宴上他郁郁寡欢。 酒宴之后,王茂如让卢焘响过来,他单独会见。卢焘响大为惊讶,不明白秀帅如何单独见他,赶紧整理一番面见王茂如。 不过一进临时办公室。卢焘响便傻眼了,因为王茂如正在眯着眼睛睡觉呢,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左右不安,正在此时王茂如张开眼。道:“卢海湖(卢焘响字海湖)。坐。” 卢焘响敬礼之后便坐了下来,他显得很是拘谨,双手放在膝盖上很是不习惯,也不敢多话。 王茂如笑道:“你在黔军威望甚高,不亚于王文华,却甘心给他做副手,让人佩服。似你这般兢兢业业不图功名的军人,如今很少了。” 卢焘响忙道:“谢谢秀帅夸奖。湖海愧不敢当。” 王茂如道:“今日我叫你来,是有一项任务交付与你。” “是。秀帅。”卢焘响起身敬礼道。 王茂如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来,才说道:“你在西康,对面是藏人和英国人的印度,但是中印之间有天堑之险,暂时不需要考虑防御的问题,可是面对藏区,你要着手准备。如果可能,你要第一时间消灭西藏亲英的叛军。” 卢焘响立即起身说道:“秀帅准备收复西藏?卑职必定第一个率军进入西藏!” 王茂如笑道:“你怎么总喜欢站起来回话,坐下就行。” 卢焘响便坐了下来,激动地说道:“回禀秀帅,卑职在川康视察国防国境的时候便时时刻刻想要收复西藏而不得上面的指示啊。” 王茂如道:“不是不做指示,而是中国刚刚统一,无法做出明确指示,毕竟在外国人心中我们中国还是那庚子年间的大清模样,任人欺凌任人羞辱的国家。我们要做的就是忍,忍到什么时候呢?四年,我们用四年来休养生息,来壮大自己。四年之后国力昌盛的时候,我们找一个世界列强打上一仗,才能让全世界知道我们中国真正站起来了。这时候我们再收复西藏就顺理成章了。其实收复西藏主要在于政治,次要才是军事。可是西藏这个地方海拔太高了,士兵走上去就体力不支。你在这四年之中给我训练处一个师团的可以在高原作战的山地师团,收复西藏,甚至进攻印度,就要靠你们这支部队了。” 卢焘响惊讶道:“进攻印度?” 王茂如点头道:“对,进攻印度,最好能将雅鲁藏布江大平原(今印度阿萨姆邦)有机会偷来。操他大爷的印度阿三,我一看到他们的人种就觉得他们应该通通活埋,长得埋了咕汰,吃饭用手抓着吃,简直就是跟动物园的猴子一模一样。” 卢焘响笑了起来道:“好,我也讨厌印度猴子,没想到秀帅更甚,您居然用一个偷字。” 王茂如大笑道:“对,就是偷,这个地方属于印度最穷苦地区,你想办法给我偷来就是。” 卢焘响立即说道:“是,秀帅。” 其实王茂如在很久之前就有这个想法,印度怎么在东北部弄出这个一个奇怪的地方,让印度的地图多么丑陋啊,后来才知道,这里原来并非印度领土,而是数十个邦国,而且都是亚裔黄种人和南亚马来人种,他们是被英国人政府最终被并入印度领土内的。而印度为了防止这些地图发展起来(种族歧视)对阿萨姆邦实行了很严厉的经济封锁制度,一直到百年之后,阿萨姆邦也是印度最落后的邦——没有之一。而在阿萨姆邦中还有一个小邦,曼尼普尔邦,曼尼普尔人说他们是大唐的遗族,他们的图腾是龙,并且每个成年男子都习武,喜欢中华文化厌恶鄙视其他文化,他们的长相也与南亚以及印度人种相去甚远。而该城邦的语言属于汉藏语系,并且与粤语较接近,从另一个侧面可以证明,曼尼普尔为中华后裔。(感兴趣的书友可以查一查,迄今为止曼尼普尔一直是印度禁区,印度政府征服不了该城邦,便将其封锁不允许任何外国人进入) 印度原本就是几百个城邦组建的国家,王茂如的想法就是,将来将印度再恢复成为几百个国家,最好一个国家还没有北京大,那就最完美了。可是影响印度需要一直山地部队,卢焘响的这支黔军出身的部队便当仁不让。贵州多山地,贵州的士兵也习惯了山地和高原,这支部队如今暂且不是王牌部队,但王茂如希望将其培养为中国王牌山地师团。 王茂如又道:“你对收复西藏有没有什么计划?” 卢焘响道:“秀帅,属下早已经准备好了收复西藏,只要您一声令下,我辈军人必定兵锋所指金石为开。从军事角度上考虑,卑职只需要派出一个旅便足以扫平西藏。” 王茂如道:“你们觉得什么时候动手最好?” 卢焘响道:“别人都想不到的时候。” 王茂如笑道:“看来你连我都不肯说啊。” 卢焘响在我王茂如耳边说了几句话,王茂如惊讶道:“如此凶险,岂不是……” “富贵险中求,万事无捷径。”卢焘响道,“还请秀帅全力支持。”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好,你放手去干吧。” 而刘湘得知王茂如的希望,大叫一声:“我勒个乖乖,秀帅可是真有野心啊,国家尚未稳定,他就想到开疆裂土了。” 刘湘的幕僚乔毅夫摊开地图,摇头说道:“你看看这中国地图,已经容不下秀帅的野心了,他这是要把中国领土扩大一圈啊。”他又换了一个世界地图,笑道:“以后咱们看中国,得换个地图。我估计秀帅的想法就是,往北达到北冰洋,往南打到爪哇国,往西打到印度洋,只要中国人能用脚走过去的地方,秀帅都想要。” 刘湘大笑道:“我勒个乖乖,这么大一块地方,中国能消化得了吗?” 乔毅夫苦笑道:“依我看啊,秀帅想做咱们汉人的成吉思汗,不行所致,仅为中华之沃土。跟着秀帅干,就算不成功,也千古留名了。” 刘湘一拍大腿道:“这活儿,不能让卢焘响这小子来。” 乔毅夫又道:“秀帅独自召见卢焘响,就是给咱们看呢,咱们不能落了后啊。” “是地,是地。”刘湘立即道。 次日刘湘赶紧找到王茂如,说讨伐西藏叛军他也要去,王茂如哭笑不得道:“你一个军团长去什么西藏,你是坐镇指挥的人,岂能轻易动身?” 刘湘道:“秀帅,我听说国防军中,只有开疆裂土之人才配封帅,是也不是?” “是。” 刘湘立即说道:“我想做元帅。”王茂如被他的直白说愣住了,刘湘又说:“我刘蛮子以前在四川打内战,那是给四川父老乡亲拉苦难,如今能够开疆裂土,我刘蛮子二话不说,干他娘的。秀帅莫以为我们四川儿郎各个都是软骨头吗?” 王茂如笑道:“不是,川人多血性汉子。” “那就是嘛。”刘湘道,“所以这个收复西藏,进攻印度的活儿,我包了。” 王茂如摇头笑道:“你啊你,你可是军团长。” 刘湘道:“军团长才是个上将,我刘蛮子要做元帅。” “好,将来占领亚鲁藏大平原的任务就交给你龟儿子了。”王茂如开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