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三十万诱饵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三十万诱饵

由于借口是追击屠杀我边疆牧民的沙俄匪军(如今俄国土匪遍地,由自立为王者,有拥护沙俄者,还有拥护苏俄者,法国记者卢瑟旺一行人在俄国采访时遭到屠杀,引起西方哗然,这才意识到俄国的匪患严重),沙俄匪军又逃向察里津,中队越境追杀的正是那伙儿匪军。这不属于对俄宣战,可是这种不宣而战比宣战更加刺激沙俄帝国,因为沙俄已经准备一举攻破莫斯科了,可是中国人突然的背信弃义,让沙俄措手不及。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一个阴谋而已,一个阴谋套着一个阴谋,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努力。 在察里津新建的沙皇帝国白金皇宫内,女沙皇萨卡琳娜气愤不已地对沙俄帝国全权总理大臣雅克维肖申科说道:“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攻破这座城市,没有人能够征服察里津,但是现在,中国人趁虚而入啊。” 雅克维肖申科说道:“我们要谴责背信弃义的中国人,还有背叛祖国的塔吉扬娜公主。” 萨拉琳娜怒道:“难道堂堂大俄罗斯帝国只会谴责吗?” “可是出征的高尔察克大元帅,邓尼金元帅,科尔尼洛夫元帅,别列维尔杰元帅已经带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军队,留在后方的都是伤兵。”雅克维肖申科无奈地说道。 正在此时,传信兵报告说道:“尊敬的女皇陛下,总理大臣公爵阁下。中队前锋部队骑兵刚刚抵达哈萨克中部热孜卡兹甘市。” 两人大惊失色,道:“怎么会这样快?” “中国人是乘坐船只沿着楚河而下,他们放弃了攻占叛军把守的克勒兹要塞。转而攻向了我们把守的城市。” 雅克维肖申科道:“如果敌人在热孜卡兹甘车站登车,沿着铁路可以直接穿过卡拉库姆大沙漠,直扑奥尔斯克。” “中国人太可恶了。”萨卡琳娜女皇气道。 “中国人太可恶了!”此时还有一群人在咒骂中国人,那便是莫斯科中央指挥部的军官们,苏俄人民委员会主席列宁同志挥舞着手臂叫喊道,不过因为1918年他曾经遭受的暗杀,导致他现在身体非常恶化。历史上此时的列宁已经被斯大林软禁起来。可是这个年代中,由于沙俄的崛起和中国人的不断骚扰,致使苏俄内部非常团结。尽管各个派系有所争执,但是大家为了能够统一俄罗斯,还是团结在以列宁为首的领导人旗下。此时的斯大林,是苏俄共和国的四把手。排在他前面的除了列宁。捷尔仁斯基和托洛茨基,而排在斯大林身后的则是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皮达科夫。 列宁因为颈椎中有一颗子弹,已经不能够再处理国内政务了,而布尔什维克党二号领导人托洛茨基主持军队,策划大反攻。因此处理党务的书记斯大林此时实际上是苏俄政府权力实际掌控着。而捷尔仁斯基这个人排在列宁之后的第二位却不被列宁喜欢,因为捷尔仁斯基是苏俄的地下皇帝。如果他的名字不出名的话。他领导的组织所有人都闻风丧胆,那就是契卡。 契卡是列宁创立为肃清一切反对布尔什维克的组织,契卡的管辖范围之大难以想象,他要承担保卫领导人安全的重任,改善城市贫困生活,扫清俄国黑帮,设立孤儿救助站,消灭私有化,统计分配工人财富,发放粮食,处决反对派,抓捕政治犯,打击敌人,获取他国情报等等。可以说,只要捷尔仁斯基想,他完全可以颠覆列宁的政权。 也正因为捷尔任斯基权力滔天,尽管当初列宁与他的关系非常要好,可是当契卡越来越大能够威胁到领袖的统治威严之后,列宁终于忍不住下令捷尔仁斯基去做全俄经济筹备主任,管理战时俄国经济了。从而将捷尔任斯基调离了权力庞大的契卡中,可是一手创建契卡的他在契卡中的威信非常高,后期的各种大劫难,谁也不敢动一下捷尔任斯基。而苏俄大肃反也是发生在捷尔任斯基死后数年,那时候契卡才完全沦落为了屠杀自己同志的政治屠刀。 继任契卡的第二位领导人是维亚切斯拉夫.鲁道夫维奇.缅因斯基,这位缅因斯基是俄国贵族,律师出身,即使在宣传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时候也尽量不触犯俄国法律,因此当沙皇抓捕布尔什维克党员的时候,他很少被抓,即使被抓时候也很快被释放。