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五章 辣手摧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五章 辣手摧花

这一站是陕甘宁军区的九婴军团,九婴军团长唐继尧带病迎接王茂如一行人的到来,实际上谁都知道唐继尧是怎么生病的,他是因为权力被架空气病的,架空他权力的就是参谋长游书群。游书群原为白虎军团军务长,属于军方强硬派成员之一,而游书群背后的靠山正是王茂如。 作为老牌军阀唐继尧对于接受国防军整编一直心有不甘,也一直想东山再起,不过唐继尧的手下被拆散了,而他也被调到陕青宁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九婴军团驻扎的在陕青宁民族关系复杂,他的嫡系士兵是滇军,而滇军善于丛林战,不善于在这种宽阔的大平原上作战。尽管来到陕青宁军区之后,国防部给他们分配了两千匹战马,可是唐继尧仍然觉得自己亏大了,若是坚持坚持,自己可能继续做他的云南王呢……当然,他的想法也是极其复杂的,有时候希望继续做云南王,有时候希望做国防军的元帅,这就导致了他时而联系旧部,时而又劝旧部效忠国防军。他的旧部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一惊一乍一阵儿一阵儿的。唐继尧一直希望能够拉拢原来军官和滇系士兵,可是国防军的待遇远比滇军待遇好,军队伙食费全免——原军阀部队中一个月还要向士兵收取两块大洋的伙食费;一年五套衣服——两套单衣迷彩服,迷彩服棉服,黑色夏季军礼服,黑色冬季毛呢军礼服;国防军士兵家属田赋减半;国防军士兵战死厚抚;国防军退役士兵安排做政府公职……哪还有滇军士兵再跟着唐绍仪瞎折腾。至此,唐绍仪再也无力回天。 唐继尧想反却不敢反,等他刚要下定决心的时候。他的旧部被一个个调离了原来的位置,有的军衔提升了,有的是平级调动,但是这些军官们管理的士兵都不是滇军了,也更加失去了机会。而在九婴军团,参谋长游书群积极调动,暗中架空了唐继尧。造成军士只知道参谋长不知道军座的现象。九婴军团中属于唐继尧的嫡系部队是第四十八师团顾品珍部,但是该部被调往宁夏和甘肃驻防,其结果就是唐继尧成了光杆司令。 王茂如在陕青宁军区留了三天。并从游书群的口中得知一个有意思的事情,那句是王茂如原本计划在罗布泊建立一个核武试验所,也就是国防军第十八兵工厂,可是九婴军团的侦察兵却发现。罗布泊是一个大湖泊。面积达到五千平方千米。从陕青宁军区进入西域军区则会路过罗布泊,届时王茂如将欣赏到这个巨大的内陆湖。 而果真如游书群所说,当飞艇部队沿丝绸之路向西飞行的时候,果真遇到了罗布泊,这个百年后的戈壁滩,此时是一座巨大的湖泊,在罗布泊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数目,当然在不远处则是金色的沙漠。金色沙漠的面积越来越大。以后将彻底摧毁罗布泊沿岸。而周边河水断流,更是让罗布泊成为了干涸之地。 透过飞艇的窗子望着下面那碧波荡漾的湖水。王茂如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果现在保护好,能否保证罗布泊不会消失呢?是该通过一部环境保护法了,保护水土。现在我手中的黄土高原,百年后成了黄土高坡,现在罗布泊之湖水如此清澈透明,我哦们要保护起来,不能留给子孙以沙漠戈壁啊。” 当飞艇大队从空中飞过的时候,一些不明真相的牧民眼呆呆地看着天空中那飞过的庞然大物,吓得两腿战战发抖跪在地上高喊着“真主安拉”,一面喊着一面磕头跪拜。有眼尖的士兵看到了,告诉其他人,大家都觉得特别有意思。冯尹彬也对王茂如说了起来,果真王茂如看到了这些跪拜的人,大家都觉得有意思,但是王茂如却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儿。这里的人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种族,有自己的生活习惯,汉族人想要治理好西域负重致远矣。 飞艇继续飞行,当靠近新疆迪化的时候,那些牧民们才见怪不怪了,他们知道这是国防军的大家伙。新疆省长杨增新再一次会见迎接王茂如,与王茂如喝酒唱歌,热情地聊了起来,并未王茂如介绍了新疆各地工作的政府官员。这次大家知道王茂如来到新疆,特地赶了过来希望亲眼目睹王茂如的风采。 王茂如摇头苦笑说:“我又不是西洋镜,看我做什么,大家共饮此杯才是。” 但凡在新疆的人似乎都被新疆那股子天高地广的豪气所带动,不能喝的也开怀畅饮,纵然王茂如酒量可以,也被大家灌得略微有些醉了。