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章 缴获电台和密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章 缴获电台和密码

很快王杰君的十六字军令传达下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抗我大汉,万劫不复”这句话很是激起了第九骑兵旅官兵们的热血。 第九骑兵旅一直是第三师团的王牌部队,军队甚至配置了四辆民九坦克和十辆汽车,这在物资并不富庶的白虎军团中都是独一份。第九骑兵旅旅长侯锐兵得令后带领所部继续西行,并且由于都是骡马部队行军速度非常快。侯锐兵手下骄兵悍将压抑许久,便在这次快速行军中爆发了兽性,在异国境内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方满让中亚人惊恐不已,另一方面也让中亚人对中国人更加不满起来。 此时的王茂如也接到了蒋方震等人发来的急电,事实上蒋方震等人此时正在国防部研究俄国战略,尽管蒋方震从务实的角度考虑,应巩固外东北的统治,但是既然王茂如下定决心先西后东的战略重点,自然蒋方震要积极配合。两个人总有一个要拿主意的,王茂如就是那个拿主意的人,而蒋方震自然成了大管家。 参谋总部的建议也很有意思,说务必要来一个全歼,然后宣布被歼的敌人是沙俄部队,并且宣布沙俄首先向自己攻击,且屠杀了畏兀儿村民,如此国防军可以以此为借口向沙俄宣战。这条计策倒是年轻参谋们想出来的计策,只是参谋长部觉得可以一试,便发了过来。 王茂如看着参谋总部的送过来的鬼点子计划大笑道:“还是参谋总部的小年轻们脑袋还真是好使,脑袋好使啊。” 祝永泉赞道:“既然如此。我们立即执行。” “好!”王茂如大声笑道,“命令第十六骑兵师务必全歼苏俄红军263团,我要马克兰提一天内解决战斗。一万五千人消灭一千二百人,一个不能放过。” “是。”祝永泉道。 冯尹彬走过来说道:“根据第三师团王杰君发来消息,第三师团获悉苏俄游击队联络中亚二十几个部落,准备袭击第三师团的运输船只,组织第三师团西进的步伐。第三师团已经责令骑兵旅继续前进,步兵旅就地消灭所有反抗分子。王杰君请求,在中亚对反抗着实行屠慑政策。” 王茂如看了看祝永泉。祝永泉点了点头说:“楚河以西不属于安西省,此举对安西省内的部分牧民部落有震慑作用。” “准!”王茂如道。 次日中午时候,第十六骑兵师团与苏俄红军263团接触。红军没有想到中队连夜行军,更没料到的是,中队会兵分两路攻击察里津,他们认为中国人只是进入哈萨克共和国进行抢掠。中队这次大规模的行动本来就要声势浩大进行。但无奈与孙立文不敢宣布对俄宣战。只得悄悄进行。 苏俄红军南下的部队和任元星的北上部队迎个正着,王茂如下令全歼,任元星分兵以骑兵之高速度迎着苏俄红军杀了过去。苏俄红军听见万马奔腾,便心知完了,我们这是要被全歼的失态的。野战中,这一千多人苏军根本就是被屠宰的羔羊,苏俄军队尝试用仅有的一家重机枪压制,很快遭到了敌人的便携式火箭炮的袭击。 263团团长勃列涅夫斯基见状立即说道:“快。给莫斯科发电报,我军与中队死战。”然后他面对一千多名五十多岁的或者十四五岁的苏俄战士。高呼道:“万岁俄罗斯,为争取发报时间,冲啊。”一千多苏俄士兵端着遏制步枪高喊着乌拉乌拉身上捆绑着炸弹,以决死之精神冲向了骑兵集群。 很快,这一千多苏俄自杀式冲锋的士兵便被万名中国骑兵碾成粉末,勃列涅夫斯基被一个蒙古战士用弯刀砍成两段。 “萨哈,快,砸毁电台!”机务班班长惊恐地跑了进来,喊道:“中国人的骑兵速度太快了,前方根本没有坚守主,一分钟都没有。” “砸毁之后呢?” “我们自杀。” 叫做萨哈的电报员面露胆怯,班长看出来了,立即拔出手枪准备将这个人枪毙,不过听到轰隆隆的马蹄声,班长一回头,帐篷被骑兵们连根拔起。一个汉族小伙子拎着一米长的厚背刀从班长身边掠过,那班长甚至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之间眼前突然多了一个无头尸体——那是他自己的尸首。 