他在契卡组织中担任契卡规章制度制定工作,由于其出色能力被列宁看重,可是列宁不知道的是,缅因斯基已经暗中投靠了斯大林。 诸位军官见到列宁如此激动,也不由得对中国人恨之入骨,托洛茨基气愤不平地说道:“用了一年的时间布置的圈套,竟然让中国人给搅乱了。” 去年,也就是1921年,俄国发生大规模的灾荒,数百万俄国人逃到了中国,而沙俄因为接受了英美法等欧洲国家的援助,趁机占领了察里津,建立了南方俄国。苏俄原本有机会统一俄国,但是突如其来的大灾荒让苏俄难以生存,只好从战略进攻改为了战略防御。冬季之前,苏俄集结了一百万军队对察里津展开了大决战,然而久攻不下,加上天寒地冻,基本上战死一个士兵的同时,本方被冻死饿死三个士兵。出于防御一方的沙俄从容地应对苏俄并不凶猛的攻击,而苏俄的士兵吃都吃不饱,更被说决战了。 很快,托洛茨基意识到这样毫无意义的攻坚战不行,可是从前线撤回之后,那三十万伤兵怎么办?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一举两得,将伤兵甩给沙俄,让他们救助吧。托洛茨基说服了列宁和全体军官,以这三十万伤兵作为诱饵,做一个巨大的圈套,让沙俄误以为他们已经后继乏力,苏俄政权即将崩溃,将沙俄军队吸引出来进行大决战,最好是将他们吸引到莫斯科城下,将沙俄的军队全歼于此,一劳永逸。 因此,年初的时候(1922年),才有了沙俄全歼苏俄30玩军队的振奋世界的消息,岂料到当沙俄军队从察里津走出来之后,即将进入苏俄军队的包围圈,却被中国人搅浑了水。 沙俄陆军最高统帅高尔察克大元帅警觉地下令俄队停止北上,一方面他发现了危险,另一方面害怕真的被中国人攻破了察里津。他立即发电给女皇陛下询问战况,萨卡琳娜极为矛盾,因为攻打莫斯科至少要半年的时间,半年时间中国人足以打下几乎没有守军的察里津了。高尔察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当莫斯科没有攻取的时候,察里津丢失,既有可能让沙俄军队溃败,导致沙皇俄国帝国的崩溃。 当然,更加郁闷的是在法国的中华民国总统孙立文,当他得知王茂如的借口是沙俄军队袭击我边民,国防军追杀刽子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定后,长叹一口气,对左右说道:“这个民族英雄,他是当定了。”余人也点了点头,这才叫做犯我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即使追杀到察里津也要全歼屠杀我边境边民的贼人,甚至为此不惜与敌国开战。在百姓心中,王茂如的地位又高了一截啊。 “这一招妙,我想是蒋百里的杰作。”汪兆铭说道。 孙立文苦笑道:“是有如何,现在国民估计正在狂欢吧。” “何止狂欢。”胡汉人拿着电报说道,“此时中国全国各地正在展开募捐,筹集资金收复外东北与外西北,支援国防军——是支援国防军,不是支援政府。唉!我们现在很被动啊。” 汪兆铭从文具包内拿出了几张电文,说道:“这是国内几大新闻报纸的头版头条,都在歌颂王茂如,歌颂军方。军人误国,误国啊,莫非我们中国非要像那五代十国一般武人乱天下才成吗?” 朱执信气愤不已道:“王茂如不尊宪法,自私动兵,该被枪杀。” 汪兆铭苦笑道:“自卫反击,诛杀敌寇,不属于违宪——宪法没有这方面的立法。” “所以说嘛,重新修订宪法至关重要。”孙立文说道,“此次回国之后,我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确立民国宪法,《临时约法》将正式改称为宪法。”民国成立以来,对于宪法一直都存在颇大的争议,《临时约法》曾经是中国的最初宪法,然而在制定过程之中,临时约法对总统权力限制颇大,这让袁世凯一怒之下舍弃了《临时约法》,引发了数次护法战争。现在孙立文做了总统之后,自己尝到了苦头了,他的《临时约法》成了制约他自己行使大总统权力的一个捆绳索。 民党之人决议推动新的《宪法》来保证大总统的权力——原本是约束大总统权力的《临时约法》被他们抛弃了。由此可见,什么法规法律,在政党的人的心中,只有自己的利益才是最大化,《宪法》或者《临时约法》根本只是他们掩耳盗铃的手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