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三章 外西北缓冲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五 重树历史 第八百四十三章 外西北缓冲区

外国人也明白,中国总统孙立文只是一个虚有其表的元首而已,他不具备指挥中国政府的能力,他是一个傀儡。孙立文被荷兰皇室拒绝后,气氛异常,却是病倒在了荷兰,也送到医院紧急治疗,中国驻荷兰大使邰惠忠立即向荷兰王国表示抗议。而且经过荷兰医生检查得知,民国大总统孙立文竟然身患肝癌。他原本的胆囊炎因为误诊耽搁了治疗,扩散为了肝癌。 也幸好此番孙立文前往荷兰,查出了肝癌的疾病,可是即便查出来肝癌,但却不一定能保证够治愈得了,民党代表团顿时惊慌失措起来。 因为这个年代得了肝癌就等于被判了死刑,只是死亡的时间未定而已。但是因为发现得及时,若治疗得当,孙立文当可以延续生命。而孙立文总统竞选当天晕倒,也并非完全是劳累过度,另一个原因是他的身体各部分机能已经出现红色警报,只是他强撑着而已。 为了民党,孙立文算是鞠躬尽瘁披肝沥胆了。 民国十一年九月一日,一封从莫斯科发来的绝密情报发到了王茂如的手中,王茂如握着情报哈哈大笑道:“大事可成,大事可成啊。”原来莫斯科决定,提前发起总攻了,苏俄军事统帅托洛茨基不顾代理苏俄国家元首斯大林的反对,下令开始对沙俄的总攻。民国十一年九月一日夜间,苏俄红军以一百八十个师两百二十万人的兵力,从东北西三个方向向梁赞的沙俄陆军展开总攻。一时之间天地间除了炮声就是呐喊声。乌拉乌拉的噪音传遍了俄罗斯大平原。 红军的进攻刚刚下达到军队的时候,沙俄指挥部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根据在最前方火力侦查得知苏俄军队的攻势和兵力分析。沙俄指挥部认为敌人至少有三百万人。沙俄此时仅有八十万人在梁赞,这里地理位置开阔,堡垒在苏俄撤军的时候全部拆毁,因此无法坚守。 高尔察克元帅吸了一口冷气,苏俄怎么一下子变出这么多军队来,难道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他本以为进过这么多年的消耗战,对方会跟自己一样缺兵少将。却不想忽然有了三百万军队,上帝啊,他们是从哪来的? 幸好现在苏俄军队距离自己有三百公里。高尔察克立即下令大军撤回察里津,并且沿路炸毁铁路路基,拆走铁轨,所有麦田森林草场一律烧毁。 追击中的苏俄军队追击过来之后赫然发现整个平原到处都是着火点。沙俄军队歹毒地将苏俄军队用大火烧了会去。并且导致了粮食大减产,即便苏俄军队获得内战胜利,今年也会发生灾荒。 斯大林在莫斯科气愤地致电给托洛茨基,指责是他愚蠢地战略导致这场敌人的鱼死网破。托洛茨基愤恨不已,立即下令军队分成六个集团军,分别从六个方向开赴察里津,务必要一举收复察里津。因为沙俄军队放火阻敌,导致了大量俄罗斯农民粮食绝产。这一次沙俄很不明智地得罪了所有俄罗斯人民,给他们战败买下了一颗炸弹。 民国十一年九月二日上午八点。中国国防部宣布,追击的中队已经全部将袭杀我中国新疆边境的俄国匪军全部杀死,经过审查得知,这一伙儿匪军并非沙俄派遣,而是他们的对手苏俄军队伪装为土匪,对我边境烧杀抢掠,并栽赃嫁祸于沙俄。苏俄妄图挑唆中国与沙俄交战,他们好作用渔翁之利,中人用时半个月终于全歼该匪部。 为了证实消息,国防部特地用飞机将上次第十六骑兵师团缴获的红军263团的红军军旗和徽章,以及军官送到了北京,向全体记者公布出来,苏俄的卑鄙方法几乎引发中俄大战。这让世界舆论哗然,苏俄如此卑鄙的手段,尤其是屠杀新疆边境我畏兀儿边民,简直是丧失人性。 国防部次长萨镇冰在记者会上公然宣布,中方将执行《九国公约》中第十款内容,将外西北纳入中管区,保护外西北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将此地纳入中俄交战缓冲区。中方代表,发言人张奎安希望邀请美国与日本军队同样派遣军队前往外西北,而中国将恢复外西北地区中国古代称呼,暂时将其称之为安西都护府特别区。