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三章 中原剿匪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三章 中原剿匪

刘湘得了任务之后,立即宣布睚眦军团全体士兵准备进行高原拉练和山地攀爬训练,并要求参谋部制定一份山地军团计划表来,山地军团都需要什么特殊武器,需要怎么训练,需要什么其他东西。王茂如记得奥匈帝国有一支山地部队特别骁勇善战,当初他在指挥洛德洛内战役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但是那支部队孤军作战,顽强抵抗,最终被他的手下用毒气弹给消灭了。于是王茂如便对刘湘说你派遣一支考察团,由国防部推荐,前往奥地利共和国和瑞士共和国,考察两个国家的山地部队。这两个国家的山地部队是全世界最精锐的山地部队,应该会给我们很多启发,刘湘说要得,便派遣乔毅夫做考察团团长出国考察。 王茂如特地给国防部打电报,让他们给两国大使送去两人友好互访请求,奥地利是刚刚建立的国家,在国际上也没多少朋友,而瑞士在中国只有一个领事馆而已。但是两个国家代表团倒是非常友好,赶紧联系国内,国内也与军方商量了一番,决定接受中国考察团的参观学习,加强于与中国的友好。 结束了川康军区的考察,王茂如北上进入两湖军区。 驻防在两湖军区的是赵庆的第十五军鲲鹏军团,作为最晚成立的两个军团,鲲鹏军团下辖下辖第三十八师团程潜部(湘军),第四十三师团袁祖铭部(黔军),第四十九师团赵又新部(滇军)。可以说赵庆带领这么一支成分复杂的部队驻守在两湖。确实非常烦累。 王茂如见到赵庆的时候,发现他比一年前老了许多,赵庆笑了起来。不过他这一笑一脸的褶子,可见赵庆在这个位置上并不容易。他上任之初,因为治军的问题撤了两个旅长,杀了三个团长,一举震慑了所有人。然而杀人谁都会,可治军却很难,幸好国防部及时支援。从各大军事学院派来了三百个军校毕业生,进入各支军队担任基层军官或者参谋,依靠强大的参谋体系。逐渐控制了局面。 中国清代便有两湖丰而天下足之说,可见两湖之地多么重要,它就是大清朝的大粮仓,而如今它也是中华民国的大粮仓。 鲲鹏军团驻防于此。主要的作用就是剿匪练兵。尤其是湖南省匪患尤为严重,民族众多,地形复杂,人心难测,尤其是苗族迄今为止施行的是土司制度,不服从中央管理。例如税收问题,民国成立以来,苗人便再也没有交付过税收。现在民国政府要收税,土司自然不愿意了。这时候谈不拢。便只能军队出面。但是军队和政府也是齐头并进,这边军队消灭土司队伍,那边政府宣布免除苗人奴隶身份,免除苗人所有欠债,免除一切苦役。便是这样,因为民族原因,湖南地区的政府推行领也不顺利,军队不得不陷入了剿匪之战中。 不过鲲鹏军团如今剿匪也出了经验了,想要打得过土匪,就要比土匪更土匪,想要消灭游击队,就要学会比游击队更游击队。在剿匪战中,鲲鹏军团涌现了一大批游击战高手,其中有一个叫做罗开恒的军校生军官就是湖南省本地人,湖南衡山县人,打仗凶猛狡猾,率领一个营干掉了数十股盘踞在湘西的悍匪,被特地提拔为355团团长。 随后王茂如继续北上抵达河南,河南省省长赵倜特地款待了王茂如一番,段祺瑞时期赵倜担任河南督军,可是敛了不少财。如今政府反贪,赵倜不得不收拢起了自己的性子,省长改选的时候他求到了王茂如,王茂如给他说了一句话,赵倜才得以继续留在河南省位置上。 赵倜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在河南省省长的位置上很好地配合了驻防在河南军区的陈炯明蛟龙军团。 河南土匪多,但是土匪多的原因却不是别的,而是多年来的战乱以及天灾。河南是黄河流域,历史上每一次黄河改道都会给河南留下一地伤痕。河南地区不是旱灾就是水灾,要么就是蝗灾,好不容易这些灾难都过去了,又闹起了兵灾。全国统一之后,为了巩固这个人口大省和农业大省,王茂如特地派了一个军团在河南剿匪。很快,在陈炯明的指挥下,河南界内土匪为之一清。民国十年河南气候好转,只在秋天发了一场洪水,其余时间都没什么大碍。