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七章 兵发察里津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七章 兵发察里津

西域最多的就是骑兵,而且是没有骑兵寸步难行,不善骑马的汉族士兵在这里也渐渐地学会了骑马,大部分人都会一两手骑术。 西域军区的军车也多,只是汽油少,很多汽车都停在那里,什么时候战斗什么时候再用。平时士兵们都是骑着马,赶着马车,甚至赶着羊车。 中国是一个贫油国,甚至是一个没有石油工业的软脚虾帝国,一切需要的汽油都是从美国运到中国,再从中国港口运到各个地区。对于西域军区需要的汽油便是直接运到新疆,再从新疆运抵西域,几经辗转,价格昂贵得让西域军区的人空有机械不敢运用。王茂如皱着眉头听祝永泉的报告,叹了口气,随后祝永泉报告勘测司说在克拉玛依发现石油迹象,估计克拉玛依存在石油。在河南濮阳和甘肃玉门发现两处油田,让中国暂时摘掉了无油国的帽子,不过却戴上了贫油国的另一顶帽子,如果在克拉玛依真的确认油田的话,却是一件非常好的消息。 王茂如心中吃惊不已,克拉玛依大油田?我怎么忘记了这个大油田,这个油田是后世中国勘测出来的最大油气田,产油量远比大庆油田还要丰富。王茂如极为兴奋地说道:“好,这个油田发现的好。现在就在克拉玛依建立国防军的采油厂,对了,我不是留下一批采油设备在迪化吗?” 祝永泉笑道:“那还是拆了俄国几所大型油气田的采油设备呢。” “都运到迪化去。”王茂如也笑说,“克拉玛依。哈哈哈,克拉玛依大油田,以后咱们西域地区不会却汽油了。” 参观完几支军队之后王茂如分别接见了当地部落酋长。大家对中队的表现出非常支持的态度,但是对城市建设并不怎么支持。其后王茂如回到军队中。立即将任元星、祝永泉两人叫齐,三人进行了关于对俄的秘密会谈,商讨对俄行动。这次商讨并不是做一个计划,而是要拿出一个立即执行的方案,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对白虎军团的援助,就是为了现在。甚至连冯尹彬在外面守卫。 王茂如与两人商议的是干涉俄国内战的决定,他希望任元星和祝永泉二人能够将真实的对俄态度讲出来,现在国防军有一个特点。就是谁都不服软,一个个嘴上硬气的很,可是王茂如心里明镜似的,让那些叫的最凶的来西域驻防。他们根本坚持不住。 祝永泉抽着烟。慢条斯理地说道:“真实的想法?那就是能不打就不打。”王茂如点了点头,只有经历过战争的战士才明白和平的宝贵,祝永泉又道:“首先从士兵的角度来考虑,我们汉人在西域的战斗极其艰难。在这里我们是异族,是侵略者,是殖民者,我们不单单要和俄国人斗,还要与当地中亚部落斗。他们服从我们是因为我们现在强大。可是当有一天有人比我们还要强大了,他们一定会蹦出来。现在我们剿灭俄国渗透的游击队。这些哈萨克人和吉尔吉斯人就暗中两吃。” “两吃?”王茂如道,“两吃是什么意思?” 任元星笑道:“我来说一下,就是中国人给他们好处,他们就出工不出力地帮着我们打一打游击队,如果俄国人给他们好处,他们就暗中帮着俄国人取得情报等等。这伙儿人贼着呢,很不好对付。用咱们的话来说就是墙头草,两头倒。” 王茂如抽出一根烟来,说道:“宫小旗在努尔干省快要杀绝白人了,你们在这里不成?怎么干的?” 任元星苦笑道:“他宫小旗面临的环境是什么啊,唉,要是我们在这里杀绝白人,整个中亚的所有部落就会起来,到时候我们将面临的是全民皆敌的环境。要知道,秀帅您大规模汉族移民,已经引起了当地部落的反对了。” “反对无效。”王茂如淡淡地,冷冷地说,“我们是胜利者,我们掌握他们的生死,由不得他们炸屁!” 祝永泉苦笑了一下,从王茂如手中抢过来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着了抽了起来,王茂如惊讶道:“你不是不抽烟吗?”祝永泉说道:“烦啊,不抽烟更烦。从中国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出兵俄国是必然的选择。” 王茂如说你说说,祝永泉继续道:“从今年三月份开始,沙俄就取得了察里津保卫战的胜利,歼灭苏俄红军三十万人。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沙俄正集结部队,准备北伐讨伐莫斯科苏俄政府。