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八章 民党觅良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三十八章 民党觅良机

任元星和祝永泉深表认同地点了点头,不过对王茂如的大胆也深为震惊,这方法也只有秀帅想得出来,兵发察里津逼迫沙俄撤军,这一箭六雕啊。两人一直在布局如何应对未来的对手的进攻,可是王茂如看到的不是未来的对手是谁,而是让对手如何继续自相残杀灭亡。 祝永泉叹道:“秀帅这个主意还真是……还真是那个神来之笔。” 王茂如道:“攻取察里津需要多少兵力?” 任元星肯定地说道:“一百万。” 王茂如摇头道:“我给你五万人,你给我打出五十万人的架势,我们不是真的要攻取察里津,而是逼迫沙俄回军。” 任元星笑道:“我亲自带队,后方由祝参谋长坐镇。” 王茂如慎重道:“万事小心谨慎,这一次佯攻,全靠你了,你若胜了,我军必定是春天。” 任元星敬礼道:“保证完成任务。” 当夜王茂如立即给国防军副司令蒋方震和参谋部参谋长雍星宝发电,将该计划与之详说,蒋方震接到电报第一反应是王茂如又惹是生非了。但是今年对俄国用兵是去年就已经做出的决定,只是用兵的方式要等王茂如抵达西域再做决定。 现在王茂如的决定就是直取察里津,蒋方震觉得出乎意料之外。他连夜来车来到国防部作战指挥室,雍星宝已经在作战指挥室等待着他。两人商议认为,直取察里津的计划可行。但是如果白虎军团真的这么做,后方兵力势必减少。经过参谋总部商量之后认为,应该至少调派两个师团增援西域军区。即河南军区的陈炯明蛟龙军团和绥远军区的杜宝三黄龙军团。 王茂如睡得迷迷糊糊的。冯尹彬拿着参谋总部的作战调动计划跑过来叫醒了他,王茂如看罢之后道:“立即执行,争取冬季之前两支部队赶到西域,同时后勤总部优先供应西域军区一切军需品,弹药,棉衣,粮食。” 计划继续讨论了一天一宿之后。第三日一早,王茂如召开临时全体军官作战会议宣布决定,白虎军团攻取察里津。逼迫沙俄做出归还领土决定,并告知所有部队立即归建。再两日之后再一次全军会议上,几乎所有团级以上军官(不包括驻守边防的团级军官)悉数在列,徐树铮也坐在下面。看着坐在指挥台前的王茂如。内心之中翻江倒海。此时的王茂如意气风发,一如多年前的自己,而现在的自己仿佛与他的当年对调了身份——只是那时候的王茂如便早就计划筹谋好,也有了自己的心腹班底,现在自己呢,做旅团长也只是一个身份而已。 “俄国内战决战迫在眉睫,但是俄国决战与我军极其不利。”白虎军团总参谋长祝永泉说道,“两只老虎最终的胜利者。一定会吃掉我们这条小狼。老虎毕竟是老虎,就算两支军队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我们也仅仅是他们身边的一只狼而已。所以,国防部最终作出决定,直取察里津,逼迫沙俄放弃大决战。”他看看王茂如,王茂如笑着点了点头,祝永泉又道:“现在公布作战任务分派。” 众人立即挺直腰板,这关系到自己的任务了,其实不管上面怎么决定,下面军官负责执行即可。 祝永泉道:“本次直取察里津将派遣第三师团,第十师团,第十六师骑兵团,第三十二师团四个师团总计六万九千人,将由白虎军团长任元星上将直接带兵作战。白虎军团分为两路部队,第一路第十、第十六、第三十二师团作为主力部队,从巴尔喀什湖以北进攻,第十六师团马坎兰提部担任第一路前锋,两日后出发,直接攻取哈萨克汗国首府加拉干达。第三师团白子清部作为偏师,从巴尔喀什湖以南进攻,沿楚河进攻克孜勒奥尔达。两军最终会师在察里津。由于第三师团是偏师,因此第三师团携带一个月的军粮,然后各地自筹两个月军粮。同时标注好撤军路线,一旦总部下令撤军,任何部队不得违抗命令擅自行动,全速撤军。还有没有什么疑问?” 第三师团长王杰君立即起立道:“有。” 王茂如道:“说。” “我军自筹军粮是不是以劫掠敌军百姓方式?” “是。”王茂如道,“有疑问吗?” “完全没有。”