安西都护府特别区首任区长由景学铃担任,管辖安西都护府南区(即安西省辖地),副区长常如九,管辖安西都护府北区(即泰西省辖地)。中国政府将安西都护府特别区与新疆按照历史习惯,统称为西域,设立西域军区,白虎军团驻守西域军区,保境安民。 白虎军团纵然在西域已经驻军两年,此举仿佛是脱裤子放屁,可是中国一直以来缺少这样的一个契机,如今这个契机终于来了,西域从嘉定年间失去之后,终于再一次即将(仅仅是即将,并非实际)回归中国的怀抱之中。中国各大城市随后刊印了中华民国地图,地图上外西北和外东北还用虚线标注起来,即中国实际管辖区。 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他们是第一次见到中国地图,文化部下令将这免费的中国地图被送到全国所有村级单位。 山东郓城县一个小山村中,穿蓝色西装的邮差骑着毛驴来了,站在村口就拿着铁皮喇叭喊道:“全村的父老乡亲们,都出来,邮差来了。” 这年月邮差也是新鲜事儿,大家都喜欢看新事物,这邮差虽然不属于新鲜事物了,但对于这个小山村而言,邮差的出现给单调的山村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 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老爷子,老爷们小伙子,成群成群的孩子,趁着晌午大家都不干活,都跑到晒谷场来了。大家或蹲着或站着,或坐在石凳子上,三三两两地打扎招呼。山村也依旧这中国古老的习惯,晚辈见着长辈了要打千问候,大爷大叔地叫着。村子不大,才二百户人家,往上数一数都是亲戚,这一叫亲戚关系来可就有意思了,有的老头冲七八岁的娃娃叫爷爷,有的大小伙子见着十四五岁的姑娘叫姑奶奶的比比皆是,倒是惹出不少热闹了。 大家也纷纷猜测,这是什么事儿啊,谁家来信了,肯定是谁谁谁家的小谁,在外面出席了,让邮差来给大家念念,显摆显摆嘛。 村正宋三德拄着拐棍走来,说道:“老朽本村村正,哦,也就是现在称呼的村长,敢问邮差官员,召集本村所有人到场有何要求啊?是不是朝廷……不,政府又要捐税?”宋三德这一句话可不要紧,村里的人立即不干了,不是说取消苛捐杂税了吗,难不成政府要反悔不成?山东郓城县本来就是习武之乡,民风彪悍,历来出响马大盗,当然但凡百姓能活下去谁会去做那山东响马,多半都是被官府逼得。去年民国十年新选出“大总统”——村里人不知道大总统是干嘛的,还是宋三德说大总统相当于古代皇帝,但是几年选一次,皇帝轮流做,大家才明白大总统的作用——孙立文曾经亲口说取消苛捐杂税,百姓们还欢呼几声了呢,现在怎么又要了?这可不行,这不是玩人吗? 邮差赶紧说道:“可不是,可不是,是朝廷打了大胜仗了,告知大家一声!” “打了大胜仗?”众人瞪大眼睛,尤其是爷们们,得知朝廷打了大胜仗更是不得了,一个个叫起好来。 邮差道:“县里呢,怕大家不知道这消息,让县里的邮差到每个镇和山村都通知一遍,读一遍,还有留给大家一张中国地图,让大家知道咱们国家有多大。” “好!”众人鼓起了掌来,宋三德激动地说道:“当真打了胜仗?” 邮差笑道:“挂帅的是尚武大元帅,咋?你还觉得尚武大元帅会打败仗?”“那不能,那不能。”提起尚武大元帅,所有人顿时相信了,尚武大元帅还能打败仗吗?山村虽然鼻塞,却也有人常常出去或者常常来收批货干货,带来了外面世界的一些信息,尤其是前年有个唱坠子的艺人来到山村,给大家唱了三天三夜的《尚武英雄大传》。这让山村百姓们知道了,原来外面世界有一个被封为尚武将军的人,带着咱们汉人的军队跟异族干仗,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那小日本都跪在地上哭求尚武将军放过他们。 之后又有人从外面回来,带来了各种不同版本的尚武将军的英雄故事,中国本来就需要一个英雄来崇拜,自古以来崇拜皇帝,可是以前的皇帝是满清皇帝,大家没心思拜他,后来民国了大家的生活反倒更糟糕了,更是没有人崇拜。尚武将军出现的时机恰当好处,他的军队横扫全国,取消苛捐杂税,大家得到了好处,对他更是崇拜得一塌糊涂。 所谓三人成虎,连谣言都有人相信,就跟别说一个传奇的英雄了,尤其是没见过的,更是传得离谱——得力于军队的宣传司和文化部大力合作,王茂如成功地被塑造为民族英雄和救星。