在民国十一年,也就是今年,整个上半年河南都风调雨顺的,农民们喜气洋洋,没有天灾,河南民生恢复很快,而很多逃到外地的逃难者也陆陆续续回来了。当然,更多的人则是留在了北方,毕竟在那里自己就是地主,回到河南还得给地主打工。 民国十一年的河南,一片祥和之气,处处洋溢着农民们富足的生活,百姓们要求不高,能够少税负无匪盗便已经足够,这两个要求在王茂如统一之后逐渐实现着,人人都念着尚武大元帅王茂如的好,俨然已经忘记了现在的总统是孙立文了。 郑州城头山挂着一排人头,王茂如问这事怎么回事儿,陈炯明说这是拒不接受招安的惯匪,杀了脑袋挂城头山以示众人。王茂如问效果如何,陈炯明说效果颇佳,如今消灭的土匪少了,接纳投诚的土匪多了,但是这些人都被陈炯明给送到西域去了。 陈炯明表示说他有信心在完成部队整合的同时让河南从此之后没有一个土匪,也恢复中原大地路不拾遗的优良传统。 王茂如笑说:“让你做军团长是浪费了,你可以做一个省长啊。” “等我封了帅,倒真想做一做省长。”陈炯明笑道。 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王茂如跟徐树铮就属于后者,而和陈炯明就属于前者。说来也奇怪,两人一南一北,口音不同,但是很多政治观点都相同,陈炯明今年四十四岁,比王茂如大了九岁,可是王茂如丝毫没有觉得他比自己大的感觉,就仿佛两人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这世界也就存在这种现象吧,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就特别厌烦另一个人,往往这种厌烦甚至连根据也没有,而有些人则是在一起一聊就觉得意气相投。 王茂如觉得陈炯明倒是一个人才,不妨可以让他进入中央帮助自己,岳父大人唐绍仪公今年已经六十岁了,尽管身体还算不错,但是还能帮自己多少年呢,而自己手下除了周道泰有战略眼光之外,其余人的目光都不够深远。但一个周道泰却是不行的,如果完全扶持周道泰,将来他坐大了怎么办?因此王茂如需要另一个帮助自己又能制衡周道泰的人,他觉得陈炯明就不错。历史上陈炯明曾经担任过致公党的领袖,在政治上透明廉洁,主张党人治人卫国,防止出现党卫军以党乱国的现象。但是陈炯明很显然一来不溶于孙立文,二来不溶于蒋介石,两个人都是党队主义,独裁思想,因此陈炯明一直受到排挤打压。甚至那历史上极不光彩的讨伐广东粤军之战,居然被宣称为正义之战,当真可笑至极。 看起来今年河南是一个丰收年,可是最要紧的就是一定严防死守今年的秋季洪水,一直以来黄河每一次改道或者涨水或者旱灾,受灾的都是河南。河南南部经常受到旱灾,北部经常受到洪涝,可以说这里即孕育了中华文明璀璨的中原文化,又是一个多灾难的土地。对于农业为主的河南省而言,看老天爷的脸色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河南省长赵倜立即向王茂如报告说应加强黄河两岸的河堤工作,但是去年河南下半年发生了小规模的洪灾,今年的粮税还没有收入,因此河南省急需拨款。 这不是国防总长的工作吧,王茂如笑说这些事你对国务院来讲,我不能干涉政治,我们见面多是因为朋友友谊,却不是因为我是国防部长,你是河南省长。 赵倜连忙说是,他又笑道:“卑职所言,只是希望秀帅在政府中之时,当遇到河南赈灾,尽量对河南施以援手而已,别无他意,别无他意。”王茂如也哈哈一笑,不再言语其他。 在离开河南飞往西安的飞机上,冯尹彬整理了一遍情报对王茂如报告道:“昨日我总统出访舰队已经抵达意大利,孙立文大总统受到意大利元首墨索里尼的热情接见。双方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一同参观了古罗马角斗场等古代遗迹,墨索里尼对中国政府赞誉有加,并希望中意两国能够世代友好。同时希望两事上能够更多的交流,同时孙立文大总统正式宣布中意两国为时代同盟伙伴关系。” 王茂如差点从飞机座子上掉下来,张大嘴巴说道:“搞毛啊?跟意大利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