王杰君道。 王茂如道:“王杰君,这一战你所部至关重要,可否有信心?” “有!” “别吹牛啊。”王茂如笑道。 王杰君立即保证道:“不破贼都誓不还!要不然秀帅你把我脑袋揪下来当球踢,我脑袋圆。” 王茂如哈哈大笑,对众人说道:“这一战祝参谋长给大家做后勤,坐镇后防,希望大家精诚团结,而后方已经派遣两个军团十二万人从河南和绥远开始向西域支援,届时我们三路大军打下比大蒙古帝国还要大的中国版图!” “是!为秀帅尽忠!”诸将兴奋喊道。 作战下达的同时,孙立文接到了国防部次长萨镇冰的电报,中方决定对俄国动手,收复外东北和外西北了。孙立文气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正在意大利访问呢,中方擅自作出决定了?那要他这个总统干嘛?不是总统宣布作战,而是国防总长宣布,那这个国家成什么样子?随后萨镇冰又一次发电报,请求孙立文宣布,中队派遣五十万陆军直逼沙俄首都察里津,收复外西北与外东北。 放下电报,孙立文先是气得咬牙切齿,随后又叹了口气,秘书长胡汉人也长长地叹了口气,道:“王茂如这一手玩的够狠的啊,把整个国家都绑在了他的战车上了!” “从去年开始,军方就频繁调动,准备对俄出手。”朱执信尽管辞去了内务总长一职,但是他又被孙立文聘请,现在反而掌管了总统府机密处,成为了孙立文身边最重要的人。朱执信又道:“因此去年我们就猜想军方可能会对外东北进行大动作,没想到他们的真正目标不是外东北,而是沙俄的首都。” 现在孙立文身边都是民党的文官,缺少武官,在分析的时候也难免偏颇,朱执信曾经担任过粤军的练兵处处长,算得上是为数不多的留在孙立文身边的武官了。 “那时候就要对沙俄首都动手吗?不会吧,王茂如没那么大的胆子吧?”李石曾道,“我怎么觉得这是临时起意?” “临时起意?”朱执信道,“去年一年,军方只发了一半的军饷,另一半由土地券代替,那些钱用去干吗了?还不是都换成了后勤物资四千万的后勤物资,都是为了收复对俄作战做准备的,他一定早就想好了。” 孙立文道:“王茂如其人,志不在眼前啊。” 民党一伙儿人倒是有些妄自菲薄了,王茂如的确是在西域储存了物资,可是没有四千万之多,仅仅一千万而已,他使用土地券实在是因为军费不足的原因,而且这场对俄之战王茂如也没有将其视为决战。国防军在西域的战斗主要还是小规模战斗为主,这次直捣黄龙的计划,也是王茂如灵机一动想到的,影响俄国决战的无奈方式。毕竟王茂如不能让发电报要求沙俄军方不的决战吧,也只能用这种方式了。 “总统,现在如何处理?我们是否发表通电对俄宣战?”胡汉人问道。 跟随孙立文一道访问欧洲的农林次长汪兆铭连忙阻止道:“不可,不可,对俄宣战,将致使我国与欧洲各国对敌,如今欧洲俄国支持沙俄政府,岂能再重演庚子之乱之苦?” 孙立文等人为之一顿,是啊,沙俄背后站着欧洲各国和美日等国家,如果此时向俄国宣战,岂不是再一次与世界为敌? “然也。”胡汉人道,“此时不能轻易表态,被王茂如挟持。” “对,绝对不能被王茂如挟持。”朱执信激动地说。 孙立文内心矛盾之极,这王茂如给自己除了好大一个难题,思考一会儿之后,他下定决心道:“暂不表态,看看形势再说,如果军方战败,便是军方私自行动,如果战胜,再宣战不迟。”众人齐声说好,便要准备拜访下一站,法国政府。 孙立文等人的态度王茂如早就料到了,他不会轻易表态,如果他表态的话,战争失败的责任则将由孙立文政府承担。但是如果这次获胜,取得外西北和外东北,孙立文的声望将空前高涨,民党只是在等待落井下石或者摘桃子而已。 几天之后,背面草原边境突然发来警报,苏俄红军263团攻击了位于额尔齐斯河下游的重要县城达里安。苏俄红军以骑兵为主力,快速向阿拉木图开进,或许他们知道此时中国国防军司令王茂如在此,希望“擒贼先擒王”。只是一个步兵团,且多为鞑靼人组成的红军步兵团到底有多强的战斗力犹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