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土匪心思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七十一章 土匪心思

第七十一章土匪心思 盖天久摇头苦笑道:“俺哪里有什么三千人马,唉,只是世代为匪,却也累了。投靠大人,也有原因。” “愿闻其详。”王茂如道。 盖天久于是原原本本地将率众来投的原因说出来,原来自从王茂如支援三百支步枪后,盖天久便带人回到长城一线他的老巢,与占据他老巢的蒙匪大战一场,老兄弟折损一半,却也夺回了老巢。之后盖天久又拉拢附近山岗的几小股土匪,并且趁着夏天向关外逃荒的难民增多,强行拉来难民扩充进土匪队伍,虽然人数涨到千人,然而老兄弟只有一百多,战斗力反倒是大不如前。 几次与蒙匪和官军冲突,老兄弟一个个死去,盖天久愁眉不展,有一ri军师跟他说了一句话,咱们世代为匪,虽然逍遥快活,可却是无根的野草,咱们再大,大的过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和十万梁山贼?十万梁山好汉尚且招安了,大王,咱们还是早点换上官身,将来也好给子孙后代一个好名声。若是依照盖天久以前脾气,早就抽出枪毙了军师了,可是这些年下来,他四个儿子死了三个,两个女儿也不知下落,现在身边只有一子一女,尚且年幼,便思考起来山寨的未来。 盖天久也是个头脑清醒的人,他召集了山寨中老兄弟们,军师徐老蔫,剩下的三大天王百宝天,黑狼和马三刀,上次王茂如见到的铁蛤蟆和托塔天王在夺回老巢的战斗中被蒙匪杀死了。几个人商量一番之后,认为走也不能一条道走到黑,关外的土匪很多都招了安,就像张作霖,张惠景,冯德麟,都是土匪出身,如今都成了一方霸主了。但是就投靠谁,下面的人还是起了争执,黑狼说投靠离这里不远的广宁府(如今的辽宁省北镇市),马三刀说要投靠住在承德的陆军第一师,百宝天却说到保定投靠曹锟的第三镇,盖天久听他们争执吵闹,气的拍桌子,道:“都别说话,听军师的。”徐老蔫老成持重,读过诗书chun秋,看东西远一些,分析道:“这三个都不好,曹锟虽然厉害,但是第三师从没有过收编侠匪的记录,咱们去那一个不小心,就被他们就地解决,送上去请赏了。第一师蔡成勋咱们不熟,况且以前第一师还剿匪和咱们干过几次,虽然当时第一师师长是何宗莲,但是下面的将官没变,该记仇的还是有仇。至于张作霖,就更不可能了,那是个心黑手辣的人,他巧擒杜立三虽然手段看上去令人叹服,然而却也是利用了兄弟之情,翻脸不认人的主。这三人都如ri中天,咱们去,算是锦上添花,算不得什么。若是咱们能雪中送炭,岂不是更妙?” 三人忙问送谁,徐老蔫冲盖天久眨眼睛,盖天久才说,是上次结拜兄弟王茂如,如今的呼伦贝尔护军使。其他人知道上次王茂如很大方地与他们结交,为人又豪爽,一直以为他是富商而已,没想到如今成了一地之长,只是这呼伦贝尔,此时却是蒙匪叛军的大本营,王茂如虽然有名却无实。 徐老蔫又劝道,如今打仗打仗,打得是什么,是钱和枪,王茂如有钱,上次送给自己三百支步枪,说明他有枪,有钱有枪,随时可以招兵买马,现在他缺的是人,咱们带人去投,正合他意,且他如今需要人才,咱们去投也不怕被黑了报功。 于是如此,盖天久便来到běi jing,一番打听终于找到王茂如。盖天久先是做了个试探,见王茂如真心对他,才如实与他详细说来。 王茂如大喜,盛情款待盖天久,招呼大家,介绍开来,自然底下人军官表情各异。这土匪终究是土匪,要说这些正规军校出身的军官心里不介意,那是扯淡,倒是信任内务处长何如飞,拉着盖天久的手道:“早就知道盖天王大名了,要知道,你的人头在蒙匪那值十万两银子,哈哈,咱民国有谁这么值钱的?盖天王你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盖天久挠着光头,哈哈一笑,道:“没想到我人头这么值钱,哈哈,哈哈。” 李品仙笑道:“幸好天王你弃暗投明走官道,老哥哥你想想,若是再置身于匪徒中,万一哪天有人心怀不轨割了你人头去各方请赏呢。如今你入了官军,就是官府的人,谁还敢动你。”盖天久点头称是,表示这就着手带人来投。 盖天久的一千土匪兵这半年跑的跑,死的死,看上去风光无限,但是实际上已经不足五百人。来到怀柔军营的之后又将老弱剔除,只剩下三百人,王茂如给他一个补充一营的编号,不在陆军部之列。何如飞从直隶招兵,有吃有喝有穿,一个个穿好了黑sè武装制服,可是羡煞了旁人。没几天,口口相传这边军旅乃大总统的禁军,更是让诸多人主动投军,何如飞毫不费力的便招满了八百人,如今全旅三千三百人,着实是一个满编旅了。 但是王茂如手下人手也挺杂的,有自己华兴厂的人马也是原飞行队守备大队,还有běi jingzhèng fu派来的新兵,也有旧军队的,有本地新招的,还有刚刚投诚的土匪。他与众人商量之下认为想要提升战斗力必须将这些人打散,重新组合重新练兵,而后全旅进行一个月的军训。 自然,盖天久等人却不在此列,他们是土匪投诚,心怀戒心是难免的,若是冒然合并了他们的人马,倒是引得盖天久等人的不快了。但是既然投效王茂如,样子总归是做做的,盖天久的军师徐老蔫便进入参谋处成为参谋官,后勤官百宝天进入总务处担任总务官负责处理军中粮饷审核。这百宝天是山西人,有着山西人的jing明和小算计,刚一接手账目,吓了一大跳,回去跑到盖天久那里,什么话也不说,先是喝了三大口酒,看的盖天久黑狼、马三刀和徐老蔫目瞪口呆,连问何事。 百宝天环顾四人,问道:“你们知道咱们这边军第十一守备旅一个月花销多少钱吗?”三人表示不知,倒是马三刀说:“兄弟们拿到手的安家费一个子儿不少,怎么?很多吗?”百宝天叹道:“以前咱们在北直隶一直以为天下就这么大,抢一票几千两银子就了不得了,咱边军守备旅一个月仅仅吃喝拉撒花销就五千两银子,还有军饷发放,一个月就一万五千两银子,零零碎碎的都还不算上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