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二章 反将一局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二章 反将一局

“《临时约法》中许多款争议颇大,现在仍在讨论之中。”大总统顾问蔡元培提醒道,“尤其是北方议员诸多刁难啊。”《临时约法》对总统的权利限制严苛,北方议员们自然拿着它来说事儿,时不时地给孙立文一点刺激了。当初民国初建孙立文的民党就是这么对付袁世凯的,如今报应来了,自己被北方议员们拿着约法对付自己。 孙立文叹了口气,当了总统之后才知道很多事并不是自己想做就能做成,他也慢慢理解了当初袁世凯的尴尬与窘迫,当真是谁当总统谁受苦啊。干得好,你是理所应当,干不好,你是无能。可是大总统宝座上代表着中国至高无上的权力——至少是名义上如此,谁能放弃争取这份权力呢。 “宣战,还是不宣战呢?”孙立文左思右想道。 此时林修梅报告说道法国总统保罗.欧仁.路易.德沙内尔派遣使者请孙立文紧急前往总统府爱丽舍宫,众人喜出望外,因为来到法国之后,中国大总统见到的法国最高长官竟然是法国总理亚历山大.米勒兰,当然,法国人是有理由的,因为德沙内尔总统身体一直欠佳。此时请孙立文前往爱丽舍宫,很明显是因为中队奔袭察里津追杀沙俄军队一事。 “他们会对我们提出什么要求呢?”孙立文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提问属下道。 “大总统阁下,我认为他们一定会要求我们停止攻击俄国人。”蔡元培道。 孙立文点了点头。朱执信道:“我们可以将责任全部推卸到王茂如身上,促使他下野。” “现在他在民众之中的支持率奇高,怎么让他下野?”胡汉人问道。 朱执信不屑地说道:“既然他执意攻击沙俄帝国。那就将所有荣誉都推给他了,让他全权负责对俄关系,是战是和,全都由他决定。放权给他,让他来承受欧美各国的压力,当欧美各国给我国施加压力的时候,看王茂如是怎么处理的。”他嘴角似笑非笑。说道:“王秀盛不是会玩阴谋吗?怎么也阴一下他。” 众人纷纷说这个计策好,用国际舆论来迫使王茂如下野,当真是个好办法。只是孙立文有所疑惑道:“若是国际支持他又当如何?” 朱执信道:“列国岂能允许我国强大起来,必定会想尽办法费尽心机打压我国。王茂如现在成了众矢之的,他不想下野也得下野了。”只有汪兆铭感觉不妥,但是却不知道哪里不妥。他想说不敢说。现在朱执信被王茂如搞下去之后,很明显成了一条民党的猎犬,连自己都不敢招惹。孙立文随着众人,毕竟民党不只是他一个人的,而且此时他也希望能够给王茂如一些教训。 当孙立文来到爱丽舍宫之后,他已经想好了措词,对方果真要求中队立即撤出俄国境内,德沙内尔总统质疑道:“难道中国人已经和布尔什维克走在了一起了吗?” 孙立文立即说道:“我已经责成了国防部长王茂如。并且将对俄关系处理一事全权交给他处理了。德沙内尔总统阁下,希望你能够体谅。我们古老的中国正在逐渐从军阀政府走向共和政府,但是需要一段时间。” 德沙内尔总统很是气愤地说道:“中国政府不应该是一个军阀政府,中国需要民主,不需要独裁。” “您说得对。”孙立文道,“我的一生都在为中华之民主而奋斗着。” 孙立文和王茂如的关系恰如民党与其他党派之间的关系,即合作又敌对,这是一次极好的逼迫王茂如下野的机会,也是迄今为止最光明正大的机会,之前民党采取的种种小伎俩小计策已经证明了阴谋可以在某些地方使用一两次,但是无法改变整个历史的进程,因此,击败对手,一定要用阳谋。 孙立文在法国巴黎发表通电,中国大总统将对俄关系处理大权,全权交给国防总长王茂如,由王茂如担任中国对外军事谈判专员,负责中国周边军事冲突紧急处理。 皮球被踢给了王茂如,在蒙古省省会库伦,王茂如刚刚下飞机便接到了这封授权电报,吴佩孚也笑眯眯地看着他,王茂如哈哈大笑道:“现在我算是手握尚方宝剑了吧?”吴佩孚一同大笑起来说道:“是,现在你上斩昏君下锄奸沉毫无顾忌了。” 王茂如随即表面露出一脸苦相,长吁短叹自嘲自讽说道:“责任重大,这是把我推出来挡子弹啊,我拿的不是尚方宝剑,而是一顶大旗,大旗上书四个大字:向我开炮!”