那电报员萨哈吓得赶紧跪在地上喊道:“我投降,我投降。”一个畏兀儿小伙子骑马掠过探手将其擒住按在马背上,引得周围骑兵一阵叫好声。 “这里好像是敌人的电台啊。”那汉族骑手自言自语道,忽然大声喊道:“别乱杀,这里怕是指挥部,留下来价值更大。莫哈默德,你去跟团长报告去。” “是,连长。”一个从波斯来的中亚士兵立即说道,经过一级一级向上报告,终于第十六骑兵团指挥部知道了这个消息。 第十六骑兵师团参谋长齐斌在师团长马克兰提耳边小声说了什么,马克兰提立即大声下令说道:“除了军官和团部机要人员,不要俘虏!” “砰砰砰……” 屠杀开始了,很快投降的一百多苏俄士兵也被击毙,还有十几个军官以及机要人员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团在一起。有人将苏俄发报员带了过来,马克兰提看了一眼,阴森森地用带有顿河口音的俄语说道:“吊起来,煮汤喝了。” 那发报员立即求喊道:“不要杀我,我是电报员,我是机要人员。” 马克兰提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你是中官。” 马克兰提冷笑道:“我除了是中官,我还是卡尔梅克人,你们俄国人屠杀了那么多我们卡尔梅克人,这笔账我要让你被煮熟了才能解恨。” “不,我没有杀过人,我么有杀过人。”被俘军官看着凶神恶煞的马克兰提顿时知道了这个人不是在说假话,俄罗斯人怎么对待卡尔梅克人的他们这些做红军军官的自然了解,尤其是作为电报员,接触到的秘密更多,卡尔梅克人和俄罗斯人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马克兰提道:“好,我给你一个机会,你为我们服务,我可以留你活下来,让你去中国大陆,当做白俄难民。” “好的,好的,只要别杀我,我不是布尔什维克党员,我不是。”那人说道。 “将你知道的全说出来。”齐斌立即说道,这电报员赶紧说出来刚刚发的是什么消息,齐斌又问:“那么也就是我,我们俘虏了一套完整的苏俄电报系统咯。” “是的,军官先生。”电报员说道。 齐斌和马克兰提哈哈大笑起来,道:“这下好办了。”齐斌又道:“你再发一封电报,说中队忽然撤走,不知道什么原因向东逃回实际控制区,请求莫斯科给予指示。” 马克兰提遗憾地说:“可惜那个团长被杀了,否则一定会问出很多秘密来。”他捶胸顿足道:“我一看着布尔什维克就恨,一看这俄罗斯人就恨,他们杀了我们多少人啊。” 齐斌道:“有了这个电台,我们算是立下了最大的功劳了。” 这时候时任骑兵142旅旅长赵阿九集结好部队,说道:“逃走的敌人士兵都被击毙,另外发现一些哈萨克部落的探兵,也被我们一个不放过全都抓了。审问完毕之后,让我给活埋了。” 马克兰提道:“这种小事情不必汇报了,赵旅长,第一次带着骑兵打仗,感觉不一样吧?” 赵阿九笑道:“的确是,不过太过瘾了,他妈的我发现我爱死了骑兵作战。” 马克兰提与齐斌大笑起来,马克兰提道:“你说话越来越像骑兵战士了,好,继续出发,追赶主力部队。赵旅长,派人将这些机要人员送回阿拉木图,尤其是这个电报员。” 当王茂如得知马克兰提连夜出击,不停歇地奔跑了十二个小时,突然出现全歼敌263团全部并完整的缴获了苏俄电台以及密码之后,大喜过望,道:“这个卡尔梅克大财主,真不错。”又对祝永泉道:“至清,后天我就走了,以后全都拜托你了。” “请秀帅放心。”祝永泉笑道,“属下必定不负重托。” 当夜,国防部发表通电,宣称沙俄军队派遣一个旅攻击了我国驻新疆白虎军团,中队忍无可忍之下还手,驱散了沙俄匪军,但是沙俄匪军屠杀了一个村庄的畏兀儿同胞(民国民党统治之后该畏兀儿为维吾尔,因畏兀儿是大清帝国对周边属国的歧视语,等同蛮夷、倭寇)。 恰在西域巡防的中国国防部部长王茂如立即下令,务必全歼这伙儿沙俄军队。 为了给子虚乌有的畏兀儿遇害同胞报仇雪恨,王茂如下令将派出军队越境追击杀我边民之敌军。尽管敌军已经向沙俄首都察里津退败,王茂如强调,敌人跑到哪里,我们的国防军就追到哪里,敌人逃到察里津,我们就打下察里津,中华人民不可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