他们从六月份开始出击,现在正在莫斯科南坦波夫进行会战。但是根据情报显示,苏俄在坦波夫的军队都是老人和少年,甚至还有妇女,他们的精锐现在应该在莫斯科准备莫斯科保卫战吧。” 王茂如道:“你们认为,这一场战争谁会是最终胜者。” 任元星道:“胜负犹未可知也,俄国纵深太大,谁也不会一下子消灭对手。” 祝永泉提出了一个疑问说道:“我一直觉得,苏俄败得太蹊跷了。苏俄内部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前线为什么一下子兵败如山倒呢?” “你的意思?” 祝永泉道:“一直以来我都在想一个问题,这能不能是苏俄人定下的计策,他们用三十万军队当做诱饵,引诱沙俄主力从察里津跳出来?” 王茂如吸了一口凉气,道:“三十万人做诱饵?代价太大了吧?” 任元星抽了一口烟,点点头道:“苏俄两百八十万军队,丢三十万不算什么。” “苏俄现在有两百八十万军队了吗?”王茂如问。 任元星道:“只多不少,苏俄人已经疯了,组建了一个二十万的女兵部队,估计全世界也只有苏俄人能组织这么庞大的女兵部队。” 祝永泉开玩笑道:“要是敌军士兵被苏俄女兵抓了,遭到侮辱怎么办?”王茂如和任元星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起来。祝永泉又道:“苏俄人现在已经进入了全军事化国家管理制度,他们称之为配给制,现在很多俄国人都跑到西域来求生。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老人孩子和妇女,也常常遭到中亚部落的劫掠,反倒是寻求我们的帮助。俄国游击队认为这些人都是叛国者,遇到这些人基本上都要杀掉。我想,如此大规模的征集士兵,苏俄人一定是希望一场大决战,所以猜想他们是不是丢掉三十万人当做诱饵。” 任元星道:“至清的猜想也曾经对我提起过,尽管当时我的想法是绝不可能,三十万军队,足可以影响一个国家了。可是现在我越来越觉得很有这个可能,如果苏俄人疯狂的不顾一切的想要赢得这一场胜利的话,他们能够做出来。而且最近俄国游击队越来越少,我们的日子好过了很多。徐树铮旅长甚至跑到了塔什干镇压部落武装去了,要是放在一年前,我们哪有这种时间。” 王茂如点了点头,咧着嘴笑道:“的确有这个可能啊,那样我们的士兵就不缺媳妇了。” “老毛子女人身上味道太重了。”任元星开玩笑说道,“大家受不了。” 祝永泉瞪了他一眼说道:“没个正经相。秀帅,这场战争胜负犹未可知,但是有一个问题出现了,不管是哪一方获胜,今年年底之前必定决斗出唯一一个生存者。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个结果,第一,苏俄一败涂地一泻千里,被沙俄横扫莫斯科,一战而奠定沙俄复国威望;第二,苏俄引蛇出洞,将沙俄士兵从察里津吸引出来,进行大规模野战决战,一举歼灭沙俄主力,奠定布尔什维克俄罗斯共和国。不管是谁做最终的幸存者,我们认为,他们接下来的目标一定是东进,收复中亚和远东。” 诸人沉默了一伙儿,王茂如这才说道:“如果沙俄的人固守察里津,这种情况就不会出现了。” 任元星苦笑道:“秀帅,若是您现在是沙皇,对手已经精疲力尽了,眼看奄奄一息,而自己辖大胜之势,岂能放过机会?” 王茂如笑道:“是啊,我都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更别说性子急的俄国人了。” “他们的这一场决战,给我们造成很严重的影响。”祝永泉苦笑道,“最后的胜者一定会带着民族仇恨和胜利的喜悦抢占我们的西域,甚至新疆也有可能不保。” 王茂如摸了摸下巴,说道:“所以在新疆的力量还要加强。”他想了想,忽然说道:“兵发察里津!” “什么?”两人愣住了。 “兵发察里津!”王茂如先是小声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忽然站起来,大声说道:“我们攻打察里津,直捣黄龙,逼迫沙俄割让外西北和外东北还给我们中国。一路上大张旗鼓,一定要让离开察里津的沙俄主力部队不得不撤回察里津,第一破坏苏俄的计划,第二破坏沙俄的决心,第三树立中队形象,第四索要领土,第五震慑中亚部落,第六让俄国继续分裂,绝对不能统一!”他一拍桌子说道:“俄国一旦统一,我们中国就危险了,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