众人大笑起来,玄武军团参谋长刘哲不屑道:“他这是在玩火,既然如此大礼送到,秀帅万万不可不接受啊。” “要得,要得。”王茂如说了一句四川方言,道:“国家重担,负于我肩,还请诸君帮我。” “哪里哪里。” 王茂如的确似乎显得有些疲惫,他吩咐副官冯尹彬说道:“发布通电,基于大总统孙立文的信任,我,中国国防总长王茂如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子孙万代计,一定妥善解决边境冲突问题。令,祝大总统欧洲旅行为中国争取更多利益与空间,与中国得到更多好处。同时我等热切希望大总统一行能够将中国之不平等条约通过谈判解决一二。” 电报传回到法国之后,民党之人上下气得够呛,这小子反将一军啊。 当王茂如和吴佩孚坐下来漫谈的时候,只是他对吴佩孚这个北洋老将表示出足够的尊重,他让吴佩孚坐在上首的位置,自己坐在一边,按照年龄来看,吴佩孚大了他十三岁,按照资历来看,吴佩孚更是久在军中。王茂如对吴佩孚表示尊重,也赢得了吴佩孚的好感,吴佩孚说道:“民党自毁前程。”王茂如笑了笑,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吴佩孚又道:“秀帅如何回复外国?” “等一等吧。” “等什么人?英美法日?” 王茂如笑道:“等老朋友。” 他的老朋友不是别人,而是潜伏在俄罗斯莫斯科内部的老友,季诺维也夫。当然,季诺维也夫并没有被判苏俄,他也从未向王茂如透露信息,但是另一个人俄国英雄萨勃日尼科夫却发来了隐约的信息,苏俄调集了大量兵力,准备大决战。现在王茂如等待的就是季诺维也夫给自己的确认,苏俄是否提前进行大决战。 由于中国人派遣一个军团逼向沙俄首都察里津,致使高尔察克的大军停滞在梁赞以南三百公里的地方,这给了苏俄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敌人要撤退。如果敌人撤退,那么大决战终将再一次被破坏,这个全歼沙俄军队的机会千载难得,苏俄不得不慎重考虑,是否提前进行大决战。如果提前进行大决战,极有可能打草惊蛇,让沙俄军队逃出包围圈。 等了一天之后,等来的不是季诺维也夫的确认信息,而是总理唐绍仪转交的九国要求中队撤出俄国领土要求,其中包括美国,日本,英国,法国,荷兰,意大利,比利时,德国,波兰。当然,这其中的主要发起人就是英国和美国,他们希望看到的是沙俄消灭苏俄,但是日本却有些犹豫,日本政府现在和中国政府一样,希望出现一个衰弱的俄国,一个分裂的俄国,可是世界形势所迫,日本不得不跟随美国等八国要求中队撤军。 王茂如随后致电给国防部,要求他们拖延时间,总理唐绍仪对外宣称:“杀害中国边民的俄国土匪近半被消灭,仍有三百多人,距离我军三十公里以外,我军正在全速追击,希望各国给我军队一些时间。” 与此同时,全国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支持尚武将军“诛外贼”的军事行动,全国上下再一次举行了游行示威活动。在宣传司鼓噪下,全国齐心协力,有文化者在报纸上撰写文章,宣称中国站起来了。当然,泼冷水者有之,很多人害怕这一场激烈的运动会否引起新的“庚子之乱”。 时间就是一切,时间就是生命,中国人,苏俄人,沙俄人,正在和时间赛跑。实际上孙立文等人在法国也焦急不已,法国参观了战后重建后,中国大总统孙立文又一次启程,前往荷兰拜会荷兰国王。但是在临行之前,法国总统保罗.欧仁.路易.德沙内尔病危送入医院,当孙立文抵达荷兰的时候。 荷兰的报纸上写道:“法国总统德沙内尔陷入重度昏迷,法国总理亚历山大.埃蒂耶纳.米勒兰代行总统权力。”米勒兰总统是一个强权主义者,比起德沙内尔,他更加希望看到一个拿破仑时代一般的法兰西帝国,因此他一上台,便以强硬的态度要求,中队必须撤出俄国领土,否则法国将考虑出兵干涉。在法国的起哄下,英国和美国以及日本做出相同的表示,甚至荷兰也做出同样的要求,为此荷兰皇室甚至拒绝了接见中国总统孙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