明天要视察新疆政务,王茂如倒是收敛着喝,那杨增新也没怎么劝酒,倒是替王茂如挡了很多酒。晚上睡觉休息的时候,杨增新为了给王茂如一些乐子,便叫了两个杨府中豢养的十六七岁的畏兀儿少女去服侍王茂如。只是尽管王茂如醉酒,但警觉性没有下降,陡然间发觉床边有人立即掏出枪来指了过去,那两名少女吓坏了捂着嘴缩在床脚。 王茂如迷迷糊糊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一个畏兀儿少女说道:“我们是杨省长买来的女奴,特地敬献给尚武大元帅,服侍您就寝的。”这少女精通汉语,声若黄鹂煞是好听极了,若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恐怕听到这声音就全身酥软了下来。 只是王茂如摇了摇头,道:“你们回去,我不需要。” 两个少女相互看了看,不敢动弹,王茂如道:“还不走?” 又是那个少女说道:“我们要是回去了,不知道被杨省长赏赐给谁,万一是土匪莽汉就糟了。” “土匪莽汉?”王茂如忽然惊醒起来,瞪起眼睛看着两个少女,道:“你们可说的是实话?” “什么实话?” “杨省长笼络一批土匪莽汉。” “这是自然啊。” “他为什么要养这些人?” 少女摇头说道:“我们不知道那么多,我们也接触不到,我们只是女奴而已。” 王茂如道:“怎么会有奴隶一说,我中国居然又出现奴隶制度?” 少女道:“我们的部落被毁了,全族从哈萨克汗国逃回到中国,过了阿尔泰山之后我们遇到了土匪。那时我们年纪还小,土匪将我们做女奴贩卖,后来杨省长买了我们留在府中做歌姬培养。我们在杨府已经四年了。” “你们为什么要告诉我呢?”王茂如淡淡地说道。 两个少女看了看,便在床上跪在王茂如跟前,说道:“求尚武大元帅为我部族人报仇,我部族的人是被杨增新所害,那些土匪也是他豢养的。我姐妹二人原本是部族的郡主,杨增新贪我迁入内地之部族钱财,将我们一族都杀害了。请尚武将军为我姐妹二人做主,我姐妹二人甘愿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大恩。” 王茂如呵呵一笑,也没说什么,招呼冯尹彬进来带走二人,过一会儿冯尹彬回来说安置好了,王茂如将情况与之一说,冯尹彬道:“杨省长之前是曾经做过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儿,但杨省长投靠我们之后再也没有其他举动。”王茂如道:“这一切我是知道的,明日你再去查一查,杨增新是否仍旧有豢养杀手一事,如果有的话,不要动声色,带我们从西域回来再处理。” “是。” 次日王茂如视察一番新疆的政务,而且新疆迪化正在修建迪化火车站,将来从连云港到迪化和从库伦到迪化的两条大铁路就在此作为重要站点。迪化火车站修建的非常气势恢宏,王茂如看了之后对杨增新的工作能力大为赞赏,下午冯尹彬回来之后报告说中情司新疆站的情报人员已经确认了消息,并报告说杨增新从前是豢养了一些杀手土匪,但从投靠王茂如之后,他陆续将这些人推荐给了国防军,很多人都去了西域当兵了。至于八年前截杀畏兀儿部族一事中情司新疆站也略有耳闻,那时候杨增新在新疆刚刚掌权,一部分畏兀儿人准备推翻汉人政权。好不容易旗人政权倒了,他们不想再让汉人也骑在他们头上,杨增新只是杀鸡儆猴并取得财产扩充势力而已。 晚间的时候王茂如与杨增新单独一叙,说及这些之后,杨增新吓得够呛,立即跪在王茂如跟前认错,并且说自己的确不知道居然收买训练的女奴是仇人的孩子。他心中后怕不已,如果王茂如中了美色听了那两个畏兀儿少女的话,自己就小命难保了。王茂如看他眼色便知道他在想什么,将他扶起之后笑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对女人的要求不是看到就像个禽兽一般,对于我来说,女人只是生活中的调味品,政权才是我的主食。你也不要训练什么女奴了,我以后不希望听到这个消息,知道吗?” “是,尚武大元帅。”杨增新后怕道。 王茂如道:“那两个少女还给你,不过应该是两具尸首了。” 杨增新立即道:“杀得好。” 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道:“为女人失忠臣,失天下的事儿,我王茂如绝不会做的。” 杨增新感动道:“杨某人愿意为秀帅粉身碎骨,肝脑涂地。” 既然没什么事了,王茂如便与杨增新再一次欢聚饮酒,一些本地部族长老今天刚好从远处赶来,晚间大家又一次畅饮开来。这次王茂如又一次被民风感染,痛饮而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